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靠脸吃饭的男人?/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王都内疾病蔓延,拓跋准得知此事后,第一时间下令封锁王都,禁止外出。关于北齐可汗之死,拓跋准将其嫁祸在兰溶月身上,一时间,比疾病蔓延的还快的是流言蜚语。

与此同时,苍月国的驻军处,上午兰溶月抱着沉睡中的小小走出帐篷,谣言不攻自破。一天的修整,夜间行军,兰溶月却面临了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小小毒发,比昨夜更为凶险,不得已只得让大军先行。

“娘娘,我怀疑小小不仅中毒,还中了子母蛊,只是我无法证明。”灵宓看着高烧不退的小小,想想小小的症状,让她想起了苗疆的子母蛊,只是无法肯定。

“嗯,我也怀疑是子母蛊,只是子母蛊不比噬魂蛊,母蛊可以控制子蛊,即便是我也无能为力。”兰溶月看着怀中高烧不退,烧得红彤彤的脸颊,难受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小小,抱着小小的双手下意识的紧了些,神情中多了一丝疼惜。

灵宓看着兰溶月,神情中泛起一丝犹豫,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开口道,“我可以。”

“不行,我不同意。”兰溶月知道灵宓要做什么,金蚕蛊伴灵宓而生,若是用了金蚕蛊,灵宓手上就没有底牌了,她是疼爱这个身份不明的婴儿,可不表示她不重视自己身边的人,若是要用灵宓冒险,她绝对不会同意。

“可是…如今要救小小,没有更好的选择。”灵宓看着难受的小小,心微微颤动了一下。

她身边的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将她看得太重,灵宓的父亲之死除了洛盈和老国师这两个罪魁祸首之外,被收买的苗疆也难逃干系,否则单凭武力有怎可将灵宓一族屠杀殆尽,子母蛊源自苗疆。

“若这个小小和苗疆有关呢?”

灵宓心中已有决断,深深吸一口气,道,“子母蛊源于苗疆,我很清楚,可稚子无辜。”

兰溶月看着小小,最终选择否定了灵宓的提议,她不清楚将金蚕蛊从灵宓的体内取出,灵宓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她是疼惜怀中的孩子,可如今还未走入绝境,虽然药材珍贵,她尚且还可以想办法控制,一个晚上就一个晚上吧。

“灵宓,未经我允许,不许你用金蚕蛊救人,这个孩子的身份蹊跷,中蛊毒更为蹊跷,就像是专门冲着我们来的。”她是要救人,可还未冲昏头脑。

“娘娘是说,对方是故意冲着金蚕蛊来的。”九儿将调配好的药递给兰溶月后道。

兰溶月拿起勺子,专心的给小小喂药,噬魂蛊她都解了,子母蛊她还不放在眼中,只是解子母蛊说容易也容易,说困难也困难。

“金蚕蛊和噬魂蛊都源于灵宓的家族,噬魂蛊是毒,金蚕蛊是药,以毒的水平来说,噬魂蛊显然高于金蚕蛊,金蚕蛊能解除噬魂蛊之外的百蛊,或许敌人正有此忌惮也说不定呢?但有所疑虑,就不能贸然行事,等小小病情稍微好些之后我们就追上去。”

灵宓见小小喝过药后好多了很多,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天绝走了进来,见看着兰溶月抱着一个孩子,心中泛起一丝淡淡的异样,心想,不知道小主子出生后会不会吃醋。

“天绝见过娘娘。”

“你怎么来了,蒙将军统领的军中昨夜是不是也出事了。”看到天绝,兰溶月就想起了晏苍岚不放心的神情,留下了夜魑,如今有叫来天绝,看来冥殿的势力真的很强大,强大到让晏苍岚严阵以待。

“陛下让我来保护娘娘,蒙将军军中昨夜的确出事了,不过蒙将军早有防备,加上人数少,倒是没什么损失。”天绝毫无隐瞒的回禀道。

“对冥殿你知道多少。”虽然传信给了张懿,可是收到回信还要几日的时间,她心中隐约有种感觉,张懿不会这么快给她回信。

“七年前冥殿曾出手打击过青暝十三司的势力,当年青暝十三司不敌,陛下只能选择将青暝十三司的势力隐藏的更深,对冥殿陛下一直有所忌惮,不过如今并不畏惧,只是冥殿隐藏的太深,想要除掉只怕也不容易。”

晏苍岚忘记吩咐天绝不要对兰溶月提及冥殿的事情,于是乎天绝将自己所知道的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

七年前能让晏苍岚忌惮的势力,她创了鬼门,自认为将鬼门隐藏的很深,看来还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晏苍岚从未刻意的隐藏过青暝十三司的存在,而她却刻意的隐藏了鬼门的存在,如今有突然出来一个神秘莫测的冥殿。

鬼门和冥殿吗?她就不信同样以地狱命名,鬼门就会输给冥殿。

天绝看着兰溶月的神情,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微微低头,心中自我反省,他是不是说太多了。

“不急,真的想除掉总会有办法的。”

众人赞同的点了点头,眼下的确不宜与冥殿交锋,眼下最重要的是夺下北齐。

“吩咐下去,今夜休息,明早启程。”兰溶月看了看刚刚睡去的小小,子母蛊的折磨,她一定会将幕后之人剥皮抽筋,让其生不如死。

“娘娘,今晨我赶路的时候遇到一伙人,只怕来者不善,我们还是尽快启程,追上大军,敌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天绝觉得一切都是陷阱,针对兰溶月和晏苍岚设下的陷阱,只是为了这个小婴儿,明明是陷阱,两人还是往里面跳了。

“大约有多少人。”兰溶月将熟睡的小小递给九儿,舒展了一下身体后问道。没想到抱孩子还挺累的,看来以后还是让她家夫君多带带孩子。

“看样子大约三百来人,像是流寇,只是我怀疑是拓跋准养的流寇。”

“拓跋准好歹也是一国皇子,居然养流寇?”草原上的流寇最为人不耻,说到底流寇就是土匪,只是比土匪更加穷凶极恶,流寇所到之处,尸横遍野,鸡犬不留,只是草原之大,加上流动性强,剿灭流寇就变得十分困难了。

“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是拓跋准养的,只是这群流寇不简单,其中不乏高手。”

兰溶月清楚,天绝能这么说,这群人的确与拓跋准脱不了关系,流寇为人不齿,但却不得不承认是一颗最好的棋子,想必拓跋准也没少用。

“将地图拿来。”

灵宓立即将地图铺开,这份地图十分仔细,不仅标识除了北齐军队驻扎的地方,还将两军对垒的情况一边标识出来,最重要的是北齐的哥哥部落也在其中,十分完整。

“你在什么地方遇到流寇的。”

“这里。”天绝在地图上指出了流寇的位置。

“攻下哈萨城后大军一路向北,与容泽和夜魅带领的大军遥相呼应,中间的麻烦有蒙将军,如今大军往南直逼王都,看来对方是想在这里对我们下手,这样刚好与大军错开。”兰溶月指着地图分析道,天绝和夜魑点头表示赞同,夺取哈萨城的手段虽算不上光彩,他们二人不得不承认在行军策略上,兰溶月的才华毫不逊色于晏苍岚。

“娘娘,不如我们现在传信让陛下派人堵在此处,这样我们即便是明天白天启程也不会遇上流寇。”天绝看着地图分析后给出了结论。

“不,这样会拖延大军的脚程,一旦脚程变慢,三日后未必能赶到王都,若是无法在同一时间内形成包围圈,就会给拓跋准绝地反击的机会,而我绝不会给拓跋准这个机会。”拓跋准动了琴无忧,单凭这点,拓跋准就该死。

天绝和夜魑心中赞成兰溶月的决定,可此时此刻一切都要以兰溶月的安全为上。

“我们只有一百多人,只怕难以应付。”夜魑说出了客观性的条件,流寇作战毫无章法,纵使他、天绝、以及十多个暗卫能以一敌十,想要毫无损失的取胜却也不易。

“只好人数不过一千人就不难。”她和晏苍岚都清楚,小小的发病绝对不是巧合,而因为那个龙纹玉佩,她一定不会将小小丢下,既然对方算计到如此地步,那她若不迎战,岂不是太过于胆小了。

“属下听娘娘吩咐。”天绝和夜魑齐声道。连晏苍岚都无法改变兰溶月的决定,何况是他们呢?

“从此处道王都有一条大路,既然敌人费尽心机,我们也别躲躲藏藏了,干脆走大路去王都,车马也好前行,与其躲避流寇,还不如全力一战,灵宓,让落花来见我。”

落花是落樱阁的副阁主,姬长鸣负责研究,落花则负责买卖。

兰溶月的吩咐灵宓眼底闪过一丝迷茫,问道,“娘娘,此行落樱阁的人中并无落花,莫非他偷偷跟来了。”

灵宓心中无奈,要知道落花比姬长鸣还要麻烦,心比琴无忧还要黑,最重要的是落花的来历,她只知道落花出自于一个武林世家,至于落樱阁副阁主的位置也是落花毛遂自荐的,关于落花的身份一直就是个谜。

至于落花名字的来由,则是院子兰溶月的一句玩笑话:落花有意,人比花娇。落花那双桃花眼也的确担得起人比花娇。

兰溶月微微点头,这么有趣的事情,落花能闲着。

灵宓出去片刻后,带着一个小兵模样的男子走了进来,满脸灰尘,让人跌破眼镜。

“门主大人,你既然知道我悄悄跟着,居然不拆穿我,我隐藏的伙房容易吗?”落花走进来后,直接走到架子便开始洗脸,很快一副如花容颜就展现在众人眼前,只是一个男人长着一张女人的脸,还要一对桃花眼,还好这里有兰溶月的存在,不然还真容易被人迷惑。

“你喜欢藏着,我身为门主,又怎能破坏你的计划呢?”姬长鸣送给她的新婚贺礼,监督建造的人是落花,只是这货一直没露脸,当初与白羽交易的人也是落花,即便是在鬼门,见到落花的人都很少,用落花的话来说,人太美,得藏着,否则频招妒忌。

“就知道你是故意的,你不就是嫉妒我眼睛生的比你的漂亮吗?比起寒冰,人们还是喜欢艳若桃李。”落花清晰自己脸上污渍后,笑眯眯的看向众人,众人心中得出了一个统一的结论:笑面狐狸。

“一个男人也好意思说自己艳若桃李?”兰溶月发现每次和落花见面她的心就堵得慌,当初这货死缠乱打的留在鬼门,吩咐的事情也算是任劳任怨,只是一直无知道他的来历让兰溶月心存余悸。

“这衣服穿着真难受,小灵宓,给你落花哥哥准备一套衣服,在给我准备一桶热水。”落花对灵宓抛了一个媚眼后笑着道,还不忘向灵宓身边靠近两步。

“你怎么不去死。”灵宓直接给了落花一个冷眼,她就想不通了,这二货怎么老找她的麻烦,她又不是他的丫鬟。

“你居然不对我负责。”落花一脸委屈的看着灵宓,那幽怨的眼神,仿佛灵宓对他始乱终弃。

“不就是差点毁了你的脸吗?这不是没事吗?”

当初在巫山脚下遇到落花,灵宓看不惯落花就对他下毒了,当时灵宓没有调整好毒药的用量,又遵循兰溶月的行事作风,配置了毒药压根没有配解药,导致落花差点毁容,落花的功夫很高,连枫无涯都差点不敌,兰溶月当时不愿惹麻烦,用了十天的时间才解了落花的毒,自此之后,落花就赖上鬼门了,还毛遂自荐成为落樱阁副阁主,鬼门七阁,也唯独落樱阁有一个副阁主。

至于落花成为落樱阁副阁主的缘由是因为兰溶月对姬长鸣是特殊的。

“你落花哥哥靠脸吃饭,你差点毁了我吃饭的家伙。”落花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用幽怨的眼光看向兰溶月,似乎在说,你看,悄悄跟着几日,皮肤又粗糙了不少,你得补偿我。

落花的行事作风兰溶月身边的人都已经习惯,天绝、红袖、夜魑三人心中一阵恶寒,靠脸吃饭还说的光明正大,他们所遇到的人中,落花当真是第一人,绝对的奇葩,最重要的是那双妖艳的桃花眼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明早启城,落花你打前阵,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城楼失火殃及池鱼,九儿、灵宓、红袖三人加起来也不是落花的对手,天绝或许能与落花一搏,只是落花可不是善茬,加上又是自己人,兰溶月也只有置身事外了。

“门主大人,把你的雪颜膏给我两盒呗,你看我最近都快毁容了。”落花身影飞快,几乎和天绝同一时间抵达兰溶月的跟前。

“反了,你这是要打劫?”

“属下不敢,门主大人不给,属下只要用偷的了,不过门主大人放心,属下绝不敢伤门主大人分毫。”好不容易有个藏身之地,让家里的那群老东西找不到,更何况这个门主还不错,跟在她身边有戏看,服软也是有必要的。

“九儿,拿两盒给他。”兰溶月心中那是相当无奈,遇到一个比女人还爱惜自己容颜的男人,这货要雪颜膏就算了,还要她亲自做的。

“多谢门主大人,门主大人放心,属下明天一定好好办事。”落花立即表忠心道。

兰溶月心中无奈,这是不给雪颜膏就不办事的节奏吗?她身边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难侍候,兰溶月心中那是相当的无奈,直接走进了里帐。

落花见兰溶月离开后,目光嫌弃的看了看天绝和夜魑,随即将目光转向灵宓,“小灵宓,走,落花哥哥带你去泡温泉。”

灵宓心中相当无奈,后悔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惹下孽债。

“我这就去给你准备热水,然后将陛下还未穿过的新衣服给你拿一套,落花…哥哥…可满意。”灵宓咬牙切齿的说道,当初给落花下毒是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如今她可是被压得死死的,关键是又不能下杀手,即便是下杀手她也不一定斗得过。

“满意,小灵宓越来愈懂事了,不愧是你落花哥哥的贴心小棉袄,不过,陛下的衣服我可不敢穿,你去马车中将我自己的衣服拿来。”落花轻轻的摸了摸灵宓的头,就像是咋疼爱一个宠物。

“是。”灵宓心中把落花骂了八百遍,可惜,不能说口。

------题外话------

推荐友文,作者寒灯依旧,《枭妻袭人;风先生在上》,这是一个外星人兼腹黑霸道总裁,女主喜欢耍流氓。

她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他说,世间有千万种好,但不如你好。

他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她说,你双腿残疾半身不遂,不怕你出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