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互相残杀(14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世她是千面杀手,以她的目光,零一的表现她十分赞赏,只可惜在敌营,敌营厉害的杀手,除了铲草除根之外,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白羽,你果然厉害,没想到你竟然查到了我的身份,若是你不知道,我或许还而已放过你,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零一说完,准备下杀令。

“等等。”零一还未开口,白羽抢先道。

“你还想说什么,若是拖延时间,我劝你别白费功夫了。”零一看着白羽,与白尧相比,白羽更加冷静狡诈,在她接近白尧之前,也想过让人接近白羽,只可惜两次任务都失败了。

“那个,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白羽看向兰溶月,直接将问题丢给了兰溶月。

兰溶月看着白羽,心想,这货果然是不把她拖下水誓不罢休,什么让她献计,什么求助,无非就是觉得一个人玩着太无聊,两个人更有趣些,不过白羽这无法无天的性子兰溶月倒是越来越欣赏了。

“身为皇女,没想到你竟然会甘愿为楼陵城所用,我还真挺意外的。”

兰溶月的话,零一脸色大变,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显然眼前的玉面公子不在应该知道的人范围之内,“你是怎么知道的。”

“摄魂术。”

零一脸色大变,她的确会摄魂术,找到白尧之后,白尧对她没有一丝情意,她此来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找到完整的摄魂术,对此她势在必得,没想到兰溶月竟然看出来她会摄魂术。

“据我了解,楼兰国的摄魂术只有皇室子女会用,培养其余的人或许会,却不精通,显然对白尧用的摄魂术还算是听精通的。”摄魂术与無戾的读心术类似,读心术唯有無戾一族方可修炼,而摄魂术却不同,任何女子都可以修炼,前提需要直接意志坚定,有点类型催眠,却又不全是。

“你是谁?”零一看着眼前的玉面公子,又看了看白羽,根据这些年来的情报,白羽并无可信之人,没想到对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玉面公子倒是十分特殊。

“楼陵城的目的是摄魂术,看来他是打算开战,只是我还以为你们会找楼星落,毕竟从楼星落手上得到摄魂术更为简单些。”

零一沉默不语,她要的是完整版的摄魂术,而楼兰皇室所拥有的并不完整,若非如此,当初与云天国交战也不至于惨败。

“对了,他们都想要摄魂术,不如你交出去如何?”兰溶月看向白羽,盘问一个细作,兰溶月本来也没打算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毕竟这盘棋还差几颗棋子。

“我倒是想啊,不过我想心情不好,小月,不如你来替本公子煮酒如何?”漫漫长夜,总得需要些消遣,此事之后,兰溶月肯定会离开,再次见面就没有机会让兰溶月煮酒了。

“算人情。”

“小月,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白羽说完,他自己都惊讶了,对于女人这种生物他本能的讨厌,若非当初觉得兰溶月有趣,他也不会找上兰溶月,见面之后他才发现兰溶月是女子,不过看着兰溶月,他似乎没那么讨厌。

“去准备一下。”兰溶月对身后的九儿吩咐道。

“可是……”面对二十多个杀手,九儿不打算听从兰溶月的吩咐。

白羽见状,按下一个机关,彻底将两人隔绝在外,“放心,玄铁牢笼,出不来的,本公子后悔没在里面放几只狗。”

听着白羽那意味深长的语气,总觉得狗很快就来了。

“去吧。”

九儿看了天绝一眼,天绝点了点头,九儿随即应道,“是。”

白羽看着九儿和天绝的表现,他觉得若他和兰溶月同时面临危险,天绝一定不会救他的,一定不会。

时间一点点过去,书房内,酒香四溢,兰溶月忍不住打了打哈欠。

“人怎么还不来,这也太蠢吧。”

零一直接袭击白羽的书房,白尧则去了白家宗祠的密室中,白羽打开了密道,照理说应该一个时辰就能汇合,如今快两个时辰,竟然还没有一点点动静,兰溶月派了‘天兵’监视,没有出任何意外,为何人还不到。

“本公子亲自设计的密道,想要走出来总的需要一些时间吧。”

白羽说完,随着一声巨响,黑暗中隐约可见白家大宅瞬间被夷为平地,兰溶月看向白羽,道,“你不是才说你是白家子孙吗?”现在倒好,不仅毁了宗祠,连白家都一并毁了,白家后山是悬崖,一旦炸毁,除非开山,否则根本不可能修复,那些秘密也将永远被埋葬。

“对啊,白家子孙有我就行。”

“小姐,人已经到了城门口了。”

“办事的速度挺快的。”

杨怀离开前,兰溶月让杨怀寻找白尧儿子的下落,根据云杰提供的情报,兰溶月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看来杨怀初入官场,定是被人小看了,才会轻易得手,不过这也算是一种才华。

“来人,将人带过来,丢入暗道中。”未能兰溶月开口,白羽直接对侍卫吩咐道。

“这一次你打算如何感谢我。”

斩草要除根,虽然是个孩子,也绝不能留。

“都是自己人,何必客气。”

白羽的小鹦鹉突然飞到兰溶月跟前,冲着兰溶月喊着,“客气…客气…要客气。”

白羽额头冒黑线,有些后悔叫这只小鹦鹉讲话了,当初买的时候,决定选一只聪明的,如今看来,还正是天大的失误。

“这可不是我说的,作为主人,应当为自己宠物的行为负责。”

白羽突然发现,与兰溶月结盟就是一个坑,越陷越深,他都搭上自己身家了,难不成这是要卖身的节奏。正愁不知如何作答的时候,几道狼狈的身影出现在牢笼内,零一本想做密道离开,奈何密道立即又被关上了。

“怎么是你。”周老惊讶的看着零一,他没想到竟会才此处见到零一。

“都说不见故人弥有情,一见故人心眼明。怎么你们倒是故人见面,分外眼红,如今都被关在一个笼子里面的,怎么还是想要吃了对付的节奏呢?”

白羽分明是在说两股势力,狗咬狗一嘴毛。

这人嘴够毒,也都刁钻,若是入朝为官,倒是能一展所长。

“白羽,是你设下的陷阱。”白尧闻言,怒气冲冲的看向白羽,又看了看零一,眼神中露出浓浓的杀意,狠狠的看向零一道,“贱人。”

白羽的目光却看了一眼兰溶月,心想,昨日才学,今日就可以出师了,若是兰溶月习武,一定能成为武林高手,且无人能敌,还好,她似乎不能修炼内力。

“陷阱,我有没请你们来,小月,想不想看狗咬狗。”

“等不及了。”

关键人物还未上场,矛盾不能极限化,如此看着,着实有些无趣。

“本公子不是看你睡意连连,免得你回去了诉苦,要知道我如今是…”白羽挥了挥长袖,表示他如今已是两袖清风,连赔罪的礼都没有了。

“为看戏,我不介意受委屈。”

委屈,白羽心中更加憋屈了,他不过就是让她煮酒而已,几时委屈她了。回头,白羽冷冷的看了一眼被关在巨大铁笼子中的人,他新心情不爽,极需发泄。

“本公子决定了,你们互殴,奖品是摄魂术,赢了的人我不仅会放你们出去,还可以带走奖品,如何?”白羽说完,突然想起了什么,继续补充道,“对了,大哥,零一对你用摄魂术了,不过如今本公子已经替你解开了,所以作为兄弟,我很荣幸看到你们互相残杀,放心,无论是谁死了,都可以荣幸成为城主府院中的花肥。”

“就这样?”兰溶月似乎觉得有些不够。

“要不你来补充一下。”

“势力悬殊太大,得等等。”

“有道理,先等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