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引蛇出洞(13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倒了一杯酒递给白羽,白羽救助,她在这求助的背后画上一个问号,是真是假她还真不敢确定。

“看来老城主还真没将你当做接班人培养,不过其实这事很简单。”

兰溶月自信的模样,运筹帷幄的话语,白羽倒真有几分佩服,计谋,他有,可是有些冒险。他可有冒险,却怕冒险之后一无所获,那就未免太得不偿失了。

“愿闻其详。”

“将消息透漏给周老,白尧虽被人用了摄魂术,可周老没有,以周老对白尧的忠心,此事定会亲自查证,到时候你只要你用白尧引出这个幕后之人就好。”

兰溶月心中已有一个怀疑的人选,只是没有证据,能对白尧用摄魂术,那人是不二人选,加上之前在府外,白尧与白羽之间的争执,有些举动,她看出了异常。

“只是若对方不上当怎么办。”

“这就要看你怎么引了,例如那本摄魂术。”兰溶月神秘一笑,继续道,“楼兰国的摄魂术远不如你那本书中所记载的,既然对方会用摄魂术,想必对摄魂术的来历也知道一二,若以此为引,想必对方一定会感兴趣的。”

白羽闻言,连连点头,“都说姜还是老的辣,若非知晓你才二八年华,我还真以为你是哪里来的老妖怪。”

冷静,沉着,究竟是怎样的环境才会孕育出这样一个怪物。

不错,在白羽的心中,兰溶月正式晋级怪物的行列。

“没事就滚。”什么老妖怪,她不过就是多活了一辈子而已,兰溶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放在嘴边后又放了下来,白羽见状,立即选择主动消失。

“九儿,黑寡妇的土匪窝可有消息传来。”

黑寡妇死后,兰溶月就做了安排,将来无论是要攻打楼兰还是燕国,哪里都可以成为必经之地,只是黑寡妇为人狠辣,三国的账谁都不买,她将人除掉了这现成的理应由她来捡。

“暂且还没有,小姐,我怕此事会与燕国之间起摩擦,要不要去敲打一下燕太子。”在赌场的时候,燕国太子出手救黑寡妇,其目的是兰溶月是一样的,不过兰溶月要的不是合作,而是归顺。

“燕太子没闲工夫处理这些事情,因为兰梵要正是拜访燕国了,母子团聚的好戏我是看不到了。”

九儿心中一阵无奈,这好戏可不好看,兰梵对于这个母亲曾经或许有过期待,如今兰梵是一国之君,此行也不过是循例去一趟而已,若她是兰梵,定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惹得天下人耻笑。

兰梵去了又如何,如今他母亲已经贵为他国皇后,而他自己又是一国之君,难道还能将人带走不成。

“兰梵此去,燕国和东陵很有可能会交恶,小姐,我们要不要趁虚而入。”九儿觉得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趁虚而入,未免太可惜了。

“不,我们反而应该提醒一下兰梵,免得到时候来一招挟天子以令诸侯,兰梵想得到燕国,反而被燕国夺走了,兰梵能力有限,若临阵对敌,想必厉将军更愿意与东陵国交锋。”

厉将军是厉雪的父亲,镇守边关多年,一身苦战无数,但最为惨烈的便是与燕国的那一站损失不小,厉将军自己也差点丢了性命,想必也是记忆犹新。

“小姐,姑爷当初为何不直接合并东陵国,毕竟当时姑爷若要东陵国的江山那是唾手可得。”

“你觉得呢?”兰溶月嘴角泛起一丝温柔的笑容,晏苍岚当初不夺取东陵国,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她,晏苍岚想以苍暝国之帝迎娶康瑞王府郡主兰溶月为妻,在这之前,若是没了东陵国,兰溶月的身份就低了很多。

九儿立即明白过来,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头,她怎么念这个都想不到。

“走,去看戏。”

这引蛇出洞,她很想知道引出来的人是否如她猜测的一般。

周老得知摄魂术的消息后,立即将白尧求证,白尧听闻消息,脸色微微发白。

“周老,这个消息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可否属实。”摄魂术是白家的秘密,除了白家当家之外,并无外人知晓,白尧虽知道摄魂术,却从未见过。

错过了家主继承,这些年来他找遍了宗祠下的密室也一无所获。

白尧不知道,摄魂术男子是不可以修炼的,反而对此有些势在必得。

“消息应该无误,听说楼兰国在打摄魂术的注意,莫非此事与楼兰国有关。”周老心中猜测,想到那个莫名出现的女人,顿时觉得此事太过于蹊跷了,摄魂术一出现,那个女人就出现了,若说这是巧合,他怎么不相信。

“你怀疑她。”

“不错,大公子,请千万谨慎行事。”

周老很害怕白尧再一次被感情所骗,实话实说身为辅佐白尧之人,他无法说出口。

“摄魂术决不能落入他人之手,周老,你派人密切监视白羽,看他有什么反应,此事我真与楼兰国有关,我们何不将计就计,借楼兰国的人找出摄魂术,只要有摄魂术在手,我夺取城主之位就多了一份把握。”

此刻,除了兰溶月和白羽之外,无人知道摄魂术早已经被白羽一把火给烧了。

天色渐暗,凉风袭来,空气又冷了几分。

“你一定要说摄魂术在你书房内吗?”兰溶月裹着白色的狐裘,可狐裘有怎及晏苍岚怀中暖和,她突然有些想回去了,明明才分开两天,她觉得像是分开了许久似的。

“城主府的陷阱是最有趣的,再说,作为子孙我可以不孝,也不想暴漏白家的秘密,倒是你,一定要让天绝保护好我才行,不然本公子若是有个万一,你的合作对象可就没了。”白羽理直气壮的说道,兰溶月在这里,若真的有危险,天绝一定会首先保护兰溶月,兰溶月要凑热闹,不得已他才安排在城主府的。

他功夫还行,可距离武林高手之列还是相差甚远,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天绝,记得保护好白羽。”

“是,公子。”天绝虽然答应了,可时刻留意的却是兰溶月的安全,他保护白羽,只要白羽不死就好,保护兰溶月是不得伤及分毫,还好白羽不知道其中的差别,若是知道,一定会气得吐血。

夜深人静,黎明前夕,几十人闯入城主府,一路直接闯入书房。

书房内,突然大亮,随着传来的响声,书房的门迅速关上,机关启动,很快成为一个巨大的铁笼。

“笼子…笼子…关住鸟了。”

某一个小鹦鹉飞出来,十分活泼的挥舞着翅膀,那语气,绝对是在幸灾乐祸。

“真是什么人养什么鸟。”兰溶月有些无语的看了白羽一眼,这个时候还不忘将他的小宠物带上。

“美女…美女…”兰溶月听闻,一个冷眼看过去,“公子…公子…俏公子…”

兰溶月心中有些吼不住了,这鹦鹉变脸的速度堪比白羽。

为首的黑衣女子看着白羽,目光中泛起浓浓杀意。

“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女子没有想到,这竟然是白羽设下的陷阱,不管是不是陷阱,摄魂术她势在必得,否则她来曼城的任务就会失败。

作为‘针(细作)’,失败的代价她承受不起。

“大嫂既然来了,何必蒙着面,都是一家人,我们好好叙叙旧。”

众人看向白羽,周四一家人,可又把家人关在鸟笼子里面的吗?

叙旧,分明是任人宰割。

“白羽,交出摄魂术,这是你唯一的选择。”被白羽称作大嫂的女子对白羽道,她虽是‘针’,可终究并非无情,只要不触及她的任务底线,她愿意手下留情。

“唯一的选择,大嫂,不,我应该叫你凝依,还是叫你零一,这编号可真够俗的。”

零一看向白羽,冷冷的目光中泛起淡淡杀意,身为一个‘针’,一旦身份别揭穿,不是对方死就死自己死,显然零一不想自己死,那么她只能让白羽去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