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小妖精,你还真放心/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废了夏侯长胜很快传遍京城,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废了比杀了更为严重,杀了只是失去一条命,废了的是尊严,为人不耻。

兰悦想着兰溶月如今的处境,最尊贵的地位,最危险的处境,如今又因为她的缘故得罪了南曜国,五国联盟时,南曜国的态度暧昧不清,如今苍月国直接成为以一敌五的局面了,一旦有任何意外,所有人都会讲这个罪名安插在兰溶月身上。

女子名誉何其重要,更何况这祸国二字已经让兰溶月处境危险,如今又更加危险了。

“溶月,给你添麻烦了。”

“算不上麻烦,南曜国的态度看上去暧昧不清,其实早有所决定,一旦开战,南曜国绝不会选择袖手旁观,你有身孕,千万不可思虑过度,你暂时就留在宫中,安全些。”今日没有取夏侯长胜的命,以夏侯长胜小肚鸡肠的性子绝不会善罢甘休。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免得等下你说我矫情。”

入宫后,兰溶月直接安排兰悦在揽月殿内住下,好在揽月殿是由几处宫殿合并起来的,院落很大。

“灵宓,派两个人照顾兰悦。”兰悦的住处是她亲自挑选的,夏侯文仁和兰悦两人深居简出,照理说不应该这么快被发现,为何会泄露踪迹。

“是。”

“主子,那我呢?”叮当盯着兰溶月,心想,她也要做个有用的人,不然怎么留下来。

“叮当,以后在宫内叫娘娘,不要叫主子。”九儿看了看叮当,心想,这过于活泼的性子不会添麻烦吧。

“娘娘。”叮当笑嘻嘻的看着兰溶月,心中想的却是她一定要留下来。

“九儿,给叮当一块令牌,你去替我查查,是谁泄露了兰悦的行踪。”

夏侯文仁是南曜国的三皇子,自夏侯长胜抵达京城后,他一直是深居简出,加上他为人谨慎,自己泄露行踪的可行性很小。

“是不是查到了我就能留下来。”看着宫中金碧辉煌,亭台楼阁,叮当眼睛都亮了。

“三日内,若你差了我便允许你留下来。”

叮当死死的盯着兰溶月,生怕兰溶月反悔,急忙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宫中宴会,百官极其家属陆陆续续入宫,随行的有侍卫、侍女,少说也有一百多人,天色很快暗下来,红色的灯笼照亮了整个皇宫。

太和殿内,除南曜国之外,各国使节已经抵达,其中最吸引众人目光的当属楼陵城,楼陵城才称帝,如今又出现在苍月国京城,他一出现就引起了不少话题。

沉稳大气的太和殿内,一阵莲香吸引了众人,淡淡的香味传遍了整个太和殿。

晏苍岚身着一身深紫色龙袍,头戴玉冠,尽显帝王之气,尊贵无双,绝代风华,不少女子看得的那一刻起便移不开目光,晏苍岚身侧,兰溶月一袭淡紫色宫装,尊贵中略带一丝飘逸,长发用发冠束起,发冠上几颗淡紫色的珍珠与一袭紫衣遥相呼应,倾世容颜,尊贵无双,让人不由得自惭形秽。两人一同走进,尊贵、霸气,最重要的是和谐,似乎世间除了彼此之外,两人再也无人可用匹级。

不远处,杨玲双手紧紧撕扯着绣帕,目光自从落在晏苍岚身上的那一刻开始便再也离不开。

一路走向主位,晏苍岚那深邃的目光不知从何时开始,冷了几分。若是可以,他真想将身边的人儿藏起来。

“拜见陛下,拜见皇后。”

众人一一行礼后,晚宴开始,与此同时,宫女为美人奉上一杯雪莲茶,莲香四溢,与众人不同,楼陵城脸色微变看向晏苍岚,只见晏苍岚身体微微向前,直接挡住了楼陵城的目光。

“你不会是将楼兰国禁地所有人的雪莲花头弄来了吧。”算上昔日送去镇国将军府的,如今再看看今日的排场,兰溶月看向身侧的自己的男人,心想在,这人太腹黑了。

“还有些,实在没法采摘。”晏苍岚说话间,端起身侧的雪莲茶递给兰溶月。

兰溶月是医者,一闻便知,杯中的雪莲与众人的相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兰溶月拿起杯盖,看了一眼后看向晏苍岚,似乎在问:这样好吗?

“品质不好的雪莲花留着占地方。”

晏苍岚的答案兰溶月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偷了就偷了,居然还说品质不好占地方。不用看她也知道,此刻楼陵城的脸一定是黑的。

楼陵城登基为帝,几国也曾去朝贺,要知道楼陵城可没有雪莲花茶招待。

“昔日就听闻月皇后一舞倾城,不知今日能否有幸一见。”楼陵城起身,微笑着看向兰溶月的方向道,晏苍岚是一国之君,他也是,他要让晏苍岚为留下他而后悔。

“皇后身子不适,不知今日可有人愿意献舞。”兰溶月还来不及开口,晏苍岚毫不犹豫的拒绝后,顺便看下不少想要跃跃欲试的众家千金道。晏苍岚语落,杨玲立即站起来道,“启禀陛下,为两国邦交,臣女愿意献舞,请陛下恩准。”

看其装束,似乎早已准备。

兰溶月看向杨玲,今日的杨玲与往日相比似乎多了些许的沉稳。

“准了。”

杨玲起身上前,微微行礼后开始献舞。

一袭浅绿色长纱裙,长袖善舞,一举一动中透着清雅,杨玲性子本就活泼,清雅多了一抹灵动,看着杨玲翩翩起舞,一抹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兰溶月神色微变,“她来京城了吗?”

“谁?”晏苍岚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兰溶月,微微变化的神色,晏苍岚尽收眼底。

“柳言梦,自兰慎渂死后,柳言梦便下落不明,我一直以为她去了楼兰国,没想到她竟藏在京城。”兰溶月过目不忘,更何况柳言梦也曾冰上起舞,那场景她记忆犹新。

“为夫耳边,依稀残留着夫人吹奏龙吟玉萧的声音。”晏苍岚瞥了杨玲一眼,说她东施效颦都是抬举了。

“知我者,夫君也。”兰溶月不由得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本以为他不在意,没想到记得到时清楚。

“能得夫人一言,为夫三生有幸,与夫人相处的时光,为夫不会忘,不能忘,不敢忘。”桌下,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冬日天寒,一场宴会,委屈他夫人了。

若是再做的人知道晏苍岚心中此刻的想法,只怕兰溶月这祸国殃民的罪名又多了一重。

“夫君觉得,我该怎么做。”她的确还蛮欣赏这幕后之人的,不过,可惜是敌人,对于欣赏的敌人,还是除之最好。

“夫人随意,为夫为你摇旗呐鼓。”

两人甜蜜的对话,丝毫没有留意到几国来使和众大臣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乐曲停下,最后飞身而起的动作楼陵城有一刻看呆了,那动作中带着几分熟悉的身影,楼陵城抬头看向兰溶月,只见兰溶月和晏苍岚正在小声说着什么,丝毫没有留意到在场的众人。

“陛下觉得与楼兰国联姻如何?”兰溶月的目光看向宣平侯,能让自己的女儿献舞,他当知道献舞的后果。

兰溶月突如其来看过去的目光,宣平侯额头冒出层层汗珠,今日献舞,他的确有意将杨玲送入后宫,以稳定目前朝局,云天国与苍暝国合并,国内各股势力互相抵制,长此以往,只怕会形成内忧。

“甚好。”晏苍岚看了一眼楼陵城,意味深长的说道。

驿馆内昨日发生了什么,晏苍岚可一清二楚,想着自家夫人的手段,晏苍岚那是打心眼里佩服。

“郡主一舞犹如春日到来,百花盛开,赏。”兰溶月微微一笑,似乎原本的春意盎然消失了,顿时化作夏日炎炎,只是这夏日似乎在冬季。

兰溶月突然开口,连容潋都觉得意外,殿内角落,叮当专心的吃着东西,闻言偷偷看了兰溶月一眼,心想:爷爷不是说主子少言,让她来京城后少说话吗?主子和爷爷所说差距挺大的,不过,很有趣。

“臣女谢皇后娘娘赏赐。”杨玲目光移向晏苍岚,却发现从头到尾,晏苍岚都未曾看她一眼,杨玲正想开口,宣平侯立即站了起来,道,“皇后娘娘,臣等久闻御花园内雪景盛美,月色之下,不如邀请诸位一同赏雪如何?”

宣平侯素来疼爱杨玲,对于这个女儿宣平侯也十分了解,若是此刻得罪了兰溶月,只怕免不了和亲的命运,晏苍岚想要一统天下,他又怎会让自己的爱女去和亲。

“陛下,今日京城不太平,去世生灵无数,本宫吩咐人准备了莲花灯为逝者祈福,不如邀请众人一同去御花园放灯如何?”既然有人要勾引晏苍岚,她总得给今日前来的世家千金一个知难而退的机会吧,若不懂知难而退,也就别怪她之后不手下留情了。

兰溶月的话落入众人耳中,不少亲眼见兰溶月下定覆灭豫王谋反的人心中一阵恶寒,为逝者祈福,当初下令屠杀的人可是兰溶月,怎么看都是鸿门宴的下一场。

“皇后的提议极好,冬日雪景甚美,御花园的冰雕更是一绝,诸位,请。”

晏苍岚紧紧握住兰溶月的手,另一只手在兰溶月手心写道:小妖精,你还真放心。

“夫君不是说心中只有我吗?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再说,我给你机会,你敢吗?”兰溶月看着某个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的男人,微笑着说道。

看着兰溶月淡淡的笑容,晏苍岚知道,兰溶月从不危言耸听,他敢吗?“为夫不敢。”

“夫君是信守承诺之人,为妻相信夫君。”兰溶月和晏苍岚起身,想着殿外走去,天空中,繁星闪烁,“夫君,今日明月当空,景色优美。”

“若是能与夫人小楼赏雪,当真是人生一大乐事。”晏苍岚意味深长的说道。

兰溶月身体微微一震,停下脚步,微微上扬的眼角,似乎在骂着:色狼。

小楼赏雪,兰溶月可记得新婚之夜,小楼欣赏烟火,最终直接变成了干柴烈火,这赏雪估计能把雪融化了。

“知我者,夫人也。”

两人之间,不需要太多言语,看着兰溶月的背影,楼陵城额头冒出层层细汗,暗自骂道,“可恶。”

“陛下,要不要请御医看看。”兰鈭见楼陵城大冬日额头冒出冷汗,又想起昨夜之事,眼底露出浓浓的担忧。明知楼陵城中了魅毒,只是昨夜去鬼阁求医,奈何直接被拒之门外,如今之际,唯有当众求医,兰溶月方无法置之不理。

“不用。”楼陵城眼底透漏出浓浓的占有欲,无论是谁对他下了这魅毒,对他来说,反而是一种机会,他需要解药,而这解药恰好是女人。

“陛下,万万不可。”

解毒之人是谁都可以,唯独不能是兰溶月。

------题外话------

二更十点半奉上…今天去逛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