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浓情蜜意(2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61

玖熹院内,容太夫人听到侍卫禀报后,微微一笑,心想,昀儿是聪慧,只是在情感方面太过于迟钝了些,总是有些后知后觉。

容昀来到玖熹院后,发现容太夫人一直盯着他看,看得他有一种想要逃的感觉。

“奶奶,我脸上有东西吗?”

容昀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容太夫人看过来的目光让他非常不自在。

“都下去吧。”容太夫人对无奈丫鬟吩咐道。

丫鬟们离开后,容太夫人带着容昀走进里间,屋内挂着一张让容昀既熟悉又陌生的画。熟悉的是笔记,陌生的是这幅画看上去年代已久,但他却从来没见过。

“昀儿,在你心中可否觉得亏欠你母亲。”容太夫人目光盯着这幅画,眼底带着淡淡歉意,她这一身无论是作为容家主母,还是作为征战沙场的一方女将军,她都不觉得欠了任何人,要说亏欠,唯独亏欠了绘制这幅画的主人,也就是季无名。

“我十三岁离家,对母亲,我心中有愧。”容昀直言道,看着这幅画,总觉得画中有一个故事,一个撼动人心的故事。

容太夫人看向容昀的模样,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昀儿,坐下,给你讲讲我这一生最大的憾事吧。”

容昀坐下后,容太夫人将季无名的事情告诉了容昀,一点都没有隐瞒。以前,兰溶月对此事知道的一清二楚,如今容昀也知道了。

“祖母可曾怨过父亲。”容昀微微低头,他没想到季无名和容潋竟然是同母异父的兄弟,而二人的父亲又是双胞胎兄弟,他一直对兰溶月的身份心怀疑虑,如今总算是得到答案了。

只是他没想到,当年季无名离开容家,竟是为了这个家主之位好让容潋光明正大的继承。

“兄弟之间没有隔夜仇,你父亲和无名或许曾经有过争吵,不过无名选择离开,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即便是离开了,依旧还是兄弟,而我依旧是无名的母亲,如今你明白了为何这些年来容家统领的军队一直不和东陵开战了。”

容昀没想到竟还有这一层关系。

“祖母是怕骨肉相残吗?还是……”

“这只是一方面,而更重要的是另一方面,无名能以一己之力稳定东陵,他的才智不逊色于容家的任何人,当年先帝没有一统天下的决心,既如此又何何苦处于两难的境地呢?但更重要的是我想告诉你,亲人之间,不想见不代表不孝,比起那些满腹算计的欢心,还不如有距离的互相思念,无名离开后,从未再回过京城,看到这幅画,就说明他心中回来过,作为一个母亲,这对于我来说,足够了。”

容太夫人告诉容昀过往,只是借此告诉容昀,孝心孝心,有心就足够了。

“多谢祖母指点,孙儿明白了。”

一直以来,他只想让林巧曦开心,以为有笑容就是开心,如今看来,他错了,他那不是孝,而是愚。

“去吧,我有些累了。”容太夫人看了一眼季无名画的画,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心中有多苦只有她自己知道,想着眼前对兰溶月的爱护,容太夫人嘴角露出了淡淡笑容。

要说亏欠,她亏欠最多的便是季无名,容家百年之后的事情她管不了,如今兰溶月嫁入皇宫,鬼为你皇后,有一个一辈子只爱她一人的帝王照顾她,容太夫人放心了。

她一生有过遗憾,有过挣扎,却也十分圆满。

“太夫人…太夫人…”美景走进来,见容太夫人倚坐在椅子上,神情担忧的唤道。

“别吵,还没死,人老了,身体大不如前,扶我进去休息一会儿,丫头嫁了,我还想多活几年,看着曾孙出生。”容家的事,她不想再管,鞭长莫及,这些年她管得太多,有些事是该让后人承担了。

“太夫人,你吓死美景了。”美景拍了拍胸口,扶着容太夫人去休息。

服侍容太夫人躺下后,美景微微摇头,要说容家最不让太夫人操心的就是月小姐了,美景心中希望三朝回门当日要祭天回不来了,过后希望兰溶月回来看看,林巧曦做的再不是,太夫人终究是无辜的。

钟灵秀得知母亲生病,目光中夹杂着一丝泪花看着容昀,她明明知道是假的,明明知道是容昀在借故赶她走,可是这个借口,她不得不走。

“去备上两株百年人参让灵秀带回去。”钟灵秀得知林巧曦母亲病重,立即对身后丫鬟吩咐道。

百年人参极少,即便是容家也就两株,还是兰溶月让人放入库房的,林巧曦不执掌府库,此事并不清楚。

“多谢姑母。”钟灵秀握着林巧曦的手,神情既有不舍又有感激。

“灵秀,回去好好照顾你母亲,等你母亲好些了,有时间再来陪陪姑母。”

容昀闻言,有种被石头砸蒙了的感觉,他本来就是故意要送走钟灵秀,如今倒好,若是钟家出事,钟灵秀一定会上门求助。

“姑母放心,等母亲康建之后,我一有时间就来陪姑母。”钟灵秀心中泛起一丝得逞,那日为兰溶月添妆,她害怕林巧曦会看上其他名门闺秀,如今算是彻底放心了,当日未此事她可没少费心。

“好,我让人送你回去。”

“多谢姑母。”

……

容昀看着钟灵秀和自己母亲两人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下意识的蹙了蹙眉。

钟灵秀一直在注意容昀的一举一动,自然看清了容昀眼底不喜,她不能离开太久,万一容昀心意的那个女人住进容家,她这么多天的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

钟灵秀离开后,林巧曦让容昀陪她散步,对于自己儿子,林巧曦还是了解的,容昀向来是喜怒无形于色,刚刚的蹙眉,明显是故意让钟灵秀和她看到的,只是想起容昀看着一个青楼出生的女子,林巧曦就喜欢不起来。

“昀儿,你是不是恨讨厌灵秀。”

“心机太深,喜欢不起来。”

说着,容昀想起了颜卿的模样,光明正大的算计,也算是心机深沉,可是颜卿从不虚情假意,虚与委蛇,世间女子是多,可是能要找一个能遵从自己本心的女子太不容易了。

看着容昀出神的模样,林巧曦知道容昀想着另外一个女人,想到那个青楼出生的女子,林巧曦眼底划过一抹冷意。

“昀儿,世家子女,你娶谁都可以,即便是世家庶出之女,母亲也不会反对,唯独叫颜卿的女人不行。”

林巧曦说出颜卿的名字,着实惊讶到了容昀,他不知道林巧曦是如何知道的,但却明白林巧曦一定会找颜卿的麻烦。

“母亲,我为避开朝野纷争,离家多年,是我不孝,我一直以为,让母亲开怀便是孝,可是唯独在我成亲一事上我无法尊重母亲意见,此生,我非卿不娶。”

非卿不娶四个字一语双关,林巧曦闻言,直接甩开了容昀扶着她的手,眼底划过一抹痛心。

“昀儿,即便是你娶一个普通百姓家的女儿我也不反对,若你要娶一个青楼女子,除非我死。”

林巧曦的坚决让容昀不知所措,他第一次如此坚持,一会他也会一直坚持下去。

“母亲,为何就是她不可以。”

容昀不明,为何林巧曦从未见过颜卿就如此厌恶颜卿,可是看着林巧曦被气得发白的脸,容昀咬紧牙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昀儿,我是为你好,咳咳……。”林巧曦意味深长的说道,说完,咳嗽声连连,用手帕捂住嘴,林巧曦整个人飘飘欲坠。

对于这个小儿子,最有孝心,也是她最为疼爱的,很多人事情她都可以答应他,唯独这一件事她绝对不会答应。

谁都可以,唯独颜卿不行。

“母亲。”容昀立即扶住林巧曦,心想,是他过激了,让此事越来越糟。颜卿心中无他,若是让颜卿知道,只怕会让原本不算友好的关系化成泡沫。

“昀儿,我没事,扶我回去休息。”

林巧曦看着容昀,有些话,她没法说,可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决不让颜卿和九儿进容家的大门。

林巧曦不知,九儿是绝不会踏进世家之门,而颜卿对世家也无好感。

宫内宫外,谣言四起,作为流言蜚语的主人翁却在享受,冬日焰火,浓情蜜意,为夫君下厨房,过着甜蜜的二人世界,唯独差一次蜜月旅行。

兰溶月脸颊处泛起微微红晕,如同普通新婚小妻子一般等候丈夫归来。晏苍岚看着正在布菜的小女人,心中尽是甜蜜。今日处理政务,他好几次都走神了,御书房留给她一个书桌果然是正确的,他一刻也不想分开。

“回来了,晚饭刚好。”

“我看看。”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微微蹙眉,“好冰,以后做饭若我不在就让九儿做。”

晏苍岚不顾兰溶月双手宛若寒冰,直接将兰溶月的手放在衣服内。

“不要,以后我做饭了,夫君给我暖暖可好。”靠在晏苍岚胸前,兰溶月眼睛微微发酸,他明知道她天生体寒,加上又是巫族灵女,即便是夏日也暖不了,可是他对她还是呵护备至,成亲两日,她的手似乎一直都是他给她暖着的。

“以后不做饭,为夫也给你暖。”

晏苍岚的意思很明确,媳妇儿是宠的,最好宠得无法无天,做饭这种事还是他这个爷们来做。

“夫君……”

“此事没商量。”不等兰溶月说完,晏苍岚果断否决。

听着二人甜蜜的对话,九儿和零露放下碗筷之后迅速遁走,杀伤力太厉害,还是远离为上。

“我听夫君的,有人宠着的感觉真好。”兰溶月嘴角泛起甜蜜的笑容,婚前,两人的相爱,相吸,可顾虑着男女主防,婚后,所有的障碍都没有了,只要在这揽月殿内,两人就是普通的小夫妻。

“乖乖的让为夫宠爱你一辈子,不,是生生世世。”

晏苍岚看着怀中的人儿,若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三天该多好。

可即使时间不停留又何妨,他与她会携手慢慢变老,只要有彼此,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若有下辈子,我们一定要找到对方。”

重来一次的人生太过于珍贵,她不敢奢望,可是为他,她多想再奢望一次,不,是奢望生生世世。

“若有下辈子,我依旧会被月儿早出生十年,那十年的时间,我会先找到月儿,等着月儿出生,从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宠着月儿。”晏苍岚感觉兰溶月受暖了一些,一只手搂着兰溶月,一只手装了一碗汤。

“我听夫君的。”

此刻,她只想做个乖乖听话的小女人。

晏苍岚将兰溶月的手从怀中拿出手,十指纤纤,放入怀中,于他而言是赤裸裸的诱惑。

“夫人请用膳。”

声音中淡淡的沙哑,兰溶月闻到了欲望的味道。

开荤的狼可怕,开荤的色狼更可怕。

她能说,明日忙着呢?今夜暂且休战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