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军中闹鬼/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入绝境,拓跋准敢弑父夺权,军中众大将得知消息,心中瞬间泛出丝丝寒意。严寒的空气中又多了一丝紧张和畏惧,两军交战最忌讳的就是鱼死网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若拓跋准真的这么做,此番攻打北齐,若拓跋准领军死战,损失未知。

“我军一路长驱直入未有敌手,此番却不得不谨慎行事,陛下,臣以为稍作休整为上。”北齐可汗突然中毒暴毙,虽动摇了北齐的军心,可物极必反,此事不得不谨慎为之。

“容将军,你以为呢?”关于有人下毒一事不能说,不可说,事到如今,即将兵临城下,加上又另有隐情,不能退,也不可退。

“围城。”容潋思虑再三后缓缓开口,眼底闪过一抹光芒后继续补充道,“此番兵分三路目的就是为了攻下北齐,事到如今,岂有退的道理,既然拓跋准有鱼死网破的可能,我们何不围而不攻,王都数万人,储备的粮草也挨不了多久。”

容潋有此决断,其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兰溶月,天涯海阁为北齐供给粮草多年,没有人比兰溶月更清楚北齐粮草的储备,此番攻打北齐,源源不断送过来的粮草第一次让他觉得佩服,控制敌人的粮草就等于捏住敌人的咽喉,即便是面临最坏情况也毫不畏惧。

容潋刚刚说完,兰溶月就走了进来,赵三看到兰溶月,眼神中多了一丝热情,晏苍岚走过来,拿着兰溶月的手走到了上位。

“月儿怎么看待此事。”

“拿下王都不难,不过……”兰溶月看向晏苍岚,并未继续说下去,此事不宜再这个场合议论。

“明日启程,进军王都,先围而不攻,到时候根据情况随机应变,方卓,密切注意军中动向,一旦有任何事情,及时汇报;赵三,今夜你亲自领兵巡视军营,有情况随时来报。”晏苍岚自然明白兰溶月真正担心的是什么,比起看得见的敌人,藏在暗中的才更为可怕。

“臣遵旨。”二人齐声领命道。

两军交战,成败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防备是根本。

“赵将军,巡视时别忘了巡视马厩。”古语有言,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虽还未真正交手,兰溶月觉得对方实力不容小觑,凡事有备无患,若是想拖延他们脚程,对人无效的情况下就只能对马动手了。

“是,公子。”赵三说完后发现自己依旧称呼兰溶月为公子,说完后抬头看了看晏苍岚,见晏苍岚并未在意,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众人离去后,主账内只剩下容潋、晏苍岚和兰溶月三人,容潋想着兰溶月刚刚欲言又止的话,想问,却又不知从何问起。

“你动了冥殿的人,南宫玉救走了琴无忧,此事冥殿的殿主一定会报复的,夫君打算怎么做。”容潋不知该如何开口,那就由她开口直接说出来。

“冥殿?”容潋神情惊讶,突然出声道。

容潋的反应兰溶月和晏苍岚都十分意外,世间知道冥殿存在的人很少,显然容潋就是其中之一。

“将军知道冥殿?”

“算算时间应该有二十来年了,当年楼兰太子叛乱之后下落不明,几年后兴起一股势力叫做冥殿,当时先帝在位,曾派人查过这个神秘的组织,我母亲出生武林世家,也曾调动江湖各大势力追查,只是冥殿做了几起大案之后消失了,自此之后,全无消息。”容潋回忆过往,没想到时隔多年居然还会听到冥殿的消息,“莫非,冥殿现世了。”

“太奶奶可知道冥殿的消息。”容太夫人娘家姓季,如今虽少了联系,依旧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势力,如今季家家住算是容潋的表兄,兰溶月大婚时候,季家也曾派人来道贺,只是来往的宾客众多,兰溶月又是新嫁娘不曾与季家人有过交集。

“早年先帝曾怀疑冥殿的当家人很有可能和楼兰先太子有关,也就是楼陵城的父亲,只是后来否定的这一说法,根据情报,楼兰先太子的确病逝了。”追随者往日的回忆,容潋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冥殿的势力既然如此大,如今却一点线索都不曾留下,藏得太深,让人不舒服。”一个强大的势力,又不像灵岛一样隐居海外岛屿,居然能隐藏所有的消息,除非这些年一直在蛰伏,若真是如此,二十来年的蛰伏,冥殿的势力不容小觑。

“也不尽然,最起码我不认为冥殿殿主会不反击。”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即便是容潋再他也不曾松开。

“所以你是故意捅了这马蜂窝的。一石二鸟,夫君好算计。”

晏苍岚除掉冥殿在王都中的势力,一方面除掉了那些不安分的势力,夺取王都后不担心后院起火,而且可以借机将此事嫁祸给拓跋准;另一方面惹怒冥殿殿主对他出手,既然掌握不住冥殿的线索,那就来一招引蛇出洞。

其实,这两点对于晏苍岚来说都是附加,最重要的是冥殿殿主将主意打到兰溶月身上,这点他绝不允许。

“多谢娘子夸奖。”

容潋看着两人恩爱的模样,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只得硬着头皮道,“当年先帝曾怀疑过统领冥殿势力的人可能是源自前朝——天族。”

“天族,将军是说预言者一族。”

天族在前朝稳坐大祭司一职,相当于如今的国师,只是祭司的地位更高,巫山巫族所存在的柳家也曾是大祭司一族的分支,凡族中都有一个预言者,只是在前朝被灭后,这一族也就消失了。

“如今距离前朝被灭已有百年,不会还想着夺帝吧。”什么天族,预言,兰溶月一个字都不想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自己更靠得住的人了。

“不,月儿有所不知,预言者一族辅佐的是明主,而非前朝遗嗣。”关于这一族晏苍岚知道的不多,却也不少,只是他并不像让兰溶月与其牵扯太多,尤其是兰溶月还是巫族灵女,天族和巫族本是同源,只是能力有所不同。

“管他呢?我只相信,人定胜天,即便是天族真的存在,也只是普通的人而已,难不成还真以为自己是神了。”天族如何,兰溶月并不在意,若为敌,顶多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容潋心中却微微松了一口气,“曾有传言,楼兰先太子谋天下有天族相助,真相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此事回京后再议,眼下重要的是战事。”天下之大,秘密何其多,晏苍岚不想兰溶月为此而忧心,即便是天族真的在北齐,王者之师压境,就算是天族也得给他避开。

“臣告退。”

容潋识相离开,晏苍岚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兰溶月,心中十分无奈,军营之中,即便是单独的帐篷,帐篷外也有人守夜,能看不能吃的滋味太憋屈了。

夜深人静十分,大军驻扎边缘传来阵阵骚动声,听到汇报后,兰溶月和晏苍岚穿好衣服,迅速前往。

赶到时,只听见凄凄惨惨的哭声,方卓立即带人随着声音的方向追过去,随着声音的消失,现场不曾留下任何痕迹,勘察过四周,兰溶月和晏苍岚刚准备回去时,士兵来报,不远处又传来婴儿的哭声。

“月儿,先回去吧。”

兰溶月微微摇头,“你先过去,我再四周看看,即便是现在回去也未必睡的安稳。”军营那么大,来人又是高手,绝不是普通的士兵能抓得住的,此举的目的是乱军心,而晏苍岚的出现刚好可以稳住军心。

“嗯,赵将军,你留下保护皇后。”晏苍岚立即读懂了兰溶月眼底那一抹意味深长,随即吩咐道,同时示意夜魑也留下来。

“是。”

晏苍岚带着容潋和方卓离开,兰溶月带着赵三进入小树林中,检查一番后,地上并未留下脚印。

“红袖,九儿,上去看看。”兰溶月看向树梢吩咐道。

这时,一阵冷风袭来,树林中又想起了呜呜的声音,风吹过树林,像极了哭声,赵三立即名人在兰溶月四周戒备,将士们听到声音,虽然执行了命令,可是从火把发出的光芒中,兰溶月依旧看到了他们眼底的胆怯。

“娘娘,找到了这个。”

九儿将一个竹筒递给兰溶月,竹筒上还系着一根细线,兰溶月接过竹筒,竹筒内装着一个特殊的装置,有点像是喇叭。兰溶月心中微微一惊,这种东西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姬家?不对,以她对姬家的了解,姬家绝对和冥殿不会有任何瓜葛。

“九儿,你和赵将军带人将林中的这些东西全部拆了,我和红袖去下一个地方。”发生骚动后,兰溶月就配灵宓去盯着水源,如今看来,这个决定果然是正确的。

“公子…不…娘娘,莫非发出哭声的就是这些竹筒?”鬼神之说赵三虽不信,可是手底下的将士可不是他,他们久经沙场,杀人无数,凡鬼神之说,心底多少有几分忌惮。

征战沙场,又有谁能说自己的双手是干净的。

“人心险恶,想借此扰乱军心,看来对方布置也费了一番功夫,哭声的确不是鬼神发出来的,而是人,只要拆了这些竹筒,此局便破了。”兰溶月留下九儿,其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对方突然下杀手。

九儿修炼千幻剑法,如今已经修炼到第八层了,即便是树林中埋伏了人,九儿也能抵挡住一阵子,此番有人设计谋,不过段时间应该召集不到数以百计的可用之人。

“都听到了吗?世间本无鬼神,我们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即便是有鬼,也伤不到我们半分。”此刻最怕的是军心不稳,赵三借兰溶月的话稳定军心。

“将军,有人想扰乱军心,某将等听从将军安排,遇人杀人,遇鬼杀鬼。”赵三的亲信立即附和道。

一番豪言壮语,众将士战意起,借助火把的光芒在林中拆除敌人设下的陷阱。

走了几步,兰溶月停下脚步,在红袖耳边小声吩咐道,“红袖,你去秘密查一下,军中是否有奸细。”

行军途中,驻军地点虽是早就决定好的,可知道的人不多,既然对方早就做好了扰乱军心的准备,就说明设下陷阱的并非今夜,很有可能是昨日,亦或是今天上午,这些情报虽不算是极其隐秘,但知道的人地位都不低。

“可…”红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夜魑,“奴婢这就去。”

红袖本来是想提议让夜魑去的,可查证此事,她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

兰溶月和夜魑以及赵三安排的几名将士,一起穿过树林向有婴儿哭声的地方走去,一路走过去,哭声越来愈浓。

穿过树林后来到一处散发着热气的地方,夜魑立即停下脚步道,“娘娘,前面是沼泽。”

兰溶月看向不远处,晏苍岚正站在沼泽的边缘,小沼泽的中心传来婴儿的哭声和血腥味,兰溶月向晏苍岚的方向走去,只见晏苍岚脚边还残留着血迹,沼泽中,丢过去的火把渐渐沉没,顺着微弱的亮光,兰溶月看到一个浑身是泥的人双手托举这一个婴儿,只是似乎身体早就僵硬了,感觉不到半点呼吸。

“月儿,没事的。”晏苍岚察觉到了兰溶月气息的变化,冷厉的习气让他决定让幕后安排这一切的人生不如死。

看着沼泽,看着眼前的设计,兰溶月很清楚,这是针对她的陷阱,目的就是让她救那个婴儿,若是救了,势必会麻烦不断,最少,她无法闲着,若是不救,这消息传出去,势必会对她名誉有损,无论怎么做对兰溶月来说都不是一个好选择。

“你早就猜到了。”

驻扎地附近有什么,没有人比晏苍岚更清楚,从婴儿的哭声,晏苍岚就联想到了一切,所以才同意她留下。

他猜到了,她有何尝不是呢?她是他的软肋,对方抓住了他的软肋,沼泽的面积太大,底下又有温泉,不得不说对方的算计还真是毫无遗漏,即便是她有控冰的异能,却也无法将沼泽全部造成冰面,否则会消耗掉太多的能力,除非,她亲自过去。

“我陪你。”晏苍岚知道,他阻止不了兰溶月,如此,就只剩下他陪她了。

看着晏苍岚的模样,她拒绝不了,只好答应道,“好。”

两人漫步进入沼泽中,夜魑立即命人包围沼泽。

越往里走,温度越高,走到有哭声的婴儿边,兰溶月额头上也冒出了层层汗珠。

晏苍岚看着一双手托举这婴儿,若非沼泽就是一出温泉口,只怕这个孩子早就冻死了,从婴儿的身上,晏苍岚还闻到了迷药的味道。

“好狠的手段。”看着哭得面红耳赤的婴儿,兰溶月毫不掩饰自己的眼底的杀意。

“月儿,我来。”晏苍岚心中暗自发誓,若是有人敢动他和兰溶月的孩子分毫,他绝对直接诛九族,且毫不留情。

,“等等,用披风将孩子包起来,被碰到了。”兰溶月立即握住了晏苍岚正要伸出去的手道。兰溶月本想自己动手,但自从给晏苍岚解噬魂蛊之后,晏苍岚的身体就几乎少百毒不侵,孩子的衣服上,体内都中毒了,起初面红耳赤兰溶月以为是哭出来了,现在看来,爆发的时机也是对毒发的掩饰,婴儿的衣服都是被毒药侵泡过。

晏苍岚接过兰溶月的披风,立即将婴儿包起来,一只手揽住兰溶月的腰间,飞快的离去。

“月儿。”上岸后,晏苍岚立即将孩子丢给夜魑,自己将兰溶月拥入怀中。

“我没事,只是心绪有些乱了。”晏苍岚抱起婴儿的时候,那双手内散发出熟悉的味道,她有两次因为那种味道失控,第三次她早就准备,刚刚她差点就失控了,只是这一次的药量似乎更纯了。

军中闹鬼,这一夜漫长,只怕日后这样的事情会更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