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立威还不忘秀恩爱(3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62三日时间未到,兰溶月召见后宫所有嫔妃。

新官上任三把火,更何况是皇后。

兰溶月依旧一袭红衣,懒懒的依靠在椅子上,落在先帝嫔妃们的眼中,未免太过于不敬,可在场所有人敢怒不敢言。

论地位,兰溶月是皇后,是晏苍岚心尖尖上的女人,能行使皇权,放眼天下,兰溶月是最尊贵的女人;她们虽然是先帝嫔妃,说好听的就是嫔妃,说难听的就是妾室,没名没分没子嗣。论背景,兰溶月是容家的小公主;论容貌,倾城国色,魅惑浑然天成,没有可比性。

兰溶月懒懒的靠着,眼皮都有些睁不开,没有人知道兰溶月心底的委屈,某个色狼今早神清气爽的去御书房,而她用作早膳之后就想找个箱子把自己锁起来好好睡上一觉,人累的时候脾气自然不太好。

“臣妾参见皇后。”

“免礼。”兰溶月的声音很轻,似乎还透着淡淡倦意。

九儿将准备好的手暖放在兰溶月手上,心想,陛下也太不值得节制了。九儿不知道,色狼这种生物是不知道节制为何物的。

“诸位都是先帝嫔妃,离宫还是入皇家宗庙,想好了吗?”兰溶月淡淡的看着所有人,目光最终停留在钟璃身上,钟璃今日穿了一身鹅黄色的宫装,淡淡的妆容竟有几分清水出芙蓉的味道。

“臣妾愿意离宫,多谢皇后娘娘成全。”一个一身素雅,不施粉黛,长发仅有檀木发簪盘起的女子走出来请求道。

女子看着兰溶月,她在赌,赌一个自由,入宫非她所愿,却也不是她能够选择的。

“准了,去内务府领取一张地契,五千两白银,你是先帝嫔妃,自离宫之日起,你便只是一个普通百姓,日后如何,皆与这座宫殿无关,你可想好。”她还是说清楚的好,免得日后出事,又和她扯上关系。

“我想好了。”这座宫殿于她而言是枷锁,如今能离开,是莫大的幸运,她之前以为兰溶月是试探,如今看来,这位外面传闻狠毒的少女,不乏真性情。

“去吧。”兰溶月在心中默默说了一句,好好活下去。

能选择的命运若非是幸运的,那么一定是强大的,天下间强大的女子又有几人;有机会,能抓住机会的也算是一种幸运。

“拜别皇后娘娘,多谢皇后娘娘成全。”

观女子的动作,倒也随意,不过兰溶月还是微微留意了一下,毕竟,深宫中可没有真正的白莲,有的只是白莲花。

女子行礼后,决然离去。

“还有吗?”

有人领头后,陆陆续续有将近一半的人选择离开。

凡是有几分头脑,且清醒的人都知道,作为先帝嫔妃,如此是最佳选择。

离开,虽无法回归家族,有宅有银,能一世安稳。

若留下,她们是先帝嫔妃,不是一座冷宫就是剪去三千烦恼丝,常伴青灯古佛。

“既然你们留下了,是想留在宫中还是常伴青灯古佛。”兰溶月看着留下的人,一个个穿着还算是素雅,可是那精致的妆容,完全没有半点伤心的意味。

“启禀娘娘,臣妾想留在宫中。”一个闪烁天水碧长纱裙的女子站出来,看着女子,兰溶月都觉得有些冷,大冬日的穿那么少不知道打算给谁看的,最重要的是有一颗长得不怎么样还不聪明的脑子,她都怀疑这些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启禀娘娘,臣妾也是。”

……

有一人带头,其余的众人连连附和。

“钟太嫔也想留在宫中吗?”兰溶月看向钟璃,看来这些留下来的嫔妃都是以钟璃为首,她倒是真没少费工夫,如今看来,当初洛盈留着她,一方面是因为她没有子嗣没有威胁,另一方面是因为钟璃的父亲与长孙仲春全是有几分交情,不过这么蠢,即便是留下对洛盈也没有威胁。

“启禀娘娘,臣妾想离宫,请娘娘给臣妾三年时间,臣妾想留在宫中怀念和先帝相处的时光,为先帝守孝。”钟璃心中打鼓,上一次她赌赢了,这一次外面谣言四起,兰溶月定是不敢为难她,若不然虐待先帝嫔妃的罪名兰溶月是背定了。

“为先帝守孝?”兰溶月轻轻挑眉,嘴角含笑,“我只听说嫔妃陪葬,从未听过守孝一说,钟太嫔,你可知罪。”

淡淡语气中夹杂着丝丝寒意,精致的容颜,三分含笑,妖异灼眼,让人望而生畏,对上那一双冰瞳,让人忍不住想逃。

“娘娘慈悲,臣妾一番真心。”钟璃心中发慌,咬紧牙道。

心中不停的安慰自己,容家与钟家是表亲,即便是这层关系,兰溶月也不服撕破脸。

钟璃此刻还不知道,她的消息之所以能传出去,是兰溶月默认的。

京城消息走漏的如此快,是兰溶月故意散播的,否则单凭钟家的人岂会短短几个时辰就会让消息在京城内人尽皆知。

“慈悲?本宫可不是菩萨,没有那慈悲的心肠。”菩萨,吃斋念佛,她可没有这份心,她虽不喜欢肉食,却也不能只吃素。庙堂之上十年,她什么都学会了,唯独没学会这慈悲的心肠。

“娘娘赎罪,臣妾只是思念先帝,若是娘娘不愿,臣妾在自己宫中,常伴青灯,悼念先帝。”钟璃心中打鼓,难道兰溶月当真不在乎自己声誉吗?当真敢自毁声誉,要知道一段烙上狠毒的骂名,这一辈子多久洗不清了,她不信兰溶月想不太明白。

“钟太嫔,你口口声声说为陛下守孝,本宫倒要问问你,你这一生华服,精致的妆容是装扮给谁看的。”兰溶月讽刺一下,云颢后宫鹏飞诸多,可这付出真心的除了晏紫曦之外,还真一个都没有。

嫔妃之中,有的为荣华富贵,有的为父母之命,家族利益,不得不从,唯独没有真心。

“先帝曾说,臣妾着一身鹅黄长裙,犹如秋日菊花,风姿绰约,满园含香,臣妾……”眼角花落的泪,微微哽咽的声音,一举一动惹人怜爱。

只可惜拼演技,找错了人。

装可怜,找错了对象。

兰溶月不是男子,可没有那怜香惜玉之心。

即便是男子,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当真让人厌弃。

“是吗?看来钟太嫔很后悔没有去陪先帝。”兰溶月的意思很简单,既然那么不舍、思念,怎不见去殉葬。

直接有犀利的言语,钟璃脸上直接挂不住了。

她没想到兰溶月竟毫不留情,此刻,钟璃心中怯怯的,莫非,兰溶月想用她来立威,宫中无嫔妃,晏苍岚又发誓只娶一人,如今用先帝嫔妃立威是最好的选择,只是,为何选择她。

“请皇后娘娘赐死。”钟璃跪下,声音颤抖的说道。

“赐死,钟太嫔倒是有趣,你说思念先帝,又要我赐死你,你这放手一搏的勇气倒是胜过你钟家儿郎,只可惜你是个女儿身,只是即便是我要赐死你,也不是让你去陪先帝,你这肮脏的身子,本宫怕你污了先帝的眼。”一口雪莲茶,口中含香,兰溶月享受的坐好了些,靠了半个时辰,身体终于缓过来了,那个臭男人,总有一天,她要讨回来,今日回宫之后先练练瑜伽,身体好久没有舒缓了。

兰溶月不知道,这讨回来是不可能了,毕竟人怎么可能和狼(色狼)比。

一言,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殿外,晏苍岚听闻兰溶月在殿上呆了半个时辰,想起昨夜兰溶月太劳累,处理好朝务之后匆匆赶来,没想到听到了一出红杏出墙的好戏,想着云颢带绿帽子的样子,作为儿子的晏苍岚十分不孝的笑了,心中似乎好挺高兴的。

晏苍岚本不想进去,看着兰溶月靠在椅子上的模样,心想,那椅子是木头,磕得慌。

大步走进殿内,扶起兰溶月,直接将兰溶月整个人拥入怀中,还不忘给兰溶月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

看着身侧的男人,兰溶月心中满是无奈,这人是来给她撑场子还是当抱枕的。

“月儿,喝茶。”晏苍岚端起身侧的茶杯,轻轻放在兰溶月嘴边,兰溶月象征性的小抿一口,晏苍岚见状,心想,莫非是茶凉了,于是一口干了,直接示意九儿再泡一杯。

众人看着晏苍岚的模样,一个如仙亦如神,霸气外露的男子,竟会疼爱一个女人至此,之前听到的是传言,如今,亲眼所见,众人心中十分诧异。

“你怎么来了。”

“这样坐车不舒服,改日让内务府重新做个舒服点的椅子。”

晏苍岚的意思很简单,我来当靠垫,还自带暖气的功能。

兰溶月心中总结,这人太闲了,她的威信呢?

“钟太嫔,陛下俊吗?”自从晏苍岚走进来的那一刻开始,钟璃的目光就不曾离开过,其余的人尚且还知道回避,钟璃那赤裸裸的目光让人十分不舒服。

她吃醋了,为啥他心中甜如蜜呢?

“小妖精,吃醋了,你放心,我心中只有你一人。”晏苍岚在兰溶月耳边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

不远处的九儿和红袖表示,她们的内力不错,即便是声音不大,可是她们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妖孽。”

兰溶月看了某只妖孽一眼,心想,这妖孽就是来砸场子的。

“夫人办正事,等会回去,为夫还要办正事。”

“朝务没处理完吗?要不你先去忙。”兰溶月心想,饱暖思淫欲,这不思进取可不行。

“夫人,这正事的和夫人一起才行,毕竟为夫一个人可没办法让苍月国未来的小公主出生。”

某人盯着一张绝世风华的俊美脸庞,霸气外露,光明正大的说出造人。

兰溶月翻了一个白眼,决定不理会某只色狼。

“红袖,将信件交给钟太嫔。”兰溶月说完还不忘瞪了晏苍岚一眼,她在处理正事,他倒好,一双手闲着没事,光明正大的调戏她,两人之前,前面隔着主子,站在下面,根本看不清,若非殿内有人,否则兰溶月真怀疑这个色狼还有没有自制力。

钟璃看着手中的信件,眼底闪过一丝惊慌,随即看向晏苍岚。

“陛下,臣妾冤枉啊,臣妾知道,皇后初入中宫,要树立威信,臣妾愿意做皇后手中树立威信的棋子,可是臣妾不能承认与他人有染,请陛下替臣妾做主。”

言语之间,泪声俱下。

晏苍岚眉头微蹙,心想,还是他家夫人好,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当真是恶心极了,这些女人还是尽早处理了,留着碍眼。晏苍岚心中想着,还不忘付出行动,传信的盯着怀中的小女人。

“皇后,此事要不按宫规,陪葬。”

------题外话------

《重生之农女毒后》——福星儿

腹黑霸道的九爷,相中某个狡猾如狐的小女人,于是坑蒙拐骗,不择手段将某个小女人娶回了家,不料,小女人摇身一变,成了母夜叉。

楚蘅只想找个庄稼汉,过过柴米油盐的日子,等入了洞房才发现,她找的庄稼汉,竟然是天煞的九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