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将计就计(1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侯明霞碰了一鼻子灰,兰溶月软硬不吃,看着眼前涓涓流水,夏侯明霞恨不得将兰溶月推入水中。

“月皇后与苍帝伉俪情深天下皆知,天儿曾听说月皇后能水上起舞,不知能否有幸一见。”女子换换走近,一双桃花眼光彩夺目,步履轻盈,一举一动中带着几分仙气。

眼前的女子自称天儿,兰溶月自然知晓其来历,楼兰国闻名天下的飞天舞,领舞之人便是天儿,早前得楼兰女帝宠爱,赐名天舞,兰溶月知道楼陵城老京城不会全无防备,天舞是楼陵城的人兰溶月倒是觉得有些惊讶。

“区区一个婢子也敢挑衅皇后,莫非这就是楼兰国的教养。”红袖站出来,兰溶月身为皇后,又岂能当众起舞。

“原来,月皇后不敢。”天儿微微一笑,丝毫不见生气的模样。

“激将法吗?看来楼兰陛下甚是疼爱你,本宫医术不错,却也知道你如今走起路来甚是不便。”一举一动虽步履轻盈,缓缓而来的步伐足以看出天舞的动作略微迟缓,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脸色泛起的笑意令万千失色,绝美的笑颜落入天舞的眼中便是赤裸裸的嘲讽。

“多谢月皇后关心,天儿身体无恙。”天舞微笑回应,心中却在滴血,根据楼兰国规矩,飞天舞的领舞必须是处子之身,她落入今日的境地,都是兰溶月的错。能下毒,又能让鬼阁闭门停诊,除了兰溶月还会有谁。

天舞温婉的神情,含笑的双目中尽是挑衅,似乎在说:你不敢。

“红袖,既然天舞姑…有心,不如你来跳一曲,以满足她的好奇心。”姑娘二字独说一字,兰溶月就是故意在挑衅天舞,非女儿身,又岂能称之为姑娘。

“红袖的舞姿虽不及娘娘万分之一,不过应付挑衅者足以,只是奴婢有一个要求。”红袖盯着天舞,神情冷静,可这幅冷静的模样落在天舞的眼中就成了嘲讽。

“说。”

“红袖久闻飞天舞如天外飞仙跌入世间,不知能与天舞姑娘领教一二。”

舞非红袖所长,不过之前因要代替兰溶月刻意练习过,于兰溶月不同,红袖的舞有姿却无如烈火燎原般的神,但以舞姿取胜,红袖心中有十成把握。

“红袖,这…凡事不可勉强,毕竟…”兰溶月语气很慢,目光一直停留在天舞身上。

“天舞愿意领教。”天舞直接打断了兰溶月的话,从之前的观察,兰溶月明显是一个百无禁忌的人,若说出她清白已毁,亦或是这方面的暗示,她这一辈子就完了。

兰溶月微微点头,红袖飞身而去,脚尖停留在一朵莲花灯上,只有红袖自己知道,支撑她的并非水面上的莲花灯,而是兰溶月用异能在水中做出了一根细细的冰柱,黑夜中,即便是烛光再亮,也无法看清。即便是发现也无从正实,冰自可化作水,随着小河流水一同消失。

九儿将龙吟玉萧递给兰溶月,兰溶月微微一笑,悠长清澈的萧声想起,如涓涓流水般渗入人心。

水面上,红袖翩翩起舞,岸边,萧声悠扬。

不远处,晏苍岚放下手中的酒杯,静静聆听,她的萧声中总是蕴含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楼陵城趁机用内力压抑住体内的躁动,只是那悠扬的萧声如春风吹日心房,弄得楼陵城心中痒痒的。

时间一点点落下,看不到的沉侵在悦耳悠扬的萧声中,看得见的沉侵在红袖幽美的舞蹈中,兰溶月看着红袖的舞蹈,与她不同,红袖的轻功很好,加上身轻如燕,一举一动间,在兰溶月看来胜过楼兰国的飞天舞。

萧声落下,红袖身体旋转,双手上扬,手中的动作如同小河上盛开的莲花灯,一举一动间,清雅空灵。

“原来月皇后凡事都要依靠一个武功高强的侍女,天儿拜服。”天舞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若是十二人的飞天舞,或许能与这个叫红袖的侍女一决胜负,可是她只有一个人,加上身子不适,必输无疑。

“连我的侍女都赢不了,既还想看本宫一舞,天舞,看来楼兰陛下真的很宠爱你,区区一个飞天舞的领舞,是谁给了你这般胆量,竟然敢挑衅本宫。”冷冷的声音,淡淡的语气,让众人从那悦耳的箫声中回过神来。

“天儿不敢,请……”天舞还未说完,直接晕倒在地。

九儿立即上前,替天舞把脉。

“启禀娘娘,天舞姑娘有些操劳过度。”行礼禀报时,九儿做了一个特殊的动作,告诉兰溶月,天舞是被人下药了,且药量十分精准,最大的可能就是天舞自己,只是自己应该不会下让自己致命的毒药、

“来人,送天舞姑娘去休息,林公公让人好好招待各位贵客。”

林公公一直在不远处等候吩咐,只是怎么听这贵客二字都让人觉得意味深长。

“老奴遵懿旨。”

兰溶月带着天舞离去,一时间众人再也无心玩乐,不少人甚至议论说天舞无法战胜红袖,故意装晕,当然说这些的是苍月国朝臣之女,还有另一种说法是兰溶月气晕了天舞,说这些的人有心挑拨者居多。

“围城给皇后请安。”刚走出御花园,宣平侯就立即走了出来。

“哦,是侯爷啊,不是侯爷拦下本宫有何事。”兰溶月停下脚步,看向宣平侯,呼吸中微微喘息,可见宣平侯是急匆匆赶来的。

“请皇后娘娘恕罪,再给小女一次机会。”宣平侯心中打打鼓,太和殿上,杨玲献舞,宣平侯本意想试探晏苍岚,没想到从头到尾,晏苍岚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杨玲,如今苍月国一统天下势在必行,今日的局面,显然晏苍岚已经有了和亲之心。

一两年,或许是三五年之内,天下势必会一统,和亲的下场如何,他岂会不知,作为父亲,他实在不愿意自己的女儿死在异国他乡,更有甚者要他亲手所为,弑女他做不到。

“侯爷是个明白人,陛下如何决断,岂是本宫能够干涉的,侯爷不是说,朝中大事,后宫不得干涉吗?”今日前朝,宣平侯可是带头人。

宣平侯只觉得身体发虚,虽然已经将人秘密将杨玲送出宫,可是今夜也无法替杨玲定下亲事,若明日晏苍岚一道圣旨,身为臣子,他不得不从,更何况联姻对朝野有利。

“臣知错。”

他错了,从一开始他就错了,兰溶月不是普通女子,否则面临刚刚那样的场面,岂能应对自如,眼下兰溶月带天舞离开御花园,岂会不知有可能是陷阱,在这件事上,兰溶月有绝对的把握不会被算计,反而想要借此达成什么。

“都说侯爷爱女成痴,果然不假,苍月国的朝政岂会需要一个女子来稳定,侯爷好糊涂。”

那微微上扬的嘴角,平静如水的语气,宣平侯心中十分无奈,他能不当真吗?或许如今的苍月国的确不需要一个女子来稳定朝政,可是和亲却可光明正大的铲除眼中钉,就如兰溶月当众说送夏侯明霞祈福灯一样,祈福灯可是送给死人的。

“臣多谢娘娘。”被人压制得死死的,还得道谢,宣平侯第一次觉得这么憋屈,可却不得不服气。

“侯爷知道边好,身为朝廷重臣,上达君心,下安民意,不是让你管陛下的家务事的,这点世子比侯爷有自知之明,侯爷记住,不是什么事都有两次机会的,本宫的机会只给一次,若日后侯爷还想送人进宫,本宫不介意后宫多一两个消遣的药人。”

平静的语气,不喜不怒说出威胁的话语,宣平侯怀疑兰溶月不是第一次,想起祭天台下,兰溶月下令诛杀豫王叛军,手段之狠,他平生仅见,之前他还以为是晏苍岚故意安排让兰溶月立威,如今看来,他完全错了。

“多谢娘娘直言,从今以后,帝王家事,臣绝不干涉。”眼前静静站着的女子,隐约间透着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甚至有几分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这就是真正的兰溶月吗?从今以后,帝王家事,不是他不干涉,而是不敢干涉,否则搭上的不是一个女儿,而是整个杨氏一族。

“本宫听闻侯爷夫人近日来身体不适,又要打理侯府,又要照顾侯爷,想必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本宫虽不想干涉朝中大员家事,念在夫人着实幸苦,本宫明日会送上几位美人,日后也好替侯爷夫人分担,照顾侯爷的饮食起居。”兰溶月笑着说道,杨玲挑衅了她,宣平侯是一方将领,她可以不让杨玲去楼兰国和亲,但不表示此事她不生气,不追究。

不等宣平侯拒绝,人已经走远,宣平侯正想开口自己,红袖立即封住了宣平侯的丫哑穴。

“娘娘赏赐,侯爷还是不要拒绝为好,毕竟娘娘才登上后位,帝后的威信不容挑衅,侯爷觉得呢?”红袖说完,解开了宣平侯的穴道,红袖的声音很小,只有宣平侯和红袖能听见。

宣平侯明白,红袖是在警告他,收下人日后安宁,若不收下,只怕他日后难得安宁。

“臣遵旨,请姑娘替我多谢皇后娘娘。”身为朝廷大臣,宣平侯岂会不明白,如今他被人给了一巴掌,他还必须要笑脸相迎,感恩戴德,帝王难惹,帝后更难惹,只是如今明白已晚,侯府后院,再无宁日。

“侯爷明白就好。”

红袖对兰溶月佩服的五体投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一招太厉害了,看看朝中以后还有没有大臣在朝堂之上,蛊惑陛下纳妃,高,实在是太高了。

红袖追上兰溶月后,兰溶月方面脚步,“去狐假虎威了。”

“若不好好敲打一番,世袭侯府,两代老臣,他学不乖。”红袖此刻哪还有劝解的样子,分明死在说去警告了一番,效果还行。

“希望吧。”若真学乖了,杨玲的婚事年前就会完成,毕竟她可没有大度到留着一个时时刻刻觊觎她夫君的人。她信任晏苍岚的诺言,可是婚姻最重要的还是维护,携手白头,靠的不仅仅是爱情。

“娘娘,天舞身中剧毒,接下来该怎么做。”九儿看着昏迷中的天舞,脸色越来愈白。

“天绝,去将灵宓叫过来,红袖,你去核查一下,天舞在御花园中与何人接触过。”她对从未见过天舞,可却知道天舞绝非是那种能狠心给自己下剧毒的人,看来这皇宫中似乎并不太安宁。

“是。”红袖应声后,一直藏在暗中保护兰溶月的天绝也飞身离开。

“娘娘,奴婢担心此事是冲着娘娘来的,娘娘要不要先回揽月殿。”今日宫墙之内,已与敌人交手,可是她竟然没有察觉敌人的踪迹,既然已经离开了御花园,留在此地绝不安全。

“从一开始就是冲着我来的,逃是逃不了了。”熟人来了,她岂能未战而退。

片刻后,灵宓赶到,灵宓替天舞解毒后立即喂下一颗药丸,动作一气呵成,随后天舞身上穿出暖暖的清香,屋内的幔帐已经放下,躲在外面的人看不清屋内的情况。

时间一点点过去,屋内传出暧昧的气息,与此同时,隔壁院内,寂静的夜空下,晏苍岚和兰溶月等待着绝美风景到来。

“夫君的心可真狠。”兰溶月本来坐在围墙上看戏,只见夜魑拧着一个人直接丢入房间,随后她自己落入一个熟悉温暖的怀抱中。

“君子成人之美,可见为夫可是真君子。”

晏苍岚的手轻轻触摸着兰溶月的腰间,兰溶月十分无奈,一个色狼居然说自己是真君子,别人信不信她不知道,反正她不信。

“夫君若是能改掉动手动脚的习惯,为妻相信,夫君是真君子。”兰溶月握住某人不安分的手,宫宴还未结束,她可不想衣服上添上褶皱,这种事落在旁人眼中,她估计的挖个地洞直接钻进去了。

“你是我夫人。”

略带丝丝沙哑的声音在兰溶月耳边传开,兰溶月无奈,这不是摆明了我就动了,你是我夫人,不动你还能动谁。

“夫君,今日我吩咐林公公在书房准备了一张软塌。”

“夫人放心,为夫已经命人拆了。”他家小女人的动作他岂会不知道,当然不会让她轻易得逞。

兰溶月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男人果然不能开荤,一旦开荤了,想让他再吃素,怎么可能。

狼怎么可能吃素,色狼就更不可能了。

“夫君不去看戏吗?”院外的脚步声越来愈大,兰溶月决定不再与晏苍岚争论吃素还是吃肉这个问题,因为,她一定会输。

“此戏太拙劣,为夫可不想污了夫人的眼。”晏苍岚想起某个小女人贵为一国之后,居然躲在围墙上看戏的模样,还光明正大的用冰做了楼梯,光明正大的站着,不得不说,她家夫人真会选择地方,从那个角度,刚好将所有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若非他及时赶到,估计会在怒火之下让人放一把火,把那些污染眼睛的事情一把火给烧了。

“夫君身为东道主,不出现似乎于理不合,再说那颗芳心可还在。”噬魂蛊解了之后,晏苍岚几乎百毒不侵,可是某人刚刚凑过来的唇边,她依稀间问道了淡淡的药味,这人是故意的。媚药晏苍岚抗拒得了,她虽不是百毒不侵,却因异能的缘故,媚药对她来说也没有任何效果。

“夫人若是安慰我一番,为夫便陪夫人去看戏。”

“夫君,我有没有告诉你,媚药对我无效,夫君就不用白费心机了。”这男人,她不拆穿他就一直演下去,兰溶月庆幸,还好重生之后对医术感兴趣,不然指不定就被他算计了。

“夫人放心,有句话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我是夫妻。”

“还有一句话,不知夫君可曾听说过。”

娇魅的笑容,声音中夹杂着淡淡的挑逗,晏苍岚咽了咽口水,下意识问道,“夫人请讲。”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挑逗完后,兰溶月直接起身向院外走去,没有比看到自想要算计自己的人悲惨的模样更有趣的了。

“小妖精,你不会的。”晏苍岚飞身上前,直接将兰溶月拥入怀中,霸道的说道。

看着某人的模样,兰溶月一震,这火惹大了。

------题外话------

二更稍后奉上…帝后情深,甜宠互撩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