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鬼婴儿?惩戒/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漫漫长夜,军中发生着各种状况。

兰溶月看着脸颊通红的婴儿,强忍着不适,侧头看向晏苍岚。

“先去忙,这里我能应付。”一夜之长,这仅仅是个开始,兰溶月清楚,晏苍岚也知道。

“月儿……”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他岂会看不出她在强忍着不适,先不论这个孩子是否无辜,却也不能见死不救,尤其是在眼下这种情况下,救和不救都是一把双刃剑。

“我没事,敌人费心设计,想必这个孩子的来历不一般,我能处理好的。”兰溶月细细观察露出痛苦表情的婴儿,皮肤水嫩,小衣是上好的丝绸,脖子上还带着一块龙形玉佩,看着这幅模样,兰溶月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此时此刻她来不及多想,但这个孩子一定不能出事。

晏苍岚听到营帐外传来骚动,将兰溶月拥入怀中,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兰溶月的额头,道,“好,小心些。”

“等你回来。”

目送晏苍岚离开后,兰溶月立即对夜魑吩咐道,“夜魑,让人去接替九儿,将九儿换回来,吩咐人热水。”

“是。”

营帐外有暗卫守护,夜魑便放心离开。

兰溶月拿出药箱,从药箱的底层拿出一双手套,手套是用树脂制作的,再拿出一个口罩带上,兰溶月命九儿做口罩,原本是为了有人针对她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看着哭喊不停的婴儿,兰溶月眉头微蹙,若这一关是针对她,那么下一关呢?

“娘娘,水准备好了。”夜魑走进来,见兰溶月已经褪去婴儿的衣服,只见小婴儿全身红彤彤的,像一个小火球。

“放下吧。”

“娘娘,我来。”夜魑真打算给婴儿洗澡,兰溶月立即出言阻止,道,“别碰,有毒。”

“究竟是什么人能对一个婴儿用如此狠毒的手段,难道就只是为了报复吗?”夜魑想起晏苍岚在王都中的命令,随即心中有了怀疑对象,只是无法确定。

“不,这不单单是为了报复,而是早就设下的陷阱,给孩子喂下了解药,只是解药的量太小,不足以解孩子身上的毒,我若不救,孩子能有两日的生命,这不是报复,而是冲着我们来的,夜魑,你去帮岚,这里我处理就好。”兰溶月将婴儿褪去的衣服小心翼翼包裹起来,最后才将孩子放入温水中,心中泛起一丝丝异样,原来婴儿是这样的,越是心软,兰溶月心中不好的预感就愈发浓了。

“是。”夜魑见九儿回来了,应声道。

“娘娘,这是…鬼婴儿。”九儿见兰溶月正在给婴儿清洗身体,受伤还带着那双兰溶月做好后从未用过的手套,一边帮兰溶月换水,一边道。

“鬼婴儿?莫非军营中有人在传这个鬼婴儿?”许是因为舒服了些,婴儿不再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带着几分疲倦,眼神可怜巴巴的看着兰溶月,那目光让人揪心。

看清婴儿的模样后,九儿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

“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听到将士们都在议论,陛下和娘娘救了个鬼婴儿。”关于流言蜚语九儿相信兰溶月早就安排,此时此刻她本不该惊扰了兰溶月的心,只是隐瞒并不是一个好办法。

“的确是个小鬼。”软乎乎的手抓住兰溶月的手指就想往嘴里喂,原本红彤彤的身体此刻也褪去了很多,模样倒是很可爱。

“小鬼?娘娘……”九儿一惊,心想,不会真的是鬼吧。

“这么小,不是小鬼是什么,没想到我第一次伺候的孩子居然是捡来的。”兰溶月提孩子擦拭干净后,将手套和刚刚小婴儿穿的衣服一起,手套外面已经染上了毒物,以防万一还是丢掉为好。

“噗…”九儿毫不客气的笑了出来,“娘娘和陛下也该早些有个孩子了。”

以前九儿觉得兰溶月和小孩搭在一起十分别扭,如今一看,突然觉得母性就是女人的天性。

“这个主意不错。”兰溶月拿出自己家的棉衣将小家伙包裹上,那双可怜巴巴的眼睛就没从她身上移开过。

“去将小雪狼的羊奶热一碗来。”轻轻戳了戳小家伙的脸颊,“都叫你鬼婴儿,小鬼,以后就叫你小小好了。”

兰溶月将孩子放下,打开医药箱,“还好此行带了不少解毒的圣品,不然麻烦就打了,你说呢?小小。”

小小眼睛盯着兰溶月,咯咯的笑了起来。

“小小,你笑什么,救你简直是亏大了。”兰溶月一边说话,一边从药瓶倒出各种珍贵的解毒药,然后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最后倒入温开水,不一会儿小碗中就装满了小半碗水剂。

不知到底有没有听懂兰溶月的话,小小只知道咯咯的笑。

“娘娘,羊奶热好了。”

许是奶香惊动了两只熟睡的小雪狼,两只从地毯上睁开眼睛,步履阑珊的走到兰溶月跟前,一时间道让兰溶月有些为难,只好对九儿吩咐道,“再去热一碗。”

九儿看了看小雪狼,心想,以后有了小主子两只小雪狼正好可以保护小主子。

九儿失去过一个孩子,所有对孩子格外怜爱,去热羊奶时还不忘多看孩子一眼。

兰溶月拿起盘子中的勺子,开始给小小喂药,她配的药不能接小小体内的毒,只能暂时抑制毒发,具体能抑制多久,兰溶月也不清楚。小小刚喝下一口就立即露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

兰溶月看了看不远处的羊奶,心想,还好是先喂药,不然还真喂不下去。

喝了一口后,小小就嫌弃的不肯在张嘴,兰溶月心中无奈,这药可是价值万金之数,她还故意在里面放了花蜜,应该不会太难喝才是,正在兰溶月为难的时候,九儿端着给小雪狼热的羊奶走了进来。

“九儿,你来喂。”对手是一个小小,什么都不懂,兰溶月当真是十分无奈,只好将药碗递给了九儿。

九儿放心托盘,接过药碗,将小小抱在怀中,开始一勺一勺的喂药。

兰溶月直接去喂小雪狼了,突然觉得还是喂小雪狼有成就感,不挑食,随便将羊奶往地上一放就好。

小小乖乖的喝着九儿喂的药,目光却一直不曾从兰溶月身上离开,若非被兰溶月将他整个人裹起来,估计会直接向兰溶月伸手。兰溶月不知道,小小其实是想让她抱,并不是不愿意喝药,小小的思想中或许是希望被兰溶月抱。

喂完药后,小家伙喝了一口羊奶,直接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兰溶月,仿佛下一刻就要哭起来。

“娘娘,要不你来试试。”失去后的遗憾,九儿实在不忍小小哭起来,小心翼翼的对兰溶月道。

兰溶月犹豫了一下,将小小抱在怀中,接过九儿递过来的羊奶,开始一勺一勺的喂,小小模样宛若在喝毒药,十分痛苦,可还是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喝掉大半碗后打了一个饱嗝,随后就再也不张嘴了。

“应该差不多了。”兰溶月将羊奶碗放下,随后看向九儿道,似乎是在询问。

“应该是够了,娘娘,玉佩清洗感觉了。”九儿将清洗干净的玉佩用手帕包着递给兰溶月。

兰溶月看着圆形的龙形玉佩,她记得这个玉佩是云天国皇室子弟的表示,凡出生的时候,内务府都会雕刻一枚这样的玉佩,她从宁儿身上看到过,不过,小小身上的这块玉佩是从哪里来的。

“娘娘…娘娘…”九儿见小小已经睡着了,本想将孩子接过去,只见兰溶月看着玉佩似乎陷入沉思,外面传来一阵骚动声,九儿不得已只好提醒道。

“我没事,你先将玉佩收起来,不要让别人看到。”最初看到玉佩的时候,兰溶月以为是巧合,仔细看过之后她确定,这个玉佩与宁儿身上的一模一样,材质也想通,都是上好的暖玉,只是出现在在这里太过于蹊跷了,就像是……

兰溶月没有继续想下去,想想终究是缺少证据的,胡乱猜疑岂不是正中敌人下怀。

“是。”九儿不明白兰溶月为何如此谨慎,没有犹豫,直接将玉佩收了起来。

“传信回王都,禁止买药。”兰溶月平静的眼底看不到任何情绪。

九儿不明,此时此刻,王都内正是毒蔓延的时候,为何兰溶月突然下令禁止买药,莫非和这个孩子有关,没敢多问,直接应道,“是。”

两人交谈中,小小已经进入梦乡,兰溶月见外面的吵闹声越来愈大,放下小小后直接走了出去。

“身为朝廷的一员将士,怎么和市井妇人一般吵吵闹闹,成何体统。”长发束成发髻,一身银色女装铠甲,一举一动,尽显威严,兰溶月出言,立即震慑住了所有人。

“怎么,我出来了你们都不说话了。”兰溶月目光扫过众人,消息传得越来越离谱,对手倒是真没少费工夫。

“娘娘,鬼婴儿不可救,否则有损我军运势。”一个身着铠甲,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年起人站了出来,义正言辞道。

“你的意思是我该将人给杀了?”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看向这个二十来岁的男子,那么淡淡的笑容,九儿和暗卫觉得行微微一凉。

“是。”年轻人咬紧牙,深深吸一口气,笃定道。

“我将人带出来,你动手。”兰溶月脸上的笑容愈浓了,跟在兰溶月身边的人都清楚,兰溶月笑得最灿烂的时候,就是心情最差的时候,此时此刻,兰溶月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我……”年轻人没想到兰溶月会这么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对一个婴儿出手令人不齿。

兰溶月脸上笑容瞬间消散,神情冰冷如霜,双目寒彻刺骨,冰冷的声音渐渐泛起,“怎么,你不愿意,还是你觉得本宫应该亲自动手。”

“只要娘娘下令,末将定当遵从。”声音泛虚,此时此刻,他有些后悔做这个出头鸟了。

“我下令?你是让我下令杀一个来历不明,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兰溶月微微挑眉,有几分小聪明,可惜太急于求成了。

“我……”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鬼婴儿,亏你们还算是见过世面的人,难道不知道帝王之气,神鬼莫近吗?小小可是陛下亲自抱回来的,难道还真是厉鬼不成,身为一员将士,不懂辨别真假,莫非你是敌人派来的奸细,妄图扰乱我军军心。”轻轻的语气,三言两语就将所有的矛头指向了刚刚说话的年起人。

“娘娘是想杀了我以振军心吗?”他心中后悔自己低估了兰溶月,一边留意四周的动向,一边反驳。

“救你,也想跟我斗,太嫩了,你潜入军中数年,最近没少出卖我军情报吧,方卓的堂弟方毅。”兰溶月的声音不大,刚好让周围所有人听到,在场之人,有不少人知道方毅的身份,只是他们没想到方毅居然是奸细。

被道出身份,方毅心中泛虚。

“娘娘这是想杀人灭口吗?”

“灭口,就凭你也配本宫灭口,去请方卓。”她能走出龙帐,自然是手中已经掌握了情报,红袖的办事速度她很满意,方毅隐藏的很深,若非红袖的手段,也不会这么快找出证据。

黎明前夕的空气愈发寒冷了,方卓得知兰溶月有请,来不及询问缘由便骑马急匆匆赶来。

今夜,闹鬼,下毒、暗杀还真是一点都落下。

“方卓拜见娘娘。”方卓看到兰溶月和方毅站在一处,心中突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自己看。”

兰溶月从袖中拿出证据递给方卓,方卓看完后,脸色大变,今日的陷阱,显然是有人早就准备好的,他没想到出卖情报的居然是他堂弟,而且放出谣言,扰乱军心的也是他堂弟。

“出卖情报,扰乱军心,论罪当诛。”方卓清楚,他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坐上将军之位,而现在,方氏一族的荣誉、性命都将不保。

“你倒是个明白人。”方卓能说出论罪当诛,兰溶月十分意外,没求情,还不错。

“堂兄,我是被冤枉的,是娘娘要救那个鬼婴儿,我才会……”看着方卓的神情,方毅无法在继续说下去。

“鬼婴儿?我救了,你们说是鬼婴儿,我不久,你们是不是该说我冷血呢?身为将士,你们连自己的了立场都不清楚,还敢妄图议论他人,污蔑本宫的罪名你们担当的起吗?还是你们的家人担当得起。”

污蔑一国之后,按律令,虽不祸级全族,最起码家人的性命是保不住了。

此时此刻,周围的人都后悔了,可是已经晚了。

方卓沉默了,的确,从开始他就很清楚这是个两难的选择,救或不救都会惹人话柄,可兰溶月的选择方卓还是有些意外,他很清楚,这个人不好救。当初选择在此地扎营是他的决定,目的就是因为此处有一篇沼泽,沼泽四周的温度很高,而且会从地底冒出热水,让将士们也好稍作清洗,没想到出卖情报的居然是他堂弟。

他伯父老来得子,对其甚是疼爱,当年若非他伯父一家请求,他也不会同意方毅进入军中,没想到他亲自将奸细安插在军中。

“方卓有罪,请娘娘降罪。”方卓很清楚,是否株连,全在兰溶月一念之间。

“堂弟,我是被冤枉的。”

“冤枉,你我堂兄弟二十多年,你的笔记我还认不出来吗?”方卓看向方毅,出卖情报,放眼军营,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忍。

方毅没想到,方卓居然会这么说,且不顾自己性命。

“来人,将方毅拿下,严刑拷问,是否还有同谋,方卓,此事虽祸不及你,但监管不力的罪名你是逃不了,眼下正是两军交战之际,待攻打王都之后,你回方家查明此事,凡是与此事有牵连者,格杀勿论。”

方卓清楚,兰溶月是在警告他,他没有推卸,因为他很清楚推卸不了,兰溶月能手握证据,表示一切已是定局,兰溶月没有处罚他,却让他对家人出手,且是格杀勿论的命令,方卓知道,他大伯一家只怕是难以幸免了,而且要他亲自动手,对他来说,被降官级,痛打一顿让他更能记住这个教训。

“臣遵旨。”三个字,方卓心如刀绞。

“以后别跟本宫刷小聪明。”兰溶月走到方卓面前,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道。

“是。”他领罪,的确有些在耍小聪明,兰溶月手段虽狠了些,但绝不会牵连无辜,这是几日相处他对兰溶月的了解,赏罚分明,狠毒,却不会牵连无辜。

“今日凡造谣者,仗五十军棍,逐出军营,生死全看天意,方卓,此事由你亲自执行。”治军需严,鬼婴儿一事澄清容易,马上就天明了,只要让人看到了孩子,流言蜚语自然会烟消云散,但害群之马必须剪除。

“臣遵旨。”

两道旨意,前者让他亲自惩戒自己家人,后者让他惩戒相处多年的将士,对方卓来说,这个夜晚最难熬,他一辈子都会记得清清楚楚,且永不敢忘。

“都散了吧。”

兰溶月走进帐篷,小小依旧在熟睡,不远处,晏苍岚和容潋看到兰溶月走进帐篷后,微微松了一口气。

“陛下,臣治军不严,请陛下降罪。”容潋统领这支军队多年,多少人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没想到居然被敌人安插了这么多奸细,他居然毫无察觉。

“月儿尚且知道两军交战,此事不宜施重刑,孤又怎会不明白,容将军地下十多万军队,被敌人安插几个奸细也属正常,快天亮了,对方应该不会再有所动了,此事到此为止。”他想做的,她都替他做了,他本想亲自去处理此事,可晚了一步,刚好看到他家娘子发威。

“天明之后是拔营还是再修整一日。”一道红光照亮天际,折腾了一夜,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

“修整一日,夜间行军。”北齐以草原为主,地势平坦,冬日夜间行军的确是幸苦了些,不过对敌人来说,更加难防。

容潋也赞成晏苍岚的决定,暗中隐藏的敌人防不胜防,打乱敌人的步伐此举的确是最好的决定,于是道,“臣这就去安排。”

晏苍岚回到龙帐中,兰溶月褪去铠甲,靠在榻上等候他归来。晏苍岚走到兰溶月身边,将兰溶月整个人拥在怀中,头埋在兰溶月颈部,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戏可看够了。”

“娘子英姿飒爽,英明睿智,决断果敢,为夫甚是敬佩。”晏苍岚看着怀中的小女人,他很像将她保护起来,可却知道她不想做金丝雀。

“油嘴滑舌,若你为官,一定是个佞臣。”兰溶月只差没说晏苍岚是个奸邪小人了。

“多谢娘子夸奖,为夫一定时时紧记,不过若为夫是佞臣,娘子也是佞臣的人,你我夫唱妇随,不然,妇唱夫随也行。”晏苍岚说完,不等兰溶月反驳,立即吻上了兰溶月的唇。

屋内,九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去,只剩下兰溶月和晏苍岚,以及熟睡的两只小雪狼,外加一个小婴儿。

------题外话------

推荐好友两边之和的新书《公子九》

(女扮男装,女强男强,一对一)

“他”有着俊美如九天皓月的容颜,一身深不可测的武功,嘴角噙着邪肆的淡笑,带着名叫桃花的小侍女,吊儿郎当地赶着一辆破驴车出现在江湖上。

“他”自称阿九,人们尊他公子九。

关于“他”身世来历的说法从“他”出世的那天起便众说纷纭。

然,无人知“他”却是位女子,在佛门净地长大被大和尚踢出来历世的女子。

且看阿九如何闯江湖,战边关,踏朝堂,成就一段千古传奇!

他是漠北边关的一个小小兵痞,随遇而安。然自他遇到那个自称阿九的少年起,他的人生之路就拐了一个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