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比试(二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68 清晨,兰溶月醒来身边早已没有了晏苍岚的身影,豫王夺帝,血染祭天台,朝中官员近半数深陷囵圄,看来新年前没有半分悠闲的时候了。洗漱后,兰溶月换上一身劲装,她虽得了暗卫统领的令牌,可却并未让这批人臣服。

用过早膳后,兰溶月舒展了一下身躯,此时,红袖走了进来。

“娘娘,大内总管求见。”

“大内总管,他怎么来了。”

大内总管,主管宫廷内务,兰溶月之前吩咐让其准备今日晚宴,不明白这个时刻怎么来了。

“奴婢不知。”论品阶,红袖的身份低于大内总管,故此不好询问。

“给我说说这个人吧。”兰溶月接过九儿递过来的温水,随即对红袖道。

“云渊夺帝时,大内总管也未能幸免于难,林公公是才晋升上来的,不过根据宫中记载,他是瑞公公一手带出来的人。”红袖一边说将情报递给兰溶月。

“既然是瑞公公培养出来的人,那就先看看再说,传人进来,红袖,你今日留在宫中,盯着晚宴的事情。”今日的晚宴并不太平,昨日血祭祭天台,京城之内似乎还发生了一些不小的风波。

“是。”

片刻后,林公公走进揽月殿后殿,自从帝后大婚之后,这揽月殿便成了神秘之地,宫婢极少不说,防卫森严,如今看着院中简单淡雅的装饰,林公公也惊讶了一下,与先帝皇后相比,这揽月殿的确过于素雅了些,不过庭院中以夜明珠为装饰,即便是黑夜,院中也清晰可见,屋内的装饰虽然简单,可用黄花梨木为地板,足以见得其奢华的程度。

“老奴给皇后娘娘请安。”林公公低着头走进来,于礼,他不能与帝后对视。

“免礼。”兰溶月看着林公公,看上去三十多岁,与瑞公公的仁慈模样不同,林公公整个人带着一股书卷气息,一个太监有书卷气息她还是第一次见。

“谢娘娘。”林公公听着清澈的声音,微微抬头,正好见兰溶月一身劲装,长发用发冠束起,英姿飒爽,一双冰瞳,让人望而生畏。心中感叹,不愧是陛下亲自选定的皇后,和陛下果然是一路人。

“林公公早年在哪里当差。”

“回禀娘娘,老奴五岁入宫后便一直在藏书阁当差,十七岁之后在御书房伺候笔墨。”林公公心中惊讶,从那双透彻的冰瞳中,他仿佛有一种要被看透的感觉。

“听说你是瑞公公的徒弟,可有此事。”

林公公意外,本以为兰溶月会亲自查证,没想到会直接询问。

“是,老奴有些拜瑞公公为师。”

兰溶月即刻明白过来,林公公是瑞公公为自己找的接班人,去御书房伺候,只怕也是担心日后自己有个万一,有一个照顾晏苍岚的人,林公公行言语之间敬畏却又不谦卑,从这点来看倒真是瑞公公培养出来的人。

“有何事。”宫廷内务,兰溶月暂且并未打算亲力亲为,该整理的也要等到晚宴之后。

“启禀娘娘,今日宴请宾客,可否要下帖子给世家夫人或小姐。”林公公心中为难,此次来登基,大婚之喜的人中有女性宾客,若无人作陪,只怕宴席上太过于冷清了些,若有人作陪,又怕这些人生出什么别的心思。

“既然是宫宴,热闹些好,这些事你比较熟悉,全权交给你去做,还有,吩咐下去,今夜宫宴,让御医待命。”今夜宫宴,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多不胜数,今天既然是苍月国首个宫宴,自然热闹些为好。

“老奴遵命。”

林公公突然觉得有些头皮发麻,明明是宫宴,却让御医待命,摆明今夜的宫宴上回出事,想想这几日事情不断,林公公就觉得有心无力,最重要的是这位皇后就不是一个怕事的主。

“既然是下请帖,该请的人一并请了。”

“是。”

“去吧。”兰溶月挥了挥手,她与晏苍岚才大婚,虽然晏苍岚宣布废黜后宫三千,可想往后宫送女人的人可不少,既然别人算计,她防着还不如接招,尤其是今日楼陵城也在。

两国邦交,联姻是最好的决策。

简单来说,一直闲着也挺无聊的,没事作一下,语气让人来找麻烦,她还不如主动找点麻烦。

“老奴告退。”林公公每走一步都觉得沉重,后宫自古以安宁为上,显然兰溶月似乎觉得安宁太无趣,还未享受过安宁就开始主动找麻烦了。

林公公离开后,兰溶月带着九儿虽阿二却了暗卫的驻扎地,抵达时分已将近午时,不少暗卫还以为兰溶月不会来了。

兰溶月看着众人,自古的暗卫都是些只会听命的冷血杀手,云颢培养的这批人倒是不错,有思想还懂得死忠,唯命是从。只是着唯命是从的前提是她必须得到认可。

“看来都等急了,本宫今日也没有太多时间,一起上吧。”她虽不是武林高手,也没有以一敌百的本事,不过想要伤她也非易事。、

“主子,不可…”阿二急忙开口道,若真的伤了兰溶月分毫,后果他们可承担不起。

“我要的是你们心悦诚服,真心效命,这里有一片丛林,你们一起上,半个时辰内,若是你们抓住我了就算你们赢了,若是你们败了,自今日起,效忠于我,认我为主,此生绝无二主。”她可不打算直接交锋,毕竟她还真没有把握能赢。

“主子,以一敌百,这不公平,不如属下挑选出十人与主子比试,如何?”阿二此刻十分想哭,若以一敌百,兰溶月胜了,他们就成废物了,她虽有把握赢,可是更害怕兰溶月受伤。

“十人,你们输定了。”兰溶月十分自信的说道。

自信的模样,狂傲的语气,暗卫一个个愈发不服气了,以一敌百,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

“首领,身为暗卫,应当以主子之命唯命是从,如今主子有命,属下等岂敢不从。”一个双眼中带着一点冷意的男子站了出来,摆明了就是要接受挑战。

“十三,不得放肆。”阿二看向十三,心想,主子这挑衅太过,一群血气方刚的男儿岂能容忍兰溶月这般挑衅。

“的确,身为主子,岂能食言而肥,阿二,你如今是暗卫首领,此事就由你来做裁判。”兰溶月直接下令,其实,兰溶月心中早有决断,硬拼,她必输无疑,以一敌百,唯有智取,若她有晏苍岚那等功力,倒是还可以拼一下,不过身为主人,拼蛮力只怕换来的不是心悦诚服。

“属下遵命。”阿二咬紧牙,心想祈祷,千万别出事,希望兰溶月以才智取胜。

“既然是比试,我宣布一下规则,这是一种特殊的颜料,刚好一百份,将其涂抹在兵器上,交锋后,会在身上留下颜料,凡是致命处留下颜料的人,便就输了,立即退出比试。”兰溶月拿出一把木子的匕首,示范的将颜料涂抹的匕首上。

“公平。”众人陆陆续续道。

“现在所有人进入树林藏好,当然也包括我,一刻钟后,比试正式开始,比试时间为半个时辰。”兰溶月一宣布,众人便进入树林中,身为暗卫,藏身是根本,兰溶月的比赛规则正中所有人下怀。

只可惜,他们不知道,论刺杀和藏身,兰溶月可是鼻祖。

“主子……”阿二本想劝兰溶月,犹豫再三后道,“小心。”

兰溶月消失在树林中,阿二望着树林的放心,心中十分焦急,来回徘徊,如热锅上的蚂蚁。

“你是在担心主子安全还是在担心陛下迁怒。”九儿看着阿二的模样,微微摇头,要知道倾颜阁最早的一批人是兰溶月亲自培养出来的,论暗杀藏身的本事,那真是江湖上无人能及,可即便是兰溶月亲自培养出来的人,与兰溶月交锋,兰溶月依旧能以一敌百。

“都有。”

阿二诚实的模样让九儿直接笑出了声,随后道,“你还是担心接下来的地狱式训练,娘娘一定会赢的。”

阿二心中无奈,祈祷九儿说的话是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