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嫁衣(19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50待嫁那夜,兰溶月和容太夫人谈了许久,没人知道二人谈话的内容,林巧曦不知道兰溶月与容家到底是什么关系,只觉得容太夫人偏爱兰溶月至此,整个容家或许只有云瑶猜透了几真意。

盛宠而衰的道理,云瑶清楚,这些年来在宫中看得太多了。

“丫头,你之前说嫁衣已经准备好了,可否拿出来看看。”圣旨赐婚之后,容太夫人本想吩咐人准备嫁衣,兰溶月虽然贵为皇后,嫁衣也有宫中专人制作,可是作为祖母,他还是想亲手给兰溶月准备。

扶容太夫人坐下后吩咐道,“九儿,去将嫁衣拿过来。”

“丫头,我真想再留你一些时日,才找回你,你便要嫁人了,丫头,当年你母亲过世后,我曾派人去寻过你,只是当时你并不在寒山寺,你心中可怨我。”一个五岁的孩子并送往庙堂之上,美其名曰:为母亲祈福。这中间受了多少委屈,她不想都知道,这些年来她又派人去过,只是一直不曾见上兰溶月。

“我在寒山寺的第二日外婆就带我去了巫山,可能与太奶奶错过了,太奶奶,我不怨,正是因为经历了一些事情,才有如今的我,外祖父让我学会自己保护自己,所以才有了如今的我。”当年的确有人上寒山寺寻过她,后来她也派人查过那些人的来历,可惜一点收获都没有,兰溶月没想到人竟是容太夫人派去的。

“丫头可觉得苦。”

“不苦。”

容太夫人心微微一颤,用那满是皱纹的手轻轻摸了摸兰溶月的脸颊,距离大婚之日就剩下三天,她这一辈子没有闺女,容家这一脉只有兰溶月这么一个丫头,送嫁的滋味当真不好受。她心中更清楚,她身体每况愈下,能见到兰溶月,她的遗憾也算是了了。

“丫头,宫中环境复杂,记着,别委屈了自己,知道吗?”大婚之日有些话来不及交代,容太夫人握住兰溶月的手,细细交代这宫中的一切。

总结来说就是让兰溶月别委屈自己,好好保护自己,不要顾及太多根本不在乎的人和事。

“太奶奶放心,即便是进了宫,我也会照顾好自己的,以后每月我都会出宫看太奶奶的,太奶奶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兰溶月鼻尖微微发酸,她无法体会容太夫人此刻的心情,高兴还是不舍,只是离别之情又岂会那么简单。

伤感自己,九儿和零露将一个大箱子搬进屋,打开箱子,大红色的嫁衣呈现在兰溶月眼前。

“好,我听丫头的。”

说话间,嫁衣已经被搬了出来,嫁衣是柳絮亲手绣的,她会穿着这身嫁衣嫁给晏苍岚。

九儿和零露展开嫁衣,一直金色的凤凰格外夺目,大红色的嫁衣,没有过多的装饰,一只金色的凤凰,占据了所有人的眼球,兰溶月轻轻触摸了一下,她对柳絮有心结,自从毓嬷嬷将嫁衣送过来之后,她便不曾打开过,柳絮对她,有狠,也有爱,狠是希望她能够自保,狠过之后,爱却表达不出来了。

“好美的嫁衣,丫头,这身嫁衣是谁绣的。”从面料到做工,单单是一只金凤就会耗费好几个月的时间,容太夫人虽不擅刺绣,可却非对此一无所知。

“外婆。”兰溶月嘴角泛起淡淡笑意。

九儿和零露一一展开,十二件盛装,每一件的做工都十分精致,加起来耗费了她多少时光,想起过往,兰溶月心中泛起淡淡亏欠,暗想:若真的有天命,希望外公和外婆重生到她来的那个世界,过完平淡幸福的一生。

“她很疼你。”对于这个从未谋面的儿媳,容太夫人倒真想再见一面,关于柳絮的事,她知道很多,真真假假,唯独一点却不掺杂任何虚情假意,那边是柳絮对季无名的爱。

“太奶奶,雪停了,我们出去走走。”这身嫁衣,季无名和柳絮都不在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容太夫人的心情有岂会好受,人老了,她不想看到容太夫人感怀的神情。

“好,听丫头的。”

在明月院中用过午膳,兰溶月亲自从容太夫人回去午休。离开时,在门口遇到了容昀,兰溶月不曾多言,只打算绕开,对林巧曦她心中的确有怨气,可是既然有怨气总的发出来才行,她可不喜欢自己憋着。

“溶月,等等。”

兰溶月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容昀,“小叔,我不会干预你的婚事,也不想身边的人受委屈。”

赐婚什么的,兰溶月可不打算做,若容昀真有心,那边求娶,若无心,那边错过。

“丫头,能陪我聊聊吗?”容昀收集好了证据,可是让他对林家出手,他还是有些不忍,更何况林巧曦的身体一直不好,他做不到在这个时候刺激林巧曦。

“好。”

凉亭中,四面的油纸隔绝了风雪,一壶酒,满园飘向。

“请。”

问着酒香,容昀略微奇好奇的看着兰溶月,形象,丫头什么时候学会煮酒了,端起酒杯,一口饮尽,辛辣瞬间从心口传来,只觉心如火烧,他喝过最烈的酒,眼前杯中酒绝对比他曾喝过的烈酒还要烈上很多,酒香四溢,口感极好,只是心口传来如火烧的感觉还真应了他如今的心情。

“再来一杯。”

容昀端起酒,不再像之前一口饮尽,而是慢慢品尝,辛辣过后,口中传来淡淡苦涩。

“这是什么酒。”食为天他也去过无数次,这酒他还是第一次喝。

“专门为你煮的酒,可应了你此时的心情。”说话间,兰溶月从另一侧酒壶中倒出一杯递给容昀,容昀需要的不是一个倾听者,而是要发泄出来。

容昀喝下最后一杯酒,一股甘甜的口感传出。

若她是容昀,或许在母亲和爱人之间也会犯难,只是该解决的不解决,问题终究在哪里,最终承担后果的是自己,有些话,她懂,容昀又何尝不懂,只是决策很困难,可终究不能回避。

“小叔更喜欢哪一种。”

容昀看着兰溶月,一袭冰蓝色长裙,绝世容颜上眉目含笑,一副待嫁女儿家的心情,突然觉得他不应该因此事来烦兰溶月。

“目前更喜欢烈酒。”

“苦尽,甘来。”兰溶月指了指两种酒,其实,另一种不过是经过蒸馏提纯后的酒而已,所谓酒中甘甜,只是在酒中加了一点点糖而已,很少,让酒有回甘的味道。

“多谢。”尝过苦味,才知甘甜的来之不易,他懂了。

“小叔,有些事终究还是要选的,颜卿去了北齐,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不过若是哪位钟小姐住在容家,即便是你启程去北齐,我依旧会吩咐颜卿去另一个地方,记住,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哪位钟小姐看中的只怕不是小叔这个人。”

根据零露提供的消息,她分析来看,钟灵秀对容昀或许有几分爱慕,但她更看中的是容家如今的地位,容昀的确很好,但世人皆知容家人是死性子,钟灵秀这些天的讨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怕心中也该有决策了。

“我知道了。”做一个决定,心中总是苦的,尤其是一个不能两全的决定。

凉亭中,兰溶月独自一人靠在软榻上,透过油纸,看着朦胧山色,不知何时,倦意袭来,整个人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还不忘蹭了蹭,随后安稳的睡去。

晏苍岚看着怀中人儿对他毫无戒备,嘴角泛起一丝满足的笑容,他本担心林巧曦的态度会影响她,如今看来,他的担心似乎多余了,她总是处处给他惊喜。

“溶月,还有两天,你就是我的夫人了。”

九儿回房给兰溶月拿毯子,走进凉亭,见到晏苍岚后,轻轻将毯子递给晏苍岚,飞速离开,心想,都说婚嫁之前,不宜见面,她没想到晏苍岚居然会在这里,吓一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