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夫君最好了(27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58兰溶月醒来,已是午后,全身酸痛,兰溶月翻了个身,无奈一点都不想动。

“小姐,你醒了,不,应该叫娘娘了。”

兰溶月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看着自己身上又重新换过的衣服,心中嘟囔着:还真是饿狼,她明明也是狼,可在这件事上却变成了一只小绵羊,烟火没看,倒是被某人折腾了一晚上。

某人早上神清气爽的走了,她就只差点给累瘫了。

“夫君呢?”

语落,兰溶月自己都吓一跳,明明昨日才称呼他为夫君,今日随口问却没有半点不适。

他说,他中了她的毒。

原来,她也中了他的毒。

“陛下刚刚回来,现在在小厨房。”九儿提兰溶月更衣,看着兰溶月颈部的吻痕,九儿微微低头,从柜子中重新给兰溶月拿了一件领子稍微高些的外衣。

兰溶月洗漱后,走进小厨房,只见晏苍岚正忙碌着,一举一动似乎都是一张画卷,兰溶月轻轻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晏苍岚。

“夫君,我脚软。”

兰溶月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晏苍岚身上,没办法,一夜欢情,她两次都是被饿醒的,兰溶月发现自己这是变成吃货的节奏吗?

九儿见状,悄悄退了出去。

兰溶月喜静,如今即便是到了宫中,偌大的宫殿,依旧只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宫婢,院中白雪没有走过的痕迹,每一处的布置都是匠心独运,可见其用心。

“看来夫人对为夫十分满意。”晏苍岚直接将某个小女人拉入怀中,从身后抱住他,对他来说就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夫君,我们今早是不是忘记敬茶了。”昨夜兰溶月还记得尽早要给云颢和晏紫曦敬茶,可天不从人愿,醒来的时候已经到午时了,和早上似乎沾不上边了。

“如今京城,他们不宜多留,昨夜就走了,不过母亲临走前留给你一幅画。”晏苍岚做好最后一个菜,抱起兰溶月直接向房内走进去,九儿和零露立即将饭菜端了进来。

兰溶月想了一下,不明白为何晏紫曦要给她一幅画。

“什么画。”

晏苍岚放下兰溶月后指着墙上的画道,“我挂在哪里,也好时时警惕。”

兰溶月看着墙上挂着的百子图,娇羞的瞪了晏苍岚一眼,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这就将百子图送过来了。

“夫人这是害羞了。”

晏苍岚端起九儿盛好的汤,尝了尝温度,随后用勺子喂入兰溶月口中。

“没有。”兰溶月低着头,这人一定要戳穿她吗?想起昨夜缠绵,兰溶月平息呼吸,抬头看向晏苍岚,“夫君身材不错。”

被调戏,她就调戏回来。

晏苍岚微微一笑,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道,“夫人喜欢就好。”

兰溶月发现她竟然词穷,以前,晏苍岚很克制,成亲之后,兰溶月发现他就是一条大尾巴狼。

“咳…咳…。”兰溶月清了清嗓子,定了定神道,“我非常满意。”

一碗汤喂完,晏苍岚拿起手帕,提兰溶月擦了擦嘴角,小声在兰溶月耳边道,“既然夫人满意,不如用膳后我们继续完成母亲留下来的任务。”

“夫君,国事为重。”她可不想一天被饿醒三次,最重要的某只饿狼看得她头皮发麻,他虽然给她擦过药,可是若再这么下去,兰溶月怀疑她都没办法下床了,三日后的祭天,她可不想丢人。

“国事不及夫人半分。”

兰溶月看着如饿狼的某人,看来以后不能调戏他,否则她一定是占下风的一方,“昏君。”

“夫人说的是。”

晏苍岚的无上配合直接让兰溶月词穷了。

“我自己吃。”兰溶月拿起碗筷,不知不觉中她似乎被他喂食了不少,她竟没有半点觉得不习惯,太不可思议了。

“尝尝这个酸笋,你喜欢的。”

晏苍岚夹了一点酸笋放入兰溶月碗里,还不忘再给兰溶月盛上半碗鸡汤。

有夫如此,妻者何求。

午饭后,晏苍岚让兰溶月休息一会儿,自己则去了小书房。

小书房与御书房相隔不远,但距离揽月殿只有一墙之隔,若非眼下京城的局势,这三日晏苍岚一定会寸步不离和兰溶月在一起。

书房内,未缪等的饥肠辘辘,看出晏苍岚意气风华的模样,他想回家在他家司清面前求安慰了。

“楼陵城那边有什么动静。”晏苍岚的声音直接让未缪从美梦中醒来,面对现实。

“楼陵城暂时还没有什么动静,刚刚传来消息,兰鈭去见了豫王,看来是打算后日祭天的时候动手。”

自夺帝之后,晏苍岚的双手就不曾再粘上血腥,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宫中的血腥味尽散,晏苍岚不动,只是他在迎娶兰溶月时,不希望自己手上沾满血腥,未缪看着晏苍岚的神情,却已明白晏苍岚的打算。

一网打尽,斩草除根。

“白羽眼下还在京城,你去结交一下,此人为人太过于随行,不过能力极强,对眼下的西北来说,他是最好的掌权者。”

“陛下,西北不是已经交给杨怀了吗?过去一个月,杨怀也算是逐见成效,此事换掉杨怀,可否不妥。”朝野上下如今对晏苍岚放权给兰溶月一事风波四起,若是在重用白羽,只怕会让朝野上下在尽力一次动荡。

“杨怀还需历练,若楼兰国开展,以杨怀的人脉,无法与楼兰国安插多年的‘针’抗衡,白家在西北多年,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都是不二人选,未缪,你记住,用人是唯才是用,而非为亲是用,杨怀的确有才,可他不善暗斗。”

未缪点了点头,从这些天西北传回来的情报,杨怀的背后似乎有人帮忙,如此看来,应该是白羽无疑,莫非是皇后。未缪心中倒是有些好奇兰溶月与白羽的交情了,毕竟晏苍岚没吃醋也算是奇事一桩。

“陛下说的是,钟家的确与长孙仲夏交情匪浅,此次钟家哪里,可要一起动。”

因为钟灵秀的缘故,晏苍岚让未缪留意钟家的动静,若是以谋反之名,钟家便可以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你让人注意着就行,此事夫人会处理。”区区一个钟家,正好留给他家夫人立威。

“是。”

与此同时,揽月殿内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

“什么事这么吵。”兰溶月靠在软榻上休息,被轻微嘈杂的声音吵醒,带着几分不悦道。、

“娘娘,先帝的几个妃嫔,非要来给娘娘请安。”零露湿润的手帕递给兰溶月,小声回禀道。

“先帝妃嫔来请安,我看是为了给我下马威吗?零露,你去通知各宫,将人都给我请过来。”兰溶月伸了伸懒腰,这宫中若是不清理干净,她就别想有悠闲的日子过了,早知道那些没有子嗣的就应该全部陪葬。

“是。”

零露离去后,九儿端水给兰溶月漱口,“娘娘是打算清理后宫吗?”

“嗯,早些清理的好,明年初春,只怕这天下就会乱了,后宫还是早些清理的好,免得日后出什么意外,九儿,我之前吩咐零露查钟灵秀,可有消息。”

“钟灵秀的背景似乎并不复杂,她小时候就拜师习武,娘娘可是打算连钟家一并动了。”钟灵秀三翻四次的算计,九儿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钟灵秀可还在容家。”

“还在。”

“那就暂且不动。”

林巧曦喜欢钟灵秀,很想让钟灵秀做她的儿媳,钟灵秀的心机深沉,也是时候给趁机给林巧曦一个教训了,况且此事她想让容昀做主,当然前提是在固定的时间之内。

“还有一事,刚刚得到消息,楼陵城来京城了。”

“他?”兰溶月十分意外,“看来他这一路行踪藏的够隐秘的,对了,白羽可还在京城。”

“在烟雨阁住下了。”

“住下来?”

这人还真是自来熟,居然还真住下了。

“嗯,对了,这是无忧送给小姐的新婚贺礼,一直忙着来不及交给小姐。”九儿突然想起,将一个盒子搬了出来。

“不用看,以琴无忧这货的性子,估计是一箱子银票,你去拿给夫君,直接入国库。”她可不想看到一箱子银票没事晃眼,琴无忧最喜欢的是银票,其次是金子,她好歹也是主子,属下送的新婚贺礼这么俗,她都不好意思看了。

哎,教导无方。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

《宠妃在上爷在下》文/枯藤新枝

他高高在上,百般捉弄。

她跳脱懒漫,万般拒绝。一句话简介,伪二货真狡诈(女)和真腹黑伪萌坏(男)互相死作抵死缠绵的故事。权谋,宅斗,剑指山河,应有尽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