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臣服(二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易容后,兰溶月微微抬头,九霄停在距离兰溶月不远处的树干上,一双圆圆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兰溶月,似乎在确定兰溶月易容后的容颜,又像是怕一移开眼睛兰溶月就不会不见了。

兰溶月看着那双圆圆闪亮的眼睛,嘴角泛起淡淡笑容,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九霄离开。

九霄和天羽的存在剩下的人中想必已经有人发现了,战场之上,各凭本事,她也不算作弊,不过接下来对方一定会有所防备,最少现在他们应该无法完全肯定有两只苍鹰的存在。

阿三的确发现了翱翔在天空的苍鹰存在,也证实了心中的怀疑。

“三哥,她这是作弊。”

阿三微微挑眉,摇摇头道,“不算是作弊,开始事情就说过,进入树林,各凭本事,娘娘用苍鹰侦查敌情,可我们也用了树林中的陷阱,要说不公平,应该是对娘娘不公平,眼下我们已经知道了她的手段,可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除非正面交战,否则我们只怕难以取胜。”

两刻钟的时间,陌生的环境,即便是控冰的能力占据天时的优势,可他们却占据了地利和人和,他们的损失太大了,若为敌,他们此时此刻未必不是全军覆没。

其实,兰溶月不曾下杀手,他们同样也不曾下杀手。

“三哥,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可是面对娘娘,我们都没有动真格的,根据情报,娘娘没有内力,动真格我们未必会输。”一个气质微冷的男子站出来道。

“阿四,你错了。”阿三微微摇头道。

“错了?哪里错了。”阿四不明白,他的分析哪里错了。

阿四原本主掌暗杀,甚少发言,入动用真格的或许能伤兰溶月一二,可是一旦伤了,只怕后果不是他们能承担的。

“娘娘能彻底隐藏稀奇,单凭这点,你未必是她的对手。”阿三脑海中想着当年姬家灭门案之后,姬家尸横遍野的场景,当年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感到现场的时候,整个姬家所在的山谷弥漫着腐尸的味道,来杀姬家的人被另一股势力灭了,可是身上未曾留下任何伤痕,当时尸体已经葫腐烂,他无法完全确定死因,验尸后,他得出的结论是窒息,想着之前兰溶月大婚,姬长鸣献礼,如今看来,当年救人的很有可能是兰溶月,加上巫族灵女的传闻,阿三的脑海中有着太多的不确定。

“三哥,我们未免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吧。”

“对啊,三哥大不了我们正面交锋,我就不信赢不了。”

“正面交锋,我赞成。”

“我也赞成。”

……

一个表态之后,陆陆续续的都表示接受正面交锋的提议,不知不觉中,兰溶月已经慢慢靠近,与此同时,九霄徘徊在阿三头顶的上空,阿三知道,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被发现了。

“正面交锋我同意,不过不能下杀招。”

众人赞同的点头,与此同时,九霄突然飞向另一个方向,人群中突然传出一个声音,“追。”

众人如同听命了一般,迅速的追了上去,阿三停留在远比,他忽然发现,他的双腿如同被定住了一般,根本动不了,真想开口自己,一个熟悉的面孔用匕首顶住了他的后心。

“你很聪明,你可错了。”

“请主子指教。”熟悉的面孔,他的确没有料到兰溶月的易容术登峰造极,竟然能完全的易容成为另一个人。

“身为暗卫中军师一般的人物,你最不该有的便是妇人之仁,你不想伤我,可在我看来,你的好意是对我的侮辱。”交锋了这么久,她丝毫没有感觉到杀气,身为暗卫,在她看来就是不合格。

“属下知错。”阿三没有狡辩,他的确错了。

“很好,我给你一次机会,重新谋划,别让我失望。”

兰溶月闪开几步,阿三脚上的冰也慢慢融化了,阿三回头,只见兰溶月手上握住一把冰做的匕首,一双冰瞳不是为何让他心中泛起丝丝寒意。

“主子放心,我一定不辜负主子的期望,全力出手,绝不留情。”阿三明白,几乎是相互的,若是他还存有妇人之仁,等待他的将会是驱逐。

“很好,全力以赴吧。”

阿三飞快离开,却知道,这一场无论如何,他都输了。单凭兰溶月能在他防备的境况下悄无声息的靠近,甚至敢暴漏自己最大筹码,若非自负就是自信,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显然是自信。

阿三离开后,兰溶月卸去一身装束,恢复了自己的打扮,筹码既然暴漏了,就光明正大的交锋,她要的是这批人心悦诚服。

片刻后,树林中展开了异常厮杀,暗卫的双目中带着杀意,虽隐藏的气息,可能隐藏自己眼神的又有几人。

兰溶月挥手,将地面变成冰,心中十分无奈,没办法,树林中光明正大的战斗,她的确没多大的优势,况且用异能似乎不太公平。

既然对方不服,那她就打到对方服为止。

兰溶月丢下手中的木制匕首,摆明的意思就是放马过来。

与此同时,几个人飞速的向兰溶月靠近,身为暗卫,冰上行走是根本,京城每年大约有三个月的时间湖水是被冰雪覆盖,若是连这点都做不到,如何执行任务。

交锋中,兰溶月出手毫不留情,虽不会轻功,但鞋底凝结了一层冰,整个人如同魅影在冰上飞舞。

阿四意外,没想到兰溶月会选择正面交锋,交锋中,阿四的匕首划到了兰溶月的左臂,冰瞳中,兰溶月看向阿四露出一番赞赏,阿四越战越勇,出手毫不留情。

阿三直接放弃了攻击,原本在被兰溶月俘获的时候他就输了。

其中又有几人见兰溶月与阿四交锋,纷纷停手,心中暗自赞叹,没有能力能做到如此地步,当真是天下第一任。

时间快到之际,兰溶月在跟前立起一道冰墙,人飞速的闪到阿四的身后,手中握着一把冰做的匕首,匕首顶端对着阿四的后心,阿四立即停手。

“我输了,心悦诚服。”他伤了兰溶月的手臂,自此之后,兰溶月不曾用过右手,阿四自己清楚,若是用兵器交锋,他那一招根本伤不到兰溶月,最重要的是兰溶月手下留情了,若不然他早就淑妃了。

“半个时辰应该还剩下半刻中,你们还要继续吗?”兰溶月揉了揉自己的手臂,好久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交手了,的确挺累的。

“我们输了。”众人齐声道。

阿四输了,他们一起上也未必能赢,况且兰溶月在冰面上如同魅影,他们自认为没有这等身手,最重要的是兰溶月若是只給自己脚下制作冰面,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有无数的陷阱,根本就没有办法赢。

“回去吧。”

兰溶月走在最前面,其余的热走在兰溶月身后,面对身后探究的目光,兰溶月轻轻扶了扶额头,好久没有对打了,自从控冰异能修炼大成之后,她几乎都是单方面的屠杀,这探究和佩服的目光,不会是将她当成怪物了吧。

虽然她自己也觉得真挺奇怪的。

回到驻扎地的时候,众人已经站好。

十三看向兰溶月的目光充满了憋屈,他不过就是反对了主子一下下吗?为何他就成了最早回来的,虽然憋屈,不过心中还是蛮佩服兰溶月的手段的。

“拜见主子。”众人齐聚后,一同行礼拜见。

“你们可服气。”

“属下等心悦诚服。”尤其是虽兰溶月一同回来的人,心中那是真正的服,正面交手的时候,兰溶月的拳头每一拳都是打在他们觉得命门上,若真有内力,或是兰溶月用了异能,他们不死也残废了。

“很好,身为你们的主子,我教你们一条,任何时候,面对任何人,身为暗卫,最忌讳的就是手下留情,你们最大的价值就是没将你们培养成一个只知道服从命令杀人工具,你们最大的缺点就是你们还存着感情,且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将自己的感情控制自如,你们是暗卫,若是这点都做不到,你们的价值为零。”兰溶月的声音不大,静寂的环境中,所有人刚好听的一清二楚。

众人闻言,微微低头,被说得毫无价值,却不得不说兰溶月的话是正确的。

“请主子指教。”阿二硬着头皮道,心想,若是阿一在,会不会也被说得毫无价值。

“还能虚心求教,不错,九儿,让灵宓来教教他们,如何控制情绪,若有不服,让灵宓按照她自己的手段惩罚。”这批人训练得好是助力,训练的不好就是阻力了。

“娘娘,要不要在考虑一下。”九儿心愈发虚了,灵宓喜欢那人试药,而且是试毒药,在鬼门,無戾执掌刑罚,可她却知道,要论惩罚人,灵宓绝对是个中强手。

“怎么,你还怕他们一群大老爷们怕一个丫头吗?”兰溶月虽然这么说,不过她相信,一个月后,这群人绝对是见着灵宓就躲。

倾颜阁虽是颜卿当家,可最早训练出来的一批人中,他们真正畏惧的却是灵宓。

其实,在这件事上,兰溶月想错了,最早一批人是兰溶月亲自指导的,当初灵宓父亲过世,灵宓心情正是不好的时候,拿人试药作为惩罚就是为了发泄心中的不快,真正惧怕的却是兰溶月,当初兰溶月刚刚救回了姬长鸣,不久后暴走,那批人可被兰溶月凌虐的彻彻底底,只是当初枫无涯隐瞒了此事,之后兰溶月在柳絮的教导下平复自己的心情,身为当事人的兰溶月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回事,九儿是后来才追随兰溶月的,就更不知道了。

“我们不怕。”十三咬紧牙,代替所有人回答道。

“很好。”兰溶月心中补充一句,希望一个月后这批人还能如此淡定的说不怕。

其实,兰溶月也很想找人试药的,突然想到天牢中关押的犯人,兰溶月眼睛亮了很多。做皇后就是好,资源不断。

众人看着兰溶月发亮的眼睛,咽了咽口低下头,当做没看见。

“九儿,無戾的伤势如何了。”大婚前,兰溶月见过無戾两次,伤势似乎痊愈了,不过無戾脸色依旧不太好,無戾有意隐藏,兰溶月也没有多加询问,人只有学会了承担才会长大。

“伤势依旧痊愈。”

“从明天开始,功夫让無戾亲自过来指导,其他的全部交给灵宓。”

“是。”

阿二和阿三听着兰溶月的决定,似乎感觉即将迎来地狱,若是兰溶月能听到二人心声,绝对会直接道:欢迎来到地狱。

安排暗门的事情之后,兰溶月和九儿便启程回宫,虽然是让灵宓和無戾负责,可训练的计划必须由她亲自指定,今夜宫宴,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最主要的是好戏不断,她反而愈发期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