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将人废了/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夜晚宴,请帖难求。

揽月殿内,兰溶月提笔书写着未来一个月的计划,九儿看过后,额头冒出层层冷汗,与倾颜阁的训练相比,严酷可不止一倍,心中暗自为阿二等人默哀。

“娘娘曾经说过,丰富的经验是需要积累的,这训练计划是不是太严酷了些。”九儿见兰溶月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手中依旧哗哗的书写着计划,后面的条件越来越苛刻。

“一群大男人若是连这些都挺不过去,难以委以重任,对了,你觉得阿三如何?”计划制定是阿三的安排,能防止她读唇,还能意识到天羽和九霄的存在,还算不错。

“为人虽有些狡诈,不过从笔试之中来看,还算磊落,具体如何,凭一面之缘无法下结论。”九儿思虑再三后谨慎道。

“倒也是,暗门的人终究不是我亲手培养出来的,训练之后考验是免不了的,看来得好好计划一下。”一百个精挑细选的高手,兰溶月心中考虑的却是云颢选择这一百人真正的意义,论像暗卫,阿一比阿二更像暗卫,今日的场景,阿二的表现倒像是一方将领,这批人总给他一种违和感。

“娘娘若是觉得有什么不对,不如暂且不用,依目前的情况来看,鬼门的人足够调遣。”当初兰溶月指定的复仇计划是覆灭东陵国,兰溶月又不想祸及百姓,所以才成立鬼门,培养出一股庞大的势力。

“暂且先观望一下。”兰溶月落笔,将写好的计划递给灵宓,“从明日开始,你来监督训练,决不可手软。”

无论云颢留下这批人的目的为何,势力兰溶月是见识过了,今日的较量算不上是光明正大,但双方都未曾发挥出全力,不过这批人的团队意识薄弱,是有必要好好训练一番了。

“娘娘放心,我绝不手软。”看着手中的计划,灵宓的声音高兴的有些激动澎湃。

“娘娘,陛下身边的夜魅让我将这封信交给娘娘。”零露匆忙走进来,将一封信递给兰溶月。

兰溶月看过信,冰瞳中泛起几分寒意,“九儿,你随我出宫一趟,红袖,宫中的事情交给你了。”

“娘娘放心,我一定处理好宫中的事务,只是娘娘离宫可否要告诉陛下。”能让兰溶月泛起寒意,可见事情不小,如今京城不太平,兰溶月又是晏苍岚心尖尖上的人儿,可落在好事者眼中兰溶月就成了最佳的筹码?

晏苍岚独宠兰溶月,朝中大臣中也有不少希望兰溶月出事的。

“不用。”京城内的事情若她都处理不好,这皇后就白当了。

府邸内,夏侯文仁扶住身后的兰悦,只见兰悦脸色微微苍白,曾经的过往,如同鬼魅一般袭来。

“三皇弟,一年前你离开南曜国,为兄怎么也想不到你居然和这个残花败柳在一起。”男子轻佻着没看下脸色发白的兰悦,兰悦微微发白的脸色让男子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郡主长得不错,只可惜老了点,既然能服侍我三皇弟,不如今夜本太子给郡主一个机会,服侍我如何?”

兰悦握住夏侯文仁的手臂,她没想到南曜太子竟然能找到这个别院,别院是兰溶月特别安排的,兰悦不相信兰溶月会出卖她,只是想不通究竟是谁一直盯着她。

“夏侯长胜,若是你再敢说我妻子一分,别怪我亲手杀了你。”夏侯文仁见兰悦脸色苍白,轻轻擦拭了一下兰悦额头的细汗,心中对夏侯长胜的杀意又多了一重。

“夏侯文仁,你是有几分小聪明,可你觉得就凭你收下的脓包能打得过我吗?对了,你私自藏匿苍月国的消息父皇可不知道,这一次没人可以帮得了你,你放心,你死了,我会好好疼爱你妻子的。”夏侯长胜挑衅道。

他明明长子,从小到大,夏侯文仁顶着一副什么都不争的模样,却在各个方面都压他一头,好不容易等到夏侯文仁在东陵国消失,他本以为夏侯文仁若是聪明便永远都不会再出现,没想到他竟然投靠了晏苍岚,夏侯长胜心中不耻。

“夫君,我没事。”兰悦握住夏侯文仁的手,她知道刚刚夏侯长胜冲进来的时候她动了胎气,所以她派连翘去求救,兰悦在夏侯文仁掌心写道:拖延时间。

夏侯文仁扶兰悦坐下,神情中尽是担忧。

“来人,给我拿下。”夏侯长胜死死的盯着兰悦,当年兰悦的外公镇守边关,两国交战时,他曾见过兰悦一次,当年俏皮灵动让他就像将其占为己有,只可惜人还没劫走就被兰悦的外公知晓后教训了一顿,如今他想的却是杀了夏侯文仁,将兰悦带回南曜国,夏侯长胜不怕东陵国有人问罪,毕竟自从兰悦成为鬼郡主的那一刻,所有人就都放弃了她。

“你敢,夏侯长胜,若是你还想走出京城,你最好别动我一分一毫。”兰悦拉住夏侯文仁的手,尽量让自己目光冷静的看向夏侯长胜,事到如今,她只能搏一搏。

兰悦将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腹部,想着兰溶月的吩咐,让她情绪千万不要有过大的波动,只是想到腹中的孩子,心就愈发慌乱了。

“瑾儿,我拦住他们,你赶快离开,只要离开府中,你就会没事的。”京城戒备森严,晏苍岚治军严明,绝对不会有人敢在公众场合对兰悦下手。

兰悦放在腹部的手微微僵了一下,近日京城局势不稳,加上夏侯长胜又在京城,夏侯文仁为此操劳过度,兰悦本想过些日子再将喜事告诉夏侯文仁,没想到这些事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我不走,夏侯文仁,自你娶我的那一日开始,你就别想在抛下我,除非你不再喜欢我。”

夏侯文仁看向兰悦苍白的脸色,以及放在腹部的手,心中顿时一激,可却愈发担心了。

与此同时,隔壁院内。

“张伯,我们要不要动手,再不动手人死了灵主可是会生气的。”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子,身着一身天水碧的短裙,要带上挂着几颗铃铛,一边偷看,一边嗑着瓜子。

“看兰悦的脸色不太好,叮当你过去保护好兰悦。”张懿看了看叮当,之前从灵岛来的人都被兰溶月派回去复命了,作为灵岛之主,兰溶月大婚灵岛的人都要来贺,可兰溶月担心灵岛面世可能会被人利用,于是便派人回去挡一挡。

“我都还没见过灵主呢?就要做苦力啊。”叮当微微嘟嘴,继续嗑着瓜子,眼神却时时留意着兰悦的一举一动。

“叮当,京城不比灵岛,不许放肆。”张懿微微摇头,兰溶月去灵岛继承灵主之位的时候,叮当正在闭关,这一闭关出来就多了一个灵主,叮当是不愿意接受的,只是祭天台之后,叮当对兰溶月倒是有几分好奇。

“除了东西好吃点,人多点,其余的比灵岛差远了,你以为我愿意呆在京城,不过若是能进宫见见灵主我还是蛮期待的。”叮当心中谋划着,若有机会见灵主,她一定和灵主好好比划一下。

“不许胡闹,人交给你了。”

张懿决定要培养一下叮当的责任感,否则留在京城若还是那无法无天的性子,只会平添麻烦。

隔壁院内,夏侯长胜留意了一下四周后,眼底划过浓浓的杀意。

“你说我不敢杀你,可在我看来只要不留下证据就好,将人给我杀了,这院子一把火给烧了。”夏侯长胜觉得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他是南曜国太子,他不相信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有人敢动她。

叮当飞身挡在夏侯长胜面前,一脚踢过去,夏侯长胜连连后退七八步才站稳。

“肥猪,你等等,院子不能烧。”叮当落地后,扭了扭脚,“肥猪,你太重了,都踢不动。”

院子可不能烧,她就住在隔壁,一旦放火,她可就被殃及了。

突然跳出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手中还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中放着瓜子、花生、杏仁,踢飞夏侯长胜之后,她依旧安心的吃着瓜子,心中想着,食为天新推出来的瓜子味道真不错,甜甜的,还挺香,就是贵了点,还好没弄撒,弄撒了多浪费。

“放肆,你知道我是谁吗?”夏侯长胜戒备的看着突然闯出来的小丫头,心口传来剧烈的疼痛,呼吸间,他似乎闻到的血腥味。

叮当正想动手解决之际,突然听到了门口又脚步声,立即改口道,“我管你是谁,天大地大,我家主子最大,你要收拾我,也的看看我家主人同不同意。”

叮当语毕,九儿挥舞长剑,直接劈开了门。

“南曜太子,挺热闹的吗?是谁要杀本宫的姐姐。”兰溶月一身劲装,一举一动透着霸气,九儿护驾,兰溶月直接走到兰悦身边,替兰溶月把脉。

“月皇后,一个破烂货而已,怎么可能是月皇后的姐姐。”夏侯长胜将手放在心口,剧烈的疼痛让她咬牙道。

“溶月,怎么样了。”兰悦满是担心的盯着兰溶月,她已经二十有四,好不容易有个孩子,一定不能出事。

“没事,修养几天就好了。”兰溶月将早就准备好的人参丸给兰悦服下,虽然这么说,但前三个月是最危险的,尤其是兰悦到京城一路奔波,十分辛苦。

“嗯。”兰溶月放心的点了点头,她相信兰溶月。

“九儿,扶她去休息。”

九儿扶兰悦向里屋走去,夏侯文仁在惊讶中未曾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将兰悦护在怀中,兰悦轻轻拍了拍夏侯文仁的肩头,夏侯文仁才回过神来。

“我没事,你留下。”

今日之事皆因夏侯文仁的身份而起,没有道理让兰溶月来收拾残局,若要杀夏侯长胜,这罪名也不能让别人来背。

“灵…主子,我是叮当,你要吃吗?”叮当将零食盒递给兰溶月,她本来不服气,见兰溶月一出现身上自带的那种震慑一切的气质她就十分佩服,于是讨好道。

“你想留下。”叮当她虽没见过,可却听过,灵岛大护法的宝贝孙女,若非她继承了灵主之位,五年后最后可能继承灵主之位的人便是叮当了。无事不登三宝殿,突如其来的讨好,她可不行这全是好意。

“有这么明显吗?”叮当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出门前,爷爷教过她喜怒无形约束,她刚刚一直都是笑着的啊。

“你觉得呢?”

“我听主子安排。”

隔壁院落一直注意院内动向的张懿,看着叮当的表现,吓了一跳,前一刻还是无法无天,怎么突然变成狗腿子了。

其实,张懿不知道,叮当遵大护法的吩咐,来给兰溶月恭贺新婚之喜,只是一路上耽误了些时间,兰溶月大婚之日才感到,根据大护法的命令,叮当来回一共只有一月的时间,一月之内,必须返回灵岛。

大护法有此安排,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怕叮当给兰溶月添麻烦,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孙女大护法还是非常了解的。

于是乎叮当就只要讨好兰溶月才能留下来。

兰溶月留在灵岛的时间总共不足两个月,但对大护法的行事作风还是十分了解的,看着叮当手中抱着的坚果,自然能猜到个大概。

“你觉得他们该怎么处置。”兰溶月微笑的看着院中十多个护卫以及夏侯长胜,嘴角泛起的笑容妖异如那盛开的彼岸花。

叮当眼睛一亮,是机会,得抓住才行。

“他重要吗?”叮当将装着坚果的食盒放下,随后指了指夏侯长胜,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模样。

“不重要,不过杀了也挺麻烦的。”

几国联盟,唯独南曜国与苍月国不接壤,若是杀了夏侯长胜,敌人就连成一线了,对一统天下来说,有些麻烦。

作为当事人的夏侯长胜敢怒不敢言了,不知几时,兰溶月身后有集聚了一位老者,打扮像是一个老书生,只是手中握着的宝剑告诉他,此人绝非是一个老书生这么简单。

“他想要刚刚进去的那个姐姐,不顾把他送到青楼如何?”叮当纠结的思虑再三,来京城之后,他一直听张懿说青楼是红尘之地,千万莫入,于是就有了这个想法。

叮当一句话,兰溶月直接看了看张懿,眼神仿佛在说:你自己跟大护法交代。

张懿心中十分悔恨,早知道就将叮当关在院子内,不让她出去了,好的没学到,坏的学了一大推。

“建议不错。”兰溶月点了点头,青楼的确是个好地方,不过不是送去青楼,而是找一推老妈子来伺候一下,若是有时间,她觉得这个方案完美,可是她现在什么都不缺,唯独却时间,“只是不太适合,张伯,南曜太子不是喜欢女人吗?把他给本宫废了,至于剩下的这些人,叮当,我给你一盏茶的时间。”

“保证完成任务。”

叮当举起双手,摇晃着手腕上的金铃铛,悦耳的声音传出,清脆的铃铛声慢慢的从耳中进入,人如同被催眠一般露出享受的笑容,铃铛拿出一根天蚕丝,天蚕丝轻轻的划破要杀之人的喉咙,人倒下,鲜血并未流出,丧命后,颈部留下一道红痕。

夏侯文仁本是心智坚定之人,努力稳住自己的心神,好几次,他差点失神了。心想,兰溶月背后的势力他知道一些,可是这个小杀神他可从未听过,即便是在江湖上也从未听过如此杀人的手段。

神秘且强大,他都有些好奇兰溶月背后的势力了。

晏苍岚宣布此生只娶兰溶月一人,他和兰悦原本担心兰溶月处境会很危险,如今看来,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天女之声,主子,可还满意。”刚杀完人后,叮当笑嘻嘻的走到兰溶月身边,讨好道。

“还不错,不过,还不够。”兰溶月指了指夏侯文仁、张懿以及还残存一点意识的夏侯长胜。

“嗯,的确还不够。”叮当最惊讶的是兰溶月竟没有半分影响,张懿和夏侯文仁都看得出努力在抵抗她的声音,唯独兰溶月一直静静的站着,不曾有丝毫的影响,叮当回过神来,似乎有些偏离主题了,“主子,我能留下来吗?”

“留下来的后果你知道,想清楚了再来问我。”灵岛之人留在外面,能力会渐渐减弱,叮当的能力是通过其他的声音控制人的心神,虽然不像是她的控冰能力,而是一种特殊的功法,这种功法因环境的变化容易对修炼者本身产生影响,张懿的功夫原本很高,只是留下后,功夫渐渐退化了,其中的原因兰溶月也研究过,一直没有找到答案。

叮当这次没有再继续询问,而是点了点头。

“还不进屋去陪她吗?”兰溶月见夏侯文仁稳定心神后道。

“娘娘,放了他吧。”夏侯文仁手紧紧握住手中的折扇,他被夏侯长胜的侍卫偷袭,受了内伤,可在夏侯长胜毫无战意的时候,杀夏侯长胜的把握他还是有的,只是这么做的后果只怕他也会身受重伤。

“这笔账你自己算,只是欺负了我的姐姐,总得付出点代价,张伯,还不动手,要我再说一次吗?”不能杀夏侯长胜,不代表不能废了夏侯长胜,将人杀人,南曜国一定会同仇敌太为夏侯长胜报仇,若只是将人给废了,南曜过愁的就是新太子人选了,一石二鸟。

张懿提起夏侯长胜,飞快的废了夏侯长胜的武功,随即一脚踢在夏侯长胜的胯下,咔擦说一声后夏侯长胜直接落在院外,两个黑衣人迅速出现,架着夏侯长胜离开。

叮当饶富趣味的看着这一幕,心想,原来这么做就废了,看着夏侯长胜生不如死的表情,叮当满意的点了点头,似乎在评价,这招不错。

张懿此刻不知道,他因为这一招彻底教坏了叮当,往后的岁月中,叮当凡是与男人交锋,几乎都直接用这一招,对叮当来说,这招一击必杀,当然,前提是要在不杀人的时候才能用。

“多谢。”夏侯文仁没想到兰溶月会赶来,还会说兰悦是她的姐姐。

“你不用谢我,今日的公道是我提兰悦讨的,而你,若是想报仇,就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兰悦有孕,估计是怕你因为夏侯长胜的事情分心才没有告诉你,你记住,要想保护好她,你必须自己强大起来。”夏侯文仁在苍暝郡(之前的苍暝国)的时候已经有官职,眼下他若要给兰悦报仇,最好的方式便是投入厉将军麾下,来人在战场上讨回来。

“我还知道了。”兰溶月说的如此明显,夏侯文仁不笨,岂会不明白。

“这里不适合调理身体,马车已经备好,我带兰悦进宫,等各国使臣离京后,你们再商议。”兰悦容颜被毁之后,思虑过剩,身体比常人的本就差了许多,如今还未满三个月就动了胎气,需要好好调养一番。

“我能和瑾儿谈谈吗?”(瑾是兰悦的小字。)

“我再马车里等,时间不多。”

“好。”今日宫宴,兰溶月和晏苍岚是主角,兰溶月收到信后能亲自来,夏侯文仁已经很感激了。

兰溶月刚上马车,叮当趁张懿不注意也爬上去。

“主子,我很好养的。”

看着叮当一副求包养的模样,兰溶月轻轻扶了扶额头,心想,叮当与大护法那沉闷古板的性子当真是完全不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