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夫君驾到/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羽的话让南宫玉瞬间词穷了,他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能迷惑得了白羽,莫非是情,南宫玉心中好奇不已,能让白羽动情的究竟是什么人。

白羽的心狠他可是亲眼见过的。

“救人的难度的确不大,不过救人后惹下的麻烦不小,那个神秘的组织我听说过,可从未与其交过手,这个麻烦或许会让我创下的一切付之一炬。”南宫玉衡量利益后缓缓开口,人能救,惹下的麻烦也够大。

“交易而已。”兰溶月继续为白羽和南宫玉斟酒,莞尔一笑道。

看着兰溶月的笑容,南宫玉心中微微一紧,心想,难怪苍帝愿倾天下只娶一人,才华、容貌、胆色都能与晏苍岚匹敌,一个能吸引任何人,却又能让人畏惧的女子,兰溶月的确与众不错。

“月皇后请明言。”

白羽故意称呼兰溶月为月皇后,似乎是压抑住他自己都没有发现那颗躁动的心。

兰溶月能轻易让人心动,可心动的代价或许就是性命,帝王的女人岂容他人觊觎半分。

“你与我只是交易,你救出琴无忧,我给你黑寡妇的地盘,事成之后,若那人真的为难你,你可以将一切推到我身上,当然,若真造成了损失,我给你补齐。”兰溶月喝下一杯酒,酒很烈,喉咙中如同火烧,可却也是在警告她,棋差一招后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当真?”南宫玉心微微颤动了一下,深呼吸后继续道,“一个琴无忧而已,鬼门七阁,我不信你找不到代替的人,何须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值得吗?”

“值得,人命、情意本不该用价值来衡量,不是吗?”若说琴无忧的命值多少钱,可以是一文不值,也可以是贵过天下,全在她一念之间,多年的效忠和追随,岂是能够用价值来衡量的,更何况拿出去的东西还可以拿回来,人命没了,情意没了,即便是再有能力,权倾天下也无能为力了。

“我敬你。”南宫玉拿起酒壶,替兰溶月倒了一杯酒后道。

“干杯。”

南宫玉虽未言明,兰溶月知道,他同意了。

干杯后,南宫玉起身,走两步后背对兰溶月道,“若无意外,人已经出城了,我救人后会将其送回苍月国,条件是日后再不违背法理的情况下,你为我打开方便之门。”

“好。”她正想想办法送琴无忧离开,南宫玉的提议倒是正好。

南宫玉迈步离开,白羽饮尽杯中之酒后跟了上去,快步追上南宫玉。

“南宫兄,你这是转性了。”白羽叫住了南宫玉,心中却泛起淡淡担忧。

“交易而已,对我来说,那个地盘虽不如京城,可是却远离京城,只要不做得太过分,占山为王也未尝不可。”南宫玉对白羽突然追出来倒是略感惊讶,心中泛起淡淡不明之意。

“南宫兄,对月皇后,你可千万别动心。”白羽对南宫玉突如其来的解释反而更加担心了。

“白兄,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南宫玉心微微停顿了一下,心想,他南宫玉还不至于对一个有夫之妇动心吧。

“一起走。”白羽迈开了脚步,心中却犹豫了,走了一段路后,白羽突然开口道,“她没有内力,当日在曼城却能与一流高手打成平手,且还未真正用自己的控冰的能力,她不费吹飞之力拿下素来有铜墙铁壁之称的哈萨城,如今她独自来王都,拓跋准严阵以待,几乎派人搜遍了整个王都却没想到她会住在拓跋野曾经购入的府邸上,她有压倒性的势力,却从不以武力强胜,除非她别无先择,如今她留在王都,在等某一刻的来临,白兄,晏苍岚能为她倾尽天下,作为兄弟,我不希望你犯险,更何况这是一笔亏本的买卖。”

南宫玉的转变,心底的好奇,白羽看得清清楚楚,正因为如此,他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南宫玉做出冒险的决定。

“你以为我会对她动心?”白羽的话,南宫玉的确惊讶,兰溶月的容貌、才智的确吸引人,可是他还不至于对一个有夫之妇生出那样的心思。

“你会吗?”

“不会。”南宫玉果断的说道,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或许还不够果断。

白羽心中真的很希望南宫玉说的是真的,可情之一字若是能控制,那边不是感情了。

与此同时,暗中两个人刚好听到白羽和南宫玉的对话,神情高兴的同时又多了一抹防备,此人正是处理好政务之后,日夜兼程赶来的晏苍岚,一身风尘仆仆,走到门前,晏苍岚停下脚步。

“今夜灭了与冥殿相关的所有人。”

“是。”夜魑心中无奈,陛下吃错了,这遭殃的不知有多少人。

“主子,不进去吗?”夜魑见晏苍岚迟迟不进去,忍不住小声问道。

“先去青暝十三司分舵。”

晏苍岚看了看自己,一身风尘仆仆,他可不想吓到了兰溶月,再晚些正好偷香窃玉。

夜魑心中不明,陛下这是要先处理公务吗?冥殿存在多年,什么时候引起陛下的注意了,冥殿该不会与那位南宫玉有关吧,陛下只是要扼杀情敌?

不得不说夜魑想太多了,南宫玉可不是楼陵城,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在晏苍岚心中他还算不上情敌,只是心中依旧不快,总得要发泄一下才是,才分开几天,他家夫人沾花惹草的本事他都望尘莫及了。

夜,睡得迷迷糊糊的兰溶月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中,熟悉的香味,熟悉的温度,兰溶月直接向怀里靠了靠。

“夫君,你来了。”兰溶月未曾睁开眼睛,将脸轻轻靠在晏苍岚胸前,带着几分倦意懂道。

晏苍岚看着怀中睡得迷迷糊糊的人儿,欲火丛生,相当无奈,想着这段时间兰溶月的疲惫,晏苍岚强压自己的欲望,不忍吵醒兰溶月,微微闭上眼睛,紧紧抱住兰溶月。

“恩,睡吧。”

听着熟悉的心跳,兰溶月神情慢慢清醒了很多,片刻后,晏苍岚呼吸逐渐平稳,她知道晏苍岚一定是日夜兼程赶来的,苍月国京城到北齐王都,这段路程他只花了四日,只怕一路上都不曾休息过,想着想着,兰溶月渐渐进入梦乡。

分别以来,这是兰溶月睡得最安稳的一个夜晚。

日次清晨,兰溶月在一个深情的吻中慢慢向来,睁开眼睛,看着晏苍岚一双深邃的眼眸似乎要将她整个人吞下去,兰溶月微微咽了咽口水,心中萌生了一点点退意。

“别闹…现在是白天…”兰溶月丝毫不知道,此刻她娇羞的模样,刚刚醒来,略微沙哑的声音对晏苍岚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娘子,为夫饿了。”看着兰溶月的模样,晏苍岚嘴角染上了一丝深情的笑意,分别后,揽月殿没了她影子,总觉得偌大的宫殿突然见毫无生机。

“我去给你做饭。”兰溶月直接忽略了某人意味深长的话,刚准备起身,就被某人压在身下。

“娘子秀色可餐,为夫吃你就好。”

深情长吻,只差点没将兰溶月吞入腹中,冬日严寒,房间内,春光无限。

狼性得到满足后,已过正午,晏苍岚亲自为兰溶月洗漱后,轻轻放在被窝中,不远处,两只小雪狼双眼中满是凶光,似乎一点都不畏惧晏苍岚,目光紧紧地看着晏苍岚和兰溶月的方向。

“看家护院不错,我家娘子真会持家。”晏苍岚轻轻的吻了一下兰溶月的额头,小声道。

走出房间,九儿和红袖已经在院中等候多时了,见晏苍岚后,立即行礼。

“老爷,饭菜已经准备好。”九儿看了一眼屋内,心想,怎么还没小少爷呢?

“嗯。”晏苍岚看了一眼屋内的方向,随即对九儿吩咐道,“给那两只小雪狼喂点吃的。”

九儿心中相当无奈,还好昨天晚上多备了些,不然此刻一定饿的哇哇叫,想着实际情况,九儿只能硬着头皮,实话实说道,“老爷,小雪狼只吃夫人喂的。”

“备着。”

晏苍岚心中已经决定要好好调教一下这两只满是野性的小雪狼,老是粘着他家娘子怎么行,喂养这种是应该让他来做,至于其他人就不用了。

对于晏苍岚来说,两只小雪狼只有他和兰溶月可要碰,这件事本身就值得高兴。

晏苍岚用过午膳后,询问了一下王都如今的局势,想着关于时疫的事情,晏苍岚心中微微一紧,只是此事处理不好,一定会惹火烧身。

“红袖,你去找一份那个阿嬷和拓跋准之间的证据,记住,一定要人证物证俱在,吩咐青暝十三司中人将拓跋准的身世放出去,顺便将拓跋野的死也安在拓跋准身上吧。”他家娘子虽不在乎这些名声,可他在乎,若是事实,无可改变也就罢了,背黑锅这种事情绝对不行。想让他的娘子被黑锅,他就让对方受尽世人唾骂。

“是。”

“老爷,羊奶准备好了。”九儿将盘子递给晏苍岚,心想,陛下吃醋的本事还真大,连两只狼崽子的醋都吃,能放娘娘离开京城,足以见得陛下对娘娘的爱护。

“冥殿的事月儿知道多少。”晏苍岚接过羊奶,停顿了一下后开口问道。

“鬼门对冥殿所知不多,昔日无利益上的冲突,并无交集,至于夫人知道多少,奴婢不知。”九儿说完后,突然想起了鬼街,随后继续补充道,“夫人去过鬼街,见过百晓生。”

当时百晓生的确还未兰溶月提及过那人,九儿不知那人在冥殿中的身份,不过以百晓生的重视可见那人身份不一般。

“下去吧。”

晏苍岚端着羊奶走进房间,兰溶月依旧在睡梦中。走到软塌边,晏苍岚轻轻竟碗放下,两只小雪狼看了看晏苍岚,直接缩进毛毯内,戒备的看着晏苍岚,模样仿佛在说: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了。

兰溶月微微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大眼瞪小眼的一幕,嘴角泛起一丝丝笑容。

看着两只小雪狼恨不得用毯子将自己包裹着,兰溶月忍不住小声开口道,“原来这个世界还有夫君办不到的事情。”

“与娘子想必,为夫甘拜下风。”他有的是强硬的手段让两只小雪狼臣服,可是两只小雪狼才刚刚出生,他犯不着用武力,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吵醒兰溶月。

“好酸。”兰溶月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白色的薄衫,目光看了看晏苍岚。

“为夫这就替娘子更衣。”

晏苍岚走到床边,拿出干净的衣服,替兰溶月穿上,看着兰溶月颈部的吻痕,晏苍岚露出满意的笑容。

“狐狸。”兰溶月肯定,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夫君怎么突然称呼我为娘子了。”

“出门在外,他们称呼我为老爷,自然称呼你为夫人,为夫觉得,不够亲密,娘子觉得呢?”晏苍岚觉得,他应该早一点称呼兰溶月娘子才是,现在都有些晚了。

“夫君说的极是。”穿好衣服,兰溶月直接将手挂着晏苍岚脖子上,全身酸酸的,她实在不想动。

“娘子这是在邀请为夫吗?”这模样对他来说,简直是致命的诱惑。

“妖孽,等回去我在收拾你。”

她勾引他,看某人的模样,俊美的五官,一双深邃又深情的目光,分明是他在勾引她好不。

“为夫等着,娘子可千万记得要收拾我。”

晏苍岚突然觉得,出门在外,当真是情趣良多,以后有机会多出门走走,至于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种是还是不要再有了,没有她的日子,他似乎都不想入睡。

这辈子他中了她的毒,毒渗入骨髓,侵入灵魂,而他想和她相约生生世世,永世不分开。

“好好等着,不过现在我饿了。”

“先洗漱一下,我去给娘子准备好吃的。”

兰溶月起身走到软塌边,将两只小雪狼从毯子冲抱出来放在羊奶碗边,两只看了看兰溶月后立即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晏苍岚看了一眼,心中决定,等待会京城后好好调教,他好歹是一国之君,太没威信了。

看了一眼后,晏苍岚去将早就准备好的饭菜端进来。

“陪我再吃点。”想着晏苍岚昨夜疲惫的模样,兰溶月肯定他昨夜没有用膳,只是太疲惫后,睡一觉远比吃一顿要好上很多。

“好。”

晏苍岚盛了一碗粥放在兰溶月跟前,随即又给自己盛了小半碗。

“夫君的手艺真好。”

虽然不想承认,但晏苍岚的手艺的确比她的要好。

“娘子喜欢就好。”

午膳后,天空中飘起了小雪,看着白雪落下,想着将士们还在浴血奋战,兰溶月觉得他们的处境虽然危险,相对于浴血奋战的将士来说,还是太安逸了。

“夫君,等南宫玉传来消息后,我们去督战可好。”御驾亲征,足以零士气大振,阵仗交锋,不可能没有死亡,她这个皇后几日都没有现身,即便是现身都是灵宓伪装的,颜汐北齐全面迎战,是时候要让士气大振,如今天气突然变化,帐篷中寒风习习的日子可不好过。

“娘子倒是和我想到一处了,冥殿在王都的势力昨夜我已经派人动手了,虽然是些无关紧要的人,但既然动手了,对方很有可能会反扑,的确该全力一战。”

晏苍岚动手的时候不是没考虑这样的后果,只是在考虑后果之前,他考虑的是她。

“夫君可曾与冥殿交过手。”兰溶月暂且看不清冥殿存在的目的,若是未称霸江湖,可江湖对冥殿知道的人很少,若是未针对她,鬼门创立十年,又怎么可能毫无动作。

排除所有的不能,剩下的再不可能都是真相。

“当初在苍暝国登基为帝的时候,的确与冥殿的人交过手,如今想想,对方的野心很大。”晏苍岚心中欣喜不已,不愧是他家娘子,才思敏捷,无人能及,最重要的是和他想到一块了。

“嗯。”

“正因如此,北齐必须拿下,而且要尽快,否则难免会节外生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