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血祭之宴:诛心/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64登基成亲之礼盛大,观礼之人却极少,三日转身即逝,祭天之日,晏苍岚一袭墨色长袍,腰带、袖口处为暗红绣纹,君临天下,霸气外露,兰溶月同样一袭墨凤袍,发冠将长发竖起,绝美的五官,精致的脸庞,一双冰瞳宛若耀眼星辰,绝代风华,两人并肩而立,宛有龙腾九天,凰腾飞天际,同样的霸气外露,两人之间和谐的气氛带着几分宁静。

祭台之下一眼望去,祭坛巍峨耸立,让人肃然起敬。

晏苍岚伸出手,仿佛再说:征战天下,荣登高位,这一路夫人陪我走到底。

兰溶月将手放在晏苍岚手心,双眸看了一眼上百的朝中大臣,眼神所到之处,让人望而生畏,最后将目光落在晏苍岚身上,微微一笑。用眼神道:此生无论你走多远,我陪你到底。

两人转身,一步一步向高高的祭天台走去。

为帝者,上顺应天意,下安民心。

一路登上祭天台,等一个台阶都是皇权、白骨、江山、民心,每一步走得都十分沉重。

登上祭天台,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纵山小的境界,偌大的京城,此刻尽收眼底,万里江山绘成天下最美的画卷,难怪有江山美人二选一这种选择,自古凡是出生于王侯将相之家,谁能抵得住这幅画卷的诱惑。

晏苍岚看着身侧的小女人,她神情淡漠,但从她那双冰瞳中,他看懂了她此时的心情,再看看这幅江山画卷,在他眼中,不及她半分。

“陛下,这万里江山可美。”

“不及皇后半分。”

两人的对话,身边侍奉的夜魑和夜魅微微低头,还好此话祭天台下的大臣们听不到,否则又该掀起风波了。

两人上前,跪拜上天,以祈求风调雨顺,天下归安,三柱清香,以表敬意。刚刚起身,无数箭雨飞向祭天台,兰溶月和晏苍岚并肩而立,两人跟前,竖起了一道冰墙,箭雨被挡在冰墙之外。

“陛下,看来今日祭天,你我成了活靶子。”祭天台之上,除了帝王和帝后之外,无人能涉足一步,对方刚好是看中这点,除掉他们。

祭天台之下,容潋带兵与豫王的军队交锋,长孙仲夏倒戈相向,林家为求自保也躲了起来,看中朝中大臣,唯独有十多人依旧跪在祭天台之下,其祈求天恩。

“皇后可要好好保护为夫。”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今日祭天,祭品便是豫王一干人等。

兰溶月直接被晏苍岚的一句话给逗笑了,她保护他,晏苍岚的功夫高于無戾,高于天绝,在场之人,无人是晏苍岚的对手,即便是箭雨袭来,晏苍岚也可脱身,这人倒好,此时此刻还不忘昔日贵为男宠时候的模样。

“夫君放心,为妻绝不许任何人伤夫君分毫,夫君觉得可好。”兰溶月笑着附和道。

祭天台下的杀戮仿佛与二人无关,鲜血渐渐染红了祭天台。

夜魑和夜魅听着兰溶月和晏苍岚的话,表示心中大受打击,以前只听说过得巫族灵女得天下,如今看来,传言非虚,除了那控冰的异能之外,最重要的是那份胆量和处事不惊的气度,当真与帝王不妨多让。

“多谢夫人爱护。”晏苍岚看着身侧的小女人,心中甜如蜜。

“夫君,我们该下去了,否则你这些忠心的朝臣可扛不住。”兰溶月语毕,一股火油的味道传出,目光看向又出来了,继续道,“夫君,看来对方是早防备我了,我能力有限,交给夫君了。”

准备火油在兰溶月的意料之中,逃生不难,作为一个女儿,偶尔示弱一下才是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

“多谢夫人信任,为夫定会保夫人无恙。”晏苍岚惊讶后道,小女人难得示弱,他自然应该做一个十全十美的夫君。

“陛下,请赶快下祭天台。”大火燃起,夜魑见二人丝毫不着急,急忙催促道。

晏苍岚揽住兰溶月的腰间,二人从祭天台之上飞身而行,两人跟前,一层薄薄的冰挡住了箭雨,落在祭天台下之后,晏苍岚依旧紧紧搂住兰溶月腰间,美其名曰,保护夫人。

晏苍岚的目光看了一眼不远处,嘴角泛起一丝嗜血的笑意。

“诸位请起。”

得晏苍岚之令,十多位大臣站了起来,此刻,祭天台已经成了一片火海,祭天台之下,很多官员选择逃命,就在这时,豫王带人包围了整个祭天台,将祭天台内外围的水泄不通。

“臣恭迎殿下。”长孙仲夏率先上前迎接豫王道。

长孙仲夏的态度臣服不少人朝臣见晏苍岚已经处于弱势,心中也有忠的念头。

“诸位大臣,本王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效忠本王,否则杀无赦。”豫王知道晏苍岚谋划多年,朝中大臣中有不少是晏苍岚的人,为免今日谋权篡位重演,该杀之人,一个不留。

豫王一言,不少大臣犹豫了。

“诸位大人,自先帝驾崩,苍帝掌权,好好的云天国已经易主,诸位在场的都是云天国的老臣,若是让晏苍岚继续为帝,这天下一定会毁在这个妖女的手中,关键时刻,请诸位大人痛定思痛,扶持豫王重登皇位。”长孙仲夏曾是豫王的师父,自那之后,长孙仲夏一心想要超过长孙仲春,为此教会豫王潜伏,为的就是今日这一举,成就大业。

“苍帝宠幸妖后,臣愿意效忠。”

“臣也愿意效忠。”

……

有一人带头,近半三分之一的人选择效忠豫王,期间,借口无非是兰溶月,晏苍岚好几次差点忍不住下令出手,都被兰溶月制止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豫王看似胜券在握。

每有一个大臣投靠豫王,兰溶月的笑意就多了一份。

妖后吗?似乎也不错。

“我美吗?”豫王缓缓走近,兰溶月抬头看向晏苍岚,脸色带着妖异邪魅的笑容,晏苍岚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兰溶月,双目直直的的看着,让人移不开眼睛。

“你就是我那朵曼珠沙华。”何止是美,区区妖后之名,完全不足以诠释她的美,此刻,她的美就如同那盛开在彼岸的曼珠沙华。

“不愧是我夫君,深得我心。”

曼珠沙华长在人间与黄泉的交界处,既然是黄泉之花,这祭天台还是染红了才美。

“九弟,若你杀了她,本王便饶你一命,放你会苍暝国,自此之后,你我还是兄弟。”豫王清楚自己的势力,不得不留下晏苍岚,若没了晏苍岚,苍暝国叛乱,云天国也未必会太平,兰溶月昨日将钟家打入天牢,已经落得狠毒之名,如今他以大度示人,不仅能博得名声,还能得到不少支持。

豫王此举,让众人直呼豫王大度,容潋带人戒备四周,听到豫王的话,眼底的杀意多了一重。

“豫王,你恨我。”兰溶月看着几丈之外的豫王,心想,这豫王还真是怕死,若她要杀他,即便是几丈之外,也是轻而易举,若心脏被冰封,不知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祸国妖女,该死。”豫王狠狠的看了一眼兰溶月,正气泯然的说道。

“多谢夸奖,自古以来,凡是祸国殃民的都是倾城美人,豫王这么恨我,只是因为我的容貌吗?”兰溶月的声音不大,却很有穿透力,突如其来的话,弄得所有人都莫名其妙。

容潋直接被兰溶月的话差点破功了,心中也冷静下来,这丫头如此冷静,定有后招,晏苍岚这几个月来没有动作,不表示不会有动作。

“哈哈…哈哈…”一个不和谐的笑声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顺着笑声看去,发出笑声的正是白羽,“笑死我了,皇后娘娘,你当真真的有自知之明,豫王定制嫉妒,天下间再也找不像皇后这样的美人了。”

白羽出言,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出乎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大婚当日,白羽曾去献上贺礼,之后便行踪不明,如今又突然冒出来了。

“本王看在你是曼城城主的份上,对你无理之言暂不追究,还请城主注意自己的颜面。”豫王微怒,他曾向拉拢白羽,那知自大婚之日现身之后就行踪成谜,如今又突然冒出来了。

白羽一开口豫王便知,此人是敌非友。

“豫王这么着急,莫非是皇后娘娘虐待你家女人了?”白羽风骚的晃了晃手中的折扇,大冬天,白雪皑皑,似乎本人一点自觉都没有,唯独兰溶月看出了折扇的来历,心想,莫非白羽去做贼了。

幸好白羽不知道兰溶月心中所想,否则定会跳跳脚,直接佛袖离去。

白羽的话,成功的引起了不少人的疑心,那些莫名其妙的眼神在兰溶月、豫王、白羽之间徘徊。

晏苍岚紧紧的享受着夫人的保护,终于明白那句话的含义,当真是最毒妇人心,杀人前要诛心。

以后啊,这诛心的工作就交给他家夫人,他负责在身后杀人。

嗯,不错,分工明确。

“豫王这是怎么了,脸色不好,莫非我说对了。”

白羽那探究、惊讶、发现真相的小眼神看着豫王,让豫王有一种捅了马蜂窝的感觉,只是他不记得什么时候捅了这个马蜂窝。在西北的时候,关于白羽的传闻他听过不少,无一不是说白羽喜怒无常,不尊皇权。

“豫王迟迟不说话,看来我真说对了。”

看着白羽那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众人的目光都移向了豫王,晏苍岚静静站立,霸气外露,静如水的双目中染上了淡淡的血红色,嗜血帝君之名,此刻让人望而想要臣服。

兰溶月都替豫王无奈,每当豫王想要开口,又被白羽一句话堵了回去,让白羽做这气死人不偿命的事,当真是选对了人,侧头看向晏苍岚,仿佛在说:夫君,我眼光独到吧。

晏苍岚给了一个赞赏的眼神,仿佛在说:我夫人最厉害。

白羽看着二人情投意合,心中悲鸣连连,他的爱人,他的赞赏,好比那北国风雪,想要融化,他一颗火热的心估计都要冷上几分,以后一定要让他家宝贝焐回来才行。

“白……”豫王正要开口,白羽用洪亮的声音压倒性的让众人听到了接下来的话,“豫王殿下,来之前钟璃托我转告殿下,腹中孩子已有两月。”

钟璃二字一出,众人看向豫王的目光多了几分质疑。

兰溶月昨日发落了钟璃,罪名便是与人有染,而刚刚豫王迟迟不反驳,给众人心中留下了疑虑。

“你胡说什么?来人,给我讲白羽拿下。”豫王气急,两个月,正好是先帝驾崩,晏苍岚夺帝的时候。

“豫王恼羞成怒要杀人灭口,陛下,救命啊,我可是未来朝中的栋梁。”白羽飞奔一般的躲在兰溶月身后,口中叫着的是让晏苍岚救命,还不忘对自己夸奖一番,国之栋梁。

“我看就是一块烂木头。”兰溶月感觉到白羽躲在身后,小声开口道。

白羽狠狠的瞪了一眼兰溶月,他幸苦演戏,容易吗?既然说他是一块烂木头,若非不得不讨好兰溶月,他才不做这蠢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