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盛世婚典:拜堂(25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露出各种情绪的众人,兰溶月嘴角染上了淡淡笑意,只怕再坐的人谁也没有想到白羽的出现会让一切陷入僵局,晏苍岚看着身边的小女人,想着在曼城的日子,心比蜜甜。

“西北蝗灾,百姓苦不堪言,诸位大臣为何无人自请前去西北,众位不是想知道本宫前几日离开京城去了哪里吗?五十万两黄金作为此次西北赈灾、军需款项,诸位大臣心中可还有疑问。”

晏苍岚之势,兰溶月的咄咄相逼,加上白羽的突然出现让宣平侯哑口无言,不知所措。

“你们只重皇权,知晓皇权不得外落,身为朝臣,自当为君分忧,西北蝗灾,诸位大臣似乎每日都在过着美酒佳人的生活,如今一个个倒是来反对我,天涯海阁遍布七国,每年赈灾的银两都是百万之数,我想知道诸位大臣,施粥让困苦之人果脯的又有几人。”

今日之局,服软是不可能了,既然晏苍岚给了她行使皇权的权力,她自然也得拿出一个皇权者的气度来,虽然对她来说,或许就是个麻烦而已,只是朝中那些腐朽的蛀虫也该是到了要剔除的时候了。

提及天涯海阁,宣平侯心中也微微颤动了一下,天涯海阁经营客栈,妓院,赌场,可是但凡哪里有灾难,都少不了天涯海阁的布施,身为臣子,这一点宣平侯也觉得自惭形秽。

宣平侯沉默不语,朝中大臣审时度势,无人在站出来。

“陛下,请三思。”长孙仲夏终于站出来,他没有想到晏苍岚今日登基为帝,竟会宣布与兰溶月共同行使皇权,此等事情,何等荒唐。

“三思?身为长孙家的当家就只会说出让孤三思这句话吗?莫非你与豫王相交,也是为了请豫王三思吗?”长孙家一脉是朝中老臣,晏苍岚给过长孙仲夏机会,没想到他竟如此迂腐。

“陛下,自历朝历代以来,从未有过此先例。”面对晏苍岚,长孙仲夏觉得自己底气不足。

“没有先例,孤就开了这个先例,此事孤意已决。”

今日大婚之日,一堆老顽固添堵,晏苍岚已经没了什么来信,若是在这样下去,他怕自己一怒之下,直接下令剁了这些昏庸的老东西。

大殿之上,有人正要开口,宣平侯暗中示意阻止。

帝王之怒,他们承受不起,晏苍岚真的怒了,还不知道府做出什么事情来,此事日后大可从长计议,今日晏苍岚登基为帝,又是大婚之日,没有必要在此时给帝王添堵。

身为臣子,他们给帝王添堵一时,帝王反过来会给他们这些臣子添堵一世。

“可还有人反对。”

“不反对,不反对。”白羽看着朝中的一堆老顽固,思想那是备受煎熬,若非是一入坑了爬不起来了,他才不来搅局,不过这一趟京城没白来,他要找的人果然在。

“臣等无异议”

不是不反对,是不敢再反对。

“拜礼。”

行拜礼之后,晏苍岚便正式登基为帝,登基之后,原本还有祭天,因与封后在同一日,故此祭天定在三天后。

“臣等拜见陛下,皇后。”

眼前的场景,兰溶月不由得想起了前世的电视剧,还好没有什么万岁万岁万万岁,不然她还真忍不住笑了出来。

“起。”

众之站起来,一个个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想着日后有可能会变天,一个个脸色十分难看,唯独未缪、白羽等人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宫中的消息很快传遍京城,放出的飞鸽传书如和平鸽一般四处飞散。

盛世婚典,至尊荣宠,多少年后,时间还流传着两人传奇的故事。

离开大殿,晏苍岚抱起兰溶月直接寝殿的方向走去,废黜后宫三千,晏苍岚直接将将寝殿安排在距离御书房最近的院落,院子,梅花盛开。晏苍岚轻轻放下兰溶月后,兰溶月才回过神来,再看看四周,发生只有他在身边。

“人呢?”

“溶月,今日是你我大婚,你我才是主角,我可不想有人前来打扰我们。”自从认识兰溶月之后,每一次相处对他来说都是一种考验,如今自然不会让人再来多事。

封后大典,罢朝三日,三日后的祭天,才是一切的开始。

前者兰溶月的手,两人一同走进屋内,殿内,一股暖暖的气息传来,晏苍岚拉着兰溶月的手走进殿内,主位上,云颢和晏紫曦正坐在上位,兰溶月惊讶的看了看身边的人,根据情报,两人不是你开了吗?

“月儿,我们拜堂了。”晏苍岚说话间,重新提兰溶月将盖头盖上,登基封后之后,他想给她的是一个温馨的拜堂,不需要哗众取宠,只需要一颗真心,两心相印。

瑞公公看着走过来的一对璧人,瞬间觉得自己老了。

晏苍岚拉着兰溶月的手,走到早已经准备好的蒲团边,两人之间没有红绸,自始至终,只有紧扣的双手。云颢看着自己的儿子,若当初他有那等魄力,也不至于让自己心爱的人受苦多年。

随着瑞公公的声音,才将云颢从思绪中拉回来。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帝王封后,顺应天意,大婚三日后祭祖即可,根本无需拜堂,如之前给容太夫人敬茶一般,他想给的最终都是让兰溶月幸福。

拜堂后,瑞公公已经准备好两杯茶水,兰溶月端起茶杯,开始敬茶。

“月儿,我将岚儿交给你了。”晏苍岚喝茶后,握住兰溶月的手,对于孩子,她有亏欠,见如今晏苍岚找到了直接的幸福,晏紫曦觉得十分欣慰。

“母亲放心,我与岚这一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兰溶月看向身侧的晏苍岚,刚好他的目光从未离开他。

“父亲,喝茶。”

兰溶月不想称呼云颢和晏紫曦为父皇和母妃,毕竟二人最想过的就是闲云野鹤的生活,远离皇宫,携手白头。

一杯儿媳茶,让云颢心中感慨万千,他想在亲情淡薄,如今心中隐约间竟觉得微微发酸,所有子嗣中,他重视的只有晏苍岚和宁儿,重视却也冷漠,如兰溶月一声父亲,似乎换新他深处的情感。

“好,溶月,晟儿,这是我们夫妻的一点心意。”云颢将一个锦盒递给兰溶月,继续道,“岚儿,好好保护好自己的身边的人。”

登基之初,云颢是一个合格的帝王,遇到晏紫曦之后,命运的齿轮就变了,还好,晏苍岚与他不同,他无心为帝。

晏苍岚的方式是以绝对的权势和能力给兰溶月一片自由的天空,而非让兰溶月在那片天空下躲躲藏藏的活着。晏苍岚敬茶后,云颢带着晏紫曦识趣的离开,整个院子只剩下兰溶月和晏苍岚两人。

“溶月,我终于娶到你了。”

晏苍岚揭开兰溶月的盖头,轻轻将兰溶月抱入怀中,这个天下,他最在乎的人只有她。

“夫君,我们是不是该回房了。”

兰溶月觉得自己的脖子都快掉了,迎亲,封后,拜堂,已经三四个时辰了,她的脖子都快废了,第一次发现,原来成亲这么累,还好没有一一接受朝拜,不然她非得累死。

“我听夫人的。”

听着某人语气中夹杂着淡淡的笑意,她怎么觉得这人想歪了呢?

晏苍岚一个公主抱抱起兰溶月,直接向新房的方向走去,穿过长廊,兰溶月看着几棵树干,对着晏苍岚眨了眨眼睛。

“梨花院落溶溶月,院中是我亲手种植的梨树,月儿可喜欢。”

“我很喜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