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攻城亦是攻心/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黎明之光泛起天际,距离哈萨城还有两里路时,兰溶月突然勒住缰绳,赵三立即示意队伍退下。

“公子,为何停了。”赵三不明,立即上前询问道。

黎明的光辉中,兰溶月凝视前方,朦胧中,哈萨城隐约可见。

“拿地图来。”

赵三没有迟疑,立即将地图奉上。

“公子,有什么不对吗?”依照赵三多年的征战经验,两军交锋之际,一方突然停下来,绝非好事,一个不小心就会影响士气,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我虽有安排,一路上未免也太过于安静了,看来敌人早知道我们要来,赵将军,安排两个先锋队从左右包抄,绕道这里。”兰溶月指着地图上的位置道。

“绕道这里可行,不过绕道此处,少说也有六七里,雪天行军,最少慢了将近半个时辰。”赵三不明,为何兰溶月突然改变了之间的进军录像,奇袭哈萨城,最关键的是速度。

“我知道,赵将军应该也发现了,我们大批队伍行军,一路上太过于安静了,你再看看四周围的雪。”兰溶月说完,赵三立即跃下马,蹲在地上,抓起一把雪,眼底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昨天凌晨的大雪,怎么会这么硬。”赵三蹙眉,若非兰溶月发现,此刻骑马前往,只怕是刚抵达哈萨城下,马腿上极有可能会被划伤。

“既然拓跋弘想要请君入瓮,不如我们就来一个将计就计。”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狡诈,手段虽然不错,懂得隐藏脚印,可是地面上的痕迹暴露了拓跋弘的算计,射人先射马这招不错。

“公子的意思我们先深入虎穴,当敌人将我们围起来时,我们再包抄,一网打尽。”赵三心中佩服,论临阵对敌,他征战沙场多年,思维竟然比兰溶月要慢上很多。

“嗯,赵将军可还有其他意见。”

“公子才智,老赵折服我们如何同时后方军队。”临阵对敌当随机应变才是,只是担心后方军队与拓跋弘交锋,亦或是拓跋弘还有其他准备。

“不用担心,以方将军的才智一定能猜出我们的计划,况且留下的脚印对于方将军来说就是情报的传递,还好此事我早有准备。”兰溶月对赵将军解释后,又吩咐此行随性带的人道,“将雪车架起来。”

得兰溶月之令,数十个人迅速架起雪车,雪车的模样类似于最早的铲雪车,同古代战车相似,最大的不同就是后方有一个四米左右的木头,马车飞奔而过,后方的雪也会被清理干净。

“好精巧的设计。”赵三两眼发亮,他一直没弄明白兰溶月让人赶车先行,这些车装着什么,如今一组装起来,他终于明白了。

“落樱阁的雪车,自然精巧。”兰溶月当然不会说这是她和姬长鸣共同设计的,她出设计稿,姬长鸣负责动力的设计,构思是她的,让其变成真实的却是因为姬长鸣的缘故。

“落樱阁,难怪……”落樱阁之名赵三自然不陌生,只是落樱阁从不与朝廷做任何交易,名声很大,但具体情况赵三是一无所知。

“行动。”

兰溶月下令,前面的雪车飞奔向前,凡是路过的地方,路面的雪都被清理了厚厚的一层,即便是没有清理干净的地方,白雪疏松,不会伤及马匹。

一刻钟过去,军队终于抵达哈萨城下,城墙之上,箭雨袭来,赵三立即指挥,铁盾立即形成一道包围墙,城墙之上,拓跋弘一身铠甲,手握长枪,目光死死的盯着兰溶月的方向。

“将军,这样下去我们根本无法攻破城门。”无数箭雨袭来,只能一味的防御,根本无法主动发起攻击。

九儿看向箭雨袭来的方向,心中思量片刻后道,“公子,我先去杀了拓跋弘。”

九儿不明,这个任务不是交给红袖执行的吗?莫非失败了。

“不急,赵将军……”兰溶月走到赵三身边,在赵三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赵三立即露出满是笑意的面孔,心想,公子这一计,还真够毒的。

“公子,我准备好了。”披风下,灵宓别扭的穿上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身体微微颤了一下,“这天还真冷。”

“先等会儿。”

赵三笑嘻嘻的传令众将士,随着赵三的指引,很快洪亮的声音撤下了整个军队。

“北齐战王是短袖,爱上胞弟不敢说,前往苍月不少日,时时只醉男儿香。北齐战王需求大,将小倌累死在床上,北齐战王不要脸,军中男儿要自卫。”

几句顺口溜突然想起,九儿和灵宓直接看向兰溶月,心想,没想到小姐也有这么毁三观的时候,难怪那日将小倌送给拓跋弘,还不忘让拓跋弘将人带走,原来还有这一手准备。只是当然拓跋弘将小倌带回北齐,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测试小倌是不是奸细,如今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士兵的声音越来愈整齐,越来越慷慨激昂,拓跋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恨不得打开城门,杀了出去,只是兰溶月这边已经逐渐形成包围圈。

与此同时,北齐不少将士受顺口溜的影响,对拓跋弘那是一个忌惮,看向拓跋弘的目光透着几分探究和恶心。

“继续放箭,今日本王就以苍月国将士的鲜血血洗本王一身污名。”拓跋弘大声吼道。

兰溶月闻其声,嘴角泛起淡淡笑意,她能想象得出拓跋弘这慷慨激昂的背后恨不得将她拨皮拆骨的心情。

“公子,看时辰两边的军队已经做好包围的准备了,要不要发动攻击。”赵三看着无数的箭雨,只是有些箭射过来的力量明显与之前不同,看来是几句顺口溜让北齐的将士动容了。

“不急,这铁盾能挡住我们再多等一等,赵将军,等会派人将这些箭收集起来,对我们来说也算是军资。”

赵三一愣,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个时候不是该考虑攻城吗?这军资可以之后在商议吗?最重要的是包围圈已经形成,只差一举拿下哈萨城,这倒好,到了这个时刻反而没有任何动作了。

“公子,不如先攻城。”赵三表示压力太大。

“不急,再等等,继续喊,大声点。”兰溶月轻轻的摆弄着手中的龙吟玉萧,似乎对攻破城门一事一点都不着急。

“继续喊,大声点,别一个个像是没吃饭的。”赵三死在想不通兰溶月的用意,将焦急的心化成嗓门,对众将士大声道。

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对赵三来说,简直像有一年那么长。

“公子,差不多了吧。”赵三实在人忍耐不下去了,再一次走到兰溶月身边开口道,若非相信兰溶月的能力,赵三就差点下令进攻了。

“两军交战,最忌讳的就是军心不稳,赵将军身为一方战将,尤其是先锋,排在善战之前的是性子,你的心安定了,身后的将士自然也就安心了,赵将军若都不安心,身后的将士如何信任你,你看看城楼上的北齐将士,赵将军心中有何感想。”赵三身为一方将军,能征善战,也得众将士信任,但性子方面,远不如方卓的精明,许是正因为如此,赵三身后才有一批铁铮铮的汉子追随。

“稳着心态,虽看不清出,但从箭射过来的力度分析,应该是怒了。”赵三说出了心中的担忧,两军交战,可将怒气化为战意,若是在拖延下去,两军交锋,即便是胜了,损失也会很大。

“不错,我要的就是他的愤怒,下令,收声。”

赵三挥动旗子,众军立即收声。

拓跋弘见状,眼底的杀意早已经无可隐藏。

“王爷,我们的箭差不多快耗光了。”敌方声音停止后,身着铠甲的男子都到拓跋弘身边道。

“停止放箭。”

拓跋弘征战无数,又有战王之称,顿时明白过来,他中计了,身为守城之将,耗费了近乎全部的箭支,竟然未伤敌方一分一毫,他居然被三两句话就给激怒了,对方究竟是谁?容潋所统领的军中绝无这样的军师。

“阁下好计谋。”拓跋弘站在城墙之上,大声道。

兰溶月好不理会,吩咐身边的人,“准备。”

灵宓忍受寒冷,脱掉披风,赵三看到灵宓的时候吓了一跳。

“拓跋野,公子,他怎么会在这里。”赵三不明,惊讶问道。

“不急,你很快就知道了。”

两个人押着易容成拓跋野的灵宓,将其绑在柱子上,距离两个四五十米,拓跋弘依旧清晰看清了认出了拓跋野,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像利用一个人来威胁本王,荒唐。”拓跋弘紧紧握住手中的宝剑,恨不得将站在‘拓跋野’身边的兰溶月除之而后快。

“战王当真觉得荒唐吗?我以为战王很恨我才对,毕竟当初在边城,战王可真的想杀了我。”兰溶月摆弄着手中的玉萧,连看都不曾看拓跋弘一眼,在众人的理解中,兰溶月这是赤裸裸的蔑视。

“果然是你,我就说当时怎么会有人能破掉多年的精心布局,兰溶月,好久不见,怎么,你如今躲在面具下了。”两军交战,最真要的是军心,这点兰溶月懂,身为战王的拓跋弘又岂会不明白,兰溶月利用顺口溜破坏了北齐的军心,他同样可以戳穿兰溶月的身份,借此影响苍月国的军心。

“战王当真不关心自己的皇弟吗?我以为此人是战王想要的。”兰溶月轻轻一语,众人的心思又回到了刚刚的顺口溜上。

“兰溶月,你不敢承认吗?”拓跋弘知道,如今只有咬定这点,才能搓掉苍月国的士气。

“对付一个断袖,诸位难道不觉得有本宫足以吗?”

兰溶月的一个本宫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赵三直接给僵了,他知道公子长得俊美无暇,绝世风华,就是没想过公子是一个女子,还是当今皇后娘娘,皇后和陛下不是才大婚吗?怎么到边关来了。

赵三想起度过冰桥时,方卓曾叮嘱他,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不惜一切保护公子安全,莫非方卓早就知道了,那个死书生,居然不告诉他。

“兰溶月,你该死。”

拓跋弘没想到兰溶月会轻易承认自己的身份,兰溶月承认后,拓跋弘突然明白了,大军尊容潋为将帅,兰溶月又是容家人,有容太夫人这个先例,众将士对兰溶月的身份并不会有太多的疑问,想到此处,拓跋弘突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最关键的是痛,还说不出来。

拓跋弘看着奄奄一息的‘拓跋野’熟悉的模样和举动,自始至终不曾开口,不曾求饶,拓跋弘没想到‘拓跋野’不仅没死,还落在兰溶月手中,莫非当初兰溶月来边关就准备了今日攻打北齐,若真是如此,兰溶月的心机和谋算让人打心眼里泛起阵阵寒意。

“你这短袖都没死,本宫之人也要活得好好的,倒是你身为战王,能以玩弄小倌为乐,想想今日之后,战王短袖之名天下皆知,不知道多少有同样癖好的人会向战王投怀送抱。”轻佻的语气,厌恶的神情,宛若在看一个脏东西。

兰溶月在赌,赌拓跋弘对拓跋野的执念,她知道执念的可怕,所以故意调戏拓跋弘对拓跋野的执念,只要她说话越狠拓跋弘的执念也就越重要。

一口一个断袖彻底激怒了拓跋弘,可是看着绑在架子上,衣着单薄,奄奄一息的‘拓跋野’他就无法置之不理。

“战场上拼的是男儿血性,没想到苍月国堕落到要靠一个女人趁口舌之争。”拓跋弘气急,他不得不攻击兰溶月,只有这样他才能多给‘拓跋野’争得一线机会。

“一个断袖而已,有本宫坐镇已经足够了,倒是你再继续下去,拓跋野可就要冻死了,不知到时候战王可否会心痛。”拓跋弘没有料到,兰溶月抓住了他的弱点使劲的踩下去,甚至让他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以一个伤者威胁本王,你果然只是我女子。”

拓跋弘心中想着如何营救‘拓跋野’,却不知兰溶月手中的‘拓跋野’是个冒牌货,从一开始兰溶月就不曾留着拓跋野,拓跋弘的一举一动都在兰溶月的掌握之中。

“本宫从未说过本宫是男儿身,倒是王爷喜欢自己兄弟倒是出人意料,既然战王战意甚至浓,不如你亲手杀死他,本宫就让人鸣击战鼓,如何?”

“你当真以为本王不敢吗?”拓跋弘夺过身侧将士的弓箭对准‘拓跋野’,细看就会发现,拓跋弘的手再微微颤抖,他的确不敢,那是他一生的执念,知道‘拓跋野’还活着,他已经很满足了,正因如此,他必须救下‘拓跋野’,从今以后,他会保护好他。

“你否是敢我的确不知道,不过若拓跋野知道了你的心思,不知道他该如何看待你,本宫记得拓跋野有一个妾室已经有孕,孩子快出生了吧,你说,你心心念念想着的人会不会觉得你很恶心,哈哈……”兰溶月好不掩饰自己嘲笑的声音,故意刺激拓跋弘。

嘲讽的笑声刺激着拓跋弘,拓跋弘看向拓跋野的方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要救人吗?若是救了,拓跋野恨他,他该怎么办,若是不救,不,他一定要救人。

“本王救自己的皇弟,可没有那些肮脏的心思,说,你要怎样才肯放了他。”拓跋弘放心手中的弓箭,他能杀死任何人,唯独无法杀死拓跋野。

正如兰溶月预料的一般,人的一生有很多执念,可是能放下执念的人屈指可数,显然拓跋弘无法放弃心中的执念,从小开始便有了执念,这些年尽力压抑住自己的执念,却让这份执念陷的更深,更加难以自拔。

“让出哈萨城,如何?”

呼啸的冷风下,对于灵宓来说当真是一种折磨,偏偏还不能有一点动作,用兰溶月的话来说,她演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才会更成功。

“不可能。”拓跋弘直接拒绝道,他很清楚,让出哈萨城他根本就没有活路,拓跋野也没有。

“换一个条件,你只要承认你对拓跋野有那样的心思,我便放了他如何,若是你不承认,我便将他的身体化成冰,在你面前一寸寸碎裂。”说话间,‘拓跋野的身体上凝结出一层冰,冰慢慢向上,整个人似乎都要被困于冰中。

拓跋弘看着眼前的一幕,“本王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最毒妇人心,兰溶月,你不得好死。”

“我是否不得好死我可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死。”兰溶月拿着玉萧,轻轻的敲打着被冰冻的手指部分,冰块渐渐碎裂,手指断了,拓跋弘看着这一幕,恨不得将兰溶月剥皮抽筋,连一旁的赵三也惊讶无比,难熬真要还未攻城就好牺牲一个自己人吗?

现场最冷静的只有九儿和兰溶月带来的人,还有一只装’拓跋野‘的灵宓,作为当事人,竟连一点动作都没有,赵三心中佩服的五体投地,心中对兰溶月又多了一层畏惧。

“我承认。”拓跋弘一边吩咐人准备救‘拓跋野’,一边想着如何和兰溶月周旋。

“承认什么?”兰溶月一副我不懂的样子,只是面具下,谁也不知道兰溶月此刻是怎样的神情。

拓跋弘知道,兰溶月是在故意为难他,而他却必须和兰溶月继续纠缠下去,争取时间。

“我承认我对皇弟有那样的心思,兰溶月,你满意了吧。”拓跋弘其怒气冲冲道,他知道承认此事后的代价,可即便是再大的代价也不及拓跋野的性命重要。

“很满意。”北齐众将士听闻后的举动,兰溶月甚是满意。

冰渐渐消失,绳索解开,灵宓立即站起来,迅速撕下面具,“多谢战王的表演。”

灵宓语落,拓跋弘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两把宝剑一前一后刺穿拓跋弘的心口,拓跋弘临死前死死的盯着兰溶月,他怎么都没想到竟又是一个骗局,与此同时,三个方向同时对哈萨城发动攻击,赵三亲自领人突破城门。

哈萨城易守难攻,此次工程里应外合,轻而易举,拓跋弘的死众人都知道是兰溶月的安排,想着兰溶月动摇军心的本事,后方将士后悔没冲在最前面,亲眼见证这一幕。

两个时辰后,哈萨城正式易主,夺得主权。

“臣赵三见过皇后。”攻下哈萨城后,赵三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迈着沉重的步伐去向兰溶月复命。

“免礼,依旧称呼我为公子。”兰溶月看着赵三纠结的模样,微微摇头,心想,这打击不算太大吧。

“公子英明,自今日起,赵三愿效犬马之劳。”

赵三对兰溶月只有一个服字,他这一辈子参加大小战役无数,唯独此战让他最有成就感,兰溶月的指挥让他折服,愿意心甘情愿的臣服。

“好,不过以后在外面无须再行大礼。”兰溶月无奈,这里礼仪不能废,若废也很麻烦,这动不动就行礼更麻烦,只得叮嘱道。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