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血祭之宴:染血/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65

兰溶月说的不错,白羽就是一块烂木头,还是烂得彻彻底底的那种,若非烂得彻底,知晓人心黑暗,又岂会了解人性,解析人心。

“豫王,这是恼羞成怒吗?”天绝不知从哪里出现,两丈之外挡住了豫王,兰溶月看着豫王那副要将白羽除之而后快的面孔,嘴角微微上扬,冰瞳泛起冷冷的笑意。

众人看向豫王,见豫王反应如此激烈,心中多了一丝质疑。

“兰溶月,你为立威竟然敢嫁祸于我,损害父皇声誉,你该死。”豫王气急,想着与楼陵城的交易,但此时此刻豫王已经决定违背交易,无论如何一定要取兰溶月性命,否则即便是他登基为帝,声誉也会毁于一旦。

“陛下,豫王要杀我,你可得保护我。”那妖异嗜血的笑容,娇弱的声音,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太过于异常了。

兰溶月娇弱的声音传出,躲在她身后的白羽一阵恶寒,心想,这妖女杀人不眨眼,示弱的时候反而更加可怕,他要不要找个地方躲起来。

“皇后放心,这天下若睡敢动皇后一分,孤让他堕入十八层地狱。”此言是他的承诺。

安慰的语气传入众人的耳中,心中发凉,淡淡一语,让众人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白羽觉得一阵冷汗,迅速的退了两步,天绝的功夫他见识过,显然晏苍岚的功夫高于天绝,他这个小虾米还是选择遁走为上,免得被殃及,他不是猫,没有九条命。

豫王看着兰溶月和晏苍岚嚣张的态度,那份威震天下的霸气,凤凰于飞,翱翔九天的气势,眼底的杀意愈发浓了,他本打算若晏苍岚让出帝位,他便饶晏苍岚一命,将晏苍岚囚禁于京城,借此机会收复苍暝国的势力,眼下的情况,豫王杀意顿起。

“来人,不服者,全部射杀。”

“豫王有此雅兴,陛下,我们也当奉陪才是。”兰溶月看向晏苍岚,示意晏苍岚下令,晏苍岚会意下令道,“谋反者,一个不留。”

短短七个字,整个祭天台四周变成了异常单纯的杀戮,不知从哪里出现在的军队,如大风席卷落叶一般讲豫王带来的人很快屠杀的一干二净,祭天台下,鲜血蔓延染红了地面。

不少文臣见状,恨不得自己昏死过去,可是却不敢昏,免得一不小心丢了自己性命。

容潋一生征战沙场,杀敌无数,可豫王今日谋反,祭天台下的内乱却却让他心颤,豫王统领的军队也算是精英中的精英,可面对突如其来出现的一群侍卫杀得措手不及,百来人不足两刻钟就将祭天台下豫王的几千军队屠杀干净,手起刀落,例无虚发。

“拜见主子,陛下,属下幸不辱命。”阿二上前行礼,跪在兰溶月跟前道。

在场朝臣见百来个侍卫称呼兰溶月为主子,惊讶的同时又多了一抹畏惧,好可怕的手段,这百来人每一个都能以一敌百,若与之为敌,无疑是自找死路,原本投靠豫王的朝臣止咳呆坐在地上,公然叛君,他们必死无疑。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一个女人可以狠毒至此。

“免礼。”兰溶月看向阿二,“阿二,一百个暗卫对两千来个莽夫竟然用了两刻钟,此举我十分不满,自明日起,我会亲自督促你们训练,以后若再有这样的事,所有人以死谢罪。”

这一批暗卫是云颢亲自培养的,一个个都是千里挑一的高手,如今云颢将暗卫交给了兰溶月,这些人多少心中不服,若非如此,岂会将现场弄得如此血腥,就像是故意做给她这个主子看的一样。

“属下等恭候主子赐教。”阿二还未作答,所有暗卫一起下跪,他们是暗卫,可如今换了一个主人,那么他们只服从强者。

“你们放心,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轻轻的声音落在阿二耳中,不知为何,心中泛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天绝在前护卫,听到后,心中为这一群暗卫默哀,毕竟当日在曼城,他可是亲眼看过兰溶月杀人,一招一式,例无虚发,明明不会武功,竟然也有如此身手,让他都觉得心中发麻。

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心想,他还从未见过他家夫人泛狠,真想亲眼看看,要不明日休朝一天。

显然,大婚已过,豫王谋反,晏苍岚根本没有时间休息,片刻都没有。

白羽看了看天空,直接当做没听见,他可是见到过兰溶月杀人的模样,明明只会一种特殊的步法,当日竟能与天绝战成平手,当时白羽就想,若兰溶月与天绝交锋,只怕也未必会输,那种能力明明可以杀人不见血,可她似乎很喜欢鲜血的味道。看着祭天台四周被鲜血染红,白羽有一种想要逃的感觉,心想,他怎么那么苦命,鲜血渗入地下,密道是走不了,若不走密道,此刻离开又太过于显眼了。

白羽仰头45°看向天空,默默的对上天诉说着他的悲苦。

“来人。”晏苍岚冷冷的扫了一眼背叛的朝臣,“今日祭天,祭的是百姓,皇权,而非这些蛀虫,将所有背叛之人就地处决。”

“陛下,先帝子嗣单薄,如今就剩下豫王以及下落不明的四殿下,请陛下饶豫王一命。”林家家主站出来为豫王请命,不是他所愿,而是不得不这么做,若要株连,他必在之列。

晏苍岚正要开口,兰溶月一个小动作制止后随即开口道,“谋反之罪,按国法当诛,林大人为谋反之人请命,莫非与他关系非凡。”

据她所知,林家与长孙家交情不浅,可并未参与谋反,如今请命,若非是想得一个人善之心,毕竟昨日兰溶月处理了钟家,也就表示想借用兰溶月的关系保证林家的地位是不可能了。

容潋闻言,本想开口,犹豫了一下,最终释怀了。他忠的是君,爱护的是百姓,而非在朝堂之上,拉帮结派给君王难看。自古都说,忠言逆耳利于行,此刻开口除了给帝王、帝后难看之外,还并非忠言。

“你……”林大人看了兰溶月一眼,心中藏着几分不屑,在林大人心中,兰溶月不过是以容貌得晏苍岚宠爱,虽说女为悦己者容,可是眼下明显是太过了,只是想着晏苍岚和兰溶月才大婚,碍于君臣之仪,也不好直接驳了兰溶月的颜面,随即对晏苍岚道,“陛下,豫王在百姓心中被誉为贤王,此事皆因陛下过度宠爱皇后才酿成今日之祸,还请陛下三思。”

晏苍岚是圣明之君,能将苍暝国治理的仅仅有条说命了其能力,绝不会牵连无辜之人,他想着忠言逆耳,故此才敢言。

“百官皆知你与长孙仲夏交情匪浅,如今长孙仲夏协豫王谋反,看来林大人也参与其中,否则又怎会在此时此刻为一个谋反的贼子求情。”晏苍岚本来犹豫着要不要处置林家,毕竟林家与容家的关系算是亲密,况且林大人也并未凡参谋反,但林大人触及了他的逆鳞,这是他决不能容忍的。

“陛下…。”林大人立即跪下,他没想到晏苍岚竟全然不顾地点,一出口直接定了林家的罪。

“容大将军,此事交由你处理,凡投靠豫王之人,无论是谁,就在这祭天台下立即处决,将豫王和林大人压入天牢,明日早朝再议。”

“臣遵旨。”容潋清楚,晏苍岚这是在敲打他,敲打他不要因为兰溶月的缘故恃宠而骄,他重视兰溶月,不代表会容忍有人越过皇权,或许说是兰溶月可以,出之外,谁都不行。

林大人这情看来是求不了了。对于晏苍岚的安排,兰溶月没有任何意义,对容家来说,此事有祸,是福。容家的位置太高,若一直这么下去,来日必定成为祸端。

即便是容家没有觊觎什么,可是在外人的眼中,容家未必如此。

安排好祭天台的事情后,晏苍岚牵着兰溶月的手一路走出祭天台。

“登上帝位的那一日开始,脚下就踩着无数尸骨,为稳定皇权,今后只会更多,夫君无须顾虑我,至于林家,明日早朝,当如何便如何?”林家她本来也就不打算让其安稳,只是今日的意外让所有人事情早些罢了。

在林巧曦动她的时候,她就不打算再留这人颜面了。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晏苍岚的手揽住兰溶月腰间,一步一走下去,期间一直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兰溶月,兰溶月都怀疑再这么下去会被他宠得毫无自理能力。

晏苍岚和兰溶月离开后,白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祭天台上,容潋安排御林军送幸存的人离开,此次处置,长孙仲夏并未逃过,一并被处决了,容潋虽知道处置长孙仲夏后的后果,可他想明白了,他能想到的事情晏苍岚又岂会想不到。

此次豫王谋反,朝中牵扯甚广,按照晏苍岚的口气,打算一一全部给处置了,选择忠君的大臣们松了一口气,若能安然走进家门,这颗心便可以放下了。

“容将军,我在这里求你,请将军忠言觐言陛下,切莫宠爱一个女子超过皇权,否则会令天下民心不稳。”林大人此刻终于意识到了,是他错了,他不该挑衅皇权,更不该为豫王求情,他虽是想借此事让晏苍岚的一个好名声,可是自己却落得这般下场。

“为官者,当上安君心,下知民意,林大人,你该知晓,偌大的后宫,那是陛下的家事,而非国事,陛下是何等睿智之人,既称帝,当知晓何为君,你入朝为官多年,连为人臣子的本分也忘了吗?”容潋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次入天牢,即便是没要了林大人的性命,却也难免脱一层皮,终究是他家夫人的兄长,若无罪名,他也唯有保之。

林大人看着容潋,没想到容潋会对他说出这番话,心中气急,“容将军,我知道兰溶月是你容家人,可是容家当真要因此背上祸害苍生之名吗?”

容潋眉头紧蹙,冲他发火可以,唯独不能将祸害苍生的罪名让兰溶月背着,正如兰溶月出嫁前对他所言,自古女子祸国,说到底不过是君王的昏庸,若非君王贪恋美色,又岂会让一个女子背上这等骂名。他虽知道兰溶月除了有容貌之外,还真的有能力祸国,可两人的结合是出自于真心,这苍月国日后定会繁华昌盛,有何来祸害苍生一说。

君王家事,为臣着,当不该过问。

“来人,将林大人压入天牢,等候陛下处置。”容潋手中握着数十万兵权,征战多年,当果断的时候他绝不会犹豫。

豫王谋反失败,楼陵城与豫王勾结,得知失败的消息后,第一时间离开了京城。

“陛下,人已经到了城外了。”夜魍汇报道,低着头,不敢看向兰溶月。这几日夜魍虽不在宫中,却知晓晏苍岚与兰溶月之间的事,他可不想看一眼让他去某个偏远之地执行任务。

“夫人先行回宫,为夫去去就来。”

“好,天气冷,回城的途中骑马慢些,我回家等你。”兰溶月接过九儿递过来的披风为晏苍岚系上,一副新婚小妻子的模样让晏苍岚都舍不得离去了。

“好,听夫人的。”

夜魍心中惊奇无比,他家主上什么时候听过别人的意见了,此事还正是天下奇闻。也不怪夜魍不知道,毕竟他才从苍暝赶回来,如今已经不能叫苍暝国了,应该称呼其为苍暝郡。

“灵宓。”

“娘娘。”灵宓龙撵外面走了进来道。

“你去追上楼陵城,既然他如此有心,我便让他做夜夜新郎,上次零露专门让零露提取的蛇毒配置的药丸,无比神不知鬼不觉的让楼陵城服下。”极品媚药,而且是没有解药的极品没有,一旦楼陵城服下就会知道什么是精尽人亡的滋味,不是想带走她吗?她也应该送上一份回礼。

“娘娘放心,保证完成任务。”灵宓对兰溶月的制毒本事向来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眨了眨眼睛,看了看零露后又看向兰溶月,“小姐,蛇毒还有吗?能给我一点不。”

解毒其中一位解药便是蛇胆,大冬日的要寻找解药几乎不可能,除非有像零露这样的驭蛇人。

“还有,你快去,别让人跑了。”零露摸了摸盘在手腕上的小金,小金沉沉的睡着,如同一个金色的手镯,只是偶尔睁开眼睛,戒备的看一眼兰溶月,动物的本能,它发现自大婚后兰溶月越来越危险了,它是蛇,蛇命也是命。

“好,我这就去。”灵宓说话间还不忘给零露一个拥抱。

没变法比起医,零露更喜欢毒。

“娘娘,这样偷偷摸摸的下手是不是会让楼陵城以为此事是陛下所为。”根据春风阁放出的信号,楼陵城已经出城,晏苍岚匆匆前去定是因为楼陵城的缘故,九儿听过兰溶月的分析,年钱不会开战,眼下距离新年还有将近一月的时间,此刻定不会要了楼陵城的性命,毕竟楼陵城活着夺取楼兰会更加简单。

“我与夫君之间,不分彼此。”兰溶月丝毫没觉得让晏苍岚被黑锅有什么不对,况且晏苍岚得知消息后只会拍手叫好,妻子做的是夫君承担,也不算是黑锅。

“娘娘说的是。”九儿发现,近几日来,兰溶月似乎越来越露出自己的本性了,以前,兰溶月总是冷冷的,如今倒是缺少了几分冰冷,只是双眸中的寒冰有时候让她都觉得有几分畏惧,总的来说,兰溶月是温柔了些,可随之而来的是心似乎更黑了。

“无忧有消息吗?”兰溶月心想,这琴无忧咋还不来和亲呢?

“小姐,估计是因为北齐与豫王有所勾结的缘故,现在向来,应该也快了。”九儿心中默默的让自己冷静,当年琴无忧的母亲为了让他活着,对外宣称琴无忧是女子,自此之后,北齐多了一位无忧公主,如今再来一出和亲,只怕最难过的是琴无忧本人,偏偏还不能揭开自己男儿的身份,毕竟琴无忧只爱财,不爱麻烦,更不愿意卷入国仇家恨钟。

“快了便好。”兰溶月瞟了零露一眼,她可记得小气又吝啬的琴无忧在离开前还不忘吩咐烟雨阁的大厨每隔一天做一份点心给零露,冬日吗?多点喜事好,空气都会温暖一些。

------题外话------

二更十点半前奉上,想看夫妻狂魔,请稍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