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手撕楼陵城(2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怀抱怀中的人儿,他明知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种事情绝不会出现在他们之间,只是心却还是微微颤了一下。

“嗯,我不会,以后这种话我不会再说了,即便是玩笑也不会说。”感受到晏苍岚微微颤抖的手,一国之君她见过他,威武霸气,君临天下的模样,我对在对她的时候,他有时候太过于小心翼翼。

此生能得一永不相弃的人,足矣。

“夫人放心,此生绝不会有大难临头的一日。”她不相弃,他便不让永不让那一日到来,不想有朝一日,真的到了抉择之际,他不得不让她离开,她重过一切,胜过他生命。

“嗯,我相信夫君。”

隔壁院内,娇喘的声音传出,此刻,兰溶月没有推开晏苍岚去看戏,比起那些毫不相干的人,他更重要。

“夫人,为夫带你去看戏。”信任二字对她最难,她却给了她,她胜过她的生命,既然他想看戏,他就让这出戏更为精彩。与他而言,夺天下只为让她自由翱翔。

院内,暧昧娇喘声连连,晏苍岚和兰溶月携手走进,两人的消失,原本猜测是有人算计了晏苍岚,两人突然出现,情况一目了然。

“今日国宴,竟有人大胆在宫中偷欢,来给,给孤将贼人拿下。”晏苍岚声音响起,众人嫩回过神来,不少人心中泛虚。

晏苍岚向前一步,直接将兰溶月挡在身后,不远处,未缪和夏侯文仁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盯着院中的一切。晏苍岚爱妻成痴,未缪和夏侯文仁也算是体会最深的人,今日的场景在晏苍岚看来是污染了兰溶月的眼睛,此刻晏苍岚心中正憋屈着,估计屋内的无能是谁,今日都够喝一壶的了。

“苍帝,且慢。”酒过三巡,兰鈭刚刚去了一趟如厕,见不少人朝这个方向赶来,又见晏苍岚和兰溶月,唯独不见楼陵城,听着屋内暧昧的声音,心中顿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晏苍岚下令,夜魑负责宫墙内的安全,又岂会闻言停下。

“苍月国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对孤说三道四了。”兰鈭是兰溶月的父亲,可在晏苍岚看来,此人猪狗不如,有朝一日,兰溶月弑父,他不介意亲自动手。

晏苍岚看过来的眼神让兰鈭心中为我发寒,与此同时,夜魑带人用幔帐将人裹着直接丢了出来,刚好将每个人的头露出来,兰鈭看清后,顿觉脸上无光,后悔没有阻止楼陵城。

众人看着这绑的手发,明明是故意让人丢脸。

露出头,不就是为了丢脸吗?若说晏苍岚不是故意的,绝对没有人会相信。

“这不是楼兰陛下吗?”

“另外两个人好像是南曜国的明霞公主和楼兰国的天舞。”

“哎,伤风败俗啊。”

……

议论声不绝于耳,寒冷的空气让原本缠绵的人清醒过来,听着减缓的呼吸,兰溶月在晏苍岚身后小声道,“这媚药还不错。”

晏苍岚俊美的脸上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媚药不错,他价女人真胆大,今夜回去好好证实一下,是他厉害,还是媚药厉害。

“来人,送皇后会揽月殿。”此等污秽的场面,晏苍岚可不想污了他家小女人的眼睛,尤其是不想让兰溶月多看楼陵城一样。你看,他多仁慈,在楼陵城清醒之后才大声让人送兰溶月回揽月殿。

对于才清醒的楼陵城来说,面对自己一心想要得到的女人,自己却赤身裸体与两个女人被人用幔帐捆起来,尤其是捆着的绳子居然是麻绳,不用怀疑也知道,晏苍岚早有准备,此刻正是晏苍岚将计就计的结果。

兰溶月微微抬起长袖,遮住眼睛,她偷偷瞄了一眼,某人生气了,她还是安安分分的离开,毕竟万一麻绳散了,的确有碍瞻观。兰溶月离开后,晏苍岚微微松了一口气,若兰溶月要继续看戏,他这出戏还真不知道如何演下去。

“来人,去给孤查,究竟是谁这么大胆,竟敢在苍月国,孤的皇城之内算计来道贺的贵宾。”正义泯然的吩咐,玩趣的模样,怎么看都是再说这出戏不错,轻佻的目光,眼前的污秽从未入眼。

“回禀陛下,下官已经查明,此事是楼兰国的天舞将没有洒在衣服上,才会……”这种事三缄其口才能达到众人的猜想,毕竟天舞衣服上媚药的来源他还真不知道,再说此事无关苍月国颜面,也就没有查清的必要。

“看来明霞公主也是真心倾慕楼兰陛下,孤今日心情好,便成人之美,楼兰陛下未曾娶后,想必会以后位之礼迎娶南曜国明霞公主为后。”晏苍岚十分大度的说道,一举一动见还不忘显摆。

晏苍岚心情的确挺好的,看着楼陵城当众出丑,丢的是楼兰国自己的颜面,他的心情能不能好吗?楼陵城觊觎兰溶月,此刻听到晏苍岚这副成人之美的话,心中快气得吐血。

晏苍岚一箭不知道多少雕,既摆脱了南曜国想要联姻的心思,又打击了楼陵城,虽然楼陵城还算不上情敌。最重要的是此举丢了楼兰国和南曜国的脸面,在几国联盟上钉上一颗钉子,日后即便是联盟,两国之间依旧会心生嫌隙,况且日后关注夏侯明霞的人很多,楼陵城也不敢对夏侯明霞如何,毕竟他毁了夏侯明霞的清白。

此时心中最憋屈的就是楼陵城了,明明是他打算用天舞算计晏苍岚,如今却被晏苍岚给算计了,如今三人被幔帐裹着,全身赤裸,偏偏他还不能挣脱,一挣脱可就是暴露在众人双眼之下,今日宴会上除了几国来宾之外都是朝中重臣,世家贵女,最重要的是不缺看热闹不怕事多的人,也不缺八卦的世家夫人。

“多谢苍帝一番好意,陛下体弱,还请苍帝……”兰鈭稳定自己的心神后缓缓开口,他只能欲言又止,不能直接开口让晏苍岚离开,可在场之人,只要晏苍岚不走,便都会留下来看热闹,兰鈭从未有过如此囧况。

“王爷说的是,楼兰陛下身体的确不太好。”晏苍岚摇了摇头,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道。

一语双关,一方面说楼陵城纵欲过度,另一方面说楼陵城不行,前者是昏庸,后者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苍帝,今日之事,朕一定会报答的。”楼陵城自出生以来,学的是谋算天下,从未受人如此侮辱,今日之仇,他一定会报。

“若楼兰陛下真要报答,不如送上百株雪莲,今日国宴,国库着实空虚。”晏苍岚说完,并未打算继续待下去,转身迈步,准备离去。

楼陵城紧握双手,楼兰国雪莲被盗,天下皆知,今日国宴,泡茶用的竟都是雪莲花,一看就知道楼兰国雪莲花被盗是何人所为,可他偏偏没有证据,如今又被晏苍岚踩了一脚。之前就有人在楼兰国内高价收购雪莲花,如今看来,此人一定是晏苍岚。

“苍帝放心,朕回国后立即派人奉上。”

“如此就多谢了,冬日天寒,楼兰陛下身子不好,别冻坏了。” 晏苍岚语落,绑着的麻绳突然散落,幔帐落下,三人赤身裸体暴露的众人眼中,众人看了一眼后飞快的离开,生怕惹下麻烦。

楼陵城迅速用幔帐三人一同裹上,一双淬毒的目光看向晏苍岚刚刚离去的方向,心中暗自发誓,一定要让晏苍岚生不如死。

“楼陵城,有人让我告诉你,你体内的媚毒唯有与天舞结合才能稍微缓解,若是你不想精尽人亡,自己小心。”突如其来的声音,楼陵城未曾感觉四周有人,随着身影的消失,一股冷风袭来。

楼陵城狠狠的看了一眼天舞,让她勾引晏苍岚,没想到落入这般境况,夏侯明霞的侍女已经重新为夏侯明霞取过来一件皮肤,夏侯明霞披上后,迅速进入屋内,看着屋内凌乱的场景,她被楼陵城强要的场景历历在目。

出了这等事情,宴会自然无法继续下去,同时得罪了楼兰国和南曜国,留下的大臣直接去了御书房。

陪同夏侯明霞前来的使臣已经离宫,独留夏侯明霞和她的两个侍女,林公公随便安排了一处院落让夏侯明霞住下,当然,这一切都是兰溶月默许的。

“娘娘真是大度,居然让一朵掉入污泥的白莲花留下来。”叮当手中抱着一盏莲花灯细细研究,一层染色的油纸做成的莲花灯,挺好看的,好好研究一下,万一以后不得不回去,没事的时候自己做两盏灯放一放。

“叮当,让你查的事情如何了。”兰溶月看向叮当,一抹灵动明明很显眼,宴会之上,偏偏就没有人留意到叮当,叮当的存在感很低,若是她没有一直留意着,或许她也不会注意到。

“娘娘,要不我明天再去。”宫中的戏很精彩,反正三日为期,现在离开有些不划算。

“随你。”

红袖走进来,看到叮当出现,她并未惊讶,叮当的来历红袖一无所知,隐约觉得铃铛不凡。

“娘娘,查到了,今日出现在宫内的人是素心,奴婢怀疑柳言梦有可能也来京城了。”红袖跟随在兰溶月身边不算太久,但在青暝十三司的时候她也曾查过素心,有学识,有心计,可是大事上脑子有点欠缺,今日如此紧蹙的安排,以素心的能力绝对不可能完成。

“不用怀疑,少已经来了,你去查杨玲,若无意外,杨玲今日殿上一舞就是出自于柳言梦之手。”当日在东陵国,她欣赏柳言梦做事果断,也为了让楼陵城难堪,所以才饶过柳言梦,只是如今柳言梦处处针对她,她倒是有些理解不透柳言梦的立场是什么。

“娘娘,之前东陵传来的消息不是说柳言梦自缢为兰慎渂殉葬了吗?莫非是假死。”对于柳言梦的死,九儿不曾怀疑过,毕竟以兰梵的作风是绝对不会留下柳言梦的,除了逃之外,自缢是唯一的选择。

“一个那么喜欢权势的女人岂会自缢,不过似乎有戏可看了。”兰溶月微微一笑,柳言梦贪恋权势,不知道这一次投靠的是何人,眼下六国之中,她似乎找不到柳言梦适合投靠之人,如今想想,兰慎渂的死也值得怀疑,在那种情况下,兰梵若真杀了兰慎渂,无疑是自毁江山。

“娘娘的意思是留着柳言梦?”

“不错。”

“娘娘,若柳言梦真的有所图谋,此人不除,后患无穷啊。”九儿不赞成留下柳言梦,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很可怕,这点九儿十分清楚,眼下六国局势紧张,若是在留下柳言梦,只怕来日会酿成祸端。

“九儿,此刻除掉柳言梦就是自断线索,我倒是想会一会柳言梦幕后的人。”兰溶月明白九儿的担忧,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笑着道。

“小姐的意思是她背后还有人?”九儿不明,若柳言梦身后真的有人,又岂会落入那般境地,九儿想起兰慎渂死后兰溶月曾让风无邪去过一趟东陵,心中怀疑,莫非兰溶月质疑的是兰慎渂的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