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鬼街法则/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玉没想到兰溶月真的会答应,再看看自己身边的白羽,已经去取另一只雪狼崽了,南宫玉心中无奈,他究竟交了一个怎样的损友,简直是将他彻彻底底卖掉的节奏。

南宫玉还在纠结时,兰溶月一行三人在小二的带领下走进屋。

“南宫玉见过月皇后。”南宫玉看着抱着一只刚刚出生的雪狼崽,丝毫不介意雪狼崽身上还有羊水和血迹,南宫玉稍微后退了一步。

“南宫玉?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见到南宫家的人。”兰溶月略感意外,南宫家和灵岛差不多,若论武力,逊色于灵岛,可在江湖上南宫家却是一呼百应,只是这些年倒是很少听到南宫家的消息了,没想到南宫家将手伸到了鬼街。

“月皇后见笑了,对南宫家来说我只是个不孝子,当初离家时便已经脱离了南宫家。”南宫玉心中那是相当佩服,鬼门善于收集情报他也听说过一些,没想到南宫家的情报也收集到了。

小隐于林,南宫家已经多少年没涉足江湖了,没想到兰溶月居然知道南宫家。

“人各有志。”兰溶月并未追问,九儿上前,本想接过兰溶月怀中的雪狼崽,只见雪狼崽突然睁开眼睛,戒备的看着九儿,小身躯还不忘向兰溶月怀中缩了缩。

“月皇后若是不介意去里间洗漱一下。”南宫玉艰难的开口,对于兰溶月他还真觉得意外,一身腥味,兰溶月竟没有觉得丝毫不适,驯服野兽的能力不错,想必驯服人的手段更不错,想到白羽,南宫玉微微摇头。

南宫玉刚刚想到白羽,白羽便拧着一个笼子走了出来笼子外还隔着一层黑布。

“小月,这个也送给你。”

“雪狼?”

“识货。”白羽竖起拇指夸奖道,目光死死的盯着兰溶月,神情中带着淡淡的求教。

“做得好。”兰溶月见南宫玉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终于明白立下赌注的时候南宫玉为何会同意,原来最重要的一点在这里,两只小雪狼,若只留下一只的确是作用不大。

“小月,既然做的不错,是不是该……”他和风无邪一路来北齐,可刚过了边境,风无邪就消失了,他知道碍于目前的情况,风无邪一定会来王都,于是就赶来王都,守株待兔,可是几天下去,连风无邪的影子都没见到。

“我不出卖自己人。”兰溶月十分认真的回答道,白羽的脸色立即垮下去了,兰溶月说的有理有据,让他无法反驳。他能说这不算是出卖吗?当然不能,他又不是鬼门的人,更不是兰溶月的追随者。

南宫玉心中好奇,究竟是谁能让白羽如此费心,此刻,南宫玉终于明白为何白羽将金矿交出来,原来目的在这里,究竟是谁能让白羽舍得下整个白家。

“不过……”停顿许久后,兰溶月突然缓缓开口。

“不过什么,只要你说,我一定做到。”白羽连忙将手中的笼子递给兰溶月,没办法,他注定要舍得本钱了,再说,金银再多也无用,又不能吃。

“不过,若你跟在我身边,再过几日便能见到了。”兰溶月听着笼子中雪狼崽的呜呜叫声,心想,南宫玉还真专业,用黑布将笼子罩住,为的就是不让它接触其他的气味,雪狼的嗅觉敏锐,一旦被驯服,终其一生只认一个主人。

“一言为定。”没变法,兰溶月的身份特殊,眼下北齐王都的局势复杂,身边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危险,白羽生怕兰溶月返回,于是急匆匆应道。

说完后,南宫玉吩咐人带兰溶月去洗漱,洗漱后,兰溶月换上了一件干净的外衣,再看看两只雪狼崽已经抱在一起躺在她刚刚脱下的外衣上,兰溶月看着两只小家伙,忍不住伸手戳了戳。

“公子,这是羊奶。”九儿将一碗温热的羊奶递给兰溶月,雪狼不同于苍鹰,丢点肉就好了,刚刚出生的雪狼必须用奶喂养,最少半个月。

兰溶月接过碗,拿起勺子,给两只刚出生的雪狼崽一勺一勺的喂着羊奶,或许是饿了,一点都不挑食。

很快,一碗羊奶见底,兰溶月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还挺好养的。”

“奇怪,你喂得东西它居然吃。”南宫玉走进来,看着他养了两天的雪狼崽,这只小家伙可一直都是饿着的,他还亲自喂过一次,后来嫌弃实在太麻烦就直接让它饿着了。

“你没有母性。”

南宫玉闻言,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没有母性,这点他无法反驳,一个大男人哪来的母性。南宫玉不想在母性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

“你打算去找百晓生。”

“有什么建议。”南宫玉能立足鬼街,自然是有本事的。

“百晓生爱财,所以来了北齐,我的建议对你来说未必是好消息,若是这样,你还要听吗?”

“请赐教。”兰溶月求教道。

“你来王都,来鬼街的消息百晓生已经知晓,可是你们也曾断他财路,只怕他会为难你。”南宫玉看了看两只吃饱了就趴在兰溶月脏衣服上睡觉的两只雪狼崽,心中那个无奈,他费尽心思弄来的雪狼崽,结果就这么轻易被兰溶月拐走了,难道真的是因为母性?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断他财路?”兰溶月不明,她似乎与这个百晓生从未接触过,若非这一次全然没有头绪,她也不会花钱办事,先不说得到的消息是真是假,最起码有可能找到突破口。

“我听闻百晓生曾经只吃过豫王,具体是真是假我不清楚,但如何判断是你自己的事情。”南宫玉很简单,将消息告诉兰溶月,至于兰溶月要如何选择,这是兰溶月的问题。

“将消息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兰溶月可不认为消息是白来的,尤其是在鬼街,南宫玉与白羽交好,白羽的性子虽然难测了些,但对朋友还算正直,南宫玉既然是他的朋友,想必也信得过。

“我想见苍帝一面。”南宫玉本来想与兰溶月做交易,收到白羽警告的眼神,立即改口。

“好。”

京城之中无鬼街,只是历年云天国帝王不允许其存在的原因,京城原本就是千年古都,黑暗中藏着太多的东西,若是在执着于黑暗,注定会被黑暗所淹没。

只是因为不允许黑暗的存在,反而有人更想将其染黑。

黑暗之中没有道义,有的只是价值,若将一切的情报都算作是价值,那么被迷惑的人就会增多,不少原本隐秘的消息也会被泄露出去。

“两只小家伙先放在这里,你可以先去见百晓生,祝你顺利。”

“多谢。”

兰溶月离开时,拿了一张干净的毯子替两只小家伙盖上,冬日天寒,冻坏了不划算。

“南宫兄,你既然想要与苍帝合作,为何不好人做到底,我听说你与百晓生的交情匪浅。”兰溶月离去后,白羽看了一眼两只雪狼崽,似乎是察觉到了兰溶月的离去,有些不安稳。

白羽想着天羽和九霄,他不得不承认,兰溶月在胆量和运气方面有着令人嫉妒的才能。

“我虽与百晓生有些交情,可我不认为他会给我这个面子,更何况我还真相看看这位月皇后的能力。”兰溶月驯服雪狼崽的动作就像是在过家家,最重要的是雌性雪狼王最后选择将自己的孩子托付给兰溶月,要知道这种情况可是闻所未闻。

“别人难说,若她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一定能得到。”

白羽的话,南宫玉露出了一丝诧异。

“我倒是很好奇,她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让你对她如此信服。”

“你错了,在我看来,她什么手段都没用。”当初,若是兰溶月给他一个承诺,他反而对兰溶月意见很大,甚至会防着兰溶月,可是兰溶月光明正大的和他交易,从不以情为筹码,这种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你的评价这么高,我更期待了。”

走过竞技场,穿过几条昏暗的长廊,来到一家算命的铺子前,兰溶月缓缓坐下。

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模样普通,丢在人堆里难以找出来的男子,晃动了一下竹筒,道,“请抽签。”

想要问百晓生的问题,万两银子一个问题,而且要抽签,若是抽到空,即便是付了银子也是白跑一趟。最重要的是每天只有三次机会,无论是多少银两,都只有三次机会。

兰溶月抽出一个竹签,竹签的末端写着一个空字。

“还有两次机会。”

兰溶月顺手,直接拿出了两根竹签,一个写着空字,另一个是空白的。

“你可以问一个问题。”百晓生心中微微一惊,整个竹筒内只有一根白签,没想到居然都被抽到了,这是巧合还是她运气真的很好。

“拓跋准幕后的军师是谁?”兰溶月看了看百晓生,心想,南宫玉果然说的没错,看来她还真将人给得罪了,不过封锁京城消息的人可是她家夫君,看来她是被波及的。

百晓生微微摇头,他原以为兰溶月会询问琴无忧的下落,没想到居然要找幕后之人,只是这人藏得太深,他还真不知道其具体的身份,“这个人的身份我不知道,你可以换一个问题。”

“久闻百晓生的百晓阁知晓天下事,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琴无忧的下落她的确还未找到,不过她想到了更好的方法,十万两银子,总要够本才是。

“百晓阁众人只是人而已,又怎会真的知晓天下事。”百晓生冷静的解释道,兰溶月质疑他的能力,百晓生心中十分不悦。

“若是我要知晓那人的身份,什么时候可以给我结果。”十万两银子换一个问题,她当然选择最划算的。

百晓生没料到兰溶月会对这个问题如此执着,选择放宽期限,可是这笔生意真的不能做,否则注定亏本了,尤其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组织,“这笔买卖很亏,那个组织很神秘,且高手如云,百晓阁的人虽善于打听消息,可却也不想白白送命。”

“既然如此,我也不为难百晓阁,多回答我一个问题,比较竹筒中也没有另一只空白签。”只放一只空白签就是摆明了不尊重她,既然不尊重她,又怎会换来她的尊重呢?

“好。”百晓生心跳加速,他并未发现兰溶月作弊,兰溶月是如何知晓一比一的比例变成了一支白签,显然被戳穿了他也没有继续将这个问题纠结下去。

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北齐已经是苍月国囊中之物,他可不想能晏苍岚拿下王都的时候,兰溶月第一个要灭的就是鬼街,那样他的损失会更大。

“那人在王都的联络点。”对于幕后之人的身份眼前依旧是一片黑色的迷雾,兰溶月不喜欢摸不着头脑的感觉,所以她不想一直处于被动,没有证据,那么她就去找证据。

百晓生轻轻敲打了一下身侧的墙壁,想必立即开了一个小洞,从里面递出来一个信封。

“没问题,这是地图。”

“第二个问题,琴无忧的下落。”最初的时候兰溶月没有询问琴无忧的下落,是因为即便是不问,她也有办法找出琴无忧,如今,她的确找不到想要问询的问题了,毕竟过了今夜之后,约定便作废了,不问白不问。

“拓跋弘府邸的地下密室。”百晓生没有犹豫,直接回答了兰溶月。

“拓跋弘?”她的确想过拓跋弘府邸,可却没有贸然去查证,拓跋弘的府邸距拓跋准的府邸只有一墙之隔,拓跋准府邸坑定有密道直接通向拓跋弘的府邸,这招玩的不错。

百晓生微微点头。

“听闻百晓阁收养的不少孤儿,若是日后再苍月国境内有困难,可以派人找我。”兰溶月起身走了两步后停下脚步,回过头,开口道。

“你知道?”百晓生心中意外,若说百晓阁收养孤儿,说出去也没多少人回信。百晓阁不像天涯海阁那样,善举从不隐藏,百晓阁的方式与其说是收养,不如说是提供生活所需。

“要查这些不难,毕竟银子不可能从天而降,最重要的是从天而降之后还没有麻烦。”百晓阁的做事方式兰溶月倒是赞成,提供生活所需后让其自己生活,这也是兰溶月愿意花十万两银子的原因。

“的确。”百晓生起身,点了点头,心中却明白,这些话说出去也不会有多少人信,而他们的善举所求的从来不是虚名和感谢。

“告辞。”兰溶月拱手告辞,准备离去。

百晓生犹豫了一下,兰溶月迈步后,突然开口,“等等。”

“还有何吩咐。”

“你说的话可算数。”百晓阁纵使有心为善,可救济的终究是杯水车薪,有些时候还不得不与官府打交道,赚来的银两只有一少部分花在了该花地方。

“除非我不愿,否则我许下的承诺从不违背。”她没有遵守与云天国老国师的约定,想必百晓阁早已经知晓了,百晓阁以贩卖情报为生,信任这个东西从来都没有。

“好,作为交换,我再告诉了一个消息。”

“请说。”

百晓生并未说话,拿起竹签,粘上水,在桌面上写道:缘起东陵。

“多谢。”

缘起东陵吗?看来那个神秘对手蓄养的势力在东陵,当初她只是有心朝野,让整个东陵国更新换代,的确是没有考虑过其他势力的存在,兰溶月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谁,都不可能一支独大,即便是一统天下的帝王,也要时时刻刻注意着那些不安分,妄想颠覆江山的人。

百晓生没再所说什么,直接收摊后走进一扇密门。

“少爷此举破坏了规矩。”

“月皇后的承诺作为报仇,交易很划算。”百晓生没有犹豫,直接回答道。

百晓生不是人名,而是百晓阁每一个人都是百晓生,对外人来说,百晓阁所有的人都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百晓生。

“这……”

“此事我会亲自禀告义父。”百晓生摘下面具,露出原本儒雅的面孔,已然是一个二十来岁的书生,五官不算俊美,但一股儒雅的气息让人十分舒服。

“是。”

兰溶月回到竞技场的时,里面只剩下白羽一人,兰溶月揭开毯子,看着两只小雪狼正在熟睡,用毯子将两个小家伙裹起来抱在怀中,两只似乎察觉到了兰溶月的动作,轻轻的向兰溶月怀里靠了靠。

“走吧。”做好一切后,兰溶月对白羽道。

“看来你和百晓生打交道后成果不错,有没有做亏本生意。”白羽走在兰溶月身侧,看着兰溶月的动作,没想到兰溶月也有如此温柔的时候,难得…难得…

“不知道。”

用一个承诺换来一个未知的结果,亏吗?她不觉得,若说不亏,以后如何她还真没把握。

走到鬼街的出口,一辆马车已经在等候了,四人上马车后,车夫递上四块黑布,蒙上眼睛后,马车换换的离开鬼街,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一行四人悄悄回到院落。

“地方不错,我睡哪里。”白羽直接没讲自己当外人。

“帮我一个忙。”

白羽脚步骤停,兰溶月开口,准没好事。

可是,他能拒绝吗?答案当然是不能。

“尽力而为。”

“你熟机关术,明天替我去查一查这座宅子。”兰溶月将信封递给白羽道。

白羽犹豫了一下,接过信封,“你干嘛不自己去,你虽有点路痴,可机关术也并不比我差。”

想当初白羽不知道姬长鸣的存在,后来兰溶月大婚时,他见过一次姬长鸣,以姬长鸣对兰溶月的疼爱,绝对是倾囊相授,即便是兰溶月不愿意学,姬长鸣也会想办法让兰溶月学一些,更何况兰溶月还是一个好学的人。

例如,黑火药就是兰溶月捣鼓出来的,曼城的防御,结果全部取决于兰溶月。

“我要去救人。”

“白天救人?”

“拓跋准一定是设好了陷阱等着我,白天和晚上有什么区别吗?”走进房间,兰溶月将两只小雪狼放在软塌上,自己也坐了下来,那只两只小家伙立马就醒了,直接往兰溶月身边靠。

看着眼前的场景,白羽十分不配合的笑了。

“也是,那我也白天去,对了,把灵宓制作的面具给我来那么四五张。”白羽可不想自己被追杀,也顺便成全了一下自己的私心,与鬼门的几位阁主接触过,白羽的结论是一个比一个小气,全部都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两张,没有更多了。”兰溶月说完,九儿去了两个小锦盒递给白羽。

“小气。”白羽说完,接过锦盒后直接离开。

白羽刚离开红袖就端着一碗温羊奶走了进来,已经快两个时辰了,这两只也该饿了。

“公子,要不要派人送回去。”红袖看着正在喝羊奶的两只小雪狼,心想,看家护院是不错,养在揽月殿更好,可是眼下是在北齐王都,一个不小心就会惹下麻烦。

“先养着吧。”

狼这种生物认生,她亲自喂食了,现在还太小,换了一个人喂食两只小家伙未必会吃,只好退而求其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