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千面/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雪覆盖,冬日树林,显得十分萧条,兰溶月回头看着后面一排排脚印,微微一笑,还甚至凡是走过,必留下痕迹。她的轻功可没有那踏雪无痕的本事,可要做到踏雪无痕还是可以的。

“三哥,我来监视她行踪,一旦开始,必须理解决出胜负,否则我们就脸上无光了。”十三对身侧的阿三道,阿三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兰溶月身上,想着兰溶月的那份自信,他总觉得决出胜负没有那么简单,必输的赌局又何须定下呢?

“十三,你轻功最好,一定要盯紧她,听说主子曾在水中起舞,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阿三看着在树林中漫步的兰溶月,目光偶尔看下光秃秃的枝头,一副仿佛来欣赏冬日凋零之景的模样,想着阿二的对兰溶月的恭敬,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三哥,你太草木皆兵了,再说,根据情报,她会控冰,也会轻功,可是她并无内力,更换可这片树林可没有人比我们更加熟悉。”十三带着几分疑惑看向身边的阿三,心想,一向睿智的三哥此刻怎么变得如此小心翼翼了。

“总之,小心为上,还有,别靠她太近,她可不是巫族历任的灵女,总觉得很危险。”危险二字,阿三说出来后,自己都惊讶了一番,扪心自问,兰溶月危险吗?第一次见面,除了那份淡漠的神情和盲目的自信之外,好像他还真没感觉到多危险;不危险吗?可是自己本能下意识说出来的话他却无法忽视。

“危险?三哥,你是不是太谨慎了。”十三虽然这么说,可却丝毫不敢太慢,戒备的看向兰溶月,目光看去时,刚刚还在他视线范围内的兰溶月此刻已经消失了踪影,“人居然消失了。”

奇耻大辱来袭,十三丝毫不敢怠慢,从他出任务开始,还是第一次跟丢了目标。

阿三全神戒备,留意四周的动静,目光所到之处除了自己人之外,根本没有兰溶月的影子,事实证明,兰溶月是真的消失了。

“怎么会,她是怎么做到的。”这里是暗卫的驻扎地,树林半里路范围之内都被刻意的清理过,除了他们亲自布置的藏身地点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可是就在这里的地方,兰溶月居然平白无故的消失了,消失在他们眼前。

“三哥,我去追。”

十三正要离去,阿三立即阻止道,“等等,你先去联合所有人,告诉他们,这是任务,若是败了,我们的脸可就没地方放了。”

“是。”十三不敢怠慢,立即离去。

此刻,作为当事人的兰溶月正躲在阿三身后不远处,将阿三的吩咐听的一清二楚,兰溶月第一次觉得这控冰的异能在雪天当真是无敌,甚至连气息都可以隐藏。

认真吗?认真了就好。

此战,天时,地利,人和,她占据了天时,而地方占据了地利和人和,想到这些,兰溶月悄悄离开,向树林的深处走去。

距离驻扎的地点越近,这些暗卫就越是熟悉,根据眼前所见分析,林中还不知道有多少陷阱呢?人可以防,可早就布下的陷阱却是防不胜防。前往树林深处的途中,兰溶月一路上还不忘故意留下痕迹。

与此同时,御书房内。

晏苍岚翻阅着手中的奏章,心思却早就飘到了兰溶月身边,他真想亲眼去看看。

“陛下,人已潜入北齐王庭,随时可以动手。”未缪将奏章递给晏苍岚,心想,主子这是走神了吗?自从大婚以来,他不止一次看到主子走神了,弄得他都想尽快成亲了。

“一月之内,你可以把握拿下北齐。”晏苍岚看过奏章后出言道。

“难。”未缪神情略露难色,“陛下,北齐天寒,冬日行军,十分不便,最重要的是即便是攻下北齐,只怕粮草来不及补给。”

未缪心中担忧,以目前的局势,迅速打下北齐是上上之选,待来年春日到来,诸国势必会联手进攻苍月国,到那时,苍月国四周一同开战,只怕会是腹背受敌的局面,即便是不处于弱势,只怕西北面临楼兰国和燕国的夹击,免不了是疲于应对的局面,一旦造成那样的局面,只怕一统天下会耗费很长的时间。

若是拿下北齐,就等于拿下了这天下的半壁江山,日后一边修生养息,一边逐鹿天下,上上之选。

“兵马不动,粮草先行,以目前在北齐囤积的粮草,应该能坚持一个月,只要后续粮草补给及时,应该不成问题。”晏苍岚放下手中的奏章,道,“此事明日再议。”

“明日?”未缪都有些不适应了,军国大事,重要的是抢占先机,一天的时间会让事情有不小的变化,只是这话他不敢说。

“明日问问月儿的意见,春试准备的如何了。”

粮草一事,在晏苍岚看来,兰溶月应该有办法解决,毕竟琴无忧与北齐国的关系似乎十分特别。

“各地意见统一张榜,年后春试,先在各州府举行初试,之后再来京城,统一朝试,只是考题还在商议中。”对于兰溶月的意见,未缪不忽视,但在此事上,未缪持保持态度。

“试题还未定下吗?”此事在登基之前已经商议的差不多了,事到如今,考题既还未定下。

“陛下,朝中文官,皆与长孙家有些关系,之前定下的考题还未等陛下审核已经泄露,先帝在位时,长孙家是百官之首,只手遮天,如今虽已落难,与长孙家有牵扯的官员也进入了不少,只是目前朝中官员空缺甚大,此时的确没有合适的人能定下考题。”未缪神情略露难色,考题一事,他虽也有考虑过,思前想后考虑了很多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

“召容潋和李煜。”晏苍岚对身侧的夜魑吩咐道。

如今朝中空缺太大,是应当尽早定下才是,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奏章,大小事什么都有,一一看完着实十分吃力。容潋和李煜(宣平侯)本就在宫中处理事务,得召见,立即前往御书房。

“臣叩见陛下。”二人一同行礼,今日早朝,晏苍岚的威慑历历在目,一番威慑后,朝堂之上,硬是没有人提及兰溶月分毫。

“免礼,坐下议事。”

“是。”

容潋和李煜顿觉受宠若惊,容潋还好,毕竟私底下接触晏苍岚的机会不少,李煜因晏苍岚与今日早朝上的反差太大,额头上冒出层层细汗。

“朝中六部,三部空缺,长此以往的确不是长久之计,户部和吏部的空缺是该让人顶上了,二位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晏苍岚一边看奏章,一边询问道,可谓一心二用。

容潋和李煜互相看了一眼,李煜开口道,“户部主管钱粮,如今朝中贪官污吏不少,在决定户部的人选之外,臣以为吏部尚书的人选更为重要。”

晏苍岚落下朱砂笔,合上奏章和看向李煜,李煜的心思倒是与他一样,眼下朝中的重中之重是整顿吏治,“你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

“这…臣心中没有合适的人选。”宣平侯原本想要推荐自己的儿子杨怀,可杨怀还在西北,今日从西北传回的信件中虽取得了不小的成果,可要担任吏部尚书,资历终究还是有些欠缺。

“容将军,你的看法呢?”

“整顿吏治刻不容缓,吏部臣倒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不过户部臣心中倒是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容潋思虑再三,要主管户部,必须是一个不贪财的人,想到此处,眼前一亮。

“说。”

“曼城城主白羽。”

容潋一言一出,宣平侯心中十分惊讶,一方面是因为兰溶月与白羽自己的交情,另一方面他没想到容潋会推荐白羽,毕竟白羽那不拘一格的表现的确不适合入朝为官。

“陛下,臣觉得此举欠妥,白羽或许不爱钱财,能治理曼城,能力自然毋庸置疑,可是白家的背景太过于特殊,臣以为,不妥。”宣平侯心想,还好杨怀之前来信中说了曼城的情况,对这位曼城城主也有提及,否则一旦白羽入朝为官,势必会掀起一番风浪。

“白家的背景特殊,不适是何特殊的背景。”白家祖宅被毁,白家证明白家过去历史的证据已经消失了,他不认为宣平侯回了解此事。

“臣不知,可白羽在曼城的所作所为臣却知道的一清二楚,若是让他成为吏部尚书,只怕才稳定的苍月国又将掀起无数风波。”宣平侯坚决反对道。

“侯爷,眼下五国虎视眈眈,户部尚书一职必须尽早决定,除了白羽之位,侯爷心中可还有合适的人选。”白羽行事,不拘一格,容潋也没有把握,只是想到白羽与兰溶月的交情,能让兰溶月信任的人可见能力非凡,最重要的是白羽接近兰溶月,晏苍岚竟然也容忍了,从这点上来看,白羽的能力绝对不一般。

只可惜容潋不知道其中真正的缘由,若是知道,心中只怕就不会有此想法了。

“这……”宣平侯神色为难,五国虎视眈眈毋庸置疑,户部主管钱粮,钱粮乃是国之根本,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到白羽手中,宣平侯着实放心不下。

“李煜,关于户部尚书一职,你先去渐渐白羽,询问一下他的意见,若他有想法,此事再议。”白羽的能力晏苍岚十分看重,不过这户部尚书的确不适合,容潋有此提议,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只怕也是觉得白羽危险,想借此将白羽留在京城。

“这…臣遵旨。”白羽入住烟雨阁,要想去见白羽,他就必须入烟雨阁,烟雨阁是著名的销金窟,去一趟少说也得上千两银子,宣平侯真想问问,这笔钱能报销不。

宣平侯虽是家大业大,可若是多去几次,也得掉层毛。

军政大事,御书房内,议论纷纷。

与此同时,树林中也展开角逐。

树林深处,不知兰溶月从何地出现,代十三回过神来时,木制的匕首已经划过他的咽喉,留下一道绿色的痕迹,十三看去,兰溶月已经站在距离他五步之遥的地方了。

“你是故意的。”十三狠狠的看了兰溶月一眼,与狠狞的眼神相比,十三心中觉得十分委屈,他自认为藏好了,他的行踪是怎么泄露的,兰溶月出现在他身后他竟丝毫都没有察觉。

“死人不应该说话。”

伴随语落,兰溶月悄然离开,兰溶月离开后,十三惊讶,竟没有丝毫的脚印,难道说刚刚一路上看似不小心留下的痕迹竟然是陷阱,十三恍然大悟,可为之晚矣。

十三用手轻轻擦了擦颈部的痕迹,发现竟然擦不掉,狠狠的瞪了兰溶月离开方向一眼后,迅速消失在树林中。身为暗卫,输了他认,绝不耍赖。十三离开,并未发现躲在不远处的兰溶月。

十三离开后,一个和十三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眼前,对着冰的反光梳妆,兰溶月不是第一次,用起来十分熟练,稳着身上淡淡的脂粉味,兰溶月微微蹙眉,看来雪天树林用脂粉易容有着致命的缺点。

虽然味道极淡,但破绽终究是破绽。

阿三一路走来,见十三迅速离开树林,颈部一道绿色的痕迹十分显眼,心中嘀咕道:没想到竟然这么快败了,指挥失利。

兰溶月易容成十三,光明正大的走在树林中,还不忘做了一个暗卫特有的动作。她迟迟不动手可不是闲着,既然决定要一决胜负,自然的了解敌情才是,毕竟实力悬殊相差太大。

找到敌人,逐个击破。

两刻钟后,兰溶月已经解决了六十多个人。

“十三,你……”一双眼睛盯着眼前的十三,心口处已经留下绿色的记号,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被自己人坑了。

“死人迅速离开。”

兰溶月留下一句话,迅速消失。

暗卫反应过来,想要去告诉阿三,之所以败的如此快,是因为被自己人坑了。只可惜他现在是死人,死人是不能说话的,带着几分无奈和佩服迅速离开树林。

暗卫驻扎地,九儿看着陆续回来的人,那浓浓的笑意怎么看都让人想要大战一场。

“我说过,娘娘一定会赢的。”九儿看向从刚刚开始就目瞪口呆的阿二,神情中满是骄傲。

“……。”

阿二沉默以对,从刚刚众人的议论中,他知道兰溶月易容了,可是规定没有说不允许易容啊,最重要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盘旋在空中那一对白色的苍鹰他十分熟悉,那不是兰溶月亲自调教的天羽和九霄吗?

雪天之下,白色苍鹰似乎也会隐藏自己的踪迹,尤其是明明是两只苍鹰那配合默契的样子,动物啊,为啥会动的什么事默契。

逐渐消失的气息,离开的同伴,阿三严阵以待,放出信号,准备集合。

很快,阿三身边聚集了十多人,聚集期间,又有不少人因为兰溶月偷袭离开了。

同时,兰溶月藏在一处岩石下,拿出手中的胭脂水粉,看来只能在换装两次,剩下二十人,可剩下的人才是最难对付的。对着冰做的镜子,兰溶月立即换上一张不起眼的容颜。

距离兰溶月不远的地方,阿三已经叫开始商议。

“她对我们的行踪了若指掌,你们怎么看。”十多个人聚集在一起,一边商议,一边戒备的看着四周。

兰溶月本想用冰块做成反光镜,看看阿三他们在商议什么,不曾想这个阿三还真算是有脑子的,竟然知道带上面巾,听不懂,有看不到口型,看来接下来是一场真正的较量,时间不多了。

树林中一个半个时辰是兰溶月控制自己速度的极限,高度的集中力和交锋,她可不是武林高手,不动用异能下杀招,对她来说格外困难。

------题外话------

二更稍后奉上…叶子最近打算调整更新,亲们觉得什么时候最合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