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诛心(15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看着兰溶月和白羽的目光如同看着恶魔,有一个恶魔就足够可怕了,偏偏有两个,加在一起,足以祸害苍生。还好晏苍岚不知道众人心中所想,否则定会反驳一句:我家月儿祸害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然后两个恶魔顺利晋级成为三个恶魔。

“对了,大哥,忘了告诉你,刚刚天灾人祸,白家祖宅被毁了。”白家历代的秘密只有白家家主才知道,而现在被白尧知道了秘密,毁了也不算是违背祖训。

简单来说,白羽就是在为自己的恶行找一个光明正大的借口。

“你…你既然毁了祖宅,你知道…”白尧气急,在周老的示意下住口,白家的秘密不能泄露出去。

“当然知道,大哥真该好好心疼一番,毕竟白家祖宅被毁全部都是因为你。”看着白尧气得冒烟的模样,白羽觉得这酒的味道愈发好了,喝酒看戏,当真是无上享受。

零一一直戒备的白羽,比起白尧这个草包,她更害怕白羽,摄魂术她势在必得,在那之前,她要想保住性命,零一暗中寻找着开启的机关。

这时随着一声响动,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出现在鸟笼中,兰溶月竟然从孩子身上看到了几分冷意。

从年龄来看,这个孩子的年龄和宁儿差不多,与宁儿不同,这人还未似乎从出生开始就被人做杀手培养,看来,零一也算是百密一疏。

零一看着孩子,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狠狠的看向兰溶月和白羽。

“大哥,作为弟弟,我好心提醒你一下,这是你亲儿子,若是你想威胁零一,这是唯一的筹码。”白羽的神情分明是在说,你看兄弟我都厚道,立下规矩还不忘暗中帮你。

白尧闻言,立即将孩子拉入怀中,白尧很清楚他不是零一的对手,而他必须要出去卷土重来。

“凝依,我们联手破开牢笼,如何?”

“放了孩子。”

零一看向白尧,曾经的翩翩公子,她也的确为之心动过,可是看清本性后,她就知道白尧绝非可托付终身之人,毅然决定重新做回一名‘针’,最起码她能手握生杀大权。

“放了孩子,凝依,当初你欺骗我的时候可曾想过孩子。”

两方矛盾,一触即发,兰溶月的目光却未曾离开那个孩子,冷冷的目光中隐含着杀意,那个孩子的目光也未曾离开她。

看来,还真是有趣。

“小姐,刚刚收到的飞鸽传书。”

兰溶月看着九儿递过来的飞鸽传书,看来杨怀早知道了这个孩子有异常,不过这送上门的人哪有退回去的道理。

在众人没有机会察觉的过程中,兰溶月在自己和白羽的面前铸造了一道冰墙,既能看到一切,又能防范偷袭。

“怎么还不动手,若你们不动手,我可动手了。”白羽不耐烦的说道,明明游戏才开始,他怎么觉得而有些玩腻了。

零一决定,一定要夺回孩子,对于白尧,零一起了杀心。

林老带着人,全身戒备这零一的袭击,这个笼子很小,简直就是一个屠宰场。

啊…随着痛苦的叫声传开,只见白尧的胸膛上插上了一把匕首,那个孩子冷漠的看向白尧,似乎眼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零一也吓坏了,当初她将孩子托付给一个农家,目的就是希望孩子的双手不要染上杀戮,没想到组织还是不愿意放过她。

“天儿,过来。”零一心疼的对孩子招了招手,作为母亲,即便是恨透了白尧,也不会伤害自己的孩子。

天儿看着零一的方向,对于母亲,他不陌生,每年都会见面,他迈开脚步向零一走去,就在这时,一根袖里箭穿过天儿的心房,零一看向身后的白尧,她没想到白尧竟然还有力气对天儿出手,天儿最后的目光是看向兰溶月的,眼底露出一丝惊讶。

对于射过来的毒针,以及被隔绝在冰墙之外,只是这一点一个孩子是想不到的。

零一抱着没有气息的天儿,眼角突然流出血泪,同样作为女人,兰溶月想到了季小蝶的死,一样的无力,可是正是因为这份无力,零一必须死。兰溶月用手势对九儿下杀令,即便是最后胜利的是零一,九儿也会动手。

鸟笼内,杀戮四起,周老不会武功,扶着白尧,躲在林老身后,林老挥剑御敌,一招一式间,如行云流水。就早周老与白尧以为快占上风之际,林老突然拔刀相向,一剑刺向周老的胸口。

“为什么?”周老说完就咽气了,周老到死都不知道,他是因和而死。

“人交给你了。”林老将重伤的白尧丢给零一,零一戒备的看着林老。

“十年前,那个帮你的人。”

林老戒备零一,戒备中却并无杀意。

零一一惊,她没想到林老竟然也是‘针’。

“看来我眼光的确不太好,眼笔底下竟然都没有察觉到。”白羽没有想到,这个人一直就潜伏在身边,林老为人忠厚,对白尧更像是愚忠,没想到林老才会是这个幕后之人。

“你眼神的确不太好。”兰溶月十分诚恳的对白羽道。

她怀疑过零一,对林老倒是没怎么注意,毕竟只有一面之缘,加上当时周老主掌一起诶,看来不仅白羽眼光不太好,连带她眼光也有问题。

“我们联手,破除这笼子。”林老立即对零一道。

“等等,本公子将摄魂术的秘籍给你们。”白羽打开机关,无数灰尘直接从顶部掉了下来,白尧身受重伤,根本无法移动,只得用袖子挡住眼睛,“怎么样,本公子说话算话吧。”

林老和零一气急,没想到白羽竟然将摄魂术的秘籍给烧了。

“你耍我们,交出秘籍,否则即便是我死了,外面的人也会让城主府鸡犬不留。”林老满是杀意的看着白羽,白羽狡猾多端,他不认为白羽真的将摄魂术的秘籍给烧了。

显然,一个太狡猾的人突然间想说真话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小月,你可要救我。”白羽笑着对兰溶月求助道。

“我会先跑。”

“无情无义。”

“多谢夸奖。”

……

二人的对话,林老十分生气,这个突然出现的玉面公子身份神秘,让人忌惮,他派人秘密查证,竟然没有任何消息,其中还要几个人竟然消失了,可见对方身份不凡。

“怎么觉得有人想咬你。”兰溶月笑着看向白羽,她被这货损了这么久,总的要讨回来才是。

“有吗?”

白羽微笑的盯着笼子中的人,心中想的却是设计不够完美,若是笼子能缩小就好了,那样一定十分有趣。

“看来今夜似乎不得安宁了。”原本带着几分倦意的兰溶月猛的睁开眼睛,双目中的寒意让林老和零一一阵,玉面下,看不清是一副怎样的容颜,浓浓的杀意,却让人不寒而栗,惧意由心而生。

“里面交给我了,天绝,你保护你家公子。”白羽说话间,还不忘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没办法,他是个伤者,功夫一般,出去也只会添麻烦。

“九霄。”

九霄听到兰溶月的声音,从天儿下,直接落在兰溶月身侧,萌萌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兰溶月,兰溶月一直带着天羽和九霄,只是两只在兰溶月的吩咐下暗中隐藏了起来,萌萌的大眼睛中似乎有说不尽的委屈。

“保护他。”兰溶月立即对九霄吩咐道。

九霄和天羽是苍鹰中的王者,九霄是雄鹰,杀伤力堪比武林高手,在兰溶月的训练下,十分精准的攻击人的弱点。九霄萌蠢的大眼睛看了一眼白羽,白羽的小宠物小鹦鹉藏在白羽身后,非常明确的装死。

斗不过,装死。

九霄看了看兰溶月,萌蠢的点了点头,兰溶月轻轻摸了摸九霄的羽毛,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两只小家伙都快成年了。九霄的头蹭了蹭兰溶月的衣袖和才松开。

白羽看着这一动作,心想,这还是苍鹰吗?威武雄壮啥时候变成撒娇卖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