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神补刀(8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尧没想到,昔日单纯的白羽竟然会变成如今的模样。只是他似乎忘了,十年的时间,可以彻底的改变一个人,尤其是在希望变成绝望的时候,白羽打定主意,白尧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只见,白尧脸色大变。

“大哥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话了,看大哥这样,胸闷气短,要不让你带过来的大夫给你看看,我最近身体的确不太好,若是大哥有个万一,葬礼之上,我怕熬不住。”白羽出言,毫不留情,连连的反击杀的白羽有些措手不及。

兰溶月心中泛虚,没想到这人嘴还有这么毒的时候,心中暗自决定,以后和白羽相处,为了不给自己找气受,还是想下口为强,最好是能一击必杀。

不知为何,白羽觉得头皮发麻,看了看白尧,心想,莫非白尧又在算计他。

“羽儿,当年的事,是大哥错了,这些年来大哥只记得闭门思过,却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是大哥不好。”白尧咬紧牙,嘴唇咬破的鲜血直接眼下,口中的腥味,他发誓一定要让白羽生不如死。

“大哥,我怎么记得我只是一个被父亲不小心睡了小丫鬟的儿子,这还是大哥告诉我的,莫非是我记错了。”白羽一言,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意外,从未想过白羽的出生竟然是如此。

白家历来夫人都只有一人,从未妾身,更不用说妾室产子一说了。

白尧更没想到白羽会自揭短处来和他撇清关系,白尧此刻心中后悔死了,后悔当时没多补上一箭,后悔当时那一箭没有直接射向白羽的脑门。

白羽自揭幸秘,目的就是为何白尧撇清关系,兄弟相残的传闻他不在乎,可是他在乎外面传闻他与白尧兄弟相残,什么兄弟相残,白羽这根本就是单纯的完虐。

“你…羽儿,从小我待你如亲弟,何时亏待过你,大哥听闻身受重伤,不惜破坏了自己曾经立下的实验,你怎能……”

白尧的示弱,立即迎来的不少人的支持。白羽也很意外,以他对白尧的了解,白尧可没有这么深的心思,莫非身后有高人。周老,不应该啊,周老可没有这等本事。

“久闻白大公子英明,当年为红颜不惜与白家决裂,这等气概,即便我是女子也十分仰慕,没想到白大公子如今倒变成女子了,这纠结的动作,一瞥一笑间,完全是后宫女儿该有的姿态,莫非白公子有看上什么人了。”九儿庆幸,还好他带上了面纱,否则这话她还真有些说不出口,说出来怎么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白羽看向九儿的方向,目光落在兰溶月身上,心想,小月真毒,后宫女儿家的姿态,这不是说白尧是太监吗?好心相助,这情,他领了。

“大哥这是打算入宫。”兰溶月的好意她领了,既然领情了,自然应该要好好回报一下。

白羽一言,立即引起轩然大波。

众人看向白尧的目光带着鄙夷,不少人直接看向白尧的裆(dang)下,那赤裸裸的目光,的确是让人有些不敢恭维。

白尧脸色一阵惨白,他没想到竟然被人直接讽刺为太监,心中气急。

“放肆,白羽,我是你大哥。”

“我知道,对了,大哥,我好心提醒你一下,大哥还是去看看大嫂,毕竟大嫂独自来曼城,没有带上小侄子,莫非是……”白羽的话,引起无数人的遐想,尤其是曼城的人,他们没想到白尧竟然将那个细作带了回来,看向白尧的目光引人深思。

白羽直接将一顶鲜艳的绿帽子扣在白尧的头上,偏偏白尧不能将人带出来,无法证实,若将人带出来,他就成了众矢之的,若是不带出来,这顶绿帽子他带定了。

白尧以为白羽的手段会隐忍,没想到白羽偏偏和他来一个‘光明正大’。

光明正大的揭白尧的短,还揭得不亦乐乎。

在场的所有人对于这位神秘的城主有了新的认识,三年前,白羽接城主之位,当时并未大办宴席,只是对外宣布了一下,自此之后,白羽甚少出现在众人眼中,有人了解白公子,却不了解白羽。

知道白羽是从十年前开始掌握城主之位的人不多,但知道的人都不会轻易说出来。

白尧这边的倒是想说,可是不敢说,一说出来反倒是帮了白羽,而便于打算慢慢玩,当然是不急。

“今天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天都绿了,不是好兆头,来人,关门,本公子要去睡觉,眼不见,为尽。”白羽说完,不等白尧反应过来,直接走了进去,侍卫紧随其后,直接关上大门。

看着紧闭的大门,白尧心口血气翻滚,身体前倾,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来。

“莫非是白城主说中了,不然怎么会真的吐血呢?”兰溶月神补刀后立即消失了,之前补刀的九儿也消失了,这两个人就像没有出现一般,没有引起波澜,用了最真实的话,直接将白尧气晕了过去。

“看来以后实话还是少说为妙。”一直在偷看的白羽,心中神补刀道。

白尧晕过去后,曼城内,关于白尧的消息疯狂的传出,对于这位神秘的城主,众人有多了几分忌惮,有不少势力想要上门拜访都被一一拒之门外。

院内,兰溶月进去后问道了白羽身上淡淡的血腥味,心想,莫非这货太欢脱,伤口崩裂了。

“多谢相助。”对于白尧,白羽心中有了新的衡量。

“不屑,相较于白尧,我看你比较顺眼,跟我来。”

白羽将手按住心口,他这还真是乐极生悲。

兰溶月吩咐九儿褪去白羽的外衣,看着白羽撕裂的伤口,兰溶月微微叹了一口气,心想,白羽的忍耐力当真令人佩服。

“这几日不太安宁,若是只敷金疮药,伤口愈合会比较慢,我可以替你缝合伤口,之后再用雪肌膏,不过还是有可能会留疤。”白羽虽是男子,可谁说男子就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痕了。

“这个伤痕留着也好,留着伤疤才不会忘了教训。”

看着白羽满不在乎的神情,因为伤深,才会想要永远记住吗?不过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好,我缝合,你忍着点。”

兰溶月用银针封住了白羽的穴道后开始为白羽缝合,熟悉的针法,白羽原本以为会留下一道很难看的伤痕,没想到兰溶月缝合倒是轻车熟路,伤口缝合的极好,速度也很快,就像是经过无数练习一眼。

“手艺不错,小月,你是不是经常刺绣。”

兰溶月和九儿瞬间僵了。

刺绣,兰溶月不会,九儿也不会。

“没有,也不会。”兰溶月十分诚实的回答道,若是可以,嫁自己心爱之人,她也想绣上一身凤冠霞帔,不过还好,柳絮头替她做好了,而且是皇后的绣衣,巫族的预言,柳絮早就知道了,或许一边绣着嫁衣的同时却不想兰溶月穿上红色。

如今,兰溶月倒是有些理解柳絮的心情了。

“别发呆了,上药,天冷了,若是再来个风寒什么的,你就更麻烦了。”白羽看着走神的兰溶月,好心的提醒道,作为一个伤者,白羽决定以后谁受伤让兰溶月医治的时候,他一定去看戏,被遗忘的这种心情看着爽,体会还是免了。

“放心,死不了,风寒而已,正好减肥。”

“本公子不胖,倒是你,小月,你家男宠这几日把你喂的不错,小心穿不上凤冠霞帔。”白羽说着违心的话,连看都不看兰溶月一眼,毕竟有眼睛的都看得出,兰溶月真的很瘦,不过气质风华绝代,这么一看,一切都刚刚好。

“你放心,我一定会船上的,到时候记得给我准备新婚贺礼。”

“不害臊。”

白羽心中后悔,这金矿,早知道他就不送这么早了,到时候呈上,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悔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