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迷雾/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拿下哈萨城后,大军进驻哈萨城,城外大营内,兰溶月未曾踏进哈萨城一步,容潋也不曾,方卓和赵三实在想不明白两人的用意,处理还城内一切后,众将军前来大营。

“臣给皇后请安。”众将军走进营帐,行礼请安道。

“无须多礼,以后依旧称呼我为公子便好。”兰溶月目光停留在地图上,身侧已经多了两个人小公子,一个是红袖另一个是颜卿。

“将军,拿下哈萨城后我们应该乘胜追击,一举拿下王庭。”一个之前未曾发挥所长的将军站出来道,他没想到会如此轻而易举拿下有铁关之称的哈萨城,不明白拿下哈萨城后为何不乘胜追击,直取王都。

“公子怎么看。”容潋直接将问题丢给了兰溶月,兰溶月心中一阵无奈,这得罪人的活是要她来揽吗?虽然会得罪人却也能因此得人心,虽说不说上一举两得,却也是利大于弊。

“方将军,你觉得该由何人镇守哈萨城。”兰溶月直接撇开了这个问题对方卓问道。

方卓神情未变,心中十分意外,这转变也太快了吧,要知道无视一方将领的提问可不是什么好事,战场之上,若是生出嫌隙会相当麻烦。

“末将愿意请命镇守哈萨城。”方卓拱手请命道。

“末将不同意,方将军善战,镇守哈萨城大材小用。”方卓语落后,兰溶月还来不及开口,立即有人反对道。

容潋本也想同意方卓的提议,突然有人反对他并不觉得意外,只是此去攻打哈萨城,后方之重,绝不能出分毫意外。

“方将军,你自己解释吧。”军营之中,有善战的,有善用脑子的,有二者兼备的,显然在兰溶月的眼中方卓便是这二者兼备之人。

“黑子,不得无礼,此次攻打王都,哈萨城绝不能出分毫意外,容泽将军带领的军队自北而下,与我军在王都汇合,苍暝郡的军队也以及进入北齐,眼下最为重要的是后方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以哈萨城为中央,南北都有北齐的驻军,若是哈萨城失守,到时候我军攻打王都,只怕一不小心就会腹背受敌。”冯卓分析道,北齐军队善战又多为游牧民族,当初哈萨城建立的时候也有为了防止国内叛乱一说,眼下这哈萨城一定不能失去。

“败军之将,何以言勇。”心中虽然服了,黑子心中依旧不愿意承认,其实心中是不满意兰溶月的存在夺去了容潋的权势。

方卓沉默,知道黑子针对的是兰溶月,直接将问题丢给了兰溶月,毕竟兰溶月若不开口气氛就会一直僵持下去,赵三也了解黑子,虽善战却是一个直性子。

“可还有一句话是骄兵必败。”兰溶月看向黑子,缓缓开口。

“公子,夺哈萨城之后,眼下前往王都的各城还来不及布防,若此事乘胜追击,五日之内,必取下王都。”黑子承认兰溶月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可是若此刻止步不前,只会错过良机。

“依你所言,若是早已布防,又当如何,昨日之前,也不曾有人料到拓跋弘会亲自镇守哈萨城,若是北齐早已布防,我们贸然进攻的损失你可能承担。”兰溶月的声音很轻,在场之人有半数赞成,另外一部分人却站在黑子一方,只是都不曾表达出来。

“错失良机,损失岂不更大,再说行军本就不可能全无危险,若是怕丧命,岂会从军。”黑子不满兰溶月的畏首畏尾,若是如此,这王都只怕是拿不下了。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拿所有将士的性命去冒那些没有必要冒的危险吗?身为一方将领,我不认为你所言有错,但眼下局面还未到放手一搏的地步,既然有更好的方案,为何要选择放手一搏。”兰溶月知道,这些人不是赵三,没有同生共死的经历是难以让他们做到真正臣服的,尤其是知道她的身份后,更怕晏苍岚借此夺了容潋的权,毕竟兰溶月虽与容家有关系,但如今的身份是皇后,而非容家女儿。

“愿闻其详。”黑子倒想听听兰溶月口中更好的方案是什么,但凡有丝毫不服,他就会立即反对。

“在这之前,不如听听大将军的意见。” 兰溶月看向容潋,与黑子的口舌之争意见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眼下最重要的是缓和气氛。

容潋心中对兰溶月的表现十分满意,最初他也以为兰溶月会主张乘胜追击,毕竟就算是有损失,损失也不会太大,大可在下一个城驻扎,只要留下方卓镇守哈萨城就好。

未曾想兰溶月性子稳健,以目前的局势来说,稳健的确是最好的选择,可以将损失降到最低,而且最重要的是兰溶月的行踪已经泄露,拓跋弘能来镇守哈萨城,难保北齐不会早有准备,若是乘胜追击陷入苦战的几率很大。

“公子分析在理,此次能如此快取下哈萨城,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便是公子的计谋,拿住了拓跋弘的弱点,否则攻打哈萨城免不了一场苦战。”容潋虽不觉得兰溶月此举光彩,却正如兰溶月自己所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她是女子,何须行君子之道。

容潋的话,黑子目光微微挣扎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他虽不愿意承认,但真相的确如此。

“依公子的意思,我们什么时候从哈萨城出发。”黑子直接将问题丢给了兰溶月,他倒要看看赵三和方卓所言是不是夸大其词。

“按原定计划,夜间行军。”兰溶月微微侧身,掩饰自己的疲惫,连日奔波,她又没有内力防身,却是有些累了。

“公子,越往北天气越冷,夜晚行军只怕速度更慢,抵达下一座城镇的时候拖着疲惫的身体攻城,只怕……”黑子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字字句句都是重点,尤其是日夜颠倒的生活只怕没多少人承受的住。

“不,我们反其道而行,晚上行军,白天休息,明晚攻城,哈萨城被破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北齐,我想应该不会有人敢白天偷袭,此计虽然是可一不可再,但若只用一次,效果奇佳。”兰溶月的自信触动的黑子,理智上黑子觉得此计过于冒险,却也绝非不可行。

众人心中赞成兰溶月的意见,所有人看向黑子,让黑子觉得亚历山大,最后咬咬牙道,“我同意。”

“大将军,此次夺城您来安排,我有些累了。”兰溶月说完,直接走了出去,留下北齐的地图和军队布防图,对容潋来说,已经足以应对接下来的情况。

兰溶月一离开,九儿等人紧随其后。

“公子。”颜卿见兰溶月停下脚步,准备汇报北齐的情况。

“进去再说。”兰溶月说完后,随后吩咐落樱阁的人道,“都去休息。”

“是。”众人领命,立即走进另一个帐篷。

兰溶月抬头看了看天空,云层如同停滞了一般,风景优美,双眸所及之处都是白茫茫一片,空气中少了几分刺骨的寒气,太阳无力的照耀着大地,给人懒洋洋的感觉。

“看来这几日不会下雪。”兰溶月像是在自言自语道。

几人走进帐篷后,天羽和九霄歇息帐篷之上,担任守卫,威风凛凛的模样让不少将士心中欠欠的,毕竟谁也不会将两只苍鹰真的当做宠物。

“公子,我来北齐的行踪被人泄密了,为此我只好隐藏起来,断绝了一切联系。”颜卿之人不会以为泄密的人是兰溶月,于是便如实相告,只是她本能的觉得兰溶月知道泄密与何人有关。

“此事你回去之后问问容昀,或许他会给你一个答案。”兰溶月机会能肯定消息是从林巧曦哪里泄露的,但收集消息的应该是她的老对手,这几日未曾收到京城的来信,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镇国将军夫人。”颜卿直接说出来自己的结论,想着容昀的纠缠不休,颜卿心中泛起微微苦涩,出身青楼不是她可以选择的,若非家道中落,她母亲又岂会流落青楼。

镇国将军夫人看不上她,她还看不上镇国将军夫人呢?

“或许,并无证据。”

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柳言梦是何时藏在京城,兰溶月的确不清楚,不过柳言梦身后的人既然能干涉北齐足以见得是个不错的对手,至于林巧曦,估计从头到尾都被利用了。

“不需要证据,也不需要答案,今后但凡敢伤害我的,我也绝不会手下留情,无论是谁。”颜卿并未提及,因为消息泄露后她差点丧命,可是人就不想死掉,就算她能接受死亡,但也绝不接受无缘无故丧命。

“随你。”林巧曦在针对九儿,泄露颜卿消息,将钟灵秀带回容家的时候就已经触犯了兰溶月的底线,她留着林巧曦,不过是看着容家人的面子上,若非如此,事情也不是这般结果。

颜卿感激的看了兰溶月一眼,她知道兰溶月不会护着容家,可得到兰溶月的答案颜卿心中既高兴又意外。

“你可有与陌生人交手,手中可否有留下证据。”

“初到哈萨城的时候,我的确与几个陌生人交过手,从他们手中握夺过一个玉佩,我已经派人将玉佩送给风无邪了。”颜卿一边说一边提起笔,绘制着玉佩的图案,“公子,这就是玉佩上的图案。”

兰溶月看着白纸上绘制的图案,蛟龙的形状,一双眼睛很大,十分显眼,竟带着几分狰狞的意味。

“这图案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兰溶月细细回忆,却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这块玉佩的模样也很奇怪,不,应该说是诡异。”九儿看着兰溶月手上的图纸,颜卿绘画的功底深得兰溶月真传,画出的图也是惟妙惟肖,正因如此,她觉得那个玉佩愈发诡异。

自古以来,有以龙为图案的,有以凤图案的,唯独没有以蛟龙为图案的,众皇位朝服为蟒袍,却也不是蛟龙,从眼前的画工来看,雕刻精细,绝非是雕刻错了。

“蛟龙,我看是想要化龙才是,看来这幕后之人的志向不小。”兰溶月坐在简易的床榻上,摘下面具,微微揉了揉眉心。这天下藏龙卧虎的多,处理起来甚是麻烦。

“公子,接下来该怎么做。”颜卿想起那几个黑衣人的身手,她拼死一搏才逃离,可见对手武功之高。

“什么都不做,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方只是不想我们灭了北齐,如今大军压境,即便对方功夫再高也终究难胜千军万马,九儿,将这幅图传给夫君。”记忆中,她在鬼门、巫族、灵岛都不曾见过这样的图案,有些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九儿点了点头,看了看兰溶月疲惫的模样,“公子先歇息。”

“也好,灵宓,你为红袖包扎一下。”兰溶月说完,直接倒在塌上。

昨日白天赶路,一夜为休息加上动用了自己的能力她的确有些倦了,躺下后直接睡着了。

九儿提兰溶月盖好被子后,轻轻的走了出来。

“九儿,你先去休息,我给红袖包扎,一个半时辰后我换你。”灵宓拿出药箱,生怕大声惊醒了兰溶月,轻轻道。

“好。”

九儿走进帐篷,直接在另一个榻上睡了。

与此同时,京城内,晏苍岚刚下早朝,今日早朝确定后日处斩平西王和豫王,经过祭天台一事,朝野上下没有一点反对的声音。

“可有战报传来。”兰溶月批了几本奏章后对未缪询问道。

“陛下,容将军即便是日夜兼程也最多昨日抵达边境,战报不会这么快送达的。”未缪心中替晏苍岚苦,才大婚几日,新婚夫妻分别,如今兰溶月去了战场,不知两人新婚的第一年是否能一起过年。

“派人守在城门外。”

根据这几日京城的情况,一股神秘人在活动,以他对兰溶月的了解,兰溶月绝对不会按兵不动。

“是。”

------题外话------

抱歉,叶子今天去相亲了,实在是太累了,明天多更,谢谢亲们支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