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军师/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争天下,谁不是谋划数年,身后谋士无数,如今七国互相忌惮的局面已经被打破,逐鹿天下之局已经开启,那些原本隐藏的势力也逐渐展露出来,鬼门创立十年,看似势力庞大,可和那些真正的隐世家族还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

“不错,当初柳言梦去巫山附近几年,那些年我也在巫山,可我从未在巫山见过柳言梦的身影,想来她不是势单力薄,柳言梦的背后莫不是还有一股势力。”兰溶月微锁眉头,脑海中汇集着无数的情报。

“娘娘,若柳言梦真的潜伏在巫山附近,只怕会对门中不利。”

“不急,但凡有个脑子的人居然决定隐藏起来,就不会贸然动手,更何况鬼门没有那么容易攻下。”鬼门的建造设计是兰溶月和姬长鸣亲手打造的,想要攻破鬼门,其困难不亚于曼城,只是鬼门的毁灭装置是触发式,一般鬼门有个意外,就会直接毁灭,即便是已经无人。

“娘娘,可否要调颜卿回来。”比起暗卫,九儿跟信任倾颜阁的杀手。

“暂且不用,镇国将军夫人这两日可有什么动静。”对于林巧曦,兰溶月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若是林巧曦再找她麻烦,她绝不会手下留情。

“没有,这两日她都不曾出过院子,不过倒是三公子有来信,希望能与娘娘见上一面。”容昀的目的九儿心知肚明,便不曾将信件交给兰溶月,毕竟才两日的时间,林大人虽被押在天牢,却并无性命之忧。

“告诉他,我是不会见他的,若他真想救人,让他凭自己的本事。”容昀一直不想入朝为官这点兰溶月知道,可她最讨厌有人将事情都交给她,林大人说她祸国殃民,公然反她,她还没有大度到替林大人洗清冤屈,况且,根据搜集的情报,林大人干净不了,纵使不死,入朝为官也不可能了。

“是,娘娘。”

九儿心想,果然和她预料的一样,小姐如今虽贵为皇后,依旧还是曾经的小姐,本性从未变过,字典中永远不会有一笑泯恩仇这种词汇。

“叮当,你明日出宫请张伯进来一趟。”柳言梦背后的势力未明,这天下既然有灵岛的存在,也就说明与灵岛差不多同等的势力也会存在,论积累,此事张伯是最好的询问人选。

“好。”叮当乖乖的点了点头,目光一直停留在歇息在架子上的天羽和九霄,她来京城后,见过这两只苍鹰,没想到是兰溶月养的,那乖巧萌蠢的模样,完全与霸气威武不搭边,明明是歇在架子上,闭着眼睛,怎么看都像是快睡着了似的。

兰溶月安排好一切后,见晏苍岚迟迟不归来,披上披风,起身向御书房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门口,御书房内争吵不休的声音传出来。

“陛下,此时万不能让楼兰国和南曜国联姻,否则后患无穷。”一个朝臣痛心疾首道,没想到道最后竟促成了南曜国和楼兰国的联盟。

“陛下,臣附议。”

……

兰溶月缓缓走进,众人的目光立即停留在在兰溶月身上,不少朝臣眼底露出赤裸裸的厌恶感,唯独宣平侯、容潋、未缪以及晏苍岚的几位心腹大臣并未在乎。

兰溶月看着几张陌生的面孔,看来是原苍暝国的朝臣,由晏苍岚亲自培养出来的果然不一样,没有那迂腐的思想。

“过来。”晏苍岚轻轻招手,示意兰溶月在他身边坐下。

兰溶月并未客气,书案后偌大的一张龙椅,两个人坐着一点都不拥挤。

“怎么都沉默了,继续。”晏苍岚将自己的茶杯递到兰溶月跟前,宴会上,兰溶月喝了些酒,加上劳累一日,定是乏了。

“陛下……”

众人的目光看向兰溶月,只是想着祭天台下的场景,众人不敢在多说一句。

御书房内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是这句话谁都没有说完。

“本宫进来的时候听陈大人说要阻止南曜国和楼兰国的联姻,可有此事。”僵持片刻后,兰溶月缓缓开口。

众人沉默,终于有一个胆大的人站住来询问道,“娘娘所言极是,莫非此事娘娘能阻止。”

兰溶月端起茶杯,放在嘴边后,立即放下。

“不喜欢?”

“不喜欢人参的味道。”

晏苍岚立即将茶杯递给夜魑,示意让夜魑重新沏一杯。

御书房内,沉默的气氛中谁也不敢开口,因为晏苍岚和兰溶月的脾气太难捉摸了。

兰溶月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晏苍岚递过来的热水,冬日天寒,一杯热水,足以温暖人心,放下水杯,缓缓开口,“陈大人是说如苍月与南曜联姻,便不会有如今的局面吗?”

“启禀娘娘,臣是这样以为的。”

陈大人是文官,虽与长孙家有所牵扯,却也知晓何为忠君,这也是当日祭天台下陈大人不曾叛变的主要原因。

“对于楼陵城来说,夏侯明霞就是他人生的一个污点,偏偏还不得不让夏侯明霞好好活着,否则几国结盟就会土崩瓦解,若陈大人真的觉得联姻有利于拉拢南曜国,不如陈大人娶了夏侯明霞如何,想必此事楼陵城和夏侯明霞都十分甘愿。”楼陵城不想有个污点在身边,而夏侯明霞也知道,一旦去楼兰国和亲,她的下场会是什么,宫墙之内,让一个人饱受折磨的活着手段太多太多了。

兰溶月一言,御书房内,众人立即沉默了,宣平侯暗自庆幸,还好没有开口。

晏苍岚骄傲的看着身边的小女人,那眼神,尽是宠溺和夸奖。

“微臣……”陈大人心中衡量者,为国,他可以去一个不洁的女子吗?答案自然是可以,只是兰溶月的语气让他心中没底,不敢应承。

“陈大人,朝臣虽是臣子,可却也犯不着委屈求全,这征战沙场向来是武将的天下,治理江山才是文臣该做的,陈大人心中也不愿意迎娶夏侯明霞,又何须面前他人呢?若结盟要靠一个女子来维持,这样结下的盟约也太过于脆弱了,各位在场的文臣武将,十多年来的安逸生活,看来你们是忘记了男儿的血性,委屈求全换不了天下江山,百姓安乐。”

轻轻地语气,传入众人耳中,直接的话语,似乎戳中了所有人的心思。

“娘娘所言极是,不知此事上娘娘有何建议。”宣平侯上前,拱手行礼后问道。兰溶月的一词一句真的说出了他心中所想,安逸的生活的确忘却了男儿该有的血性。

“备上大礼,恭贺楼陵城迎娶夏侯明霞为后,这送礼的队伍,自然是越盛大越好,久闻陈大人巧舌如簧,不如此次就由陈大人代表苍月国前往恭贺,陈大人以为如何?”书案下,兰溶月捏了一下某人的大腿,这人是故意的,这点小事,他早就能处理好,却偏偏等着她来。

陈大人并未回答,目光看向晏苍岚。

“陈大人莫非不愿意领命,若是如此,派其他人去也无妨。”众人沉默,晏苍岚缓缓开口。

“臣领命。”陈大人心中原本跃跃欲试,如今晏苍岚开口便立即应承下来。

陈大人虽与长孙家是一个派系,可却出生寒门,在朝中的地位并不高,有一颗报国之心,苦于没有机会,如今机会来了,他自然是要抓住了。

“今年冬雪甚大,春日白雪融化,想必各地不少地方会发生水灾,此事由未缪和工部尚书安排,年前一定要指定方案,昔日东陵国水灾频发,多亏昔日女诸葛献计,如今女诸葛已经贵为孤的皇后,若是有问题你们二位大臣可向皇后请教。”晏苍岚轻描淡写的说道,可兰溶月心中却是相当无奈。

她这个皇后拥有行使皇权的权力,可权力的背后是责任。兰溶月知道,晏苍岚心中此刻定是想着:我家夫人才华卓绝,为夫也是唯才是用,正所谓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区区争夺天下,更是不在话下。

“臣遵旨。”

未缪心中也十分好奇,当年兰溶月献计治理东陵一个县的水患,这些年来,也有人效仿,可是却没有任何成效。

“臣遵旨。”

工部尚书虽不喜后宫干政,可当年兰溶月献计治理水患之后,他也曾派人去查看过,那样设计可谓是巧夺天工。

“众臣可还有要奏。”

“臣有事起奏。”一直不曾开口的容潋开口道。

“容将军和宣平侯留下,其余的人散去。”

“臣等告退。”

众臣离开后,晏苍岚示意宣平侯和容潋坐下。

“陛下,北齐如何取,陛下可有计划。”攻打北齐轻而易举,可是粮草却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月儿怎么看。”晏苍岚看着身边的小女人,一副夫人,我又来算计你的模样。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可以准备五万大军,三个月的粮草。”琴无忧既然是北齐的无忧公主,而她在北齐早有安排,天涯海阁能够调遣的粮草估计够五万大军吃一个月的,至于剩下的,当然是发挥琴无忧这个无忧公主的权力,用北齐的粮草养苍月国的士兵。

兰溶月一言,宣平侯和容潋都惊呆了,五万大军,三个月的粮草,庞大的数量,北齐地处平原,游牧民族居多,如此庞大的数量,藏在什么地方了。

宣平侯看了看容潋,直接选择不开口,论征战沙场,他可远不如容潋。最重要的是晚宴时,他已经惹得兰溶月不快,若是此刻询问兰溶月,万一又惹到兰溶月就得不偿失了。

“不知娘娘准备的粮草藏在何地?”容潋见宣平侯不开口,只得开口询问道。

“王都。”

天涯海阁最大的交易对象便是北齐可汗,粮仓自然建在王都附近,当然为了以防万一,其他地方也有粮仓,只是兰溶月不打算透漏消息。

“娘娘的意思是若攻打不到王都,粮草岂不是……”一直不藏开口的夜魅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这意思是想要后方无忧,前提是攻下北齐,即便是冬日,北齐也不是那么容易攻下的。

容潋和宣平侯也存了和夜魅一眼的心思,拿下北齐,说着容易,做着可并不容易,要知道如今是冬季,大雪覆盖,不宜行军。

“若拿不下北齐,又何须进攻。”晏苍岚看了夜魅一眼,缓缓开口,夜魅只觉得头皮发麻,只是这两军交锋,谁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夜魅怂了也是常态,毕竟昔日苍暝国与北齐国交锋,可最后面临北齐铁骑依旧只是险胜。

“北齐最让人忌惮的无法是北齐铁骑,冬日行军,我们面临的困难和北齐是一样的,只是这些困难并非不可以克服……”兰溶月看向晏苍岚,似乎在等晏苍岚的态度。

“月儿何意?”晏苍岚看着怀中的人儿,此次征战北齐,他想御驾亲征,让兰溶月留守京城,这也是今日他等兰溶月倒了之后才处理朝政的原因。

“征战北齐,以我为首,冬日作战,横渡赤水,除我之外,你没有更好的人选。”兰溶月从天绝口中知道晏苍岚想要御驾亲征北齐,留在京城虽然环境安逸,可是每日面对那些呱燥文臣,对兰溶月来说,反而是一种折磨。

“横渡赤水?娘娘,赤水河即便是冬天也常年不结冰,河水宽约二十多米,河流湍急,想要横渡,只怕有些困难。”两国相交处,地势容潋十分清楚,横渡赤水河的确可以直取王都,只是太过于困难了。

其实,容潋心中不希望兰溶月去冒险,只是若真的能横渡赤水河,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容将军可是忘了,我是巫族灵女,既然提议横渡赤水,自然有绝对的把握。”兰溶月刚刚说完,晏苍岚立即开口反对道,“我不同意。”

晏苍岚的反对几乎在在场之人的意料之中。

“今日天色不早,臣先告退,此事明日早朝再议。”容潋见屋内空气越来越冷,立即开口道。

宣平侯也立即起身附和。

“退下吧。”

容潋和宣平侯离开的同时,夜魑和夜魅也离开了,偌大的御书房就剩下兰溶月和晏苍岚两人。

“夫人,为夫忽然觉得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身为一国之君,不得不承认兰溶月的提议让他心动,可是身为夫君,他有怎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征战沙场。

“夫君,我不想处理朝中政务,太过于繁琐,很小时的时候,外公曾教导过一些兵法,对于我来说,还是军师这种只为最适合我。”兰溶月带着几分倦意轻轻靠在晏苍岚的肩头,微微闭上眼睛,略显疲乏。

“夫人的提议,为夫心动了,可是…你我才大婚,我不想分开。”晏苍岚紧紧握住兰溶月的手,进攻北齐,此事早日定下为上,北齐地处平原,地域虽然宽旷,可是若攻下王都,其余的势力逐一收拾也就是了,兰溶月的提议倒是与他所想不谋而合。

“即便是分开,也不过就是几日的时间而已,再说夫君不是打上我粮草的注意了吗?此事我去倒是最合适,再说,北齐我并不陌生。”她去北齐虽然有几年了,可是地势,山脉,她并不陌生。

“夫人,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休息。”

“夫君这是在逃避问题吗?”兰溶月有些无奈,晏苍岚也有逃避的时候。

“夫人明白便好,此去边关一路太过于劳顿,即便是横渡赤水河,以现在的进度赶路最少也要五日的时间。”

赤水河的位置在边城以下,从变成赶往赤水河,骑快马最少也需要两日的时间,赤水河的汇集处正好是原来三国的交界处,如今两国合并,成立苍月国没了后顾之忧,若是夏日,横渡赤水河不难,可眼下是冬日,晏苍岚不舍兰溶月耗费已经的能力,他知道,即便是再强的能力也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嗯,我知道,而且我还知道此去最困难的就是隐藏行踪,除非是夜渡赤水河。”分析地势,是她所长,虽然有点路痴,不过带上九儿就可以完美的抹去这个缺点。

“不得不说,夫人的提议,为夫很是心动。”晏苍岚直接道。

说到底就是晏苍岚不想与兰溶月分开而已,只是眼下的局面,他御驾亲征,振奋的是军心,而兰溶月所擅的是计谋,两者相比,兰溶月的优势更为明显。

“我很想与你征战天下,可是眼下的京城,豫王的残党还未清理干净,柳言梦的到来带来了一股莫名的势力想必夫君也察觉到了,虽然不会出什么大事,可敌暗我明的局面让我觉得很被动,虽然京城的局势我也能处理,但我去征战北齐反而能发挥我最大的势力,夫君也正好趁机稳定朝政,来年春日,想必四国的联盟不会给夫君太多的时间了,加上冬日北齐白雪覆盖,几国的情报流通也有阻碍,夫君觉得呢?”从侧面看着晏苍岚,兰溶月不得不承认,这幅妖孽的容颜从各个角度来看都接近完美,看着看着兰溶月就看呆了。

口中谈论这国事,目光却一直停留在他的脸色,此刻,晏苍岚似乎很庆幸自己长得不错。

“夫人的理由说服我。”晏苍岚不得不承认,论谈判,他甘拜下风,兰溶月的机会他心悦诚服,“夫人可是早就准备好了。”

“嗯,上次去边关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若夫君要一统天下,第一个拿下的一定是北齐。”这也是兰溶月不曾炸掉拓拔野费尽心思挖掘的洞穴原因之一,自云颢‘驾崩’后,兰溶月已经在着手安排人扩大洞穴,眼下她已经安排好,一方面横渡赤水河,另一方面秘密侵入北齐的内部,夺取王都之后也好尽快将北齐收入囊中。

“知我者,夫人也。”能带到他想要夺北齐的人很多,但猜到他登基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夺取北齐的人却自有兰溶月一个,“不过,为夫想知道,夫人什么时候对北齐如此熟悉了。”

“夫君可知道北齐的无忧公主。”兰溶月微微一笑,晏苍岚下意识的咽了咽口说,他家夫人的任何一个举动对他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嗯,听闻她甚的北齐可汗喜欢,只是见过她的却不多。”晏苍岚也曾查过这个无忧公主,只可惜北齐王庭内的无忧公主是个冒牌货。

“不错,北齐国是天然的牧场,可是每到冬季就缺少粮食,北齐可汗对此可算是费尽心机,这些年来,冬季时,北齐铁骑虽会骚扰边境,掠夺粮食,可是实际情况确实北齐并没有像往年那般缺少粮食。”兰溶月缓缓开口,看似话题越来越远。

“我自然知道,这全是夫人的功劳。”天涯海阁与北齐可汗的交易,晏苍岚岂会不知道,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将粮饷一事寄托在兰溶月身上。

“天涯海阁的阁主琴无忧便是夫君口中哪位神秘的无忧公主。”

兰溶月轻描淡写的话却将晏苍岚吓一跳。琴无忧就是无忧公主,难怪兰溶月之前在曼城的时候告诉他,若北齐和亲的是无忧公主就让他同意,当时他还以为是兰溶月在闹别扭,没想到还有这一层意思,这无忧公主根本就是一个男子。

------题外话------

今天下雨停电了,来不及二更,亲们,求谅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