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盛世婚典:皇权(24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55敬茶后,晏苍岚亲自背着兰溶月兰溶月离开明月阁,一路直接上花轿,未缪好几次都想提醒晏苍岚,这不符合规矩,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毕竟再大的规矩,也大不过一国之君。

花轿中,透过轿撵,兰溶月看着满街的红灯笼,与白雪相映,红色想的格外喜庆,曾经的种种似乎都是为了遇见他,还好尽是没错过。

“岚,此生能与你相遇,真好。”

盛世婚典,一个全心爱着自己的男人,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

晏苍岚骑马走在花轿前,似乎听到了兰溶月的话,嘴角泛起一抹温柔的笑容,这抹笑容,让多少少女丢失了芳心,而他眼中除她之外,再也看不到其他人。

花轿一路抵达朝殿外,晏苍岚下马走到花轿边,伸出手亲自迎兰溶月下轿,兰溶月握住这双手,熟悉的温暖,今日之后,他们就是夫妻。

两人一步一步走上台阶,走上那至高之位,晏苍岚轻轻掀起兰溶月的盖头,兰溶月看着晏苍岚,这似乎与礼仪的流程有所不同。

盖头之下,兰溶月头戴凤冠,如花瓣般的红唇,让晏苍岚的心蠢蠢欲动,想要一亲芳泽,双目灵动如水,让他移不开眼睛,他的月儿,他的妻,等了一年,盼了一年,他终于娶到他了。

揭开盖头,兰溶月看着晏苍岚的模样,一身红色喜服,绣着金龙蟠飞的图案,与她的嫁衣遥相呼应,俊美的五官,深邃的双目中藏着如海般的情意,袭击者她的心房,一步一步走来,她与他终成夫妻。

“月儿,将一切交给我。”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微微沙哑的声音传入兰溶月的耳中,兰溶月身体微微一颤,双眸娇羞的移开目光。

“嗯。”

高位之上,两人携手而立,两人之下,百官来贺。

第一次站在高位,俯视着众人,被白雪覆盖的世界,京城的街道,红色的灯笼十分喜庆。世人只知,难得一心人,更难得的是一个对你用尽心思的人。从最初的相遇,一幕一幕在兰溶月脑海中掠过,原来,他们认识了那么久,原来,她的一颗心早就系在他身上了。

“孤今日宣布,废黜后宫三千,此生晏苍岚的皇后只会是兰溶月一人,兰溶月是孤独一无二的皇后,此生孤的妻唯有兰溶月一人。”晏苍岚的声音不大,却传入所有人的耳中,那些费心想将自己的女儿送进宫,借此笼络势力的人梦想瞬间被打破。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晏苍岚已经牵着兰溶月的手走进朝堂。

“岚,今日之后,我怕是真的成了祸国殃民的妖后了。”两人手牵着手向至高之位走去,兰溶月看出身侧的男人,以前他小心翼翼中带着霸道,如今温柔带着无尽的宠爱。

“月儿曾说,你注定是世人眼中的妖女,这一世月儿要做我的一世妖后,以后的生生世世,我只要月儿,月儿无论想要什么,我都替你取来。”关于巫族的传说如果是真的,人还会有下一辈子,他要的不是一世,而是生生世世。

他想要生生世世的霸占着她,爱着她,宠着她。

“夫君,我总觉得有朝一日,你会将我宠得无法无天,祸国殃民。”

温柔中夹杂是霸道,他的情入潮水般袭来,席卷着她的心,让她的心慢慢沉沦下去,为此,他乐此不疲。

“无法无天才好。”

兰溶月不明的看向晏苍岚,眼神中似乎在询问理由。

晏苍岚微微一笑,并不打算将他的私心说出来,宠的无法无天,她才会永远离不开他,永远都在他身边。

爱情是自私的,晏苍岚自私的想要霸占兰溶月的所有。

朝臣如朝堂,恭贺新帝登基,龙椅前,晏苍岚和兰溶月并肩而立。

晏苍岚有着霸气外露,君临天下之势。

兰溶月有着金凤腾飞,翱翔九天之气。

朝堂之上,大臣看着此举,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众人暗中推举知晓,长孙仲夏真要站出来的时候,晏苍岚一个凌厉的眼神看过去,长孙仲夏害怕的直接缩了回去。

“孤宣布,自今日孤登基为苍月国之帝,兰溶月为苍月国之后,与孤同时行使皇权,众人不得反对。”

一词一句,敲击着所有人的心,兰溶月虽早知道晏苍岚会这么做,可真正做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为之颤抖了一下。

“陛下,自古皇权不得外落,还请陛下三思而行。”宣平侯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他怎么也想不到像晏苍岚这种一代枭雄,注定会成为天下霸主,竟然会与人共同行使皇权。

晏苍岚给兰溶月无上尊宠,他不会多言,只是皇权外落,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陛下,臣等附议。”

一时间,朝野上下除了几人之外,全部都跪下附议,朝堂之上,陷入僵局。

“皇权外落,敢为众位达成,在你们心中,你们的母亲、妻儿都是外人吗?”晏苍岚本想开口,兰溶月微微一笑,淡淡的看着跪着的朝臣,心想,一群思想落后的老顽固,她对着皇权本不在乎,可是如今,她势在必得,她与他要比肩而立,携手战天下。

淡淡的语气敲击着所有人的心,一双冰瞳此刻没有了刚刚温柔的笑意,漆黑的双目宛若无底深渊,让人不敢窥视。

朝臣们正在思考反击之策时,兰溶月已经再次开口。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是水,帝王是舟,大臣则是船桨,有时间反对本宫,不如想象何为为国为民,看不起女人,别忘了,你们的母亲可都是女人,天下间若没有女人,拿来的你们,我无心皇权,可你们今日反对,这共同行使皇权的权力,我要定了。”

大殿的角落,白羽看着高位上的兰溶月,想着,若是她生在楼兰国,或许将是一代风华之君。

宣平侯咬紧牙,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自古后宫女子不得干政,帝王家事,臣等本无意过问,只是皇权涉及天下苍生,成反对。”

宣平侯本想揭兰溶月的短,可想起西北传回的信件,宣平侯犹豫了。

“侯爷当真是刚正不阿,好一个为天下苍生,好,好,很好。”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这一抹自信的笑容,晏苍岚爱极了。

宣平侯莫名其妙,他这是被夸奖了吗?可是在兰溶月心中他应该是一个二面倒的墙头草才是,为何会突然夸奖他。

一时间,朝野上下陷入沉默。

兰溶月看了一眼落在角落的白羽,似乎在提醒他,该送礼了。

“恭喜帝后大婚,臣奉上一份薄礼给皇后,请皇后笑纳。”

白羽突如其来出现,众人带着疑问的目光看向白羽,对于这个突然而来,自称为臣的男子,在场之人,从未见过。

“呈上来。”

长孙仲夏看着眼前的男子,实在想不出她究竟是说。

“敢问阁下是……”

“我是曼城城主,今日我奉上曼城两处金矿的地契给皇后,作为皇后的大婚之喜,各位大人,朝中国库大部分来自于曼城,如今大半个国库握在皇后手中,我看各位爷别如此迂腐了,谁说女子不得干政,别忘了楼兰国立国之君也是女帝。”因为曼城的特殊性,面对其他人,白羽自然不会称臣。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一顿饭局,白羽顺顺利利把自己卖得干干净净,一点都不带剩下的。信誓旦旦的外表之下,白羽有一颗发出浓浓悲鸣的心,再这么下去,他就只差把自己给买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卖上一个好价钱。

曼城向来神秘,这曼城城主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见过其真容的人朝堂之上却一个也没有。更为惊讶的是这曼城城主竟然心甘情愿的将两处金矿的地契作为贺礼送出,还指定是送给兰溶月。

大殿内,一时间众人觉得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