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气坏白莲花/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陵城双目深处,闪过一丝阴毒,这些年来,他的确依靠过兰鈭,弄得兰鈭这些年来狂妄自大,若非如此就不会表面上对他恭恭敬敬,私底下对他处处限制。

楼陵城挑眉,目光停留在兰溶月身上不曾离开,“怎么,皇叔心疼了。”

“臣不会。”兰鈭没有多言,他知道,眼下楼陵城什么都听不进去,只盼早点回楼兰,待楼陵城冷静之后,再从长分析此事。

“不会就好。”楼陵城说完,迈步走出太和殿。

御花园内,各种冰雕在烛光下熠熠生辉,兰溶月看着偌大的御花园,与东陵国相比,此处更加威严大气,月光、烛光、冰雕,折射下照亮了整个御花园。

“苍帝,难得如此美景,不如喝一杯如何?”燕国使臣提议道。

兰溶月闻言,微微点头。

“看来苍帝极疼月皇后的传闻果然是真的,这点小事还需经过月皇后同意。”楼陵城走来,笑着开口道。

“今日是孤与皇后大婚后宴请诸国来宾,这是家事,皇后为上。”

楼陵城说他惧内,他惧内又何妨,最重要的是他迎娶的是自己心爱之人。

“诸位把酒言欢,本宫先去祈福。”几国使臣打什么主意,兰溶月岂会不明白,既然如此,成全又何妨。

“月皇后仁善,是天下之福。”南曜国使臣狠狠的说道,想着夏侯长胜的伤,那双眼睛便淬了毒,恨不得将兰溶月剥皮抽筋。

“天下百姓受天涯海阁接济度日的不少,想必诸位也有所耳闻,这仁善之名,本宫也担得起。”夸奖她‘仁善’,她就无言以为对吗?当年励志为季小蝶祈福才有了天涯海阁的捐助,这些年来,凡事受灾得的地方,无论是哪国,都有天涯海阁接济的身影。

兰溶月自卖自夸的模样,南曜国使臣一时间倒是有些无言以对了。不少听到兰溶月此言的人真想问问兰溶月,脸皮到底有多厚。

“多谢使臣夸奖孤的皇后。”晏苍岚心中暗自想着,来日攻打南曜国,一定要将这双眼睛给挖了。

听着晏苍岚的话,南曜国使臣打了一个冷颤。

“酒菜已经备好,诸位,请。”几个接近透明的巨大敞篷中,淡淡酒香味传出,兰溶月十分恭敬道。

突然一阵冷风袭来,晏苍岚轻轻整理了一下兰溶月鬓角吹起的长发,随后轻声道,“若是累了,就早些回去休息。”

“嗯。”兰溶月微微点头,怎么会累呢?今夜的好戏正要开始。

“苍帝和皇后伉俪情深,此乃天作之合,我等真不愿意多加打扰。”夏侯文仁站出来看口道,心想,若晏苍岚再这么墨迹下去,估计就直接带着兰溶月会揽月殿了,他既已经决定辅佐晏苍岚,该儿女情长的时候他绝不打扰,此时此刻的确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多谢夸奖。”晏苍岚冷冷看了夏侯文仁一眼,以打扰的示警告

分别后,兰溶月走到御花园内的小河边,小河上,一朵朵莲花灯摇曳生姿,形成花海,若是漂亮。

“灵宓,你去交代一声,一定要注意防火。”今夜想要生事的人很多,想要生事后将其变成意外的更多。

“是。”

灵宓离开后,红袖和九儿一直伺候在侧,至于零露,兰溶月直接发挥所长,让她去管理御膳房今天的上菜了,零露虽没有灵宓识毒的本事,可是有小金傍身,行事的时候反而比灵宓更为方便。

“夏侯明霞见过月皇后。”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身着一件白色披风,整个人似乎藏身于披风中,与今夜千篇一律的女儿家想必,夏侯明霞没有盛装,反而装束简单,别具一格。

“明霞公主无须多礼,请起。”兰溶月回过头,看向夏侯明霞,夏侯长胜此来带了一个不受宠的公主,其目的自然是两国联姻,起初的时候兰溶月并未在意,不过今日见了夏侯明霞的这一身装束,兰溶月倒是有几分在意了。

若不争,何来的别具一格。

“近日听多了谣言,如今一见月皇后才觉得那些谣言何其虚假,若日后有机会,我一定替月皇后澄清。”夏侯明霞看着兰溶月,对于兰溶月的传闻她听过很多,只是如今一见,方才觉得天下竟有如此绝色的女子。还好她今日没有以华服取胜,一堆华服面前,反而小家碧玉更出色。

“聪明人又岂会被流言蜚语所影响,被影响之人岂值得本宫去澄清。”试探吗?没想到一个不受宠的公主还有点脑子。

“月皇后所言极是,是明霞激动了。”披风下,夏侯明霞双手握成拳头,她本以为提出今日京城的谣言,兰溶月会被谣言所累,亲自给晏苍岚纳妃,没想到兰溶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她的计划落空。

“无奈,明霞公主年纪小,日后定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以后也不至于太激动。”

绝色容颜,如清泉流水般的声音,明明是讽刺的话语,却说的十分认真,甚至带着几分宽慰。

夏侯明霞心中一紧,兰溶月是故意说她年级小,不懂事,她明明比兰溶月还要大上一岁。,兰溶月在故意讽刺她,她听闻兰溶月自幼在庙堂长大,没想到也擅宫斗。

“娘娘教训的极是,妹妹日后一定改。”夏侯明霞微笑着看向兰溶月道,一副单纯宛若白莲花的模样。

一声妹妹,若兰溶月应了,夏侯明霞便能入这苍月国后宫,只可惜兰溶月岂会让她如愿。

“明霞公主严重了,家母只有一女,再说也生不出比我还要大上一岁的妹妹,明霞公主回去的时候,本宫亲自为明霞公主挑选一名教习嬷嬷,还请明霞公主不要拒绝。”

一语双关,先说夏侯明霞不识数,后说夏侯明霞不知礼,顺便还直接大小了夏侯明霞想要留下的念头。

夏侯明霞心中快气得吐血,可却还不得不笑脸相对,“明霞失礼了,只是偌大的后宫,莫非月皇后打算独占苍帝的宠爱吗?”

她就不信,晏苍岚会喜欢一个善妒的女人,自古以来,哪有君王只娶一人的,这亲,她和定了。

“明霞公主误会了,陛下说他心小,只容得下本宫一人。”

四周的人越来愈多,夏侯明霞将让她引起公愤,拒绝所有人,兰溶月一言,让众人再无法提问,一旦提问,兰溶月直接将问题丢给晏苍岚。只可惜晏苍岚看不到这一幕,若是能看到,肯定特别高兴的说:夫人终于学会依靠为夫了。

“苍帝对月皇后真好。”夏侯明霞没想到兰溶月会这么回答,这些话本是闺房密事,没想到兰溶月会直接说出来,而且她不信那等君天天下的王者会说出这般儿女情长的话。

“本宫知道,而且天下皆知。”

盛世婚典,天下岂能不知,除非是又聋又瞎。

宫中夹缝中求生存,夏侯明霞挺过来了,没想到如今竟被兰溶月堵得无话可说。

夏侯明霞久久不语,本想有人开口缓解一下气氛,奈何还真没一个人来救场。在场之人,聪明的站在后面看戏,存有其他心思的也决定不在兰溶月身上费工夫,毕竟有了夏侯明霞这个前车之鉴,除非傻,否则谁会自己给自己找不快。

“月皇后这莲花灯可真美。”夏侯明霞无奈的开口道。

“明霞公主有所不知,这莲花灯可是本宫亲自设计的,天下间,只此一家,若明霞公主真的喜欢,离开时,本宫送你几盏如何?”放灯之前,兰溶月就说了是为逝者祈福,如今说送夏侯明霞几盏莲花灯,不是早咒南曜皇室死人吗?

在场之人同时想到了已经被废了的夏侯长胜,但凡有脑子的人都明白,夏侯长胜出事,夏侯明霞即便是回去,只怕也难逃一劫。

“多谢月皇后好意,路途太远,不宜再添行囊。”

夏侯明霞心中快气得吐血,偏偏还要和颜悦色,强颜欢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