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情敌,你也配(2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外。

易容后的楼陵城和兰鈭被人拦住了去路,楼陵城手握宝剑,准备随时杀出重围,可见黑衣人似乎只想把他们困着,并不像杀人灭口。只是楼陵城赌不起,他悄悄来京城,此事楼兰国内无人知晓,即便是晏苍岚真要杀了他,楼兰国知道真相的人也少之又少。

“楼兰陛下这是害怕了吗?孤只是觉得你要离开京城,孤怎么也得亲自来送一程?”一袭墨色龙袍,霸气外漏,看着一身粗布麻衣,易容后的楼陵城道。

此时,二人之间有着云泥之别,一个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一个只是潜水且永远无法化龙的巨蟒。

“多谢苍帝相送。”楼陵城看了身侧的兰鈭一眼,心中顿时后悔答应兰鈭的提议,悄悄离开京城,如今被晏苍岚抓住,晏苍岚硬生生的压了他一头,同样是帝王,晏苍岚高高在上,而他匍匐在地。

“孤这几日大婚,要陪夫人,倒是没有好好招待楼兰陛下一番,陛下如此秘密离开,岂不是想的孤没有容人之量,明日孤宴请诸国来宾,还请楼兰陛下不要缺席。”晏苍岚本想送楼陵城离开,可是看着楼陵城这幅模样,他决定改变策略,一定要让他夫人看看楼陵城这幅模样,这样对楼陵城就更加厌弃了,楼陵城虽算不上情敌,可是一个天仙时时刻刻苦被老鼠盯着怎么看都不对劲。

若是楼陵城知道此刻晏苍岚心中将他喻作老鼠,不知该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多谢苍帝一番好意,朕公务繁忙,是在不宜再多耽搁。”楼陵城一看就知道晏苍岚没安好心,若是留下来,晏苍岚势必时时刻刻给他难堪,同样新登基为帝,他是在犯不着在苍月国内和晏苍岚对着干。

“是吗?夜魍,传令下去,有人冒充楼兰陛下,一旦知晓,杀无赦。”晏苍岚脸上写着,我就威胁你,怎么样的。成亲三天,晏苍岚发现他被他家夫人带得越来愈好了,偶尔的表情真的十分有趣。

夜魍惊讶的看着自家主子,心中感叹,主母的魅力就是大,主子脸上终于有表情了。

“你…苍帝此举,是否打算与楼兰为敌。”若是战帖,她不得不接。

“楼兰陛下不会以为这是战帖把,孤可没有这么好的兴致,毕竟孤从来不觉得你陪做孤的对手,孤听说楼星落嫁给了燕国太子,楼兰陛下,你说若楼星落知道你离开楼兰,被困苍月国,是不是会即刻联络燕国军队,一举攻下楼兰。”晏苍岚带着几分玩趣的说道,手还不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披风,心思早已经飘到兰溶月身边:不知道月儿回宫了没有,一路上有没有冻着。

楼陵城没想到晏苍岚会直接威胁他留下,晏苍岚突如其来的举动兰溶月也没料到,不过灵宓是不会放弃兰溶月的命令的,毕竟比起楼陵城是否出事,她更想看看药效,然后自己亲自研究一番。

“哼……”楼陵城冷哼一声,“晏苍岚,你与我都是一国之君,你以为朕会拍你不成。”

“是吗?可是天下人可不知道楼兰陛下亲自前来苍月国为孤和皇后道贺,若是楼兰陛下除了什么意外,这自然和孤没什么关系。”晏苍岚直接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毕竟死人是无法辩解的。

“陛下,请三思。”兰鈭摘下面具,心中猜不透晏苍岚的主意,但知道此时不宜与晏苍岚正面冲突,想着祭天台被鲜血染红,兰鈭心中隐约发虚,晏苍岚向来说到做到,若是晏苍岚真的要动手,即便是他们回到楼兰国,只怕也会死九死一生。

当初晏苍岚找上他,告诉他若是他将兰溶月带回楼兰国,楼兰国势必会成为第二个东陵国,兰鈭才放弃了带兰溶月回楼兰国,在晏苍岚娶兰溶月的途中没有干涉。

“原来是王爷,孤与皇后大婚,多谢王爷成全。”晏苍岚一副十分感激兰鈭的神情,成功的楼陵城心中埋下了对兰鈭的质疑。

楼陵城看了一眼晏苍岚,心想,莫非是在挑拨离间,毕竟京城是天子脚下,兰鈭失败也在情理之中。

“见过苍帝。”兰鈭没想到一向沉默少言的苍帝竟然会说出这么多话来。

“免礼。”晏苍岚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兰鈭,想着兰溶月曾在庙堂十年,心中就觉得心疼,虽然知道他家小女人不会安分的在庙堂呆着,可是小小年纪凭一己之力创立鬼门,可见吃了多少苦。

“明日洗尘宴,朕亲自莅临。”

楼陵城知道自己别无选择,除非对天下公布,他在苍月国,否则他别想轻易离开苍月国,一旦他现身苍月国京城,因为他不在,楼兰国内势必会掀起叛乱,心机之深,脸上还写着我就是在算计你的表情让楼陵城恨不得撕了晏苍岚这张脸。

“楼兰陛下亲自临,孤和皇后等着陛下的好礼。”既然来了,总的送点礼,晏苍岚想起鬼门七阁阁主送给兰溶月的礼物,心想,若是再多点送礼的,如今苍月国空虚的国库就可以满了。

可是天下有几个白羽和琴无忧。

“苍帝就不怕我抢走你的皇后吗?”楼陵城看向晏苍岚,眼底带着欲望,打压晏苍岚的欲望。

“情敌,你也配。”说完晏苍岚骑马而去,夜魍命人紧随其后,独留下楼陵城几人,摆明了自己去京城,护送,没门。

皇宫内。

兰溶月回到揽月殿,红袖已经备好茶点。

“娘娘,镇国将军夫人递上拜帖,娘娘可否要见。”红袖将拜帖递给兰溶月,对于林巧曦,红袖没有半分好感,尤其是在得知林大人的举动之后,心中更是有几分厌恶。

“九儿,按照寻常人家的规矩,今日我是不是该三朝回门。”兰溶月丢下拜帖,显然没有打算在宫中接见林巧曦。

“寻常人家的确是,只是帝后自古无三朝回门一说。”九儿收起拜帖,知道兰溶月是没打算见了,想了想道继续道,“娘娘,不如在宫中接见镇国将军夫人,也免得会容家麻烦。”

在九儿看来,容太夫人对兰溶月极好,可是终究是君臣,加上林大人出事,此刻若是回门免不了麻烦一番。

“召她进宫的确麻烦,有一就有二,若是召见了她,势必还会有不少世家夫人递上拜帖,索性回一趟容家,这几日我也好清闲一些。”想着某只色狼,兰溶月可不想撑着疲惫的身子去应对那些七嘴八舌的夫人。

“也对,娘娘可要备上些礼品。”九儿赞成道。

“去将灵宓送给我的人形何首乌带上,太奶奶身体不好,配上之前的百年人参,正好调理身子。”兰溶月想着容太夫人早年征战沙场,留下了不少旧伤,这些旧伤年代已久,加上容太夫人年纪大了,痊愈是不可能了,调理还是可以的。

“是,容家其他人可否要准备。”

“将新进贡的阿胶挑选一盒送给大伯母,其余的你来安排。”云瑶的身体已经调理的差不多了,年后云瑶打算启程去西北,云瑶现在不过三十来岁,兴许明年她就有个小妹妹了。

对云瑶,兰溶月亲不起来,去也恨不起来。

立场不同,选择也就不同,若换做她是云瑶,只怕也不知道如何选择。

“是。”

“娘娘,京城尚未安定,此时去容家只怕不安全。”红袖不觉得兰溶月此时去容家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反而觉得有失冷静,尤其是豫王的残存势力还未清理干净。

“红袖,我知道你的担忧,不过我想去看看太奶奶。”说好听点,她只是想回去看看容太夫人,她的嫁妆中,容太夫人几乎将自己全部的嫁妆送给了她,只要容太夫人还疼爱她一天,她便是容太夫人口中的丫头。

“娘娘,我这就去准备。”红袖低头,想起了容太夫人对兰溶月的好,她觉得惭愧。

“红袖,人终有情,该珍惜的就要珍惜,但若变质了也要毫不犹豫的放手。”情爱这个东西是虚幻的,看不见,摸不着,可心中的感受却是最真实的。

“娘娘说的是,奴婢明白了。”红袖原本的担忧放下了,如今后宫虽无嫔妃,可身为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处境愈发为难,红袖害怕兰溶月因容家的事情面临两年的抉择,故此希望兰溶月和容家保持一段距离。

“不急,等夫君回来,我先去休息一会儿。”兰溶月揉了揉太阳穴,今天起床太早,此刻特别批卷。

九儿服侍兰溶月休息后,便拉着红袖一起收拾要带去容家的行李。

“红袖,你跟在娘娘身边的时间短,日后你会明白,娘娘的决定从未错过。”九儿跟在兰溶月身边多年,曾担心兰溶月思虑过度,伤及身体,可是这么多年来兰溶月的决定从未错过,也从未败过。

其中的理由,九儿默默藏在心中。

“嗯,我相信娘娘,可该提醒的我还是会说。”红袖十分认真的说道,她是奴婢,更是保护兰溶月安全的暗卫,无论何时都以兰溶月的安全为先,该说的话,她依旧会说。

“这才对。”九儿模样十分认真的红袖,笑着道。

晏苍岚回到宫中兰溶月已经收拾好了行礼,换上了一身简单的装束,晏苍岚看着兰溶月梳妆的发髻,嘴角泛起一丝幸福的笑容。

“我们回去看看太奶奶,去换衣服,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兰溶月看着直勾勾盯着她的某人,拉着兰溶月的手走进屋内,示意某人换衣服。

“夫人,不如…。”晏苍岚还未说完,兰溶月已经走了出去,“给你一刻钟的时间,不然我就先走了。”

想着某人直勾勾的眼神,她就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她可不想等下出不了宫门。

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的背影,无奈的笑了一下,看来前几日太过于卖力了,以至于让兰溶月学会避开他,这样可不是好节奏,想着想着,晏苍岚咽了咽口水,迅速换完衣服追了出去。

天大地大,夫人最大。

与此同时,楼陵城和兰鈭不甘的回到驿馆,此刻关于楼陵城来苍月国的消息瞬间传遍了京城。

“陛下,明日宴席后请陛下立即向晏苍岚辞行。”兰鈭没想到晏苍岚会这么做,即便是路上派人刺杀,也好过如今的处境,以晏苍岚的行事作风,只怕楼兰国内关于楼陵城前来苍月国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开,原本那些不安分的势力只怕此次回去后悔酿成后患,毕竟背后有晏苍岚的支持。

“关于兰溶月的事,皇叔十分真的赞成他们成亲。”楼陵城看向兰鈭,他可有容忍兰鈭不敬,唯独不能容忍欺骗。

“是,兰溶月虽是我女儿,可是他绝不能为楼兰国之后,陛下,她身体留着的也有楼兰皇室的血,楼家女子霸道,决不能为后。”兰鈭想着晏苍岚交给兰溶月行使皇权的权力,就觉得当初的决定是对的。

其实,兰鈭没有相同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兰溶月不爱楼陵城,即便是回到了楼兰国,只怕也是灭了所有人,自己登基为帝。毕竟比起人人拿捏,虽然有些麻烦,她还是喜欢站在高处,俯视众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