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完虐白尧(7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兄骨肉相残,自古以来,骨肉相残的事情屡见不鲜,白羽和白尧并非隔离,有些事情,或许早就察觉,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对白羽来说,曾经有过渴望,只是那份渴望如今被彻底浇灭了。

或许,早就灭了,他却还要一个证明而已。

城主遇刺的消息在城中蔓延开来,同时关于白羽的身份也被泄露,曾经去过黑市的人都知晓了白羽的身份,白公子就是城主白羽,突如其来的消息,失踪的白羽,让白羽的亲信措手不及。

“城主,以消息蔓延的速度,只怕再等会出大事的。”白羽身后,一个老者行礼后恭敬的说道。

“老头,今天怎么有空出来了,我还以为你打算躲在院中羽化成仙呢?”

这话传入兰溶月耳中,直接理解成为:老头,你还是早日归去,别再留恋世间的繁华。

“城主,大公子居心叵测,还请城主早些防范才是。”老者自幼照顾白羽长大,当年白羽继任城主之位,老者暗中出了不少力,只是渐渐的老者发现他竟然看不透这个他从小伺候长大二公子,看到如今的白羽,老者心中十分欣慰。

“他不动,我如何才能斩草除根呢?老头,你身体不好,回去好好养着,没事别出来蹦跶,我可不想送你下葬。”白羽的语气虽然恶劣,听着不太舒服,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关心。

“老奴挺城主的。”老者明白,白羽与他的关系自从白羽懂事以来就带着淡淡的疏远,其实这也算是白羽对他的保护,没人会在意一个白羽根本不看中的人。

老者行礼离开,白羽看着老者离开的背影,微微叹了一口气。

“听伤感的。”兰溶月合上书,对白羽道。

“是啊,人总有一死,时间长短而已,老头活不了太久了。”白羽看向兰溶月,本想让兰溶月给老者看看,随后想想,兰溶月是医,不是神,没有办法让人永生,凡事随缘吧。

“没想到你心中还有柔软的地方。”白羽的表现,兰溶月打心眼里意外。

“彼此彼此,时间差不多了,我的好大哥该上门,本公子休息好了,亲自出门迎迎,小月,要不要去看热闹,本公子包你满意。”

兰溶月额头冒出黑线,包你满意,这话听着怎么又几分任君采劼的意味,她发现与白羽越是熟悉,就会发现白羽心思很深、狠毒,说话口无遮拦,总结,缺点一大堆。

“不和你一起去,我可不想当靶子。”白羽的神色明明是打算慢慢玩,她可不想被白羽拖入局中,没事的时候当枪使。

“胆小,女人心态。”白羽说完,立即发现自己突然词穷了。

“我本是女人。”

白羽不理会兰溶月,直接向城主府大门方向走去,看不到白羽的人影后,兰溶月对九儿招了招手。

“走,我们去看戏。”

躲在观众之内远比站在白羽身旁要好,这么好的戏,错过可惜了。至于天绝,带着几分不甘愿做着白羽的保镖。

城主府外,白尧被侍卫挡在门外。

“羽儿受伤,命悬一线,你们还不快让开。”白尧神情焦急,一副好大哥的模样。

话传入兰溶月听来就成了白羽赶快去死的节奏了,不过白尧的样子演得十分夸张,表情却是入木三分,若是个戏子,绝对是一流的。

“府上有贵客,城主有令,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城主府。”侍卫表情僵硬,冷冷的回答道。

作为知晓被白家养大的侍卫,白尧的背叛之人知道的一清二楚,对于背叛白家之人,凡是终于白羽的人都瞧不起这种人。

“放肆,给我让开,若是羽儿有个万一,我让你们陪葬。”白尧气急,没想到一个侍卫竟然这么难缠。

“为主人殉葬是属下的福气。”

侍卫的回答,白尧直接气的说不出来,他还是第一遇到这么柴米不进的人。

其实,城主府的侍卫才是最难缠的角色,白羽坐拥两处金矿,想要对白羽不利的人多不胜数,若非有这份戒备,只怕危机的就是生命了。看着这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兰溶月怎么觉得是尽得白羽真传。

“来人,给我拿下。”

白尧无奈,只得直接下令,好在林老为白尧准备了一批昔日可信之人,否则白尧还真是无人可用。白尧真要动手自己,一个略带一丝狂傲的声音从门内传出来。

“哪儿来的野狗,竟然敢在城主府外教训,丢几个骨头,赶走,吵死本公子了。”白羽手拿折扇,一副风骚狂傲的模样,那眼神,目中无人,都快撇过天际了,完全没有看到白尧。

白羽的目光桀骜,其实是在人群中寻找兰溶月,他可不认为兰溶月会错过这出好戏,细细一看,果然不错,这女人,心思太深,眼神太毒。

白尧被气的面红耳赤,他没想到白羽竟然会嚣张至此。

“你……”白羽未等白多说一个字,直接打断了白尧的话,“原来是大哥,多年不见,大哥不在宗祠思过,怎么蹦跶出来了,外面传闻本公子手上,命悬一线,莫非大哥希望我早死,亏我还在想,宗祠幸苦,过几日宴请大哥,让大哥吃顿好的。”白羽看着白尧被气得发红的脸,那笑容太美了,美刺眼更诛心。

死囚在临死前总会迟钝好的,当然,白羽也是这么打算的,不过如今这语气,听上去是想把这顿好的免了,直接送上刑场。

“羽儿,你伤势不轻,我请了大夫来给你看看。”白尧压抑住心中的怒意,暗自思量,一定要找机会杀了白羽,否则后患无穷,若是找大夫检查,他便有了动手的机会了,一旦白羽死了,白羽身后的势力自然也会土崩瓦解。

“伤势不轻,大哥,曼城的人都知道,你我兄弟情深,当年你违背家规,与一个细作私奔,我想父母求情,抱你一条性命,没想到如今大哥竟然盼着我死,大哥,做人可不能忘恩负义,更不能负了兄弟情。”

白羽一词一言如利刃刺入,刀刀带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