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回京(17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回京的途中,兰溶月一路听着关于她和晏苍岚大婚的各种传闻,三日后,天空中飘起了雪花,伸出手,雪花在掌心中慢慢融化,想起曾经的过往,兰溶月嘴角微微一笑,雪花再次落下,停留在掌心中,凝结成冰晶。

都说雪花握不住,如今,她握住了,幸福也一定可以握住。

“小姐,雪越下越大了,要不要加快行程。”

“好。”

一日后,白雪覆盖了整个京城,冰雪太冷,可被冰雪覆盖的世界极美。

“陛下,马已经准备好了。”未缪语气中带着几分请罪的感觉,昨夜晏苍岚本要启城去接兰溶月,突降大雪,为安全计,白羽不得已只好阻止晏苍岚,这一阻止差点让他成为罪人了。

“派人监视兰鈭,有任何情况立即来报。”

楼陵城于昨日登基为帝,晏苍岚此刻最希望的是大雪覆盖整个楼兰国,他和兰溶月的大婚需要的是祝福,而不是一帮搅局的。

“是,夏侯文仁和兰悦已经抵达京城,陛下可有什么安排。”夏侯文仁已经失踪了将近一年了,这一年来,南曜国可没少寻找夏侯文仁的踪迹,这突然出现,还是在京城,若不小心防备,只怕会惹出事端。

晏苍岚直接没理会未缪,一袭白衣,骑马离开京城。

两个时辰后,距离京城五十里外,整个世界一片银装素裹,格外纯净,女子一袭红衣,手中握着一副刚刚绘制好的绝美画卷,男子一袭白衣,执伞为女子挡去从天而降的漫天飞雪,这一男一女正是兰溶月与晏苍岚。

“从前我只觉得雪天太冷,如今却觉得这个白色的世界好美。”

“月儿喜欢,以后每年我们都来此赏雪,可好。”两人都到路的净尽头,寒梅凌风傲雪中盛开,雪花中夹杂着寒梅淡淡的清香,绝色美景,倾世美人,尤其是这个美人还是自己心尖尖上的那个人儿,晏苍岚只觉得他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运气。

“好,你来此处就不怕朝野上下闹翻天吗?”

晏苍岚虽还未登基为帝,却早已经掌握大权,此时离京,若是被发现,只怕护卫和刺客会一同前来。

“有什么比夫人更重要的。”

一只手执伞,一只手揽住兰溶月的腰间,似乎这天下也不及怀中美人分毫。

“这张嘴越来愈甜了。”今日,晏苍岚一袭白衣,未经任何修饰,少了几分凌厉的霸气,多了几分飘渺如仙的感觉。

“是吗?月儿可要尝尝看,是不是真甜了。”晏苍岚凑近,似乎是在故意给兰溶月一亲芳泽的机会。

“别闹,他们都在。”

晏苍岚离京,身边跟着暗卫,而她身后也跟着九儿。

“月儿,为夫这么没有吸引力吗?”看着兰溶月脸颊的一抹微红,晏苍岚轻声在兰溶月耳边道。

“岚,我帮你绘一幅画可好。”作为一名出色的整容医生,绘画自然难不倒她,只是今天这幅画是特殊的。

“好。”

晏苍岚丝毫不介意兰溶月避开了刚刚的话题,他一年都能了,还有几日他不急。晏苍岚将伞递给九儿,自己按照兰溶月的指示站在寒梅树下,兰溶月打开空白画卷,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特殊炭笔,轻轻的勾勒这晏苍岚的模样,兰溶月素描的技术几乎可以仿真,连九儿都惊讶了,人静静的站在画中,又像是快要从画中走出来一般。

一个时辰后,兰溶月终于落下最后一笔,随即合上画。

“月儿,我帮你拿着。”晏苍岚见过兰溶月绘画,可却不曾见过用一个时辰作一幅画,对那副画像十分好奇。

“不用,我自己拿着,岚,这是送给你的礼物,不过,还未到拆开礼物的时候。”御书房内,晏苍岚为她作了一幅画,晏苍岚不想让别人看到兰溶月,以花喻人,一朵妖娆的彼岸花让人移不开眼睛。兰溶月不知道,那副彼岸花如今放在晏苍岚的卧房中,只因他不想让别人看到。

“为夫期待着。”

午后,晏苍岚和兰溶月一同上了马车,缓缓向京城方向归去,天黑之际,一行人抵达城门。

“月儿,随我进宫可好。”晏苍岚紧紧揽住兰溶月的腰间,将兰溶月整个人抱入怀中,哪怕一刻他都不想再分开,有些后悔没讲婚礼定的早一些,从曼城回来之后,怀中少了一个人儿,晏苍岚失眠了好几日。

“岚,这个给你。”兰溶月拿起画递给晏苍岚。

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小声道,“不是打算大婚之日送给我吗?”

“我决定提前给你。”一副他的画像,编织成画像的却是她的心意,她想让他看到。

晏苍岚送兰溶月道镇国将军府门口后,两人在马车中依依不舍的分别,兰溶月下车的是,容钰已经在门口等了许久了,一看到兰溶月,容钰就立即冲了出来。

“姐姐,你回来了。”

对外,兰溶月没有离京,可是随着消息的走漏,容钰也知道在府中的不过是兰溶月留下的替身。

“嗯,我回来了。”

兰溶月回头看了一眼马车的方向,微微一笑后虽容钰进府,刚进府就遇到了在院内等候的云瑶。

“大伯母。”

“回来就好。”云瑶握住兰溶月的手,身在皇家,母亲和弟弟落败,她恨吗?不恨,只是觉得悲哀,身在皇家,兄弟相残,看不开又能如何呢?有时候活着就是一种幸运。

“钰儿,去告诉太奶奶,溶月到家了。”

“好,我这就去。”

容钰兴致勃勃的向玖熹院的方向飞奔而去,云瑶则慢慢停下了脚步。

“溶月,大伯母有一件事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大伯母请说。”

云瑶犹豫再三,随后换换开口,“母亲这几日叫了钟家小姐作伴,只怕有意将钟家小姐许配给三弟,你知道世家的门槛高,母亲又是出生书香门第,世俗观点有些陈旧,你如何打算。”

云瑶的直接兰溶月并不意外,云瑶很聪明,她清楚若是旁敲侧击,有损的是家人之间的感情。

“大伯母是想说,让大婚之后给颜卿提一提身份吗?”云瑶的提醒很明显,兰溶月心中感激,在经过那么多事情后,云瑶还能真心待她,她已经觉得很开心了。

“你明白就好,否则哪位钟小姐只怕要成为你的小婶婶了。”

兰溶月明显听得出来云瑶心中对这位钟小姐似乎不喜,不过要确认问字最直接的。

“大伯母觉得哪位钟小姐如何?”

“世家女子,哪没有一点心机的,母亲这次也是病急乱投医,一个三品官家的次嫡女,论门楣,也入不了镇国将军府,只是三弟心中一直举得对母亲有亏欠,即便是不远,也不好反应过激,”云瑶心中无奈,她从侧面劝解过林巧曦几次,只是没什么用,她身为长公主,又掌管着整个镇国将军府,有些事情她也很为难。

“大伯母,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让我抬高一下颜卿的位置,成全小叔的情意,可是我并不打算这么做,若小叔真的对颜卿有心,他当自己争取,而不是我将颜卿送上门,于我而言,颜卿也是亲人。”容家人对她极好,尤其是容太夫人,不是她亲情淡薄,要说陪伴在她身边最久的人绝对轮不到容家人,而是鬼门七阁的七位阁主。

兰溶月所言,云瑶也觉得在理,只是世俗的观点根深蒂固,难以改变,勉强得来的未必是幸福。

“也罢,此事当我没说,走,去见奶奶,奶奶一直盼着你回来,怕是等急了,奶奶这些日子身体不太好,溶月,出嫁前你多陪奶奶吧。”

“好,听大伯母的。”

容太夫人从早上就知道兰溶月今天回来,一直等到晚上,原本整个人疲惫了,听闻兰溶月到家了,整个人立即精神起来。

“走,去门口接丫头。”

“太奶奶。”容太夫人还未起身,兰溶月已经走了进来。

容太夫人立即握住兰溶月的手,热泪盈眶,心中尽是满足。

暖暖的,这才是家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