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无耻之人(1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63

轻描淡写便将人置于死地,平静的语气,说出的话却让人觉得寒彻刺骨,钟璃以为外面对晏苍岚的传闻都是虚的,如今发现,这个男人当真无心狠毒,她看上去他的神情明明温柔如春风,只是看过来的神情却如同在看一具冰冷的尸体。

“皇后饶命,臣妾知错,若皇后当真容不下臣妾,臣妾愿意立刻出宫。”钟璃心恨,清白一事,绝不能承认,事到如今,她唯有自请离宫,方能保一时平安,待日后再来反击。

洛盈在世时,钟璃被洛盈压得死死的,如今先帝驾崩,晏苍岚登基为帝,她便没有了那么多顾虑,因为她知道她会处于必胜的局面。

“饶命?出宫,看来钟太嫔耳朵还真聋了,你身为先帝妃嫔,竟与外人行苟且之事,皇家寺庙容不下你这肮脏的身躯,至于陪葬,你还不够格,按照律令,钟大人教女无方,毁皇家颜面,将钟家上下以及钟太嫔打入天内,等候大理寺审理,该杀的杀,绝不姑息。”兰溶月捏住某只不安分的说,心想,这男人果然不能太闲。

她动了钟璃,势必会牵扯到钟家,此事按宫规来处理是不可能了,她既然要立威,那就来个彻彻底底,既得了坏名声,那就将利益最大化。

“陛下,自古后宫女人不得干政,就算是皇后也不可干涉前朝之事,陛下…”

晏苍岚微怒开口,“来人,把她的嘴给孤堵上,压入天牢,传令下去,钟家上下全部打入天牢,静候大理寺审理。”

“不想,你不能……”钟璃还未说完,嘴已经被几个宫女堵上。

晏苍岚揽住兰溶月的腰间,离开揽月殿,离开时,在钟璃身侧停下脚步,道,“不能,孤告诉你,月儿干政的权力是孤给的,无法无天是孤宠的,钟太嫔,你为人太聪明的大家就是让钟家为你陪葬。”

钟璃不甘、愤怒的看着兰溶月,嘴已经被堵上,一句话也数不出来。

“九儿,将这些不愿意离开皇宫的先帝嫔妃全部送人宗庙,非死不得出。”兰溶月握住某只放在腰间的咸猪手,平淡的对九儿吩咐道。

“娘娘,请开恩,臣妾愿意离开宫中。”她们是先帝嫔妃,听了钟璃的提议,本以为留下会是一跳最好的路,即便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也会善待她们这些先帝嫔妃,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

“晚了。”

兰溶月丢下两个字和晏苍岚一同离开揽月殿,这两个字对于在场所有人来说,如同地狱来的声音,她们已无退路,众人狠狠的看了一眼钟璃,钟璃被押走后,留下满是颓废的众人。

机会,兰溶月给了,之前没抓住,时间亦不能倒退。

“夫人深得我心。”晏苍岚本以为兰溶月只会处置钟璃,没想到会这么彻底,嘴角染上了骄傲的笑意。

“这些人都不是写安分的主,若是离宫,难保它日不会弄出什么祸端,还是剃头出家,自此以后与青灯古佛相伴为好。”她可以狠,也可以毒,唯独不想破坏他们之间这静宜的三天,没有诛灭钟家,只因明日祭天,她想清理的更为彻底一些。

“夫人仁慈。”

兰溶月微微一笑,“我仁慈吗?”

若非这话是从晏苍岚口中说出来,她一定以为是对她的讽刺,她自认为行事作风完全和仁慈不沾边,心狠手辣还靠得近一些。

“夫人若不仁慈,那些先帝妃嫔又怎能离宫安稳度日。”后宫诸事琐碎,却都涉及前朝,毕竟前朝的杀伐果断,后宫在晏苍岚心中却更为麻烦些。

“这天下有自知之明的少,难得遇到几个自知之明的人,杀了有些可惜了。”放人离宫,她只是觉得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当然,一切的前提都是在不是敌人的情况下,若是敌人,她也绝不会手软,若再次见面为敌,她不介意连那些人身后的家族一次性清理干净。

“月儿说的极是。”

晏苍岚轻声轻语的语气中,兰溶月却听到了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有麻烦?”停下脚步,看着身侧的男人,她怎么闻到了酸味。

“祭天之后,遵循礼制,当宴请诸国来宾,这些明知你我浓情蜜意,却还不知道离去,当真真的不识趣。”晏苍岚心中默默的补充了一句,尤其是楼陵城。

“为君者,当以国事为重。”兰溶月无奈的摇了摇头,她都怀疑,再这么下去,某人就直接黏她身上了。

“国事怎级夫人重要,夫人不如我们回去继续造人,争取一举得男。”晏苍岚说完,看着兰溶月瞪着他的眼睛,一阵心虚。

“陛下这是重男轻女吗?”一举得男这种只有上天决定的事情她可无能为力。

一声陛下,晏苍岚的心颤了颤,“夫人莫生气,我只是想若是男孩就可以立他为太子,早日替为夫……。”处理朝中,为夫也好多陪陪夫人。这句话晏苍岚还未说完,兰溶月一个动作逃离了晏苍岚的怀抱。

“夫君好算计,可我决定生女儿了。”兰溶月脑海中响起某个男人压榨自己儿子的模样,心中就觉得欠欠的。

“听夫人的。”晏苍岚心中暗自决定,若女儿长得相他家夫人,就当公主宠着,若是模样像他,就当皇子培养,夫人这么厉害,可见男女之间并无不同,女儿身也并非不可登基为帝。

兰溶月看着晏苍岚的模样,怎么觉得另有算计呢?思考之际,再一次落入晏苍岚的怀中。

“趁虚而入。”兰溶月瞪了身边的某个色狼一眼,这个男人还真不放过一丝机会占便宜。

“为夫谨遵夫人懿旨。”

兰溶月直接无奈了,她什么时候叫他趁虚而入了,分明是刻意扭曲她的话,兰溶月也懒得反驳,坑太深,入了就出不去了。免得某色狼继续挖坑,她自己将自己埋得更深。

晏苍岚看着怀中某个娇小的小女人,想着两人的造人计划,晏苍岚决定再缓缓,他是自私的,可不想身边多出一个小萝卜和他抢夫人。

与此同时,御林军包围了整个钟家,钟灵秀没想到钟家的罪名竟然是因为她那个高高在上的姐姐不贞。

“灵秀,你立即去容家,去求求镇国将军府夫人,眼下只有她能求钟家了。”钟大人看着身侧的小女儿,如今动钟家的人是兰溶月,能说服兰溶月的只有容家人。

“父亲,兰溶月是不会帮钟家的,此事就是兰溶月做的,她怎么会……”钟灵秀还未说完,钟大人就立即打断了钟灵秀的话,“放肆,你有几条命敢对皇后娘娘直呼其名,说,是不是因为你在容家得罪了她,才会让钟家酿成大祸。”

钟灵秀惊讶的看着直接的父亲,明明是因为钟璃的缘故,钟家上下财富受尽牵连,事到如今却变成了都是她的错,钟璃心中不甘。

“父亲,此事明明是姐姐得罪了兰…皇后,父亲为何将所有的事情都责怪到我头上,难道在父亲心中我竟比不得将钟家陷入绝境的姐姐半分吗?”钟灵秀看着自己的父亲,心中尽是失望。

“闭嘴。”钟大人回头,冲着钟灵秀的脸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眼底还带着几分厌恶。

钟灵秀不明,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才让自己父亲如此讨厌她。

“若你不去镇国将军府,那便和钟家其他人一起打入天牢。”

钟灵秀看着直接的父亲,竟不为她安排半分,心中尽是失望,父母不当她是女儿,那她这个做女儿的也不要父母。

“我去。”脸颊传来的听疼痛让钟灵秀的声音带着一丝丝颤抖,“父亲放心,女儿这就去求姑母,无论如何,也一定会让钟家幸免于难。”

钟灵秀心中清楚,若没了钟家,她只怕连镇国将军府的大门都进不去,更别说嫁给容昀,若钟家活罪,钟璃落得一个与人有染的罪名,即便是她活下来了,这一生也注定与容昀无缘,事到如今,她必须不顾一切,抓住容昀。

“这才是你应该做的。”

钟大人的一句应该,在钟灵秀的心中彻底斩断了这段父女情。

“从后门走,钟家就交给你了。”

钟大人心中明白,钟家这一次想逃过一劫不易,他在赌,赌命运,赌时间,只要钟家能安然度过今夜,时间是便胜了,若是明日成功,钟家将迎来辉煌。

半个时辰后,钟灵秀买通了镇国将军府后门的守卫进入府中,悄悄去了林巧曦的院落,将事情的真相告知林巧曦,林巧曦带着几分怒意急匆匆的去了书房找容潋。

“将军,属下拦不住。”侍卫低头想容潋请罪,拦不住,却也不能动用武力。

“都出去。”

林巧曦为何而来,容潋岂会不知,只是此事已经公开,钟家在劫难逃。

“老爷,求你救救钟家。”林巧曦想着钟灵秀的模样,又想到钟家夫人是她的表妹,自幼两人交好,对此无法置之不理,林巧曦直接跪了下来,恳求道。

容潋看着林巧曦,微微蹙眉后扶起林巧曦,这一跪夫妻之间的情分算是散了。林巧曦此刻不知,待想明白的时候,方知一切已经太晚了。

“夫人可知道,钟家是何罪名。”容潋看了一眼林巧曦,带着几分痛苦的闭上眼睛。

容潋年轻的时候常年征战在外,对于林巧曦,一直以来虽不算是浓情蜜意,却也是举案齐眉,一辈子经历了无数风波,他没想到,人到老年,林巧曦竟然无从糊涂。

“老爷,钟太嫔只是一个女儿家,身在后宫,又岂能和他人有染,皇后要立威,也不该拿钟家人动手,钟家这些年来虽无多少建树,可是为朝廷也算是尽心尽力,老爷求求你救救钟家。”

林巧曦不信钟璃会与他人有染,想着兰溶月,她便以为一切都是兰溶月的算计,心中发誓决不能让兰溶月的这一份算计得逞。

“待祭天之后,我会亲自去大理寺了解情况,若钟家真的是被冤枉的,我会保钟家平安,若不是一切按律法处置。”容潋十分平淡的说道。

他是军务大臣,本不该干涉政务,更不应该干涉后宫事宜,可是看着林巧曦的模样,容潋便知道一切该怎么做了。

“老爷,我保证,钟家一定是无辜的。”

“夫人先回去吧,我还有公务要处理。”

林巧曦看了一眼容昀,转身离去,她并未发现,容昀躲在屋外,刚好将这一切听的一清二楚,看着林巧曦离开后,容昀无奈的自言自语道,“母亲,你怎会如此糊涂,钟灵秀的话岂能信。”

容昀走进书房,神情中透着无奈。

“昀儿,身为男人,就该承担应承担的责任,钟灵秀一事上,丫头想必已经教过你怎么处理,今日的后果是你当日的犹豫,今日你不用帮忙了,回去好好想想。”容潋看向容昀带着几分无奈直言道。

家中事务,他向来不多加过问。可他了解兰溶月,兰溶月虽清冷,看似无情,却是一个真性情的人,兰溶月当初去西北留下灵宓在府中,无意就是让灵宓帮衬着府中事宜,对于钟灵秀的事情,兰溶月未必没有警告过容昀。

此次钟家一事,如今闹得满城皆知,若无证据,兰溶月断不会轻易决定,只怕此事是板上钉钉了,他能做的或许只有保全钟家一点血脉。

容潋此刻不知道,一切仅仅是个开端。

林巧曦回到院中,只觉得双腿发虚,看到钟灵秀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她就无法置之不理,可是看着容潋的态度,却让她觉得无比遥远,她与容潋是夫妻,夫妻之间不该有隔着一堵墙的感觉。

她错了吗?

不远处,钟灵秀看着林巧曦恍惚的神情,心微微一紧,猜想,莫非求情失败了吗?

不行,她绝不接受这样的结果。

钟灵秀走到林巧曦面前跪下,直接磕了三个响头,额头上被石子磕着了,冒出淡淡血丝,“姑母,灵秀替钟家上下多谢姑母救命之恩,如今灵秀不能再连累姑母了,我这就去大理寺归案。”

“不,灵秀,你绝不能去大理寺归案,这两日陛下祭天,你就藏在我院内,相信姑母,姑母一定会保你平安。”看着钟灵秀的模样林巧曦十分心疼,看着钟灵秀乖巧识大体,林巧曦隐约觉得是兰溶月错了,甚至觉得兰溶月是在报复她,报复她不让她的丫鬟嫁给她的儿子。

“不行,姑母,我不能留下来连累您,况且若是我留在容家,只怕到时候姑父难以为父亲、母亲、家族姐弟们求情了。”钟灵秀与林巧曦相处了一段时间,摸清了林巧曦的脾气秉性,林巧曦耳根子软,可容家其他人可不笨,若是知道她藏在容家,一定不会放过她的,而且她不相信林巧曦,所有她绝不能留在容家,一旦大理寺来人,她避无可避。

“这……”林巧曦放不下钟灵秀,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沉默片刻,突然眼前一亮,“我陪嫁中在京城有座宅子,我想派人送你过去,你先藏着,我一定会想办法还钟家一个清白的。”

钟灵秀眼泪滑落,心中却在为自己得逞而高兴,哽咽的说道,“姑母…。姑母…。”

“乖,别哭。”

看着钟灵秀的模样,林巧曦心中对兰溶月又多了一份厌恶。

天色渐暗,揽月殿内,晏苍岚正在享受着作为煮夫的乐趣。

红袖回来,兰溶月立即倒了一杯温水递给红袖。

“多谢娘娘。”红袖喝完后,笑着道。

“情况如何?”

“跟娘娘猜测的一样,镇国将军夫人果然将林巧曦藏起来了,藏身的地点就在之将军夫人陪嫁的一处宅子钟,娘娘,要不要让大理寺将她送入天牢。”红袖本不是一个重个人喜恶之人,对钟灵秀,却十分厌恶。

“此事我另有打算,派人监视钟灵秀,别让她逃了。”

“是。”红袖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期待。

------题外话------

各位娘娘,二更十点半前奉上,请稍后。

小丫鬟跪安…。/偷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