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棋差一招/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王府大门紧闭,原本威严的府邸此刻显得有几分沧桑萧条,兰溶月一行三人在距离战王府不远处的制高点仰望着战王府,将府邸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公子,会不会是百晓生的情报有误,偌大的战王府如今已然是一座空城。”颜卿看着战王府,对于战王府的地图她并不陌生,若非拓跋弘去了哈萨城,当初刺杀拓跋弘的地点就是战王府,只是刚刚观察了将近半个时辰,未见战王府有一个人走动。

北齐可汗为了平息流言蜚语,在拓跋弘死后便让人遣散了战王府的所有人,如今的战王府就是一座空城,更别提范围森严这个词了。

“你说的不错,白天看上去就是一座空城,若非如此,拓跋准岂不会落人话柄,当初拓跋弘和拓跋准一同前去云天国会议和,其实就是在等一个机会,两人在京城那么久,只怕北齐的朝堂上难免不会有人借拓跋弘的死打击拓跋准,不过真因为是做空城,想要进去反而困难。”兰溶月微微揉了揉眉心,根据情报,一直暗中帮助拓跋准的那人已经离开了北齐王都,可是离开前还不忘教拓跋准一手,看来,此人对她似乎有很强的敌意。

不过这样也好,伤了琴无忧,总的要有人付出代价才是。

沉默中兰溶月慢慢冷静下来,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了兰鈭,人的思维在绝境的时候,闪过的都是线索,百晓生口中的东陵,而她有想到了兰鈭,当初兰梵登基为帝,兰鈭身份暴露,逃离粼城,如今细细想来,兰鈭的逃离似乎很顺利,就像是有人为他劈开了一条道路。

兰溶月沉默了许久,九儿看了看时间,眼见就到午时,“公子,我们是不是要想办法潜入拓跋弘的府邸。”

兰溶月回过神来,心中微微一惊,她又走神了,在敌人的地盘上走神可是很危险的。

“颜卿,北齐王庭内可还有我们的人,要能说得上话的。”

“能说得上话的人倒是有,但可信度不高。”鬼门的势力一向以暗中为主,最初并无意涉足皇权争斗,所以隐藏的人多以商业为主。

兰溶月微微摇头,此事并非不可泄露,但若可信度不高,只怕要费时间安排,而琴无忧目前的情况未明,不一定等得起。

“公子,青暝十三司在朝野上倒是有自己人。”青暝十三司隐藏于各国的人选都是由夜魅亲自布下的,此次来北齐,夜魅为了以防万一才将信息告诉他。

“也好,你想办法通知那人,让他禀报北齐可汗,就说北齐布防图战王府中还有备份。”

“公子是想把水搅浑?”红袖心中有些担心,乱中取胜的确是个好办法,只是到时候北齐可汗派人驻守战王府,再想要救人就困难重重了,即便是救了人,想要带出府也十分困难,尤其是在琴无忧上市未明的情况下。

“不急如此,我还要北齐可汗亲自将琴无忧带回王庭。”

“不行,一旦北齐可汗得知了琴无忧的身份,只怕琴无忧府性命不保。”颜卿立即反对道,虽是好计,可是中间有太多的运气成分,颜卿不赞同。

“所以在北齐可汗带走琴无忧之前,我们要先见见琴无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目前的确没有提供给琴无忧养伤的地方,若是琴无忧丢了,拓跋准再请命大肆搜捕,后果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她们如今居住的府邸虽然隐秘,其实也不过是在拓跋准的眼皮下线玩了一个障眼法,更何况暗中还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们。

“公子说的很对,可是王庭之内,我们要如何保护琴无忧的安全。”

“你放心,北齐可汗绝对不会动琴无忧,除非他想王都灭城。”兰溶月神秘一笑,那么妖异的笑容让眼底染上了血花,让人觉得刺眼。

“公子是说阿嬷?”九儿想起进城前,阿嬷的话,心中顿时明白过来,这一批食物中全部被下毒了,仇恨之心能焚尽一切,的确十分可怕。

兰溶月微微点头,随后看向红袖道,“这批新鲜的羊肉不知道北齐可汗会不会吃。”

“公子放心,既然是新鲜的羊肉,北齐可汗一定会享用的,而且这把火一定会烧到拓跋准身上,公子觉得如何?”以万千性命为代价,红袖并不觉得兰溶月太狠,说到底,兰溶月只是选择了冷眼旁观,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而已。

只是红袖心中担心,这黑锅最终只怕是会压在兰溶月身上,即便是揭穿阴谋,可是阴谋的背后也会有人忤逆这一切。

“越来越上道了。”兰溶月满意的点了点头,红袖眼底的忧心,兰溶月直接忽略了。

“我这就去办。”

“去吧。”

红袖离开后,房间内就只剩下兰溶月、九儿以及颜卿三人。

“颜卿,你伤势还未痊愈,等下我和九儿进战王府,你在外面负责接应。”兰溶月一边熟悉战王府的地图,一边对颜卿道。

“公子,可要吩咐门人,让他们做好平息谣言的准备。”红袖心中担心,这些事情最终会被人利用,尤其是一直藏在暗中那双窥视的眼睛,若是被人借题发挥,后果不堪设想。

“言语搏斗,此为下策,你传信给灵宓,让她吩咐准备好纸上的药材,一旦王都出事,凡逃离王都的人,让她加以救治。”兰溶月提笔,写下药方递给颜卿,兰溶月之所以没有造作安排,就是怕时疫的事情传出去,一旦消息传出去,若是落得一个危言耸听的名义就不好了,最重要的是消息放出去,只怕这批食物就不会送到饭桌上了。

“是。” 颜卿明白,不说话,不解释,百姓心中自有定论。

时间一点点过去,北齐可汗派人包围战王府的消息传到了拓跋准的耳中,拓跋准没想到兰溶月居然会这么做,打草惊蛇,他该说兰溶月是要救人,还是打算直接害死琴无忧。

“去将琴无忧带回来。”琴无忧是威胁兰溶月的筹码,拓跋准自然不会将人交出去。

“殿下,可汗亲命卫队包围了战王府,此刻要带回人,只怕会起冲突,人藏在密室中,要不要晚些再做定论。”

“你的意思是让我按兵不动。”拓跋准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悦,若非是那人留下来的人,对他有帮助,他岂会好言相待。

“殿下,战王府的密室隐秘,短时间内卫队不一定能找到密室,即便是找到了,人也不会落入兰溶月的手中,殿下此刻要关注的应该是兰溶月的藏身之处,还有可汗打算如何对付琴无忧,殿下不要忘了和我家主人的约定,天涯海阁当归属于谁。”男子虽好言相劝,但言语之间并无半分尊重,甚至还带有淡淡的蔑视。

“以你所见,我当如何?”

“目前最重要的是秘密搜捕兰溶月,久闻兰溶月心很毒辣,若是她出手了,王都定然不会太平。”男子想起自家主人的吩咐,主人明明从未见过兰溶月,为何他有一种主人十分了解兰溶月的感觉,这种感觉十分奇怪。

“你们也没有兰溶月的下落吗?”拓跋准知道这个组织十分强大,他不信对方全然没有兰溶月的行踪。

“殿下,这不在交易的范围之内。”男子说完后,直接转身离去。

与此同时,兰溶月和九儿化妆进战王府,颜卿负责接应,红袖安排好一切后,召见了青暝十三司的高手,以防万一。

兰溶月和九儿在府中找了一圈,并未发现密室的具体位置。

“公子,卫队的人已经进来搜了,我们该怎么办。”

“以拓跋弘的个性,密室距离他居住的地方应该不会太远,九儿,我去后院看看,你去放一把火。”找不到密室,两个人虽易了容,不会被人轻易认出来,可是两个人单独搜索战王府,的确太引人注目了。

“好,烧哪里。”九儿没有犹豫,此时此刻,她选择相信兰溶月,更何况兰溶月虽不会武功,但自保的本事是一等一的。

“书房。”兰溶月思虑再三,慢慢得出了结论。

“密室难道不在书房中?”九儿不明的问道,她怕一把火杀了书房,而密室机关的入口就在书房,那样就真的困死在里面了。

“不,最初我也觉得密室应该在书房,或许书房也有密室,但这个密室一定不会是藏琴无忧的地方,藏琴无忧的地方一定在后院,我会沿途留下暗号,你放火顺着暗号将人引过来。”

兰溶月想起拓跋弘的特殊爱好,心中得出了结论,一个对自己兄弟有着特殊想法的人,一定有个见不得人有隐秘的地方,这也是被拓跋准利用的主要原因。

如此看来,百晓阁的人还真是聪明,居然想到了这点,并且找到了证据。

只可惜,百晓阁似乎无法为她所用,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百晓阁根深蒂固,想要控制几乎不可能,若是强行想要控制百晓阁,只怕会将其逼入敌对的局面。只是从昨日的情况来看,百晓阁对那股神秘的势力似乎有所忌惮。

“是。”九儿本不想叮嘱,随后想想,继续叮嘱道,“公子,颜卿已经安排人接应了,一旦有事,攻击立刻放出信号。”

兰溶月微微点头后向后院走去,一路穿过几个院落,直到一处布置十分典雅大气,却又像是荒废了许久的院落停下脚步,难以让看了看地面,地面的雪已经被清扫干净,连续几日的好天气让地面上不曾留下什么踪迹。

顺着角落,兰溶月慢慢走近屋内,屋内的布置干净,像是许久不曾有人住过一般,兰溶月从屋内的痕迹察觉到了原本那些不属于拓跋弘的东西。

拓跋弘似乎很久没来屋内,屋内留下一层薄薄的灰尘,查看一番后,书桌上的砚台吸引了兰溶月的注意,拿出手帕,轻轻擦拭了一下,并无灰尘,兰溶月转动砚台,随着响声,兰溶月看向身后的书架,书架慢慢被打开,一条密道出现在兰溶月眼前。

顺着密道走进去,兰溶月问道了淡淡的血腥味和浅若得呼吸声,走进密道的房间,兰溶月看到了全身伤痕的男子,脸上留下几道鞭痕,几乎容颜竟毁。

“公子。”男子睁开眼睛,发出沙哑的声音,在兰溶月听来,似乎喉咙快要被撕裂了。

“你是谁?”兰溶月看向眼前的男子,衣服、身材、模样、甚至是眼睛都与琴无忧相似,可兰溶月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他不是琴无忧。

“主子……”男子还未说完,立即晕了过去。

兰溶月细细查看密室,再看看男子的伤势,从伤势的情况来看,将近七天,与琴无忧一眼,看来拓跋准幕后那人想要针对的人真的是她,只是在易容这方面,她才是行家。

检查密室,兰溶月并未发现任何异常,随后兰溶月的目光回到了男子身上,走到男子身边,检查了一下男子的伤势,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药丸喂入男子口中。

兰溶月听到脚步声后,立即开口道,“无忧,北齐可汗派亲卫队包围了整个战王府,我现在无法带你回去,我会将人引到这里,到时候北齐可汗的人会将你带进王庭,之后会有人和你联系,到时候你就知道怎么做才会活下来的。”

男子在昏昏沉沉中听着兰溶月的话,心中无法肯定自己是否暴露。

“放心,你既是我天涯海阁的阁主,我就不会丢下你不管。”兰溶月的手指轻轻莫过满是伤痕的脸颊,随后转身离开。

“公子,人在里面吗?”九儿还未走进密室,兰溶月就走了出来。

“放心,人暂且不会有事。”

兰溶月心中估量着,对方既然找人来冒充琴无忧,说明真正的琴无忧还不在对方的掌控之中,如今看来,幕后那人还未离开王都,看来百晓生的情报也未必可靠。

“走。”脚步声越来越多,兰溶月立即对九儿道。

两人悄无声息的离开战王府,兰溶月心中却多了一丝沉重,总觉得一直在被人监视着,一举一动都被人掌控了。

回到居住的院中,两只小雪狼步履阑珊的走到兰溶月身边,在兰溶月脚边蹭了蹭,想爬上软塌,试了两次都失败了,水汪汪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兰溶月。

兰溶月无奈的伸手出将两只小家伙拧起来放在软塌上,九儿已经端着一碗温羊奶走了进来。接过碗放下,兰溶月示意两只小家伙自己喝。

“白羽回来了吗?”

“刚到。”九儿还未回答,白羽走进来先人夺人道,目光却停留在两只小雪狼身上,心想,这还是凶猛的雪狼王崽崽吗?奉分明是两只大白猫,那么有,太没节操了。

“听说南宫玉有意在京城插上一脚。”

兰溶月突如其来的话题让白羽微微一愣,理了理自己的思绪后道,“公子打算成全他吗?他可是个不安分的主。”

“去告诉他,若想在京城插上一脚,今夜夜幕时分,我等他。”兰溶月不打算满足白羽的好奇心,百晓生的情报并没有错,只是有人快了她一步,她在密室内的确找到了琴无忧留下的痕迹,那是属于一种独特的记号,只有她和鬼门七阁的阁主才看得懂,而且琴无忧的记号更为特殊。

创立天涯海阁之初,兰溶月就知道一定有人会觊觎这条商业的巨龙,所以早早地就做了安排,如今看来,当初的安排还真用到了。

“没问题。”

与此同时,王都围墙外一个帐篷内,身着白衣的男子正在为一名满是伤痕的男子医治,男子脸色苍白,细看下去,此人正是琴无忧。

“情况如何了。”一个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问道。

“主子,还好没有伤及肺腑,伤势虽重,我全心医治,养几个月就没事了。”男子一边说话,一边为琴无忧包扎。

“好好照顾,别让人醒了,我可不想他醒了再留下什么麻烦?”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本以为兰溶月会将人救回去,没想到兰溶月会将人送入了王庭,这个举动他着实看不明白兰溶月的打算,莫非是计谋被识破了。

“是。”

给琴无忧医治的男子不敢怠慢,替琴无忧包扎好后,有点上了迷香。

夕阳西下,很快就迎来夜幕时分。

南宫玉准时拜访,九儿已经备好了一桌酒菜,南宫玉进来后,丝毫不将自己当外人,直接坐了下来,目光还看了一下兰溶月怀中的两只小雪狼。

“看来月皇后驯兽的本事真不错。”

南宫玉此刻的心情和白羽看到两只乖乖的雪狼时心情一样,都看成了两只大白猫。

“多谢夸奖。”兰溶月将两只小雪狼放心,她抱着主要是因为清洗过之后,两只小雪狼还算干净,最重要的是王都太冷,可以用来暖手。

兰溶月坐下后,拿起酒壶替南宫玉和白羽斟酒。

“这杯酒我还真不敢喝。”从昨夜的交集来看,南宫玉可不觉得兰溶月会做亏本生意,既然不做亏本生意,那无论兰溶月提出什么样的要求,都没有在京城建立鬼街的价值大。

“在京城建立鬼街我不同意,君王踏侧岂容他人酣睡,不过,我可以给你另一个地方。”若京城成立的鬼街,即便是一统天下,若贩卖情报的窝点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她和晏苍岚都不会容忍。

南宫玉就知道没那么容易,说不上失望,更像是在意料之中。

“什么地方?”

“三国交界,黑寡妇的地盘。”鬼寡妇死在曼城黑市后,晏苍岚便派人夺了黑寡妇的地盘,哪里现在可是一个三不管地带,苍月国、燕国、楼兰国三国焦点汇集处,南宫玉喜欢冒险,那个地方刚好有足够的危险。

“筹码不错,你要什么?”

“替我救出琴无忧。”她在北齐的势力根基太浅,青暝十三司的人估计也没逃脱那个神秘人的监视,如今想要尽快救出琴无忧,唯有交易。

“百晓生提供的情报不准?”南宫玉意外,他本以为兰溶月是故意将人送进王庭的,没想到是个冒牌货。

“情报无误,只是我晚了一步。”白天救人,她已经更大限度的缩短了时间,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看来百晓生在见过你之后,还见了其他人。”南宫玉对百晓阁虽不会不耻,可却不喜欢百晓阁的行事作风,出卖情报后,便能立即翻脸,将你的情报出卖给他人。

“这个不重要,若无意外,琴无忧出城,听说你在王都带了几年,想必对四周的一切都很熟悉,这个交易对你来说,不难。”

白羽看了看兰溶月,抢在南宫玉前面附和道,“对啊,南宫兄,你前几天不是还在说在王都,没有你办不成的事情吗?”

南宫玉瞪了瞪白羽,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势力损友,他还没给出答案,就被势力损友给出卖了,南宫玉忍不住吐糟道,“你怎么不把你自己给卖了。”

“我正打算卖。”白羽看了看兰溶月,他的心思连南宫玉都不知道,知道他心思的人却从未对此有个蔑视,就凭这点他就一定会帮兰溶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