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添妆(22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婚前夕,容家上下忙碌着,云瑶更是亲自整理兰溶月的陪嫁礼单,在陪嫁的基础上加了自己近半数的嫁妆,而作为当事人的兰溶月显然不知道此事,躲明月院内,好不悠闲。

“小姐,宣平侯府的杨玲郡主以及还有十多位千金来给小姐添妆,可要请进来。”

“添妆?我看分明是添堵。”杨玲想入宫的事就差点没人尽皆知,又怎么会好心来给他添妆呢?

“我这就去回绝了。”零露本不想禀报此事,只是听说添妆是习俗,于是才来禀报。

“不用理会,前厅自然会有人招待。”

她可不打算在大婚前给自己添堵,至于杨玲,从那儿回哪儿去。

“对了,有人让我将这个交给小姐。”零露想起其中一个千金小姐给的玉佩,于是拿出来递给了兰溶月。

兰溶月看着玉佩,玉佩刻着一朵莲花,这个玉佩她见过,“没想到她也来了,去将人请进来,对了,厉雪今日应该会过来,来了之后直接请进来。”

“是。”

九儿忙碌着收拾兰溶月平日用的东西,虽然宫中什么都有,可日常用品还是平日用的最好。

容家上下喜气洋洋,府中挂满了红灯红,白雪之下,四周挂着的红绸显得格外喜庆,镇国将军府多年没有喜事,兰溶月大婚,嫉妒红了多少双眼睛。

前厅之上,钟灵秀一副主人翁的样子招待着杨玲各家千金,零露突然出现,钟灵秀脸上差点挂不住,只见零露带着一位带着面纱的女子离开,钟灵秀终于松了一口气。

“钟小姐,不是我们未来的皇后娘娘在哪里。”杨玲看着钟灵秀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厌弃,她一个外人居然也好意思来招待她们,自不量力。

钟灵秀早听说过杨玲的脾气,神色微微一僵,似乎对于杨玲的不留情面很意外,有些不知所措,就在这时,林巧曦走了进来,钟灵秀松了一口气,还好让人去请了,不然她还真镇不住杨玲。

钟灵秀心中暗暗发誓,她一定要嫁给容昀,到那时她就无须在畏惧杨玲。

“郡主。”

“拜见夫人。”各家千金一一行礼道。

林巧曦是一品夫人,比杨玲这个郡主位分科室高了很多,杨玲心中总是有些不情愿,却也不得不见礼。

“各位小姐请坐,管家,再备上写差点,吩咐厨房,各位千金今日在府中用午膳。”林巧曦将人留下,细细打量这再坐的千金,倒是有几分选儿媳妇的味道,其实这些与兰溶月素不相识的人来给兰溶月添妆,无非也就是找机会踏进镇国将军府的大门。

钟灵秀想起容昀对她的不喜,心中有些后悔请这些千金进府了。

兰悦来到明月院,与外面的吵闹相比,院中十分安宁,大红的灯笼,大红的红绸装饰着整个院子,唯独兰溶月一身鹅黄色长裙漫步在院中,相较于往日的冷漠,此刻整个人多了一丝柔和。

“溶月。”兰悦激动的看向兰溶月道。

“好久不见,夏侯夫人。”兰悦和夏侯文仁已经成婚,谁没有盛世婚典,却也简单温馨,当时正好是北齐来犯,兰溶月身在边关,只得吩咐人送上一份嫁妆给兰悦。

“你也知道我是夏侯夫人,我大婚你居然都不去。”兰悦挽着兰溶月的手,打趣道。

“夏侯夫人这一身少女的打扮还真是入木三分。”

“不这样我能见到你吗?将军府的门槛可够高的。”兰悦直言道。

若非彼此熟悉,兰溶月还以为兰悦会生气了呢?

豫王居心叵测,此次大婚,镇国将军府上下戒备森严,兰悦的确不好以夏侯夫人的身份拜访,不然连拜帖都递不进来,兰溶月还以为兰悦回去鬼阁,故意让灵宓吩咐掌柜,如今看来倒是白费功夫了。

“恭喜你。”

兰溶月握住兰悦手的时候,发现竟是喜脉,一句恭喜弄得兰悦莫名其妙。

“恭喜我?不是我该恭喜你吗?你躲在容家不知道,你大婚羡煞多少人。”兰悦说完,立即捂住嘴,她好像说出错了,自家夫君交代,此次来只为给兰溶月添妆,对于外面的事情不要多言一句。

溶月知道晏苍岚答应给她一个独一无二的婚典,让她这几日在府中好好休养,既然是惊喜,兰溶月就没有派人打听,若是事先知道了就不是惊喜了。

“你怀孕了。”兰溶月好心提醒摸个大意的幸福小女人道。夏侯文仁与兰悦之间,误会、分离、怨恨、放下最终走到一起,以这一路十分不易,兰悦如今的模样才是她的本性吧。

谁也想不到鬼郡主居然也有如此大大咧咧的一面。

“假的吧。”兰悦看了看兰溶月,十分淡定的回答道。

兰悦的话,兰溶月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假的,只是怀疑她的医术吗?还是这神经也太大条了。

“真的。”

看着兰溶月认真的模样,兰悦非常淡定的摸了摸自己小腹,真的有了,可是…她又纠结了…

“怎么就有了呢?晚几个月多好。”

“这和早晚有什么关系。”兰溶月不明的问道,她以为兰悦会很期待这个孩子,为何突然变成这样,她看过很多准母亲的反应,兰悦这是最奇怪的,这算是…她也看不懂了。

“溶月,我想生给女儿,然后嫁给你儿子。”

兰溶月闻言,直接僵了。

她儿子,虽然说造人快,可是她还没大婚了,而且要孩子的话,她还想再等两年,最少一年半。

云瑶觉得兰溶月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若是听到了兰悦这话,绝对会被吓死。

“为什么?”兰溶月努力让自己淡定的问道。

“你家夫君霸道专情,你家儿子肯定也会遗传到,不过,也可以这样,溶月,你生个女儿,我生个儿子,想想有一个你这样的绝色美人做儿媳妇,太美了…”

兰溶月退后一步,远离兰悦,难道这就是一孕傻三年的节奏。

“没事,溶月生儿子好,不是还有我女儿吗?”厉雪走进来,听着两人对话,十分冷静的商量这怎么定娃娃亲。

“溶月,这是……”兰悦看着走进来的女子,一举一动中带着一丝灵动,双目明媚,一看就不是那种只会算计的女子,未等兰溶月介绍,直接笑着询问道。

“厉将军的掌上明珠,长鸣哥哥未来夫人,不过这个未来是多久,我也不知道。”姬长鸣的固执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想要打动姬长鸣,绝对是一个大工程。

“溶月,你一定要帮帮我,姬长鸣就是一块捂不热的石头。”厉雪求助的看向兰溶月,如今姬家大仇得报,洛晋也死了,可是她和姬长鸣的关系似乎越来越远。

“我相信你,加油。”厉雪活泼,她爱上了就会一直站在姬长鸣的身边,兰溶月相信,厉雪一定能打动姬长鸣的,只是着感情的事情除了鼓励之外,她还真帮不了。

“嗯,我不会放弃的。”厉雪信誓旦旦的说道。

兰溶月知道,厉雪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嘴上虽然在求助,埋怨一下,可是对姬长鸣她是真的动心了,爱上了,且不会放手。

不知想到了什么,厉雪的目光突然暗淡了许多。

“怎么了。”

“没事,对了,不是说皇后大婚,宫中会派嬷嬷来吗?怎么没看到。”厉雪看着兰溶月院中熟悉的人影,整个将军府,似乎这里最为安静。

“晚些才会过来。”

晏苍岚压根没打算让兰溶月学习宫中规矩,云颢和晏紫曦在世人的眼中已经去世,用晏苍岚的话来说,从今以后,兰溶月就是规矩。

“溶月,给你添妆。”兰悦将一块令牌递给兰溶月,“溶月,若有朝一日与东陵开战,这便是我送你的大礼。”

“多谢。”这块令牌能调动兰悦在东陵国的势力,兰溶月的祖父是战将,这块令牌她留着将来有很大的帮助。

“这么一比,我的礼物倒是逊色很多,溶月,你不介意的哦。”厉雪打开刚刚放在身侧的锦盒,锦盒内放着一件天蚕丝织成的衣服。

“很漂亮。”

“我可是费了好多功夫才弄到手的,溶月,有时间记得帮帮我。”厉雪自来熟道,说话间,毫不客气。  “好,我尽量。”

天蚕丝本少,用天蚕丝织成的软甲就更加难得了,这可不是有钱就能得到的,出来金钱之外,还要看机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