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洞房花烛(26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进新房后,晏苍岚轻轻将兰溶月放下,看着眼前的新房,兰溶月主动握住了晏苍岚的手屋内布置简约大气,屋内最醒目两幅画一个是她,另一个是他。在东陵时,她曾说过喜欢竹林中的味道,此刻屋内,散发着淡淡竹香。

“夫人。”晏苍岚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兰溶月,看着直接心爱的人儿,一袭凤冠霞帔,成为她的夫人,他心中竟希望时间能个就此停留。

他唤她一声夫人,情真意切。而他,从今天开始便是她夫君,与她携手白头之人。

“夫君。”

夫君二字,让晏苍岚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这张网撒得够大,只为网住她,诱饵便是一颗真心,一世宠爱,生生世世的情,永不变色的爱。一句夫君,他一生有她足以。

谁都帝王生活不如百姓家,他就做到了。

她不喜规矩,他便说,她就是规矩。

她曾说喜欢竹香的味道,他就请自制作熏香。

听闻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先抓住一个人的胃,他为她洗手作羹汤。

如今,她盛装而嫁,他倾天下迎娶。

新房内的布置,全都是按照她的喜好二来,晏苍岚自己都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喜好便是他的。兰溶月善于隐藏自己的喜好,这些天她自己未必会注意,而他一清二楚。

举杯,双手相交,一世缠绵,她的世界有他,他的世界有他,如一条隐形的红线将两人紧紧缠绕在一起,此时不离不弃,至死不渝。

交杯酒后,晏苍岚低头,正打算吻上兰溶月的红唇却被兰溶月用手挡住了。

“夫君,凤冠,好重。”兰溶月一只手抱住晏苍岚的腰间,她表示她真的支撑不住了。

走到梳妆台前,晏苍岚亲自为兰溶月拿下凤冠,放下后,心疼的提兰溶月揉了揉肩,他将一切都布置好了,唯独没有想到凤冠原来这么重,晏苍岚低头,在兰溶月耳边轻声道,“我为夫人梳洗。”

“别闹,我自己来。”兰溶月刚刚起身,眼泪低头吻上了兰溶月的红唇。

一吻情深似海,一吻天长地久。

洞房花烛夜,他已经等不及了。

口中还带着淡淡酒香,意乱情迷,兰溶月双手勾住晏苍岚的脖子,整个人都靠在晏苍岚的怀中,看着怀中的人儿,晏苍岚一件一件褪去凤冠霞衣,第一次觉得脱衣服是一件很麻烦的时候,尤其是十二件。

新房内,春红帐暖,情迷绵绵。

京城内,红烛燃起,灯火形成一道喜庆的的天河。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兰溶月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晏苍岚拥入怀中,身子早已经被清洗过来,看着兰溶月醒来。晏苍岚咽了咽口水,对她,他怎么都要不够。

晏苍岚将手放在兰溶月脑后,轻轻摸了摸兰溶月的耳坠。

“别闹,我好累。”

她醒了,是被饿醒的,可是她一点也没想到,看着某人神定气闲,兰溶月心中大呼,为啥出力的他,快累死的人却是她。这不科学。

兰溶月正想躲进被窝中,肚子咕咕的叫声出卖了。

“丢死人了。”兰溶月将头埋在晏苍岚怀中,手刚好碰到晏苍岚腹部,兰溶月脸颊更红了,前世今生,两世为人,第一次享受鱼水之欢,她竟然被累昏睡过去了,醒来时,肚子咕咕叫,没有比这更丢人的事情了。

“夫人饿了,是为夫的错,为夫这就喂饱夫人。”

晏苍岚揽住兰溶月的腰间,猛然进入被窝中,吻上了兰溶月的唇,许久后,晏苍岚不舍的松开了兰溶月,新婚之夜,他可不能让她厌恶了鱼水之欢,暂时先放过她,他可不舍得她饿着。

“小妖精,给我等着。”

晏苍岚将兰溶月从被窝中抱了出来,打算亲自给兰溶月穿衣服。

“我自己来。”

“夫人不是说累了吗?莫非是骗我的。”

看着晏苍岚一副饿狼扑羊的模样,兰溶月可经不起再一次折腾,于是立即乖乖服软,“我累了,有劳夫君了。”

晏苍岚心中无奈,小妖精,不知道她这么盯着他看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吗?

“为夫这就为夫人效劳。”

劳累了一天,兰溶月至于可以一饱口福了。

“夫君的手艺越来愈好了。”

新婚之夜,吃着夫君做的饭菜,没有比这跟幸福的事情了。

“夫人夸奖,是为夫的荣幸,等用过膳,为夫带夫人去看烟火。”晏苍岚看着对面的小女人,终于是他的了。

“这个时候?”兰溶月看了看刻漏,子时过半,按照时辰换算,差不多十二点了。

“帝后大婚,普天同庆。”

用膳后,晏苍岚和兰溶月直接来到院中的角楼,刚上三楼,烟火照亮了整个京城,京城内,烛火通明,一片喜庆的红色。远处可见,京城中来来往往的人十分热闹。

“夫人可喜欢。”

“夫君……”

兰溶月主动的吻上了晏苍岚的唇,初尝雨露,晏苍岚怎经得起兰溶月的主动,直接抱起兰溶月飞身进入新房,一夜春光,次日天色大亮,兰溶月依旧不曾醒来。

晏苍岚想起兰溶月昨夜迷迷糊糊的话,‘以后再也不勾引饿狼了。’晏苍岚嘴角就泛起笑容。

经过一夜的时间,九儿、灵宓、红袖、零露四人终于走进了揽月宫,进来后,四人对晏苍岚布置还算满意。

晏苍岚亲吻了一下兰溶月的额头,又为兰溶月盖好被子,才不舍的离开房间。

“别吵醒月儿,月儿醒了之后派人通知我。”

豫王虎视眈眈,如今京城又来了一个大麻烦,敢觊觎他的皇后,就别怪他不客气。

晏苍岚温柔的神情下,谁也没有闻到危险的气息。

“是。”

晏苍岚回头看了屋内人儿一眼,才不舍的向书房的方向走去。

苍月国内,因晏苍岚突然决定让兰溶月可行使皇权一事议论纷纷,百姓大多对此并不在意,毕竟天下人受到天涯海阁恩惠的人可不少。

此事一宣布,容家卷入其中,容潋下令,闭门谢客,心中却不知如何处理此事。

作为当事人的兰溶月正在睡梦中,另一个人当事人晏苍岚此刻正在书房中,对此事毫不在意,一切已成定居,无可更改。

与此同时,楼兰国驿馆内。

楼陵城好不容易赶来京城,却偏偏路上出现意外,错过了兰溶月与晏苍岚的大婚,至尊荣宠却不是他的给予。

“陛下,京城局势错综复杂,陛下不该来的。”兰鈭没有想到楼陵城竟会为了兰溶月来到京城,以晏苍岚的脾气,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楼陵城,价值楼兰国内局势尚未稳定,若是有个万一,后果难料。

“不该来,皇叔,你该庆幸我还叫你一声皇叔,当日离开楼兰国,皇叔可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楼陵城眼中多了一丝阴霾,一路上的意外,怎么看都不是巧合,大婚次日让他抵达京城,此事是晏苍岚故意为之,这口气楼陵城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陛下,皇兄布局多年,陛下不可因一时意气而断送了多年的苦心谋划,还请陛下凡事三思而行。”兰鈭没有想到,楼陵城对兰溶月竟动了真心,想起和晏苍岚的协议,兰鈭心中此刻无比懊悔。

兰鈭明白过来,从一开始晏苍岚就没有打算杀楼陵城,他的目的就是要一点一点的为难楼陵城,将楼陵城逼疯。

故意让楼陵城来京城,却偏偏错过了一晚的时间,天下间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多年的布局才夺得江山,兰鈭不想功亏一篑,可眼下楼陵城正在气头上,劝解不会有任何效果。

兰鈭心中犯难。

------题外话------

盛宠之嫡女医妃——天泠(文)

执掌乾坤,君临天下,比不上有你在怀,娇宠一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