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屠杀.落幕(16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离开后,九霄瞬间恢复了威武雄壮的模样,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笼中的人,就像是在盯着猎物,白羽从九霄的眼神中感觉到了冷意,心想,还好那些话没说出来,万一听懂了没事找他麻烦可不好。

院中,兰溶月看着从四面八方潜入的黑衣人,嘴角泛起一丝嗜血的笑容。

“杀,一个不留。”

城主府中的人白羽似乎不敢用,毕竟万一背后捅刀子可不是什么好事。

冰化的双刃,所到之处,招招毙命。

九儿对兰溶月的身手并不陌生,天绝却惊讶了,他只知道兰溶月没有内力,没想到在不用能力的情况下竟然还如此厉害,超出了他的想想,招招攻击人的弱点,这种身手可不是一般人会有的。

天绝突然觉得兰溶月十分神秘,再看向九儿,九儿将千幻剑法发挥的淋漓尽致,在一招一式之间,人化作一抹残影,一场单纯的屠杀就此展开。

“公子,是燕国的人。”九儿花开手臂,看到手臂上的纹身后,立即确定了来人的身份。

“所以我们得自己收拾。”

她废了燕太子的手,燕太子清早离开,当然不会打算就此放过她,他离开不过是担心万一失败,自己性命堪忧。

院中,兰溶月的动作优雅,天绝的冷厉,九儿的动作飘逸,若非刀刀见血,到真是一举一动美如画。

一抹红光,划破天际,朝阳之下,血染城主府,整个城主府中蔓延中浓浓的血腥,最后一人倒在天绝剑下,三人再次想书房的方向走去,鸟笼内,林老和零一奄奄一息,白羽悠闲自得的欣赏着这一幕。

“该落幕了。”

“是啊,该落幕了,本公子也玩累了。”

白羽打开机关,地板瞬间变成钉板,零一和林老在险象环生中咽下最后一口气。

一行四人,外加空中翱翔的苍鹰,离开了城主府,白家大宅被毁,城主府被鲜血染红,几人只好住在客栈中,好在兰溶月预定的院子一直空着,洗漱后,几人享受过悠闲的早餐,似乎昨夜的杀戮并不存在一般。

“你把楼兰国给得罪了。”

“我以为你打算让我为你效力呢?”白羽承认,兰溶月也太沉得住气了,明明想要他为她所用,偏偏自己不开口,等着他来开口,这一开口就像是他在求兰溶月一般,十分憋屈。

“不,是为朝廷效力,给你。”兰溶月将一个请帖递给白羽道。

“你大婚的请帖,你这是想再敲诈我一笔吗?”在白羽眼中,兰溶月已经成了一个守财奴。

其实,白羽不知道,兰溶月并非指一个太过于在乎钱财的人,只是几年西北蝗灾,百姓几乎颗粒无收,要解燃眉之急,需要一大笔自己,如今七国局面复杂,朝廷要备战,急缺粮草。

“你送我的东西,大婚之后,作为贺礼给我呈上,终归是白家祖业,我总不能白拿。”

白羽带着三分疑问看着兰溶月,心想,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了,莫非有在算计什么。

不得不说白羽真相了,毕竟当众的圣意白羽是无法拒绝的,而且她还要给白羽一个绝对不能拒绝的理由,想要白羽入朝为官,的确需要费心思。

“送礼就是不白拿了。”

白羽心中无奈,想着:这女人可真够黑的,礼送过去,只有一个人情,他可不认为兰溶月是个会记住人情债的女人,怎么看都是一个大写的亏字。

“这是光明正大的拿。”

的确,人家的确是光明正大的,还是当着全天下人的面,这幕以来,他就等于直接把自己给买了,顺带还帮兰溶月把钱给数清楚,双手奉上,还带讨好。

可是,他能拒绝吗?当然不能。

“你知道我的心思。”白羽说的很直接,他的心思兰溶月早已经猜到了。

“我不干涉。”

白羽惊讶的看着兰溶月,要知道他的心思,世人难容,没想到兰溶月竟然说她不干涉,白羽意外有惊喜。

“不过…”突如其来的两个字,白羽心中直呼,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请赐教。”

“人心,你该明白的。”

若非真心的决定,她是不会赞同的。

白羽嘴角闪过一事苦笑,有些事还真难办,不过,他不打算放手。

“我明白,我绝不会勉强。”

“好。”

两人的对话如同哑谜,九儿和天绝一点都没听明白,虽不明白,却也不打算去追问什么。

曼城风波,很快告一段落。

五日后,风波算是彻底平息。

原本的客栈直接被兰溶月变成了春风阁,白羽是一个大方的人,金矿都送了,何况是一个客栈呢?

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白羽宽慰自己,全当提前投资了。

“小姐,边关来信。”天绝将边关最新的消息递给兰溶月,同时也佩服春风阁在西北情报网十分发达,至于发达的缘由,天绝一直没想明白。

“看来大伯遇到困难了。”

天绝闻言,有些后悔将信件交给兰溶月了,再过十来天就到大婚的日子了,若是去一趟边关,路上一定很赶。

“小姐,要不要安排人去帮忙。”

九儿比天绝冷静的多,毕竟九儿了解鬼门七阁在西北的势力,只要不捅破天,帮衬是没问题的。

“不用,大伯是自己请命来西北的,若是若插手,只怕他不会高兴,你传信给风无邪,让他密切注意楼兰国的动向,天绝你去准备一下,明日启程回京。”

比起边关,她更担心如今京城的情况,兰梵此刻应该在去燕国的途中,厉将军有机会会京城,姬长鸣和厉雪的关系只怕是一道坎,还有林巧曦哪里似乎越来越过了。

“是。”

傍晚,白羽得知兰溶月要离开的消息,只差没让人放鞭炮,在白羽看来,兰溶月就是吸血鬼,再住下去,曼城就要易主了。

“本城主近日公务繁忙,明日就不来送你了,一路好走。”白羽推开门进来,直接道别。

若非与便于相熟,当真会被这逐客令气到。

“给你。”兰溶月将一个玉牌递给白羽道。

“什么?”

“你想要的自由。”白羽兑现了承诺,晏苍岚离开前留下玉牌,兰溶月没有给白羽是因为曼城需要白羽的治理,如今事务处理的差不多了,白羽过几日也要启城去参加她的婚典,自然不能让白家祖宗给碍着,要知道白羽的贺礼她可是势在必得。

“玉牌。”

“西北之境,凭此玉牌,可以调动军队,怎么,不满意。”

白羽立即细看玉佩,玉佩上雕刻着一个苍字,字体浑然有力,白羽立即小心收入怀中,这可是好宝贝,比金山银山值钱多了,还算这丫头大方。

“满意,十分满意。”

“满意就好,我有一事请你帮忙。”

白羽看着兰溶月的模样,就知道绝非小事。

“难吗?”白羽心中十分纠结的问道。

“有点。”

“要不你还是别说了。”他可不想继续掉坑里。

“楼兰国的细作根深蒂固,杨怀能力虽不错,可在西北没有势力,在他有需要的时候,我希望你能暗中帮助他。”她让白羽帮助杨怀是出自于西北稳定的立场,并未偏袒。

杨怀这几日的动作她还算满意,西北曾经是平西王的天下,如今要说最了解西北势力的人就只有白羽了。

“果然没好事。”

“没难度也不会找你。”

“看在你这么看得我的份上,我答应你,若是杨怀又困难,我会出手相帮,不过若是他对我有所顾虑,或者是将矛头对准我,约定便就此作废,如何?”他可以帮杨怀,并不表示他愿意受委屈,若是不顺心,他总的有随时罢工的权力吧。

“没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