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一箭三雕(12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星落没有想到,楼陵城竟会以这么快的速度夺得帝位,她逃离楼兰,本是想寻求盟友,没想到人是找到了,可是楼兰国内已经快成为定局,局势发展太快,她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输了。

为夺回地位,她又需要精心谋算多少个岁月,这点兰溶月不在乎,只是楼陵城为铲除异己,宁杀一千也绝不错过一人。屠杀的是楼兰皇室的人,有何尝不是楼陵城的血脉至亲。

陌生的街道,楼星落第一次觉得自己无力,也明白,为帝者,当要狠心。

“星落公主,我家公子有请。”一个天水碧长裙,披着白色狐裘披风,一张面纱,遮住了容颜,说话之人正是九儿,楼星落不是第一次见到九儿,只是从前的楼星落眼高于顶,有怎会多看一个丫鬟一眼。

“你家公子,不知你家公子是何人。”突如其类的邀约,楼星落戒备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曼城中不乏消息灵通之人,楼兰国内的消息瞒不住多少人,她必须尽快成为燕国的太子妃,即便是她十分讨厌燕国太子,因为她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曾经的楼星落眼高于顶,如今的楼星落跌入谷底,唯一不变的是楼星落并没有放弃。

“公子让我告诉星落公主,若想成为燕国太子妃就去见她,若是不想,公主大可离去。”九儿不明白兰溶月为何突然要帮楼星落,要知道当初兰溶月可是差点杀了楼星落,楼星落虽然不蠢,但和兰溶月斗根本就不可能。

“好,我去见她。”

对方开出的筹码她无法拒绝,楼星落十分清楚,以她如今的身份,想要成为燕国太子妃必然要经历一番周旋,燕国太子心很毒辣,又是好色之辈,于她,燕国太子绝非良人,可事到如今,她已别无选择。

放眼望去,苍月国不可能与她结盟,更不会相助于她,其他诸国与楼兰相隔甚远,即便是她有机会求助,得到的帮助也是于事无补,根本不会有任何用处。

拐了两个路口,九儿带着楼星落进入一座看似普通的二层小楼内,走上二楼,窗户边的躺椅上,一个身着黑衣的偏偏公子坐在窗前,屋内,酒香四溢。

楼星落上前,看到一张风华绝代的脸庞,深邃的双眸,心想:好俊俏的男子,同时心中出初测这眼前公子的身份。

“公子,人带来了。”九儿行礼后,上前去为兰溶月斟酒,九儿不明,为何兰溶月最近爱上饮酒了,还是从不喝醉的那种。

九儿不知道,煮过的酒度数降低了很多,酒香四溢,让人忍不住爱上了。

“请坐。”

楼星落坐下,眼前男子的一举一动她差点看呆了,回过神后,楼星落不敢在多看一眼。

“你想嫁燕国太子。”兰溶月看了一眼楼星落,曾经一个多么高傲的女子,如今竟也懂得委曲求全,兰溶月不敢小瞧楼星落,一个高傲且能屈能伸的女子的确不容让人小看。

“是,公子若帮我,需要我付出什么?”

楼星落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随后迅速移开目光,如今她已经没有了男欢女爱的资本了,女子谁不想嫁自己心爱的男子,可她除了是女子之外,还是楼兰国的公主,为复仇,为复国,她只有不择手段。

“什么都不需要?”兰溶月喝下一口酒,她对楼星落没有怜悯,相反的绝对楼星落很危险,若是让她自己在逆境中成长,未来倒是会多了一名敌人,她是女子,光明正大什么的她可没那份闲心,她要的是斩草除根。

“公子若帮我,公子会得到什么?”

楼星落清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若眼前的人什么都不求,她也只有无奈拒绝了他的帮忙了。

“赢得赌约。”

“赌约?”楼星落惊讶,“天下间竟有人为了一纸赌约做这么麻烦的事情吗?”

“本公子闲着无奈,这个答案你可满意。”

兰溶月微冷的神色中带着几分笑意,一张让人入迷的容颜,一举一动慵懒的风度,让人移不开目光,楼星落直觉心跳加快了许多,微微低头,压抑住自己的心动,从楼兰国被夺的时候,她就失去了心动的资格,眼前的男子神秘莫测,她害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她万劫不复。

“不知我要如何做。”

“吃下去。”

兰溶月说话间,九儿将一颗药丸递给楼星落。

楼星落接过药丸,莫名的看向眼前的神秘男子,不知为何,她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这是什么?”

“能让你怀孕的药丸。”

一言出,连九儿神情都僵硬了一下,楼星落手微微一抖,握住手中的瓷瓶,楼星落知道,若嫁给燕国太子,她就必须有子嗣,否则她无权无势,根本坐不稳太子妃之位。

“公子是让我去勾引燕太子。”楼星落心跌入谷底,她都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

“勾引?燕太子本是好色之徒,还需要你勾引吧,不过,今夜是你唯一的机会。”兰溶月起身,看向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白羽已经确定了交易对象,白羽和白尧的争斗,很多人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选择离开。

“唯一的机会?”楼星落不明,大婚之后也可以有子嗣,为何成了唯一的机会。

“燕太子风流韵事太多,若无意外,你们即将启程回燕国,燕太子与东陵陛下兰梵可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听说皇后正在想着弥补兰梵,你说兰梵是否会容忍燕太子的存在。”

嘴角微微泛起的笑容让楼星落闻到了阴谋的气息,兰梵能登基为帝,传闻兰梵的背后有一个为他出谋划策的军师,莫非就是此人。

楼星落想起了兰溶月,对于兰溶月的行动,她一直无法看透,一开始,兰溶月想毁了整个兰氏皇族一脉,随即突如其来的手下留情,如今兰鈭去了京城,京城内却未曾传来兰溶月与兰鈭的任何消息,这一切太异常了。但对她来说,这是机会,若兰溶月和兰嗣斗的你死我活,于她而言,这是难得的机会,苍月国和楼兰国相争之际,就是她最好的契机。

“你的意思是兰梵会动手脚。”

“我没说,是你自己说的。”兰梵会不会动手脚,她不知道,不过她一定会动手脚,兰梵密谋奇袭苍月国,虽然还未定下决策,可她若不动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只是燕太子的母后是一个心很毒辣的女人,只怕会将此事怀疑到我身上。”

“难道你不知道有一种方式叫做图其所好吗?”

“投其所好?”楼星落不明,以她如今的身份,如何投其所好。

“她恨楼陵城,更恨柳嫣然,如今柳嫣然在她手中,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都说烈女不二嫁,当年柳嫣然让她去魅惑燕国帝王的时候,这梁子就接下了,从国的立场,燕国与楼兰结盟,但从个人的立场,两人却是仇人,心中有仇恨,便是嫌隙。

“多谢指点。”

“我累了,慢走。”

“告辞。”

楼星落离开后,兰溶月伸了伸懒腰,随即对九儿吩咐道,“传信给风无邪,让他暗中协助楼星落,不要让楼星落察觉到破绽。”

“是。”

“好一个一箭三雕,破坏了三国联盟,好手段。”白羽从密道走出来,心想在,这女人心够狠的,一箭三雕,居然还给燕国太子来一个断子绝孙,想想都让他觉得后怕。

难怪有句话说宁得罪小人勿得罪女子,简直是至理名言。

“你怎么来了,莫不是来求教的。”

兰溶月随意的看了白羽一眼,对于白羽偷听的事兰溶月丝毫不在意,即便是白羽出卖了她,楼星落依旧会走上这条路,因为她要复国就没有第二个选择。

“楼兰国安插进来的细作若是数年前就开始潜伏的还真难以查明,不知你有什么好计策。”白羽本以为翻阅记录就会找到蛛丝马迹,可是她失望了,他太小看楼兰国的细作了,当真是完美且无孔不入。

兰溶月回头,看向白羽心想,这还真来求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