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自作孽(6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羽憋屈的让兰溶月医治,心中那个悔啊。

“不是你女人,你确定要我对你温柔。”兰溶月轻声细语的说道。

兰溶月的轻声细语对于白羽来说,如同魔咒,若是被晏苍岚知晓,他就只有吃不了,兜着走了,一个不小心,这颗脑袋就滚滚的远走了。

“那你还是粗暴点吧。”温柔,他受不起。

听着这话,兰溶月脑海中冒出黑线,粗暴点,这话让人听着怎么那么不是滋味呢?她不是流氓,也不是色狼,即便是色狼,也不会找上白羽。

还是她家男人更有姿色。

“忍着点,铠甲上的玄铁进入皮肤内,我得给你取出来。”兰溶月拿出一把匕首,未曾给白羽准备的之间,直接将伤口的皮肤花开了一小道口子,取出皮肤内的异物。

从头到尾,白羽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兰溶月抬头,对上白羽眼底的笑意,不吝啬的给了白羽一个赞赏的眼神。

“小月,你医术不错。”白羽真心的夸奖道,若是换上其他大夫,只怕他会被折腾的半死。

“多谢夸奖,我亲自特制的金疮药,到时候记得付钱。”白羽有钱,敲诈一笔也不错。

“小月,我将金矿全部给你,如何?”

兰溶月手微微迟疑了一下,继续给白羽包扎,包扎好后,摸了摸便于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说胡话。”

“我是认真的。”白羽毫不客气的打掉了兰溶月的手,坐了起来,不得不说兰溶月的金疮药还真不错,伤口不如之前那么痛了。

“你确定?”要知道金矿矿脉十分丰富,以现在的开采技术,最少还能开采个百八十年,更何况那是白家祖传之物。

“本公子视金钱如粪土,怎么,你不要。”

其实,白羽心中另有决断,既然白尧对他不仁,他是白家家主,白家的一切,他就能做出,把金矿送出去,随着他老死,白家一脉便可以彻底断了。

“要,医药费,不要白不要。”

“鬼医的医药费当真是贵。”白羽虽承认兰溶月的医术,收下就收下吧,还不忘给自己找一个光明正大的借口,只是这也太不对等了些,让人气短。

“不然我怎能成就鬼医之名,好好养着,最少两个时辰不要碰伤口,等着伤口愈结,我是医,不是神。”兰溶月收好医药箱,直接走了出去。

等兰溶月出去后,天绝小声开口道,“我会告诉主子的。”

白羽正想反驳,天绝已经离开了,白羽心中恨天,他也就是嘴贱,这一举倒好,送出了金矿,还顺道得罪了晏苍岚,他怎么觉得不远的将来,他会越混越惨呢?

“主母,白羽若是忠,便很好。”天绝在兰溶月的示意下,直接坐下来和兰溶月一同继续吃早餐。

“的确,一个对自己狠,对敌人只会更狠,不错。”兰溶月喝了两口粥后放下碗筷,白羽回来的时候,她才知道一半,如今却也吃不下了。

昨夜,她将怀疑告诉了白羽,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证实了,九儿说她和容泽是同病相怜,她所经历的和白羽倒是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只是白羽似乎更为隐忍了些。

“小姐可是想姑爷了。”九儿看着兰溶月的模样,知道兰溶月有想起了过去,忍不住直接岔开话题,她自己伤心的过往,她会独自品尝,兰溶月的过往,她却希望她能放下、忘却。

“快点吃,有的忙了。”

早餐后,几人直接去了书房,书房内,白羽还不忘享受着早餐,时不时的看了看兰溶月,心中埋怨兰溶月无情,他好歹也是个伤者,吃早餐就算了,竟然不给他留一份。

只可惜,这埋怨的话是万万不可说出来的。

“白尧已经动手,这几日我会让天绝保护你,别死了,我可不想与白尧合作。”白尧看上去温文尔雅,骨子里却是阴冷,两相比较,兰溶月更为欣赏白羽。

“咳…咳…”白羽十分光荣的被兰溶月的话直接给呛到了,“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能力决定成败。”

白羽赞同的点了点头,虽然不想听兰溶月教训,这话却是真真的。

“白尧的事,你不打算帮我。”

“我打算看戏,让天绝保护你,已经是最大的帮助了,其余的是你白家家事,我不打算干预。”

虽说不干预,兰溶月却不打算真的不插手,毕竟这个世界让她信任的不多,放她放心的更少。

“那你就好好看戏。”

“拭目以待。”

吃完早膳,白羽漱了漱口,双目中没有仇恨反而泛起了淡淡趣味。

“你说我若是派人杀了那个女人,大哥会不会很不高兴。”

“野心和女人之间,你觉得你大哥会选择什么。”

兰溶月看了白羽一眼,这眼神落在白羽心中,直接翻译成:你白痴啊。

“野心女人有很多,野心却是自己的。”

白羽一眼,换来九儿的冷眼,天绝的拔剑。

不是拔剑相助,而是拔剑相向。

“苍帝除外。”

天绝闻言,将宝剑收了起来。

“算你识相,不过若无意外,我很快会找你的小侄子。”

斩草除根的道理兰溶月懂,只是不打算亲自教白羽,以白羽对自己的狠,不教也懂。

“到时候将人交给我。”

“好。”

白羽遇刺,被神秘人救走,城主府内,戒备森严。

城主府不远处一座院子内,白尧心中焦急,在院中来回度步。

“大公子,事情可成了。”

周老急忙赶来,他没想到白尧会选择亲自动手。

若败,对他们来说十分不利。

“无法确定,箭头刺入心口,只是当时他没死。”白尧心恨,早知道他直接朝白羽的脑门上补上一箭,一了百了好了,也不至于现在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你说什么?”周老心中一紧,“白羽诡计多端,只怕早就穿了铠甲,若是失败,眼下的局面我们就太被动了。”

“即便是铠甲,以我的力道贯穿铠甲轻而易举。”箭术,白尧十分自信,这些年虽然被囚宗祠,可他从未放弃过练习,自认为百步穿杨的本事他还是有的。

“也罢,如今城主府内,闯是难以闯进去了,要想知道白羽的情况,唯有兵行险着。”周老思虑再三,缓缓开口。

周老扶持白尧多城主之位,其实何尝不是为自己呢?

名臣以才能而辅佐明主,而他只是城主府微不足道一个人,若论才能,白羽远胜白尧,若是辅佐白羽,便无法彰显他的才华,而白尧不同,白羽不会依赖他,而白尧却会。

“周老请说。”

“将白羽遇刺的消息放出去,你身为白羽的大哥,则可光明正大,亲自拜访,此计虽然凶险了些,但却让白羽不敢轻易动你,到时候你再寻机会,刺杀白羽。”

白尧蹙眉,“周老,此计是否太危险了些,若白羽真的要杀我,未必会顾忌旁人的眼光。”

白尧惜命,想起白羽露出的神情,心中竟觉得有几分后怕。

“他自然不会,城主病重,上门探望的人很多,以你的箭术,白羽想必伤势极重。”白尧的箭术是林老亲自教授的,周老对此还是有几分自信的,白羽是会功夫,却并非武林高手。

“好。”

“刺杀白羽的事情暂且不急,如今曼城中有不少贵人,这些贵人身边高手如云,待我先去考察一番,到时候大公子或许不用亲自动手,坐收渔翁之利便可。”周老眼中闪过浓浓的算计,他不担心说不懂那些人,毕竟对于城主府突然住进去的贵人如今有不少人可十分感兴趣呢?

“我听周老的。”

“好,我先去安排。”

一个时辰后,白羽遇刺的消息如风云般席卷而来,作为当事人的白羽却正在院中晒太阳,听从兰溶月的吩咐,两个时辰不要轻易移动,白羽发现,受伤真的是一种折磨。

“还有半个时辰。”兰溶月见白羽要起身,好心提醒道。

“我说,你能有点医者的慈悲之心吗?这个时候喝酒,不是明摆着勾引我吗?”

听着这话,兰溶月差点给华丽的呛着了。

“天作孽犹可谓,自作孽不可活,你自找的。”

华丽的回击,白羽无法反驳,心中发誓,这么蠢的事情再也不干了。

他此举就是个悲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