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糖与鞭子/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宣平侯回到府中,看着兰溶月派林公公送来的赏赐,直接在他心上扎了一刀,玉器首饰,价值连城,乌孙部落驯养的天马,高大威猛。看向喜笑颜开的杨玲,宣平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女儿,算是毁了,作为父亲,让杨玲变成今日这幅模样都是他的错。

此刻,宣平侯还不知道,得罪兰溶月的后果。多年后,天下一统,宣平侯才彻底看明白,晏苍岚的惩戒顶多是见血,兰溶月的惩戒则是诛心。

“郡主病重,自此即日起在院中修养。”宣平侯看着院中高大威武,野性为驯的乌孙天马,心痛不已,这是赏赐还是请了一个祖宗回来供养,这赏赐是给杨玲的,除杨玲之外,他这个父亲也不能触碰半分,否则兰溶月的赏赐就是落在他身上了,他虽贵为侯爷,可与兰溶月相比,他就是尘埃。

“夫君,女儿做错什么,你竟然要将女儿禁足。”杨玲不敢置信的看着一脸疼爱她的父亲,昨日宫宴上献舞后,让人将她押回来,今日又要禁足,难道仅仅以为陛下的疼爱吗?

“你错就错在你明明错了,却还不知错,自今日起,你禁足自己的院子,若踏出院子一步,别怪为父打断你的腿。”宣平侯心中无奈,打断腿也比莽撞的丢了命好。最重要的是命丢了,还不知道是为何丢了命。

“侯爷,玲儿并未做错什么事,侯爷何必……”宣平侯夫人看着宣平侯冷冷的眼神,不敢在继续说下去,她是宣平侯的继室,自嫁给宣平侯以来,宣平侯甚少发怒,可发怒时,她不敢多言一句。

“怎么,你也想被禁足。”若非碍于颜面,宣平侯还真想将自己夫人禁足府中,免得她纵容杨玲倒不知天高地厚。

“妾身知错。”

宣平侯看了院中骏马一眼,心中那个痛难以形容,无奈的向书房走去。心中无奈,他本想尽快给杨玲定下婚事,如今看来,即便是他有这个心,朝野上下也无人敢娶杨玲,除非得到兰溶月的首肯,否则下一次就不是鞭子了,而是直接挥刀了。

揽月殿内,兰溶月翻阅着手中的账本,林公公在一旁候着,战战兢兢,不敢多言一句。

“掌管内务府的是何人。”看了几本账目,全是乱糟糟的,兰溶月真怀念鬼门的记账方式,这一个个咬文爵字,看着着实头疼。

“启禀娘娘,掌管内务府的是魏大人,魏大人掌柜内务府三十余年,娘娘可要召见。”林公公恨不得将魏大人的身家来历一一汇报,但与兰溶月几次相处,林公公知道兰溶月办事干净利落,故此回答干净利落的同时还不忘说明重点。

“召见?账册做成这样还有脸等待本宫的召见吗?红袖,派人看住魏府,细查与魏府有关人等所有的产业。”兰溶月放下账册,若非魏大人此刻在此,兰溶月定会一本账册直接砸过去。

“是。”红袖立即领命,内务府与国库不同,国库多金银,内库多珍宝,论其价值,内库财富完全不逊色于国库,红袖知晓事情的严重性,立即离去。

“林公公觉得贪污之人该如何处置。”这些账册兰溶月还真没眼睛看下去,很多珍宝,下落不明,此事的背后只怕有牵扯了一批人,眼下的确还找不到更合适的人管理内务库,琴无忧倒是合适,让他管理,内务库绝对会被塞得慢慢的,可琴无忧早说过,他不会入朝为官,此生只当一名奸商。

“贪墨内务府之物,论罪当诛,不过才惩戒之前要找出魏大人贪墨财物的下落,否则得不偿失。”林公公小心翼翼提议道,毕竟人死了,有些东西就差不多了,内务府的东西都被烙印了皇家私藏,若按罪论处,魏府上下,鸡犬不留。

“很好,本宫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找出魏大人在位三十年来贪墨所有财物,并一一记录在案,期间零露会协助你。”手指轻轻敲打桌面,清脆的回响敲击人的心房。

突如其来的馅饼直接把林公公砸晕了,这算是惩罚吗?若是从惩罚来看,也太轻松了,只是这轻松的背后工作量太大了,三十天的时间查找三十年期间贪墨的财物,除非让魏大人亲自吐出来,想到此处,林公公眼前一亮,查账册不易,吐出来却又可能,这样会减少不少工作量。

“老奴遵旨。”

“很好,若一个月完不成,你便亲自来领罚。”

驯马的手段,糖和鞭子,训人同样也适用,林公公的表现,兰溶月还算满意,杨玲藏在轿中,兰溶月是知道的,既然杨玲不识趣,她也犯不着再给宣平侯留面子,毕竟养不教父之过。

“是。”

林公公第一次觉得任务繁重还让他跃跃欲试,零露也乖乖的点了点头,想着账本,零露忽然觉得十分头疼,天涯海阁的账本还算清楚,只是内务库来往记载的账本让她瞄了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

林公公离开后,零露立即端上一杯热茶走到兰溶月跟前,讨好的傻笑着。

“说吧。”进宫之后,红袖将所有人亲自教导了一番,礼仪虽都学会了,但偶尔还是会露出本性。

“娘娘,要不从小气鬼哪里调一个人来,查账,我不行的。”零露十分有自知之明道,让她查账,一本还行,内务府三十年的来往账目要查清最少给她一年的时间,还是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

“谁让你亲自查账了,笨。”兰溶月无奈的摇摇头,若是让零露亲自查证,她就不用将事情全部交给林公公了。

“奴婢的确有些笨,请娘娘明鉴。”零露想不通,只好乖乖的承认自己笨。

“你没事的时候一直跑烟雨阁,琴无忧的记账方式总记住了吧。”琴无忧虽然觉得零露太贪吃,两人没事就闹,可他却也是真心教零露一些东西,例如作为惩罚让零露记账什么的。

零露乖乖的连连点头。

“亲自监督将内务府所有的账目过一遍,既然要查,总不能是秘密的去查,毕竟查账目来往总得经过内务府,内务府那么多人,你教会他们记账就好,何须是事事亲力亲为,监督,懂吗?”兰溶月留下零露还有一个原因,她离开京城后,零露可以调动鬼门的人查询内务府丢失财务的下落,特别是些贵重的物件,全部指望林公公找回是不可能的,毕竟林公公也没有惩办朝中大臣的权力。

“懂了,娘娘不早说,吓死我了。”零露连忙拍了拍心口,顿觉松了一口气,回过神来看着九儿的眼神,发现刚刚她竟自称我,眼睛转了转见兰溶月没生气,才松了一口气。

“一定要办好此事,知道吗?”

“娘娘放心,奴婢一定办好此事。”

“时间还早,去向林公公求教一下,林公公在宫中多年,求教的时候一定要虚心,还有不要丢我的脸。”零露是驭蛇人,可习武太迟,冬日带上零露上战场是不可能了,让零露逐渐学会管账倒是一个最好的选择,最重要的是琴无忧还可以暗中帮衬着。

用琴无忧的话来说,零露太笨,笨得无法让他置之不理,免得丢面子。

“是,奴婢这就去。”

零露行礼后急忙离开,兰溶月无奈的摇了摇头。

“娘娘,零露还是欠缺写稳重。”九儿知道零露从前的生活环境,只是宫中生存,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看来这揽月殿内也不太平。”兰溶月看着不远处正在忙碌的宫婢,这些人都是林巧曦亲自为她挑选的陪嫁,当然这其中少不了钟灵秀的建议。

“娘娘早就知道,为何还留下这些人。”九儿并不惊讶。

“不急,我虽不在乎别人说我心狠手辣,可若是现在就处理了这些丫鬟未免有失容家颜面,不过你家娘娘并不是一个大度之人,每年年前林巧曦都会去护国寺祈福,今年可有例外。”

教训分为两种,一种是现世报,另一种是时候未到。

“没有,镇国将军虽让夫人留在院中,却并未真正的禁足。”

“也好,你去安排一下。”

兰溶月小声吩咐了几句,九儿面不改色的离去。

此刻藏在京城别院中的钟灵秀不知,她不知没有逃掉,还即将知道什么是地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