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以赏为罚/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国公主竟是一个男子,让晏苍岚如何不惊讶,商议一番后,晏苍岚最终还是没有立即同意让兰溶月当这个军师,成亲才几日,晏苍岚怎会愿意分别,更何况征战幸苦,他更舍不得兰溶月受这份苦。

年关将至,次日各国使臣请辞,兰溶月一早就让人送夏侯明霞出宫,以免在发生意外。

“娘娘,还未查到柳言梦的踪迹,她会不会藏在楼兰国的队伍中离开。”红袖猜测道,毕竟楼陵城和柳言梦也算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对于楼陵城来说,柳言梦也并非没有价值。

“不会……”兰溶月还未说完,林公公便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老奴参见皇后。”昨日宴会上的威慑,林公公此刻握在手中的拜帖如有千斤重,皇后掌管后宫事宜,他又不得不将帖子递上去。

“宣平侯夫人求见?”

昨日宣平侯才命人悄悄带走杨玲,今日倒好,几国使臣才走,宣平侯夫人又凑上来了。兰溶月打开拜帖,理由竟是请罪,这是在逼她不得不见吗?

“林公公,你觉得本宫是该见还是不该见。”兰溶月放下请帖,继续拿起桌上的书信翻阅起来。

突如其来的问题,林公公有些为难,自古后宫事宜,哪有询问一个内臣的。

“但说无妨,本宫只是想听听林公公的意见。”昨日宴会,林公公主办的不错,可见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如今后宫无嫔妃,自然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总不能闲着。

兰溶月觉得后宫事情太繁琐,总不能事事都让她亲力亲为,更何况她也不能将全部的时间用来处理后宫的这些杂事,瑞公公培养出来的人当信得过。

“老奴以为娘娘应该见,而且要即刻见。”林公公不再犹豫,直接开口。

“哦,这是为何?”

“娘娘和陛下才大婚三日,郡主便存了那样的心思,即刻见宣平侯夫人既能彰显娘娘的大度,又能趁机警告宣平侯夫人一番,即便是宣平侯夫人进宫后发生不快,也无法对外人道说。”林公公虽这么说,心中却并不觉得兰溶月会听从他的建议。

“立即召见宣平侯夫人。”

林公公闻言,整个人瞬间就呆住了,愣是没反应过来。

“娘娘的意思是……”林公公看向兰溶月,小声询问,生怕自己听错了。

“所言在理,本宫又有什么理由不见。”

兰溶月召见宣平侯夫人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晏苍岚虽然不舍,却也不得不承认她的提议是最好的选择,此去征战北齐,她是军师的不二人选。

“是,老奴这就去。”林公公压抑住自己狂跳的心脏,行礼后离开,每一步如同走在云端之上,轻飘飘的,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幕。 林公公一直以为,兰溶月身后有自己的势力,身边的四个女官也是极其聪明的人,没想到兰溶月竟会赞成他的提议。

“娘娘这是要扶持林公公吗?”红袖立即明白兰溶月的心思,小声询问道。

“宫中事务,总需要人来打理。”兰溶月看过手中的信件后,眉头为蹙,透亮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黑暗,“红袖,你去打听一下,镇国将军可有离京的打算。”

“是,奴婢这就去。”红袖不敢有丝毫怠慢,也未曾询问此事兰溶月为何不自觉询问晏苍岚,毕竟征战北齐,最终是要晏苍岚下令的。

兰溶月毁了手中的信件,在刺杀拓跋准和拓跋弘失败后,兰溶月就知道拓跋准不好对付,只是没想到拓跋弘也会脱离掌控,原本的计划看来是无法实现了,既然破坏了她的计划,她不得不重新寻找棋子了。

“灵宓今日可是去训练暗卫了。”

“是,娘娘此行可要带上灵宓。”九儿不知道刚刚信件中写着什么,凡是鬼门的特殊密信,唯有兰溶月能拆,否则秘密泄露,密信中所言便没有价值了。

“嗯,你去倾颜阁调遣白雾来训练这批暗卫。”白雾最善的便是医毒双绝,最重要的是她是兰溶月最早训练出来的人,一直在倾颜阁训练杀手,兰溶月最初不用白雾,主要是想培养灵宓和無戾。

“是。”

刚安排好一切,宣平侯夫人就抵达了揽月殿。

“臣服给皇后娘娘请安。”

“臣女给皇后娘娘请安。”

杨玲的到来,兰溶月略显意外,目光看向林公公,林公公微微低头,宣平侯夫人求见,到了宫门外才递上帖子,他当时并未察觉杨玲也在轿内,召见的时候他才察觉,是他的过错。

“免礼。”兰溶月语气平静,没有丝毫的怒意,林公公额头冒出层层冷汗,在宫中多年,若是兰溶月怒了,他反而不害怕,越是平静,越是让他心中毫无把握,总觉得暴风雨快来了。

“谢皇后娘娘。”

二人起身,只见兰溶月正在逗着天羽和九霄,看着两只苍鹰,宣平侯夫人和杨玲不敢开口。

兰溶月逗着两只苍鹰,心中想着,此去北齐,一定要将这两只带上,再这么养下去就真的成宠物了,除了看着霸气威武之外,性子让她觉得有点像是宠物猫的性格,懒懒的,很会撒娇。

“臣妇带玲儿来给皇后娘娘请罪,请皇后娘娘降罪。”兰溶月迟迟不语,两只苍鹰被兰溶月养得像两只大白猫,宣平侯夫人心中愈发害怕了,宣平侯是武将,宣平侯夫人自然也知道苍鹰是何物,猛禽没兰溶月训得像两只大白猫,怎么看都觉得危险。

昨日晚宴,她见晏苍岚宛若天人,日后必将一统天下,便也有心将杨玲送进宫,虽不是正宫,但即便是为妃,日后也是地位非凡,最重要的是杨玲心仪晏苍岚。

今日再见兰溶月,宣平侯夫人心中却有些不确定了,她的女儿入后宫,当真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吗?宣平侯夫人心中画下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郡主当众献舞,也算是有心为苍月国争光,如今夫人来请罪,本宫竟不知道夫人所犯何罪,还请夫人言明。”被扣上善妒之名兰溶月不在乎,可她绝不会看着杨玲赢,看来今日给陈大人送了两个美妾,如今这宣平侯府也得送上两人,给她添堵,她可没有大度到不追究。

宣平侯夫人直接给兰溶月一问给问懵了,按照兰溶月的意思,不会追究,莫非还打算嘉奖,可若真是如此,宣平侯昨日将人将杨玲送回府又是怎么回事,宣平侯夫人心中有些拿不准了。

“郡主昨日献舞,舞姿甚是新颖,陛下也觉得郡主昨日一舞着实不错,今日陛下还和本宫提及,一定要好好嘉奖郡主一番,夫人放心,本宫是大度之人,绝不会为了一点小事伤了朝臣与后宫之间的和气。”

兰溶月一句大度,所有人都惊讶了,哪有人这么夸自己的,尤其是在场除了宣平侯夫人和杨玲之外,都不会相信兰溶月是一个大度之人,最起码九儿没这么觉得,心中暗自替宣平侯夫人和杨玲默哀。

“皇后所言极是,是臣妇糊涂了。”宣平侯夫人心中没底,摸不清兰溶月的心思,她早就听闻兰溶月不好对付,如今进宫,倒也算是事事如意,让她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找不到方向了。

“来人,赐郡主玉器首饰两套,雪云缎十匹,今年秋猎时,本宫见郡主骑术极佳,再送郡主北齐乌孙部落驯养天马一匹。”兰溶月长袖轻轻一挥,天羽和九霄立即飞出大殿,消失在宫内。

“臣女多谢皇后娘娘赏赐。”宣平侯夫人来不及阻止,杨玲以及谢恩。

提及秋猎,杨玲心中就十分不悦,本来是想算计兰溶月,没想到却被兰溶月算计了,若非她运气好,只怕还活不下来,如今兰溶月突如其来的赏赐,杨玲觉得十分意外,尤其是其中还有乌孙部落的驯养的天马,要知道天马稀有,整个苍月国也不足白匹,比起玉器首饰的贵重,天马则是地位的象征。

杨玲一直以为兰溶月是睚眦必报之辈,没想到竟也有如此大度的时候,心想,莫非是兰溶月忌讳宣平侯府的势力。

“娘娘,天马何其贵重,可否请娘娘收回成命。”天马在苍月国只有一方战将方可将其为坐骑,如今突然赐给杨玲,这殊荣的背后有什么,宣平侯夫人看不透。

“本宫说出的话,哪有收回的道理,夫人放心,本宫所赐天马也是得到陛下恩准的。”兰溶月微微一笑道。

林公公见兰溶月笑容,头低得更低了,心想,凡是了解揽月阁的宫女太监,谁人不知晏苍岚将兰溶月宠上天,事事亲力亲为,区区赏赐有岂会需要晏苍岚的恩准,最重要的是林公公知道,在兰溶月的嫁妆钟就有九匹天马,取自于长长久久之意。

兰溶月的嫁妆丰厚,隐约都超过国库了,这些不少人心知肚明,无人敢质疑兰溶月这个皇后,嫁妆也是其中原因之一。

“臣妇多谢皇后娘娘。”宣平侯夫人放心下来,心想,陛下所赐,莫非陛下也有要纳妃的意思。宣平侯夫人想起晏苍岚和兰溶月才大婚,自然不好当场提及纳妃一事,心中依旧决定要好好谋划一番才是。

“时间不早了,本宫就不留夫人和郡主用晚膳了。”兰溶月下逐逐客令道,两张贪婪虚伪的面孔,兰溶月没有兴趣继续看下去。

兰溶月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林公公着实意外,眼下午时才过,距离用晚膳可还有两个时辰。

“臣妇告退。”

“臣女告退。”杨玲本想留下见晏苍岚一面,但如今得到了晏苍岚‘亲口’许诺的赏赐,也知道此时不应该再得寸进尺,高兴行礼道。

两人离开后,兰溶月的目光看向林公公。

“老奴办事不利,请娘娘降罪。”林公公心中打鼓,兰溶月今日的赏赐看似大度,可对宣平侯府而言,绝非好事,陛下当众允诺,此生只娶兰溶月一人,如今突然冒出一个杨玲,兰溶月给了赏赐,而晏苍岚又没有纳妃的心思,今日赏赐已下,没有人再敢上宣平侯府提亲,杨玲的一辈子注定毁了。

林公公由此判断是因为晏苍岚将内务府全权交给了兰溶月,而兰溶月嫁妆中百万两白音已入国库,这些是谁不为人知,但林公公恰巧是知情人。林公公心中后怕,兰溶月今日看似是赏赐,其实是惩戒,也只有宣平侯夫人母女才会将其当做赏赐。

后宫之中,一个普通的丫鬟都知道宠极必衰的道理,宣平侯夫人母女竟然丝毫不明白。

“宣平侯夫人有心隐瞒,此事倒也不怪你,宣平侯府的赏赐就由你亲自送去,你可有意见。”兰溶月是在告诉林公公,算计他的人是宣平侯夫人,她没有要降罪的意思,前提是林公公的表现让她满意。

林公公自幼在宫中长大,若连这点聪明都没有,也无法胜任大内总管一职,想到宣平侯夫人的欺瞒,林公公心中便惦记上了。要想得到兰溶月的不降罪,唯有时时做好准备,有机会的时候狠狠踩上宣平侯夫人母女一脚,且毫不留情。

“老奴领旨。”

“嗯,即刻送去,派人将内务府的账目送过来。”天涯海阁可以当甩手掌柜,是因为琴无忧是可以信任之人,如今掌管内务府的人兰溶月可不信任。

“是,老奴这就去让人将账目送过来。”

其实,林公公早就准备好了账目,只是兰溶月和晏苍岚才大婚,他也不是没有眼力劲的人,并未派人送过来而已。

宣平侯母女出宫,那一个趾高气扬,扬眉吐气。杨玲脸颊微红,一抹娇羞难掩。

轿子内,杨玲想起那个君临天下,宛若天神的男子,双手扶着脸颊,微微发烫的脸颊让她心跳更快了,小声对宣平侯夫人询问道,“母亲,你说陛下什么时候派人结我进宫。”

杨玲此刻的模样,宛若恨嫁中的怨妇,娇羞,期盼,隐约夹杂着对兰溶月的不满。

“此事回去询问一下你父亲,切莫着急。”事情来得太顺了,此刻宣平侯夫人冷静下来,心中尽是不敢置信,今日兰溶月的态度让她看不清,照理说,兰溶月是心意晏苍岚才会为后,但凡有丝毫的轻情意,夫君纳妾,为妻的又岂会高兴,今日兰溶月的态度不喜不悲,她完全看不透。

“母亲,女儿知道乌孙部落的天马难得,父亲一直想要一匹都没有机会,陛下如今对我这般爱护,想必也是陛下有心,女儿像早日进宫陪伴陛下,母亲……”杨玲低着头,真想让宣平侯夫人忙,丝毫没有看到宣平侯夫人脸色越来越难看,宣平侯夫人心中隐约想明白了,今日看似是赏赐,其实是惩罚,若非杨玲提及天马,宣平侯夫人还未反应过来,“玲儿,这种话切不可再说,皇后和陛下才大婚,加上陛下许诺废除后宫,今年内一定不会纳妃,若你真想进宫,就耐心等待。”

兰溶月的神情宣平侯夫人怎么都忘不了,心中决定此事一定要和宣平侯商议后再决定。

“女儿知道了。”杨玲想着兰溶月的盛世之嫁,眼底闪过不满。

宣平侯本在御书房商议军务,才走出御书房就听到了兰溶月重赏宣平侯夫人母女一事,急匆匆回宫,希望还能阻止得了赏赐抵达宣平侯府,急忙回到府中,却刚好晚了一步,在府外碰到送赏赐的林公公。

“老奴恭喜侯爷。”林公公笑脸相迎,满腹恭贺。

“有劳林公公,一路劳累,请林公公进府中喝一杯清茶。”宣平侯心中无奈,这赏赐,他无福消受,想着兰溶月昨夜在御书房内议论军务,其才华远胜他这个手握重兵的侯爷。

“有劳侯爷,只是皇后娘娘要查证内务府账目,老奴不敢怠慢,就此告辞。”林公公不急不忙道,兰溶月是后宫之主,他是大内总管,借主之威,并不为过。

“如今就不打扰了,今日幸苦公公了。”宣平侯的心沉入谷底,林公公显然是不给面子,看来这其中的事情不简单,昨夜兰溶月答应不为难杨玲,他也答应让杨玲尽早出嫁,如今是他违背约定在先,后果必须他自己来承担。

“不敢,老奴告退。”

林公公那恭敬的态度,路过的人尽收眼底,不少人议论着宣平侯府得圣宠,只有宣平侯清楚,这圣宠的背后是赤裸裸的鞭子。

------题外话------

二更稍后奉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