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入虎穴(9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尧被气晕之后被林老的人带走,周老得知情况,立即赶了过来。

周老没有想到,白羽如今竟如此难缠,这些年来,白羽愈发神秘,根据情报,白羽每日研究机关术,根本无心处理是公务,如今看来,他倒是要另做打算了。

白羽毫发无损,他们已经暴露了,不能在这么下去,必须尽快除掉白羽,否则他们都将性命不保。

“大夫,情况如何?”

“周老,大公子怒火攻心,等缓过来就好了,不过这两日千万别再被气着了,否则只怕会烙下心痛的毛病。”对于这些的传闻,大夫也听过,不免替白尧不值。

为一个女人放弃了城主之位,到头来却带了顶绿帽子,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受不了而气急攻心。

“好,请大夫躲开两副安神药,让大公子好好将养一下。”

周老看着白尧,心想,这次是他小瞧了白羽,看来以他们的能力难以与白羽抗衡了,事到如今,只能寻求第三方帮助,白羽必须死,否则曼城将会有一场大清理,到时候周家上下无一存活。

喂药后,周老焦急的等着白尧醒来,与此同时,城主府内。

“白羽,白尧是不是很有钱。”

白尧被气晕过去,此时一定需要大夫,她来曼城打的是空手套白狼的准备,总结来说,她现在很缺钱,没办法,谁让曼城和前世的迪拜一眼,富的流油,只不过迪拜流出的是石油,曼城是黄金,都是钱啊。

“你这么爱财,你家男宠知道吗?”

白羽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他不知才将两个金矿全部给她吗?怎么转眼间又来喊穷,要知道鬼门门主喊穷,天下间就都是穷人了,天涯海阁一年的收入可是甩国库好几条街呢。

“我这叫做刺探军情。”兰溶月看了看手中的书,才几天的相处,她似乎已经习惯身边有他了,书拿在手中都看不进去了,闲来无聊,总的找点事情做一下,例如,敲诈一笔,顺便刺探军情。

还好兰溶月不曾将心中所想说出来,否则一定会成反效果。

“白尧当年离开曼城时,的确带走了一笔黄金,大约五十万两,下落不明,不过,你想知道却很困难。”白羽安安心心的出卖这白尧,没办法,如今他们是仇人。

“对了,问你一个问题,当初我让無戾来取兵符,一路上刺杀無戾的人是不是你派派出去的。”

曼城的势力错综复杂,当时洛晋已经败了,按照白羽的作风,应该不会做那么麻烦的事情才对,更何况这件事一个做不好就会惹祸上身,不划算。

“你倒是承认的大方,那个小偷的伤的确是被机关所伤,不过你看曼城就不在我的势力范围之内,毕竟我好歹也是一城之主,这种自找麻烦的事情我不屑去做。”白羽心中隐约泛起怀疑,心想,莫非平西王还在曼城中安插了势力,可洛晋将玉印和兵符放在他手上一事知道的人很少,他这边就他一人知晓,如此看来也唯有是平西王府的人了。

“也是。”兰溶月赞同的点了点头,白羽的目的不过是自由,以洛晋的才能显然无法成为白羽追随的对象,怎么看这件事都是另有玄机。

“你心中可有怀疑的人。”兰溶月能主动说出此事,表示心中已经有所怀疑了,白羽问,不过是顺势而行。

“楼兰国。”

白羽惊讶,他还以为兰溶月怀疑的是平西王,没想到会是楼兰国。

“莫非平西王与楼兰国有所勾结?”

“平西王是否与楼兰国勾结我并不知晓,不过他与兰鈭交好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平西王的目的是云天国,若是他真的夺帝成功,难道就从未担心过后院起火,别忘了楼陵城的野心可不比他父亲小。”

当年楼陵城的父亲被誉为天才,以一己之力打算同时灭掉七国,失败后,躲避在东陵国,这才有了楼陵城,只是当年他安插在各国的细作虽经过清理,但活着的人想必还不少。

“看来我的好好查查城中的人,若是几十年前安插的棋子,现在想要查,却也十分不易。”白羽细细思量此事,这些年来觊觎曼城的人不在少数,楼兰国真的要安插细作也在情理之中。

“你不妨从白尧的那个女人开始查起,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货。”

“你怀疑她此行别有所图。”白羽虽这么说,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心中早就有了怀疑,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

“或许,我先去深入敌营,你是自己保重。”

兰溶月起身向院外走去,还不忘将那张暖玉面具带上,一个翩翩公子走出城主府,瞬间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楼星落和燕国太子也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燕国太子眼底尽是杀意,他没想到这人还真的藏在城主府。

“公子,曼城危险,要不我留下来保护白羽,让天绝来保护公子。”兰溶月和白羽相比,九儿更担心的是兰溶月的安全。

“不用担心,我不打算正面交锋。”

打,太麻烦了,她又不是好战分子,曼城的机关密道她都记得清清楚楚,想要避开,轻而易举。

“公子打算亲自上门拜访吗?”

“当然。”

说话间,兰溶月和九儿已经走到了白尧养伤的屋前,兰溶月突然出现,林老戒备的看着兰溶月,对于神秘的玉面公子他也有所耳闻,似乎更白羽的关系甚是要好。

“请留步。”林老感觉到兰溶月身侧的丫鬟功夫不弱,不敢硬来,十分礼貌的问道。

“我是大夫,听闻白大公子怒火攻心,故此前来瞧瞧。”

“你是如何知道的。”

“曼城中,人尽皆知。”

兰溶月只差没说,这顶绿帽子带的人尽皆知了,看着林老的慢慢变绿的脸色,兰溶月心想,若是她有白羽这等功力还多好,不用动手就能直接将人给气死了。

“你会医术?”林老心中气急,可想想白尧迟迟不醒,大夫束手无策,于是有些心动了。

“当然,若不会医术,我岂敢前来自告奋勇。”

“稍等。”

林老说完,直接走进了无奈。

“去请老周过来。”

此事关系到白尧的性命,林老虽然担心,却也不敢擅自做主,更不敢将兰溶月请进屋。

周老听闻此事,立即赶了回来,对于这个突然找上门的大夫,周老心存疑虑。

“老周,公子已经昏迷快两个时辰了,迟迟未醒,曼城的大夫都请遍了,要不让月公子试试。”林老心中焦急,此事关系道白尧的安全,林老岂会不焦急。

“将赵掌柜带上来。”

赵掌柜立即被人带了出来,一身衣服,十分狼狈,他本想逃走,没想到才和燕国太子分开就落入周老的手中。

“周老。”赵掌柜畏畏缩缩的看向周老,追随白尧的时候,他对这位周老的作风十分忌惮。

“你可知道月公子。”

“知道,这位月公子……”

赵掌柜此刻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生怕一不小心丢了性命,他心中此刻很后悔,后悔提出条件的时候没让燕国太子派人一路护送。

“还有什么?”周老眉头深锁,赵掌柜所言更没说一样,根本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

冷冷的语气在赵掌柜听来,若是没用了就可以直接处理掉了。

“还有,根据燕国太子不小心说漏的话,此人或许和东陵国有关。”赵掌柜善于探听情报,知晓燕国太子的手被废与此人有关,为了不让周老怀疑,赵掌柜十分主动的说道。

“东陵?”

周老心中思量着,东陵自从兰嗣驾崩之后,大不如前,不过若要借势,用东陵来做前锋,未尝不可,最重要的是此人能进出城主府,对他来说,大有助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