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潜入王都/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日后,暴风雪覆盖了整个王都,漫天风雪迷住了视线。

帐篷外,兰溶月裹着狐裘站了一个时辰,马蹄声渐渐接近,兰溶月缓缓开口,“时机到了。”

“小公子可是打算离开了。”阿嬷听到兰溶月的话随即从帐篷走了出来,看着兰溶月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和蔼的笑容。

“嗯。”兰溶月微微点头,漫天飞雪,天赐良机,她自然不会不错。

“我为公子及两位姑娘准备了一身衣服,公子可换上。”阿嬷看向兰溶月,于她而言,这也算是一种寄托。

走进帐篷内,床榻上摆着几件女装,风格是纯粹的北齐服侍,看上去十分华丽。

“九儿、颜卿你们两人换上,我还是穿男装。”兰溶月看了看华服,这三件衣服只怕耗费了阿嬷不少银子,几日相处,兰溶月感觉的出来,阿嬷虽生活简朴,但并不缺银两,应该说她对金钱方面并无追求。

“小公子,今日我这些牛羊都会宰了送进王都,小公子换上女装,到时候同行就好,而且还省了盘查。”几日相处,阿嬷大致猜出了兰溶月的身份,虽然不敢肯定,隐约间觉得她所猜的是正确的。

“多谢阿嬷一番好意,我却是一直在等一队人出王都,可是我能想到的对手未必想不到,我何不反其道而行之,直接走城门进入王都,眼下雪下的正浓,我想守卫也以及疲乏了。”兰溶月打开包袱,拿出一枚令牌交给阿嬷,继续道,“阿嬷若是要离开北齐,这块令牌一定能帮到您。”

“多谢小公子一番好意,令牌我用不到了,此生我不打算离开了,近日天寒,小公子回王都之后一定好补充些蔬菜才是。”她虽知道那个叫颜卿的姑娘身上有伤,也知道兰溶月的医术不凡,本来不像是的话,最终却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阿嬷说的是,打搅几日,多谢阿嬷招待,就此告辞。”兰溶月见颜卿和九儿已经换上一身女装,随即立即请辞,既然人来了,她也就没有打照面的必要了,免得横生事端。

“我祝小公子此行平安。”

离开后,颜卿和九儿心中一直有着疑问,不知为何,总觉得阿嬷的话中有话。

“公子,阿嬷那些话是什么意思。”颜卿想了想后还是没有得出结论,于是开口问道。

“去王都之后,吃素菜就好。”兰溶月停下脚步,看着正在宰杀牛羊的地方,天气一冷,人需要大量的食物来补充能量,这场复仇布局很大,也很毒,看来她也得准备一下才是,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莫非这些牲畜被下毒了。”若是如此,刚刚劝慰的话便有了合理的解释,只是不清楚真相,总觉得心中欠欠的。

“恭喜,你说对了。”

一路顺利进入王都,兰溶月直接入住了拓跋野名下的一处院落,拓跋野死后,不少产业被变卖,兰溶月便让人成绩购入几处院落,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还真用到了。

与此同时,拓跋准正在四处搜寻兰溶月的下落,一连三天,兰溶月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踪迹,偌大的一个人消失在人海中,想要找出来谈何容易。

红袖早在兰溶月的安排下秘密潜入王都。

夜,趁着一片漆黑,红袖悄悄回到府中。

“红袖见过公子。”红袖心中佩服兰溶月的冷静,琴无忧失踪的消息兰溶月一定是早就知道了,可却偏偏在王都外待了三日,三日来,没有任何动静,更不曾惊动任何人。

“坐吧,这几日可有什么消息。”

红袖微微摇头,“我找遍了拓跋准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一直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不过昨日王庭内发生了一件事十分怪异。”

“何事?”兰溶月亲自为红袖倒上一杯热茶,心中却十分担心琴无忧的安全,根据目前的情报来看,琴无忧以及消失了五日了,以拓跋准的手段暂且还不会杀了琴无忧,只怕若再不救出来,琴无忧的生命危矣。

“北齐可汗纳了琴无忧的贴身丫鬟阿雅,虽然一个女人并不稀奇,可是前几日我看到阿雅曾在王都买了不少东西,就像是故意引导人去找她一眼,举动十分显眼,没有公子的吩咐,我不敢接近阿雅,追问个究竟。”

曾有某一刻,红袖的确像抓住阿雅,逼问琴无忧的下落,最终还是没有动手,因为她担心,她一旦动手就会陷入敌人的圈套,尤其是现在还有很多未知的敌人,这些敌人强大而可怕,做事不留任何痕迹,这几日她也王都内搜寻过其痕迹,只是到最后依旧没有一点线索。

“你不靠近阿雅是正确的,阿雅应该是拓跋准安排的棋子,只是身为棋子,阿雅不会知道琴无忧真正被藏的地方,看来拓跋准的心思倒是十分缜密。”兰溶月看向漫天飞雪,微微凝神,不知道京城现在情况如何。

“公子,我们现在该怎么做。”红袖第一次觉得自己无能,居然找不到丝毫的破绽,更别说营救琴无忧了。

“你知道拓跋准这几日去过什么地方吗?”目前首要的是想找到琴无忧,对于兰溶月来说,找到琴无忧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要与一直暗中帮助拓跋准的人交手,从目前来看,这人的手段狠毒且缜密,以目前王都的安插的人,想要反击,只怕是不可能了。

“公子的意思是说,拓跋准这几日到的地方一定有琴无忧的藏身地。”红袖一边说,一边在地图上绘制出了拓跋准自己人所到的位置,兰溶月看着地图上标识的位置,微微蹙眉。

“看来这几日他当真是没闲着,几乎跑遍了整个王都,找我的同时还不晚混淆视听,手段不错,幕后军师更不错。”兰溶月看着地图上的位置,她对王都的地图并不陌生,可对王都的道路却十分陌生。

“公子,不如我们抓了拓跋准,然后逼问出琴无忧的下落。”颜卿建议道。

颜卿心中清楚,此举十分冒险,一旦救出琴无忧,她们也会身陷险境,可她心中更清楚,若不救琴无忧,再等上两日,只怕琴无忧会有生命之忧,虽然有些冒险,但也可以搏一搏。

“我不这么认为,即便是抓住了拓跋准,拓跋准也不一定会说,万一拓跋准来一个鱼死网破,我们岂不是得不偿失。”九儿立即反对道。

九儿反对这个提议的最大理由就是,一旦用此计,兰溶月也会陷入危机,而且能伤颜卿的人至今没有任何线索,万一对上这批人,损失就大了,这一局太冒险,不能赌。

“我同意九儿的意见。”红袖立即同意道,她如今的主人虽然是兰溶月,可是晏苍岚临行前曾交代过她,一起以兰溶月的安全至上。

“也并非全无线索,颜卿,你去一下王都天涯海阁的分部,娶十万两银票,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王都自古以来就是黑暗之地,既然找不到东想要的消息,就用钱来换。”

“公子,这太危险了。”红袖立即出言反对道。

“你知道鬼街?”

北齐鬼街,出了名的黑市交易场所,北齐地处最北端,再往北是什么地方目前还不清楚,只是鬼街中有很多神秘的交易,而对于这些神秘的交易仅存于传说,具体的只有有资格进入鬼街的人才知道,这些情报贩子隐藏于最黑暗的地方,七国之中类似的势力互有消息流通,这里没有主,没有规矩,只有能力和金钱的交易。

想要进入鬼街交易,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有钱,另一种就是有能力办事。

只是鬼街的规矩十分复杂,对于这股神秘的势力青暝十三司也曾与其接触过,只是晏苍岚讨厌那样的行事作风,随后便没有深处了,红袖知道一些,所以才想要阻止兰溶月。

“知道一些,一个屠宰场,只是不知道王都的鬼街藏于神秘地方。”很多事情红袖也只是听过传闻,但是鬼街的一切,红袖曾亲自体验过,只是那只是一天的功夫,她再也不想进入那个黑暗的地方。

“鬼住的地方,自然在地下。”

一句话,红袖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红袖自幼在苍暝国皇宫长大,自然知晓皇宫的地下四通八达,北齐自古多为游牧民族,可是王都定居于此处已经很多年了,要说王都的历史,从前朝,甚至更远的时候就存在,只是那个时候还只是行宫,但其奢华程度却丝毫不逊色于京城的皇宫。

“可是没有请帖,我们也进不去。”

九儿的话刚刚说完,兰溶月已经拿起笔,在纸上绘制了一个特殊的图案。

“公子,这个是?”九儿接过兰溶月递过来的图案,不解的问道。

“将这个贴在后院的门上,晚些只会有人来接。”

漫长的黑夜,兰溶月静静等候着鬼街的人上门。

子时三刻,车辙的声音在后院外想起,很快就听到敲门声,红袖上前,打开后面,几个蒙面男子走了进来。

“几位。”

“三位。”

此行兰溶月没有带上颜卿,而是让颜卿整理这些天天涯海阁和春风阁收集的情报,红袖和九儿都不是鬼门的人,不了解鬼门办事的方式,加上颜卿的伤势未曾痊愈,留下颜卿是最好的人选。

“请。”

兰溶月、红袖、九儿跟随指引,上了一辆漆黑的马车,上马车后,侍卫从帘子外面递过来三条蒙眼布,示意三人眼睛蒙上。

“有劳了。”兰溶月将装着银票的匣子递给赶车的马夫道。

“多谢公子了。”马夫结果装着银票的盒子,打开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没想到公子也是同道中人,懂规矩,今日鬼街中有戏可看,公子可备好了银两。”

“银两已经全部交出去了。”十万两银票,若是被琴无忧看到,一定会说她,即便是天涯海阁的赚钱速度,十万两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赚回来。不过此次也算是为了琴无忧,在他身上花出去的,他自己总归会挣回来的。

“祝公子好运昌盛。”马夫合上锦盒,将锦盒放在暗格内。

“多谢。”

蒙上眼罩,马车在安静的街道上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突然进入一个吵闹的地方,马车停下后,马夫递进来三张面具。

兰溶月三人带上面具后下车,看了看四周,兰溶月第一次光临此处,没想到还真在地下,狭窄的地下街道,川流不息的人群,这里也是一个小江湖,在这里金钱和能力是法则。

“公子若是不赶时间,可先去前面看看热闹,再去找先生。”

“有热闹可看,自然不能错过,多谢指点。”

“希望公子一切顺利。”马夫说完后驾车离开,目光中对兰溶月的表现似乎甚是满意。

“公子,白羽不会是仿照这里建的黑市吧。”九儿看了看四周,四周的一切让她觉得莫名的有些熟悉,只是这里是一片乱想,而白羽所建的黑市秩序井然,与这里相比,黑市宛若天堂。

“我们先去看热闹。”

“公子,能否多问一句。”红袖好奇了很久,心中的疑问终于有些按耐不住了。

“问吧。”

“公子曾经来过鬼街。”

“一边走一边说。”兰溶月说完迈开步伐,向最热闹的地方漫步走去,“我的确去过鬼街,不过是在南曜国,而非北齐,至于那个图案,也算是我的身份标识吧,鬼街中除了交易者,还有就是亡命之徒,这里很多人受制于人,而这些人又互相制约着。”

红袖细细听过兰溶月的话之后,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看上去那么像一个朝堂。”

“各地的鬼街都有所不同,但规矩不变,小心些。”

说话间,已经走到一个十分热闹的地方,一个类似于围场的地方,几个衣衫褴褛,身材消瘦的男子正在和两只白色的雪狼交手,从移动的脚步来看,几人的功夫不低,两只雪狼,一只雪狼躺在角落,另一只雪狼戒备的看着充满杀意的几个人。

兰溶月几人刚刚走过去,一个穿着抹布的男子将兰溶月三人请到了观看席,看着两方交锋,兰溶月能说这十万两没白花吗?最起码这待遇还算不错。

“公子,要下注吗?”

“规则是什么?”

“那四个人是江湖上一流的杀手,四个人与两只雪狼交锋,不许用内力,全凭本能的厮杀,公子赌一方会赢,赢了可开出一个条件,无论是什么,主子都会替公子实现。”

兰溶月听过后,久久沉默不语,红袖只好替兰溶月回答道,“不如你去问问你家主子,若是我家主子真的开出了条件,他只怕要做那个失约人了。”

“这……”男子看着兰溶月,心想,这几位是什么来头,不敢轻易承诺,“三位请稍后,我这就去求教一下主子。”

兰溶月微微点头,男子立即退去。

“公子,这是一对雪狼王,只是雪狼王野性难驯,若是养一只看家护院也是极好的。”九儿看着那一对雪狼王,看上去挺漂亮的,心想,若是养在揽月阁,绝对比布置暗卫强多了,雪狼王野性难驯,身体敏捷,完全不逊色于武林高手。

“这个建议不错。”兰溶月目光扫过躺在地上的雪狼王,点了点头便是赞同。

她一直想养一个毛茸茸的小动物,九霄和天羽注定翱翔九天,养一只雪狼王不错,不过最好是养一对,只是雪狼王似乎只生一个狼崽子,加上雪狼王天性机警,想要再找一只狼崽子十分困难。

“公子,我家主人说了,公子可随意下注,前提是与权力无关。”穿着粗布麻衣的男子见兰溶月语落后,走到兰溶月身边道。

“你家主子倒真大方。”

兰溶月清楚,一旦来了鬼街,她的身份就瞒不住了,看来今日的赌局似乎很有趣,就像是专门为她准备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