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赌局,拐骗?/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竞技场上,雪狼王和四个杀手搏斗,看着负伤的雪狼王,兰溶月眼底泛起了微微冷意。距离兰溶月不远处一个隐秘的角落,一双邪魅的双瞳中透漏出淡淡的趣味。

“有趣,难怪你会亲自前来,这人啊,的确十分有趣。”男子看了看身侧的白羽,只见白羽一脸不悦,咬牙切齿的咀嚼着点心,是不是瞪了瞪身边的损友一眼。

“莫非,你感兴趣,我可不觉得她有趣。”白羽心中那是相当的不满,都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是把孩子舍了,可是狼呢?狼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看着竞技场上搏斗的雪狼王,白羽恨不得跳下去补两刀,以泄心中愤怒。

“不用了,我可不敢。”邪魅的男子立即挥挥手,表示不用了,其实他对兰溶月还是挺有兴趣的,只是他犯不着为了自己的兴趣去招惹晏苍岚,虽说明暗之争,暗中更占优势,可是对手若是晏苍岚,他的优势也就消耗殆尽了,他犯不着配上一切就为了一个有趣去招惹兰溶月。

“你南宫玉也有不敢的时候?”白羽瞟了一眼南宫玉,若说他是唯恐天下不乱,那南宫玉绝对是一个霍乱天下的主,从他脱离南宫家的那一刻开始,他可就没闲着,尤其是喜欢游走于黑暗之中,说白了就是,为了找寻刺激,不惜一切,行事作风,全凭个人喜恶。

“你知道,我一向怕麻烦,倒是你,怎么有空来王都了。”南宫玉的神情中还补充了一句,来就来了,居然还赖着不走,最重要的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白羽心情不佳。

以他对白羽的了解,将金矿送出去是他心甘情愿,况且即便是没有了金矿,以白家这些年来的沉淀也有着金山银山,这来就来了,没事还板着一张脸,最重要的是得对白羽的又不是他。

“你说她有趣,有趣在什么地方。”白羽毫不犹豫的岔开话题,他能说他是跟着风无邪来的,最重要的是还将人给跟丢了,这种丢人的事情白羽当然不会承认,也不会告诉南宫玉。

“她的目光一直定在母狼王身上,看来眼光不错。”白羽岔开话题,南宫玉也没有追究,不过心中对白羽来这里的理由更加好奇了。

“她眼光一向很好。”白羽想起兰溶月在黑市的时候,可是一路赢到底,虽然最后一关被人放水,可放水的是她夫君,也算是赢了,白羽虽不像承认,可这一对夫妻在一起的时候的确是无敌的。

“哎呦…难得,你居然也会夸奖人,尤其是还是一个女人,白羽,不如我们赌一局如何?”南宫玉好奇的看着兰溶月,心想,莫非白羽这次来北齐王都与兰溶月有关,可是白羽的喜好他清楚,什么时候对女人感兴趣了,虽然不能这么说,可他对男人好像也没兴趣啊。

南宫玉心中纠结了。

“赌什么?”白羽眼眸微微移动,用眼角看了一眼南宫玉,接受了南宫玉的挑衅。

“就赌她会不会下注,会不会赢。”雄性雪狼王已经快支撑不住,雌性雪狼王才开始产子,兰溶月的目光一直盯着雌性雪狼王,对四个杀手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加点难度如何?”白羽看了一眼兰溶月,神情中闪过一丝兴趣道。

“请说。”

“详细点,我赌她会压雪狼王赢,并且会在雄性雪狼王倒下之后下注。”用兰溶月的话来说,赌局之上,绝对的输赢从来不是运气,而是实力。

“这赌注够大,可我听说她此次前来可自带了入场费。”南宫玉心中意外,自他与白羽相识以来,还未见过白羽对一个人如此有信心,一个向来只信任自己的人如今却信任他人了,怎么看都觉得挂怪的,不过,很有趣。

“不大,又岂能配得上你我的赌注。”白羽的模样仿佛再说:怎么,你不敢。

“我赌她会下注雪狼王,不过,我赌她会输。”四个亡命之徒对上一个正在产子的雌性雪狼王,以及一个身受重伤的雪狼王,怎么看都不可能会扭转局面。

“加点赌注吧。”白羽看了看兰溶月,再看了看身边的好友,虽然他心中有些愤恨,可该讨好的时候决不能犹豫,错过机会就不好了。

“怎么,又看上我的东西了。”南宫玉看了看白羽,心想,白羽什么时候也懂得在他这里用上算计了。

“你输了,就将你前几天得的那只雪狼王崽输给我,你若赢了,条件随你开。”白羽心中祈祷兰溶月一定要赢,毕竟他这顺数人情不好做,是否成功还要看兰溶月的运气,不,应该是能力。

“眼光不错,算计也不错,白羽,你什么时候学会讨好人了,还讨好苍月国的皇后,你就不怕晏苍岚吃醋,灭了你的曼城。”南宫玉倒是有些看不懂白羽了,心中突然一惊,想到,莫非白羽春心萌动,看上兰溶月了。这怎么看前路也太坎坷了,坎坷的看不到路。

“南宫玉,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学着长舌妇了,先说说你答不答应。”他能不讨好吗?经过在京城这段时间的了解,风无邪就听兰溶月一个人的,春风阁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若风无邪要藏起来,他还真找不到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讨好兰溶月,然后守株待兔。

“没问题,不过若你输了,帮我在苍月国的京城建一个鬼街。”

白羽一听,这可是个亏本买卖,将一个鬼街,银子事小,毕竟南宫玉也不缺,可是京城的现有的密道十分复杂,想要建造,最少需要两年的时间,最重要的是在兰溶月和晏苍岚的眼皮底下做事,困难重重。

“苍月国的鬼街不是一直都存在吗?干嘛要重建。”

“几年前毁了,你这收集情报的能力太差了。”南宫玉蔑视道。

白羽追随者兰溶月的目光,兰溶月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雌性雪狼王身上,看来她对雪狼王是真感兴趣。

“与我无关的情报,我干嘛要费心收集,不过这赌注我同意。”

白羽的爽快,意外的倒是南宫玉了,南宫玉奇怪,究竟是什么对白羽竟有如此大的吸引力,白羽看向兰溶月的目光中可没有半分爱意,这个挚友他是无法看透了,目光移向兰溶月,南宫玉眼神微微亮了一下。

兰溶月看着竞技场上的搏斗,将所有赌注押在雪狼王身上的人几乎楼露出了绝望的神情,鬼街的赌注几乎都是金银、珍宝、情报、武功秘籍等等,可衡量价值的,还是不可衡量价值的,在鬼街都是商品,都定下了价值。

“公子,我们要下注吗?”

红袖见兰溶月的目光被雌性雪狼王吸引,可很快就会分出胜负,若要下注,此刻是最佳时机。

同时,兰溶月迟迟不下注可急坏了白羽,她赌的是兰溶月赢,若是输了,他岂不是要被自己的兄弟兼损友奴役两年,若真的是这样,他不仅没有讨好兰溶月,还将自己给搭进去,亏本买卖,亏血本了。

“下注吧。”

兰溶月说完,红袖立即摇响了桌上的铃铛,刚刚引路的布衣男子走了过来。

“不知公子赌谁赢,现在人队的赔率是二比一,雪狼王的赔率是二十比一,胜负等交易之后,可用一切等价的东西交换。”

“我要和庄家赌一局。”

兰溶月一言,小二的表情微微僵硬了一下,此处的赌局,的确可以和庄家赌,但赔率会更高。

“可以,不知公子要赌什么?”

“若我赢了,我要刚出生的那只雪狼崽,若我输了,条件随便开。”兰溶月说完,红袖和九儿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心中担心庄家会用手段,故意让兰溶月输掉此局。

“我替主人应下了。”

小二离开后,九儿和红袖看着兰溶月,心中那个惊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出来。

“公子,是不是有些欠妥。”在九儿看来,竞技场上所有的交易都不及兰溶月的承诺来得重要,尤其是那句条件随便开,若是金银倒也无妨,若开出其他的条件,后果便无法预料。

“九儿,凡是赌局,你可曾见我输过。”

她从不赌运气,以人生来看,她一向运气不佳,既然赌了,那就赌实力。

九儿沉默了,的确,自从她追随兰溶月以来,就从未见过兰溶月输过,即便是一次也没有。

竞技场上,雪狼王雪白的毛此刻已经染成血色,愤怒的双目盯着围攻它的人,雌性雪狼王终于产下小雪狼,嘴舔去小雪狼身上的胞衣,尽显作为一个母亲的绝望和怜爱。

红袖看着场上的情景,心中也渐渐被触动。

“去死吧。”随着声音的想起,两个人同时攻向奄奄一息的雄性雪狼王,雄性雪狼王察觉到杀意,目光看了一眼刚刚出生还未睁开眼睛的小雪狼,流露出最后一丝的慈爱,回头望向攻击过来的两个杀手,看向其中杀意更浓的那一人,那人匕首落在雪狼王脖子上的时候,雪狼王也咬住了那人的脖子,同归于尽。

这一幕,场上发出振奋的欢呼声。

“弱肉强食的世界吗?”兰溶月自言自语道,竞技场上的世界,不是你死就死我亡。

“公子说什么?”红袖没听清,小声问道,目光则细细留意这周围的一举一动。

“雪狼王中的皇者,若非产子的缘故,这场输赢早就定下来。”兰溶月指着雌性雪狼王的位置道,好几次偷袭都没有成功,若非雄性雪狼王有顾虑,这几个内力被限制了的人早就死了。

只可惜成年的雪狼王野性太强,驯服的几率太低了,否则也不会被人放在竞技场上,不过,兰溶月心中更好奇的是这场竞技的目的,冲着她来的吗?还是另有缘由。

九儿和红袖看着兰溶月手指着的方向,顿时明白过来,的确,雌性雪狼王的两步之外,从未有人靠近过一步,可是在场的人最初发现这点的人很少。

“若非你们一直顾虑着我的安全,想必也早就发现了。”看到雪狼王的第一眼,兰溶月就知道雌性雪狼王在产子。

兰溶月看向角落的方向,心想,今日布局之人究竟是为了雪狼崽还是为了人,此刻她倒是不好下定论了,让刚刚出生的雪狼王闻着鲜血的喂到,这种训练就像是让一个婴儿自小生活在杀戮之中,残忍,但却能培育出强者。

幕后之人是另有所图,还是单纯的爱好恶趣。

南宫玉看着兰溶月目光看过来的方向,心脏咚咚直响,“她是不是发现我了。”

“应该吧,鬼街最早的布局是姬家帮助建立的,虽然要追溯到前朝,不过我知道姬家唯一的幸存者姬长鸣是她大哥,听说她大婚时,姬长鸣为她松了一座机关城,具体在什么方位,我还不清楚。”白羽果断的将兰溶月出卖了,其实,白羽更清楚,即便是他不说,南宫玉想知道,查到真相轻而易举。

与其让南宫玉对兰溶月充满好奇心,好不如他果断的出卖兰溶月,万一南宫玉处于好奇给兰溶月下绊子,那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又或者南宫玉故意接近兰溶月而惹怒了晏苍岚,他的好友估计要吃苦头了。

“你这是怕我去找她麻烦?”他和白羽相处多年,从来不知道白羽这这么爽快的人今天居然这么简单的就给了他想要的答案,奇怪,太奇怪了,莫非……南宫玉心中默默的揣测着。

“我是怕你有麻烦,你若是太闲,我倒是真不介意你去找她麻烦。”白羽连看都懒得看南宫玉一眼,他一番好心南宫玉居然不领情,那就只剩下一句后果自负了。

“还是算了,若无意外,苍帝应该启程来北齐了,苍帝在北齐的势力可毫不逊色于我,我可不是那种自找麻烦的人。”南宫玉打开折扇,轻轻的晃了晃,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认识晏苍岚?”白羽觉得奇怪,他与南宫玉相识多年,他怎么不知道南宫玉居然和晏苍岚认识,这关系貌似还挺神秘的。

“场上快决出胜负了,不过,你的赌局很危险。”

南宫玉看着剩下的三个杀手虽然都有负伤,可是都是轻伤,远比产子后的雌性雪狼王健壮很多,若不出意外,这场赌局没有概念,已成定居了。

“她不是还没出手吗?我可是见过她的赌术逢赌必胜。”

白羽是不得不认输,他知道兰溶月作弊了,可是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空谈,况且赌场之上,傻子才比运气,高手比的是谁的作弊手段更为高明。

“这么厉害,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南宫玉回忆,天涯海阁经营青楼楚馆、美食、货物,春风阁经营茶馆、雅集、还有一个就是赌馆,倾颜阁经营珠宝首饰、布匹、珍珠玉器,可在这些产业中,从未听闻有一个善赌的主子,若兰溶月真的这么善赌,当初创立鬼门,也就不会一步一个脚印了。

“那是你情报缺乏。”

“懒得理你。”

两人的对话还好兰溶月没听到,否则她一定会好好的补充三个字''''好基友''''。

雌性雪狼王享受着母子之间最后的告别,众人看着告别的一幕,却没有一个人受到感触,就在众人痛心疾首认为雪狼王输定的时候,雌性雪狼王突然发疯了一般攻击。

竞技场上,雌性雪狼王不要命的攻击,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势,似乎只想着和三个人同归于尽。

血腥味、痛苦、厮杀、狼吼声传遍了整个竞技场。

“雪狼王疯了。”南宫玉说完后,目光看向兰溶月的方向,心想,莫非她早就知道雌性雪狼王产子之后会疯,同归于尽,“不,这不可能,她不可能早就知道。”

“她当然早就知道,因为一切都是源自于她。”白羽看着竞技场上的搏斗,以死相搏,受伤的三个人心中依旧胆怯,想要逃离,可攻击并未停下,反而愈发凶猛。

“不可能,那么远的距离不可能动手脚。”南宫玉说完,眼睛突然一亮,“不对,别人或许不可以,但巫族灵女一定可以,因为她源于巫山。”

巫族灵女能控冰,若是操作冰伤害幼雪狼崽,刚产子的雌性雪狼王一定会发疯,好厉害的算计,最后一刻下注,她在等,等雄性雪狼王倒下,等雌性雪狼王产子,一个爱着孩子的母亲,能做到什么程度,此刻竞技场上三个奄奄一息的人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知道就好。”白羽一副你才知道的模样道。

当初在黑市,白羽也知道兰溶月作弊,可是他没有证据,因赌才华的赌局兰溶月也赢了,只能说所有的赌局,兰溶月赌的都是自己本身的实力,从不依靠外在因素。

雌性雪狼王咬断三个杀手的脖子后,撑着受伤的身体,用尽全力走到雪狼崽身边,轻轻的舔着刚刚出生的雪狼崽,雌性雪狼王虽杀了三个杀手,可是也以及用尽了身体内所有的能力,支撑不了多久了。

狼是忠贞的,一生只有一个伴侣,雪狼王更是,雌狼和雄狼之间,若一个死了,另一个也会追随而去。

竞技场外,有人高兴有人愁,大多数人看着雌性雪狼王的目光都带着几分凶狠,恨不得上去杀了这只雌性雪狼王,因为他们的赌局都输了。

“恭喜公子,我家主子说,公子可以自行带走雪狼崽。”小二走到兰溶月身后,恭喜道,心中却十分震惊,他在鬼街多年,很少见到如此运筹帷幄之人了,想着自家主人的态度,小二就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他能问、能好奇的。

世人都说好奇害死猫,在鬼街,好奇会丧命。

“看来这是要给我出难题。”兰溶月看着雪狼崽的方向,雌性雪狼王已经无法支撑自己的身躯了,依旧屹立着,不肯倒下。

“我家主人说,若是公子,那边无妨。”

雌性雪狼王现在虽没有了攻击能力,可雪狼崽已经睁开了眼睛,若是兰溶月真的杀了雌性雪狼王,再想要驯服雪狼崽有多了一重困难,但若等雌性雪狼王死了之后下去,雪狼崽估计也被冻得奄奄一息了。

兰溶月看了看红袖,示意红袖留意四周的一切,随即对九儿道,“九儿,我们下去。”

九儿挽着兰溶月的手,一跃而下。

原本准备离去的众人都停下脚步,等着看好戏。

“你留在这里。”

九儿没有犹豫,直接点了点头。她十分清楚,以兰溶月的能力,雌性雪狼王伤不到她分毫。

兰溶月慢慢走向雌性雪狼王,还有两步距离的时候,兰溶月慢慢蹲下身子,自始至终,兰溶月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意,反而多了一些柔和之色。

“气息控制自如,厉害。”南宫玉佩服道,不知为何,他此刻似乎从兰溶月身上看到了圣光,那么柔和温暖的光芒,在他看来,这种光芒不应该出现在兰溶月身上。

“你很好奇。”白羽自始至终都留意着兰溶月的一举一动,他自认为毫无戒备的接近雪狼王,且不露杀意,他做不到。

“有那么一点带你,看来她或许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想着苍月国京城的鬼街,南宫玉缓缓道。

“我建议你直接找苍帝。”白羽自己十分清楚,他能接近兰溶月的理由,可南宫玉没有这种理由,他可不认为晏苍岚不会吃醋,到时候别说鬼街,估计南宫玉想要在京城立足都难。

“这个提议我考虑一下。”南宫玉心中愈发好奇了,传闻说晏苍岚宠妻成狂,他真想亲眼看看。

兰溶月蹲下身子,看着雪狼王,慢慢的伸出手,动作很慢,却又不会让人觉得有危险。

“小白,过来。”

兰溶月开口,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是好拐骗雪狼崽吗?可是刚刚出生,还未经过驯养的雪狼崽怎么会听得懂人言,众人心中得出一个结论:这公子是上去搞笑的。

凡是知道雪狼王的人都知道,雪狼王比苍鹰更难驯服,况且让刚刚出生的雪狼崽自己过来,似乎也很困难吧,众人再得住一个结论:这公子傻。

“小白,过来。”

兰溶月的声音很轻,很柔,没有了往日的冰冷,似乎声音中夹杂着淡淡的暖意。

雌性雪狼王看着兰溶月,再看了看自己面前刚刚生下睁开眼睛的孩子,似乎在犹豫什么,时间一点点过去,竞技场外的议论上渐浓。

唯独少数清醒的人看着这和谐的一幕,没有敌意,更没有杀戮,在满是血腥的竞技场上,这一幕想的太过于诡异了。

两刻钟的时间转身即逝,雌性雪狼王的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

雌性雪狼王抬头,看向一直蹲着不动,手依旧伸着的兰溶月,随后又看了看死在竞技场上的四个人,最终用嘴叼起雪狼崽慢慢的放到兰溶月跟前,雪狼崽或许少察觉到了温度,看了看自己母亲后慢慢的向兰溶月面前挪动着。

众人看着这一幕,心中吐糟:这也可以,雪狼王从来不亲近人来,雪狼王母亲居然会将自己的孩子给这个怪异的公子,这也太奇怪了,

场上的一幕,除了奇怪、诡异之外,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了。

兰溶月慢慢伸出手抱起雪狼崽轻轻放在怀中,雌性雪狼王看着这一幕后走到雄性雪狼王尸体傍边永远的闭上眼睛。

雪狼崽似乎也知道的自己母亲去世了,呜呜的叫了两声后,静静的靠在兰溶月怀中。

兰溶月站起身,抬头看向竞技场角落的房间。

“葬了。”

“好。”南宫玉出言应道,众人听着房间内传出的声音,常来鬼街的人都知道,那是这个竞技场主人的房间,只是几乎所有人从未见过其开口,南宫玉看了看兰溶月,心中想着,刚出生的雪狼崽不好养,可是趴在兰溶月怀中的模样像一个小狗狗,挺怪的,好奇驱使下,南宫玉邀请到,“上来一聚。”

“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