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自残!(5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清晨,额头微微的热气让兰溶月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睛,晏苍岚已经换上一席黑衣,腰带上绣着一朵暗红色的彼岸花,温柔的神情中带着浓浓的不舍。

“要走了吗?”兰溶月不舍的看着晏苍岚,来粼城的路上耗费了几日,两人在一起有四日,若再不会回去,朝野上下只怕都知道他不在宫中了。

“嗯,溶月,我在京城,等你凯旋。”若是可以,他也不想在此时离开,不过此次回去,他却又重要的事,那就是给她一个盛世婚典,让天下人都知道,兰溶月是他晏苍岚心尖尖上的女人,此生,无人能及。

“我送送你。”

兰溶月正要起身,晏苍岚突然按住了兰溶月,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兰溶月的红唇,他不敢再深入,怕自己无法自拔。

“不,我怕我忍不住将你一起带回京城,溶月,还记得给你聘礼时,我的诺言吗?”

“记得。”玉玺为聘,此生不忘。

“那便好,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本来不想吵醒你,可还是忍不住想和你道别。”轻轻触碰兰溶月的脸颊,替兰溶月盖好被子,生怕有一点冷风吹到了兰溶月。

“等我回来。”

“好。”

微笑中目送兰溶月离开,微微发酸的双眸,刚刚分别却忍不住思念了。

晏苍岚交代天绝几句后,便从一条隐秘的道路骑快马离开,两刻钟后城外,晏苍岚回头看了一眼曼城的方向。

相思最苦,可互相的思念却更是甘甜。

城楼之上,白羽目送晏苍岚离开,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将城中密道的地图拿出来,没想到晏苍岚第一次用竟然是为了隐秘的离开京城,这个男人当真很温柔,只是这个温柔都给了一个人。

“如此嗜血却又如此温柔的人,当真少见,小月也是,这世界似乎很有趣。”白羽嘴角微微上扬,外面的世界,他似乎更为向往了,白家的规矩,他最远只到城楼之上,看着城外重重叠叠的山脉,他真的很想走出去看看。

“城主,此地不安全,还请城主早些回去。”身后的属下戒备的看着四周,他不知刚刚离去的黑衣男子是谁,却惊讶此人竟能人城主亲自相送,比起刚刚离去之人的身份,他更担心白羽的安全。

“不安全吗?那就多站一会儿吧。”

人出生本无任何感情,岁月中却染上了情愫,想着兰溶月与晏苍岚的相处,他很想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比情更珍贵,为地位,为野心是否当真可以做到无情,连亲人都可以抹杀。

“城主,若大公子此时来袭,属下一人只怕没有能力保护主子安全。”

说曹操,曹操到,一支利箭袭来,箭头直逼白羽心口,白羽不曾避开,目光看着不远处,手持弓箭,满是杀意的白尧,箭头刺入心口,疼痛让白羽嘴角泛起一丝惨烈的笑容。

侍卫立即挡在白羽跟前,白羽支撑着身体,目光看向白尧,“亲情果然不急地位重要,大哥,多谢你教我。”

城主之位,他本不感兴趣,若是白尧真的要,他不会吝啬,可是一箭过后,这份兄弟情便不复存在了,下次见面,即便是他不能活,他也必然会拉着他陪葬。

“白羽,你当真以为你与我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吗?你太看得起自己,你不过是一个丫鬟的儿子而已,若非父亲醉酒,岂会有你。”白尧已经确定,刚刚一箭刺入了白羽的胸口,即便是还能说话,也无法活下去。

“我知道。”

轻轻的三个字敲击着白羽的心房,他知道,不早不晚就在昨日,正因如此,他在心甘情愿的受这一箭,彻底斩断所谓的亲情,白家一脉,当真是肮脏无比。

“那你就去死吧。”

“还不出来吗?当真打算看着我死,我死了,你可没法交代了。”

神情冷漠,如对空气说话,一举一动中似乎带着那么一点疯癫的本性,白尧知道白羽不容小觑,全身戒备,就在此时,一道人影出现,提着白羽,消失在城墙之上。

城门外,密道内。

“我说天绝,你就不能温柔点吗?我身受重伤,差点就要死掉了。”心口传来的疼痛,加上被天绝一只手直接拧着,白羽后悔啊,早知道不受这一箭了。

“你这是自残,不值得可怜,还有,你不是女人,我对你没有温柔的必要。”天绝十分诚恳的回答白羽的话,比起心口的疼痛,白羽被天绝气的快吐血。

有时候伤的有多痛,才会有多狠,白羽就是这种人。

“苍帝在的时候,你明明沉默寡言的,怎么突然间话这么多了。”

白羽忍住疼痛,被天绝从密道内拧着走。

憋屈,从未有过的憋屈,这一箭,他要十倍讨回来,不,百倍讨回来,让他的好大哥憋屈到死。

“我不喜欢说废话,不过,对着自残的笨蛋说废话也不错。”

白羽怒怼地面,没办法,被拧着,只能看到地面。

说话就说话吧,还说实话,好歹考虑他是个伤者。

天绝拧着白羽会城主府时,兰溶月正在用早膳,晏苍岚离开前准备好的,稳着血腥味,兰溶月微微蹙眉,天绝见状,立即拧着白羽又走了出去。

“没看到我快死了吗?赶紧让你家主母来救人啊。”

“能说话,死不了。”

天绝拧着白羽走进隔壁间,直接放在软榻上,动作虽不温柔,却也不曾让白羽伤势加重。

刚放下白羽,兰溶月便走进来,身后九儿还提着药箱。

“伤得不重,死不了,你该感谢我有先见之明,不然你最起码的躺上几日。”兰溶月接过九儿递过来剪刀,直接剪开了白羽的衣服,一件玄铁制成的铠甲已经穿了一个洞,箭尖入胸口。

“你是女人吗?就不知道轻点。”看着丝毫不知温柔为何物的兰溶月,白羽心想,晏苍岚好歹也算是天下男儿中的佼佼者,怎么就选上这么一个不知温柔,还心很毒辣的男人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