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冰桥,点兵/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的豪言壮语激起了众将军的骨子里的热血,都是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又岂会不知夺取北齐,绝非纸上谈兵。

“攻打北齐,不知公子有何高见。”方卓看了看兰溶月后,目光落在容潋身上,心中虽有些不满兰溶月夺权之举,但却不会因此影响大局。

方卓语落,灵宓便风尘仆仆走了进来,走到兰溶月身边后立即行礼道,“公子,我到了。”

“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公子放心,已无大碍。”灵宓说话间,拿出一个锦囊递给兰溶月道。

“如何得到的。”兰溶月看了看锦囊,这个锦囊看似普通,但只有鬼门中核心成员知晓,这是传递密信的一种方式。

“鬼阁,我受到信件后便马不停蹄的赶来,公子,可能……”灵宓没有说话,此刻在营帐之内,若说了,很有可能损了军心。

“没事,去找个地方休息。”

灵宓离开后,兰溶月打开锦囊,锦囊内,一张丝绸呈现在兰溶月眼前,看着薄如蝉翼的丝绸,九儿立即准备了一盆水,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倒了一滴墨色的药在水盆内,兰溶月将丝绸放入其中。

丝绸渐渐染成墨色,拿起丝绸,未曾染成墨色的地方一副地图慢慢展开。

“北齐布防图。”大致看了一眼后,容潋惊讶道。

北齐大多是游牧民族,北齐布防关键在一个乱字,北齐大军,每年驻扎的地方都不同,很多部落没有固定的驻兵点,而知道北齐所有布防的人少之又少,容潋惊讶,兰溶月是如何得到的。

丝绸展开,丝绸上的水渍慢慢凝结成冰,众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地图上。

“公子,这里有些不对。”天绝细细看过后只想苍暝郡与北齐的交界处以北,在王庭和边境之间的位置,此地距离北齐只有两日的路程,此次攻打北齐除了横渡赤水河发兵之外,苍暝郡也会一同发兵,形成围攻局势。

“哪里不对。”兰溶月看向图上小山的位置,从大局上来说,哪里的确太空旷了些,

“此处原是拓跋弘的布防,靠着这座山的后面还有一队人马,大约两千来人,若是要拿下王庭,必须先铲除这里的隐患。”天绝直言道。

兰溶月赞同的点了点头,“的确,这里的确不太对。”

拓跋准一直想要北齐可汗的位置,能逃脱她下的杀令,说明绝非无能之人,如今拓跋弘在哈萨城,她要防备的人应该是拓跋准,对拓跋准她了解的不多,不过一个一心想要夺取可汗之位的人岂会完全不会用兵。

“莫非拓跋弘另有计划。”蒙将军我疑问道。

“不会,依照北齐可汗的性子,察觉到了异常,一定会派拓跋弘镇守边关。”容潋直接否决的蒙将军的猜想,容潋与北齐交战多年,对这些行事作风还是知道一些的。

“蒙将军,我想知道你带领的人可否能在雪地隐藏行踪。”兰溶月并未纠结这些问题,反而对蒙将军直接询问道。

“不可能,即便是再小心也会留下脚印,冬日的脚印可是致命的破绽。”蒙将军未曾犹豫,直接道。

“除脚印之外,你可否能带一队人马,秘密抵达这个地方。”兰溶月指着天绝刚刚指出的小山脉道。

蒙将军看着地图,沉默了许久,道,“若是从此处绕道,顺利的话可以。”

“大概需要几日。”夺取北齐,争分夺秒,消息的传递在天空飞翔,并不能完全阻隔情报的传递,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唯有以速度取胜。

“带粮草前行,八日,轻装简行,五日。”雪天行军,蒙将军故意将时间稍微放宽了些,一路上谁也无法担保不会出任何意外。

“那就轻装简行,刚好有个能补给粮草的地方。”兰溶月看着地图,将地图与脑海中天涯海阁粮仓的位置重合,找出具体的位置来。

“好,五日内我一定抵达此处,只是从哈萨城进军王庭,六日根本不可能抵达,一旦王庭派兵,我们势必会被困在此处。”行军打仗,虽没有绝对的规划,却也不得不将其中的危机考虑进去。

“放心,到时候从苍暝郡过来的军队会从这个方向进攻北齐,直取王庭,蒙将军铲除了此处的敌人后,切不可在此处独留,绕道敌人的后方,一旦我们军队对王庭发起进攻,交兵之际,蒙将军在带人偷袭王庭。”兰溶月指着王庭的后方道。

“公子有所不知,后方可是北齐军队驻扎的地方,此曲既然是轻装简行最多带三千人,只怕是以卵击石。”方卓不赞同道,兰溶月之前定下的攻略他十赞同,可是刚刚的提议他反对。

“不,我们从两方攻打北齐王庭,若是两方面陷入危机,此处反而是最薄弱的地方,攻下北齐大营,夺其粮草。”兰溶月脑海中细细演算此战战况,将所有的因素都考虑进去。

“不错,若是能顺利的话,只是我们不得不考虑,若是不顺,蒙将军带的人很有可能全军覆没。”容潋与兰溶月冒险的想法不同,在他看来,此举还是稳健为上,但凡有个意外,蒙将军带去的三千人只怕都会付之一炬。

“不会,若真走到了那个地步,区区三千人而已,找个藏身之地轻而易举。”

兰溶月的话刚刚说完,此刻正在闺房中的琴无忧打了一个冷颤,心想,他好不容易才将布防图送出去,莫非主子又打算算计他了,琴无忧幽怨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这模样一看就不是个女人,居然没有人识破他。

“公主,阿力将军求见。”

“不见,让他滚。”琴无忧怒气冲冲道,她本以为他的好父汗会让他去苍月国和亲,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解脱了,没想到居然过将他赐给一个快五十岁的老头,要知道他是个男人,不是女人。

“公主,十日后就大婚了,可汗让公主和阿力将军多培养感情。”侍女战战兢兢道,心想,这公主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尤其是在近几个月。

“看来你很仰慕阿力将军,既然如此,我就将你送给她。”琴无忧看了看身后的侍女,自从他回北齐后,可汗就一直找人盯着他,偏偏他为了任务,还不得不忍辱负重留在宫中。

“公主。”

“阿雅,去将她送给阿力将军,就说是我赏的。”算算时间,主子应该就在这几日发兵了。身边的奸细打发一个少一个。

“是。”被称作阿雅的女子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女子,与琴无忧相比,阿雅更像男子,反倒是琴无忧多了一丝儒雅。

阿雅架着女子,直接将人送给了阿力将军,随后回到屋内。

“人送出去了。”

“嗯,阿力将军说感谢公主赏赐。”

“好色之徒,阿雅,若是有机会,你愿意离开王庭吗?”北齐民风开放,子承父业时还可以继承父亲的姬妾,琴无忧的母亲就是如今北齐可汗的父汗的妃子,被囚宫中,成了一个发泄的工具,因没有自保能力,只得让琴无忧佯装成女子。

要说琴无忧母亲的出生,原是东陵国人,只是被看上之后强行掳到北齐王庭,逃过无数次,只可惜都失败了。

“公主,阿雅会一直陪着公主身边。”阿雅呆呆的看着琴无忧,心中不免有些心疼,凡北齐王庭谁不知道琴无忧的出生,母亲取名无忧,可汗连名字都不曾赐过,若非侥幸帮北齐解决了粮草问题,只怕偌大的北齐王庭就没有立足之地。

“若有机会,便离开吧,我记得阿雅是草原儿女,王庭不适合你。”琴无忧看了一眼阿雅,国破之后,阿雅定不会跟在他身边,况且他身边也不需要女子服侍,琴无忧走出王庭,看着几个巨大的帐篷,他多想一把火把这罪恶的一切全部烧了。

“公主,阿雅去给公主煮一壶酒。”

“不用了,我累了,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琴无忧说完走了进去,躺在床上,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火苗慢慢燃烧,回北齐后,面对他的是一个又一个的不眠之夜,即便是再累,也睡不着。琴无忧脑海中回忆着逃离北齐王庭时候的情景,第十次逃离他遇上了兰溶月,彻底逃离了这个枷锁,那也是一个下雪的冬天,他看到了另一幅场景,民不聊生,无数百姓饿死在雪地之上,兰溶月一路救治,可终究是杯水车薪。

最初的时候,琴无忧觉得兰溶月善良,哪年离开北齐之后,琴无忧才看了真正的兰溶月,与其说善良,却更像是在祈福,琴无忧无数次想问其中原因,最终都没有说出口,直到几年后,兰溶月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才明白过来,原来亲人之间亦可为敌。

营帐中,众将领正在商议行军的动向。

“公子英明,利用雪地扰乱敌人的判断,让敌人无法发现我们真正的目的。”方卓听着兰溶月的布置,忍不住夸奖道,雪天攻打北齐本来有着致命的弱点,可到了兰溶月这边全部变成了优势。

“容将军,攻打哈萨城你有何提议。”她虽能设定好攻略,但领兵的人是容潋,容潋对军中的人可比她熟悉,而且她也毫无威望。

“我与赵三为首先攻打哈萨城,公子与方卓断后。”容潋在哈萨城的图纸上布置着攻略,还不忘考虑兰溶月的安全。

“不,我建议此战我和赵三为首,容将军和方将军断后,容将军熟悉军队布防,方将军为人谨慎,我与赵将军冲锋陷阵正好,容将军此刻要保存实力,攻打北齐王庭再以将军为能让士气大振,最重要的此战我与赵将军为首,反而会让敌人摸不着头脑,对我们后面的布局无法预测。”

兰溶月提出这个建议,其实有三个重要原因,第一,容潋的年龄在哪里,即便是再健康身体也比不了年轻人;第二,与拓跋弘一战,兰溶月也想了解拓跋弘的势力,北齐都说拓跋弘是天才战将,了解敌人才能更好的打倒敌人;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段日子发生了很多蹊跷的事情,若说这一切是巧合,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既然不是巧合,又没有明显的证据,那就只剩下最后一点,敌人隐藏的足够深。

“我同意。”赵三立即表态,说完后发现自己失态了,随即看向容潋。

赵三表态后方卓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大将军,公子的建议我觉得可行,而且这么做也最为稳妥。”蒙将军也赞同道。

得到众人的同意后,兰溶月看向容潋,容潋犹豫再三,看了看兰溶月身边的天绝、九儿最终点了点头,他相信以两人的身手即便是有危险也能保护兰溶月周全。

“好,即刻去休息,寅时点兵出发。”

“东西应该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大将军,调遣一堆人帮我铸桥。”兰溶月看了看时辰,本以为还可以稍作休息一下,但赤水河的水比她想象中的要大山许多,还是早些准备为上。

容潋直接让方卓听从兰溶月调遣,自军营驻地向上走半个时辰,来到了一个水流略微平缓的地方。

“这里渡河的确是最好的地方,看来公子对地形了如指掌。”方卓对兰溶月的身份十分好奇,根据他对朝中的了解,的确想不出兰溶月究竟来自哪里。

“你直接说对面住着游牧民族,北齐的游牧民族附近可都有狼群,这里水流虽然平缓,在方将军心中却绝非是一个好选择,对吗?”

方卓隐约间的犹豫兰溶月看得清清楚楚,说话间,天绝和九儿手中各拉住一跳绳索抵达对岸,将绳索慢慢拉过去,绳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网,很快出现在几队黑衣人运来几马车稻草。

方卓顺眼望去,居然有几十车,此地就在军营附近,准备这么多的稻草他竟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要知道这些稻草都是军马过冬之物,如此大的数量,她还真佩服兰溶月的能力。

“不错,不过我倒是佩服公子的手段。”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道理方将军想必很清楚。”兰溶月走到已经架好的网子边上,将手轻轻的放入河水中,身体微微颤了一下,冬日的河水当真是冰冷刺骨。“方将军,让你的人将稻草一次铺网子上。”

方卓亲自下令,稻草被搁置在网子上,河水冲刷后,慢慢凝结成冰,方卓见兰溶月的手一直放在河水中,心中一惊,莫非眼前的人是皇后?巫族灵女的传闻方卓知道一二,最重要的是每代无族灵女都会控冰,凭借这点,每代的巫族灵女都是东陵国的皇后,而兰溶月是巫族灵女的事情知道的人也不少。

“加快速度。”方卓冷脸,立即下令。只是心中却有着更多的疑问,天下皆知,苍帝宠爱皇后入骨,为何会让皇后受这份罪,虽然他对兰溶月的能力十分佩服,可是冬日手放在水中的滋味可不好受。

方卓正在纠结之际,兰溶月以及收回了手,静静的站在岸边。

将手放入水中,是为了试探河水的冲击力和深浅,还有为了稳固两岸,当然,这点兰溶月是不会说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十来米宽的冰桥一个时辰架好,方卓看着冰桥,心想有此能力,冬日攻打北齐当真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传令下去,冰桥一事,凡泄露者,军法处置。”架好冰桥后,方卓立即下令。

“是,将军。”众人齐声说道,心中对这冰桥的形成却满腹疑问。

“得上苍相助,攻打北齐,如何不让说。”控冰的能力若非亲眼所言,在世人的眼中皆属虚幻,神鬼之论,自古是制胜法宝,既然有法宝不用太可惜了。

“公子,此举是否不妥,若是……”方卓欲言又止,若是被人察觉到了兰溶月的身份,岂不是兰溶月就成了活靶子,但凡有机会,敌方一定以兰溶月为人知。

“这冰桥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方将军是聪明人,若做这掩耳盗铃的事岂不无趣,只要拿下哈萨城,消息是否走漏就不重要了。”以哈萨城为基点,拿下北齐,虽不说轻而易举,不过也绝非难事。

“公子说的极是。”方卓顿悟,他的确是太过于小心了,横渡赤水河后,兰溶月的行踪定然是隐藏不住了。

“将冰面上再铺上一层稻草,冰桥的厚度不宜骑马前行,监督的责任就交给方将军了。”

“末将领命。”既然知晓了兰溶月的身份,方卓也不敢再自称我。

“传信给赵将军,拔营,备战,熄灭火把,让眼睛适应夜色。”若非冬日大雪,还真看不清,既然是偷袭哈萨城,自然不能打着火把,明目张胆的攻击,这不是告诉对方,有敌来袭吗?

“是。”

兰溶月走过冰桥,直接踏入北齐的领土,细细检查过冰桥后,看着眼前的景色,不得不承认这万里江山的确很吸引人。

“公子,可否要稍作歇息。”九儿上前,替兰溶月整理一下披风,一河之隔,此处当北风,天气着实寒冷。

“不用,攻下哈萨城便有一日的修整时间,天绝,你熟悉苍暝郡前往王庭的地形,你即刻回去,同蒙将军一同前往,去之前找灵宓拿几瓶蒙汗药,叮嘱蒙将军,带上些新鲜的肉,一路上用得上。”

北齐每到冬日,狼群就会出来觅食,全部杀掉是不可能的,智取显然会快上很多。

“公子的安全?”天绝虽想听命行事,却十分顾及兰溶月的安全。

“放心,北齐我已有安排。”

九儿闻言,心中祈祷,颜卿就在哈萨城,否则她一个人多若是对上军队还真没有把握担保兰溶月毫发无损。

“遵公子令。”

时间一点点过去,时辰已到,赵三领军度过赤水河,心中惊叹,公子果然厉害,竟能在水面上架桥,心中佩服的五体投地。

“请公子点兵出征。”

兰溶月看着黑压压的军队,马匹的脚上头缠绕了布条,一方面是为了保暖,另一方面是降低马蹄踩在地面的声音,兰溶月满意的点了点头。

“天下之争,强者胜,北齐与我们征战多年,自今日起,诸位将终结这数十年战事,还天下以太平,诸位年纪大的有子女,年纪小的有兄弟,为了自己亲人不再踏足战场,过着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便随我一起,拿下北齐,带着胜利回家与父母兄弟团聚。”兰溶月的声音不大,却极具穿透力,传入所有人的耳中,众人举起手以表决心。

赵三哪一个佩服的五体投地,比起为国,踏入战场的很多人都是为了家,有的是为了俸禄,有的是因为征兵令。

“出发。”

赵三下令,军队悄悄进入北齐,这一战将载入史册,流芳万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