132 暗涌.上(1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羽突然决定了合作对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一时间所有猜测这个合作对象到底是谁,让从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的神秘城主突然遵守约定,而作为当事人的白羽正在全神贯注的学煮酒。

“月儿,在看什么?”晏苍岚见兰溶月看着白羽煮酒的方向许久,双目游离,眼神中看到的似乎并不是白羽,而是透过白羽,看到了更深层的事情。

“我很好奇那个让白羽愿意费尽心思的人。”世俗的眼光,放在前世那个开放的世界都是枷锁,更何况是现在。

“这个世界上能有一个让自己用心的人,何其幸运,白羽是幸运的,他遇到了一个自己可以用心的人。”白羽想要什么,晏苍岚心知肚明,这个世界很大,两情相悦太难,还好,此生他的生命中有她。

兰溶月闻言,惊讶回头,心想,莫非他知道她不知道的事情。兰溶月并不打算询问,有些事情知道的太早未必好,此时此刻,她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感叹,而是他所想亦如她所想。

天下之大,难得一心人。

“在想什么呢?”晏苍岚见兰溶月看了他许久,也不曾开口询问,有些话,他虽不愿意多言,但只要她问,他就一定会回答。

“没什么。”兰溶月抬头看向天空,“天变了,不知道是下雨还是下雪。”

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晚一些。

“月儿喜欢雨还是雪。”晏苍岚不由得想起两人第一次正式照面,兰溶月一袭红衣,站在雪中的场景,那悲伤寂寞的神色,一曲声音入魂,让他再也不能放手。

“雪,若我们大婚之后,白雪覆盖整个京城,该多好。”她痛恨那个雪夜,可是她喜欢下雪的日子,总觉得若是下雪,或许对季小蝶的记忆会更清晰些,腐朽忙忙的大学中,隐藏的是季小蝶对她的祝福。

“一定会的。”冬日相遇,冬日成亲,她的期待,亦是他的。

院中,酒香四溢,打断了两人的思绪。

“成了。”经过一日的练习,总算是煮出一壶他满意的青梅酒了,白羽拿着酒壶,直接飞身进入凉亭中,倒了一杯酒,递给兰溶月道,“尝尝看,我能出师不。”

晏苍岚冷冷看了白羽一眼,刚说到重点就被这货给搅和了。

看着晏苍岚的神情,白羽一身头皮发麻,心想,这人将来不会给他添麻烦吧。此刻白羽不知,男人小心眼的时候比女人还恐怖,将来的某一日,白羽那是深受其害,后悔当日的莽撞。

兰溶月接过酒杯,酒慢慢划入口中,口中酒香四溢,青梅的香味完全被发挥出来,咽下后,回甘中泛起微微苦涩,这种口感与她煮出来的不同,却是别具一格,将杯中还未饮尽的酒直接喂入晏苍岚口中,“尝尝看。”

晏苍岚丝毫不介意是兰溶月喝了一半的,反而十分高兴,酒中回甘的苦涩对他来说是无尽的甜蜜。

“还不错。”

白羽心中原材料的回答,心想,这是酒不错,还是被某人沾流口水的酒杯不错,这话他不能听。

“给点意见吧。”无奈之下,白羽只好再次询问。

“你自己尝尝看。”

白羽怀着疑问,给自己倒了一杯,最初还是很满意的,只是回甘的苦涩,白羽微微蹙眉。

“有办法让回甘是甜的吗?”

“我觉得觉得这味道不错啊。”兰溶月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白羽道。

“你这么不称职,当心我以后出去丢脸,也算你一份。”

“这是威胁?”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白羽也有这么油嘴滑舌的时候。

“不,这是虚心求教。”

将威胁曲解成虚心求教,白羽也算是一个人才了。

白羽的表现,晏苍岚却能理解,身在高位,身前身后有的只是陷阱和算计,老城主十年过世,白羽十多岁登上城主之位,为守曼城,付出了很多,第一次双手染上鲜血时的心情,想必白羽也记忆犹新,难得遇到一个光明正大告诉你,我就是在算计你的人,有一个惺惺相惜的算计对象,有时候也是一种幸运。

“冰冻之后,小火煮,多煮半个时辰,去试试看。”

白羽带着三分质疑看了兰溶月一眼,虽然质疑,行动上却选择了信任。

“怎么样?”白羽走后,兰溶月对晏苍岚道。

“西北,他可否能成为可托付之人。”

杨怀若不出意外,将来一定继承宣平侯府,西北出了一个平西王,若是将杨怀放在西北,以平西王现在的庶子,难免将来不会走洛鼎的老路,而且楼兰国虎视眈眈,也没有时间去精心培养,白羽算是最好的人选之一。

“我相信月儿的眼光。”

“就不怕我看走眼。”兰溶月看着晏苍岚,心想,他好歹这一国之君,想要当一个甩手掌柜,这,真的好吗?

“月儿说是看走眼了,为夫来承担所有后果。”

没有埋怨,而是选择了承担,兰溶月微微一笑,“岚,果然深得我心。”

“那便好。”

他所求,仅此一心,别无他物。

宗祠内,白尧和两位老者秘密相见,老身神情十分激动。

“大公子,你终于醒悟了,老夫甚是高兴。”若说之人正是当年白尧的心腹,白尧为了一个女人丢下了白家你去,随后老城主出事,这些年来,老者也是频频受到白羽的打击。

“林老,这些年来幸苦林老了,当初若非我为情所困,也不会让林老因我受到牵连,我打算夺回城主之位。”

林老眼神中闪过一抹为难,看向身侧的老者,二人都是白尧的师父,从小教授白尧各种知识,自然希望白尧继承城主之位,只是眼下的处境,白羽已经掌握了曼城,总是想,他们也显得有心无力

“这……”另一个老者神情中闪过一抹为难,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周老但说无妨。”

周老看了看白尧,这些年来,他一直注意白尧,也曾经想过让白尧夺回白家家主之位,掌握曼城,可是老城主夫妇因何而死,曼城的这些老骨头都一清二楚,失去的人心想要再重新夺回来,何其困难。

“既然大公子这么说,老夫也只要直言了,大公子想要夺回城主之位,缘由为何?”

“羽儿正在走我走的老路,他自小向往外面的世界,周老心中想必十分清楚,金矿的百分之二十,昨日已经达成了交易,若是在这样下去,白家就毁了,当年我曾毁了一次白家,不想亲眼看到白家再一次被毁。”白尧说的痛心疾首,神情中浓浓的悔恨之色,周老和林老都觉得惊讶。

周老心中打鼓,外面的世界,周老亲眼体会过,当年他和林老作为辅助白尧坐稳城主之位的师父,周老给白羽绘制了一个色彩缤纷的曼城之外的世界,目的便是让白羽向往外面的世界,有一日离开曼城,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最终深受其害的人竟然是他最爱护的徒弟。

“大公子当真如此想吗?”周老心中怀着疑问,善谋略之人总是多疑的。

“是。”

周老慢慢闭上眼睛,掩饰自己眼底的失望之色,他与白尧虽是师徒,可一生无子,他代白尧,更像是对自己的儿子,即便是心中再失望,也不远白尧看到他眼底露出的失望。

“她来了,父母去世后,我一直在等,在等她再一次来曼城,情尝过之后,这情劫我算是过了,我知道周老心中的疑虑,如今我可以告诉周老,我想以她的性命,血祭我那死去的父母。”

当一个有情的人无情的时候,才是真正无坚不摧的时候。

有人曾说,一个人没有了弱点就会化身成魔,此时此刻,白尧正在魔化的途中,只是会提到铁板,注定夭折的结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