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逃过一劫?(21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52

王毅战战兢兢的站着,不知如何作答。

兰溶月沉默不语,她在等,在等王毅狡辩,王毅是朝臣,她此刻的确不宜对王毅动手,不宜却不表示不会,不见血却不表示不会处置。

“当初下官辜负了柔儿,不,是九儿,如今下官做的一切都是想让九儿回到我身边,请兰小姐成全。”不能议政,但他和九儿终究曾经是夫妻,他就不信曾经爱他胜过一切的九儿对他当真没有半分情意。

王毅看向九儿,想从九儿的目光中看出意思是异常,可是他失望了,从头到尾,九儿神情淡漠如水,完全就像是对一个陌生人。

“成全?看来我到成了棒打鸳鸯了,就不知道王大人在外面还有多少野鸳鸯。”

刚刚呛住了才缓过来,云瑶正想喝水缓缓,又被兰溶月华丽的一语给惊吓到了,宫廷争斗,内宅争斗,若兰溶月真的愿意斗上一斗,绝对是得心应手,这话精辟的不留丝毫情面,最重要的是今日这些话传出去,这位王大人想必是仕途尽毁。

“下官…”王毅还未说完,兰溶月直接打断了王毅的话,“你给我闭嘴,王大人你饱读诗书,难道书中教你的就是攀龙附凤,花言巧语,色令智昏吗?连书中所写的覆水难收这个词都没学会吗?还是你上门就是故意给我添堵的。”

门外,钟灵秀一直在偷听,她之前觉得兰溶月冷傲,她几次去明月院拜访都被拒之门外,却没想到兰溶月面对一个朝臣竟然会毫不留情,甚至还有几分借力打力的意味。

不行,她入了这镇国将军府就绝不在走出去,如今容靖镇守西北,年后云瑶势必也会跟着一同去,若她嫁给了容昀,这偌大的将军府就是她做主了,这么好的机会,她一定不能错过。

“怎么,不说话了。”

“下官不敢辩驳。”

王毅额头冒汗,即便是在朝堂之上面对晏苍岚的时候,他都不觉得词穷,如今却无法反驳兰溶月的话了。

“好一个不敢反驳,能与豫王接触,却不敢反驳我的话,王毅,你好算计。”不管是真的无法反驳,还是不敢反驳,对她而言,按照最坏的方面处理就好,反正这人留着碍眼。

“兰小姐恕罪。”王毅心思有些转不过来,只知道不能任由事情继续发展下去,否则他会万劫不复,他后悔听人言来容家了,若是要挽回九儿,他大可以另想办法。

“九儿,你可想回到王家。”

“宁死不回。”

九儿态度坚决,心中后悔没有早些一剑杀了王毅,留着恶心到了她家小姐。

“王毅,你可听到了,九儿不会回去,而我也绝不会勉强九儿分毫,她与王家,从此之后,再无干系。”厚颜无耻的人她见多了,有王毅这样的并不稀奇,可王毅最不该的就是找上门。

王毅自己都不知道被人当了枪使,触了兰溶月的眉头。

云瑶倒是对兰溶月越发喜爱了,或许有人觉得兰溶月行事作风张狂了些,但在她看来,张狂一些并无不妥。

“下官听到了。”王毅没想到他的认错换来的是九儿的坚决,要知道一个被休弃的女子根本不可能在嫁人,若是九儿有一点脑筋,就该跟他回到王家,有兰溶月这个靠山在,他定不敢亏待她分毫。

九儿如今看着王毅只觉得恶心,同时明白,留着王毅就是留着后患,这王毅,不能留。

“王毅举报豫王,来人,送王大人去大理寺,就说是我的交代,让大理寺好好查查此事。”放过王毅,她可没有那么大的度量,眼下王毅对晏苍岚来说倒是一颗不错的棋子,最起码可以稍微乱一下豫王的脚步。

“兰小姐饶命。”

“饶命,王大人此言差矣,我何时说要了王大人的命,明明是护送王大人去大理寺查证你手中的证据。”

看着兰溶月装作不懂的模样,云瑶真心觉得与兰溶月为敌,当真兰溶月对付,将人送去大理寺,足以证明王毅曾豫王勾结,先不说是否谋反,但是一些小过错王毅就别想走出大理寺一步了,出卖豫王,他在大理寺只能等着豫王的报复,活下来的几率微乎其微。

“兰小姐,是有人挑拨我来府上的。”不,他不能救这么被送去大理寺,他手上并不干净,加上和豫王有过交集,这是怎么洗都洗不干净的,若兰溶月真的有心为难他,他此去必死无疑,无论是如何都不能去。

屋外,钟灵秀闻言,只觉心一凉,莫非王毅知道了她的身份,她该怎么办,不行,不能让王毅说出来。

“灵秀給兰小姐、长公主请安。”钟灵秀快步走进来,打断了几人的思绪。

“钟小姐在门口站了很久,想必是冻着了,请坐吧。”钟灵秀怕王毅说出来,她还不愿意听呢?她讨厌今日来林巧曦的做所作为,也不打算逆来顺受,几人如此,这后果还是林巧曦自己承担的好,“来人,将王大人护送至大理寺。”

“兰小姐…。”

“吵。”

九儿闻言,立即出手封住了王毅的哑穴,钟灵秀见状,瞬间觉得松了一口气,顿觉逃过一劫。

“大伯母,晚些我让零露送些雪莲茶过来,当做赔罪。”兰溶月第一次发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感觉还真不错,就是差点把云瑶呛住了两次,只是她之前有那么淡漠吗?

“这可是你说的,别小气。”云瑶可知道兰溶月泡茶的雪莲都是新鲜的,全部储存在明月院的地下冰库中,雪莲养身,她在服用兰溶月开的药之后觉得身体好了很多,去西北之后,她还想再添一个女儿,若是有一个兰溶月这样的女儿或许不错。

“我何时小气过。”

她很小气吗?不过雪莲花送到后,她的确没有分给府中众人,不是小气,而是压根忘了这么回事,毕竟她的东西基本都是九儿打理的,也一直没顾上。

“那就多谢了。”

“大伯母,以后明月院的冰库钥匙交给你如何?”兰溶月没打算带进宫,毕竟宫中晏苍岚怕是早有准备了,冰库中大概还有上百朵雪莲花,若是浪费了也可惜。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两人谈话,自始至终,钟灵秀都是被当做空气的存在,直到两人离去,钟灵秀在放下心来,若是王毅真的知道了她的身份,只怕这容家她就待不下去了。

云瑶和兰溶月一同在玖熹院用过晚膳后才分别,容钰见兰溶月和云瑶的模样也十分高兴。

“母亲心中可还怨姐姐。”回程的途中,容钰小心翼翼的问道,云渊和洛盈的死,容钰知道与兰溶月有关,只是夺帝之争,身为皇家众人,又有谁能幸免呢。

“我从未怨过溶月,胜者王败者寇,这是定律。”

云瑶抬手摸了一下容钰的头,不知不觉容钰以及比她还要高了,孩子都长大了,若是这些事情她再看不透,岂不是白白活了这么多年,若真要说,晏苍岚也是她弟弟,夺帝之争,无论谁胜谁负,最终都会酿成悲剧。

“母亲,等来年初春,我陪母亲去西北,母亲,我想从军。”

“从军?”云瑶知道这一天迟早要到来,可总觉得来得太早。

“身为容家男儿,征战沙场,保家卫国是我的使命。”容钰说的坚决,却也明白云瑶的担忧,一旦上了战场,他无法对母亲做出任何保证,不过,他一定会好好活着。

“好,我的钰儿长大了。”

云瑶脑海中回忆着容钰刚刚出生的情景,小时候盘完他长大,如今长大了却又要离家,舍不得,却不得不舍,父母留不住孩子一辈子,容钰是容家最小一辈,她对容钰也多杀有些溺爱,如今,终于长大了。

“母亲…”

云瑶微微一笑,没再多说什么,有些感慨,只有为人父母的才能体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