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晏苍岚的担忧/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了约莫两个时辰,兰溶月将小小交给灵宓,与落花一路骑马前行。

“门主大人这是不放心我吗?”落花撇了兰溶月一眼,没有看到灵宓,酸溜溜的开口道。

“你怎不说没有见到你相见的人。”落花很在意灵宓,但却还未到爱的地步,顶多只是有好感,没事想折腾灵宓一下。

“我的确不想见你。”落花实话实说道。论感觉敏锐,自他离开家中时起,遇到的所有人中,数兰溶月的感觉最为敏锐,如今兰溶月走出马车,骑马前行就说明了危险就在眼前。

“我不讨厌说实话的人。”

“前面山坳处是最佳的伏击地点,若是贸然闯过去只怕会损失不小,眼下已到午时,不如停下马车休息一下,等待敌人上门如何?”比起主动主机,落花更愿意迎敌上门,这样额可以减少不少麻烦。

“这觉得流寇大约多少人。”兰溶月看向不远处的小山坳,走大路必须要过此处,若是绕路就必须要轻装简行,流寇作恶多端,迟早都要除,早些更加有于民。

“应该不会找过一千人,不过门主大人吸引了大,对方自然要做好放手一搏的准备,你说是不是,门主大人。”兰溶月是晏苍岚唯一的软肋,如今兰溶月是威胁晏苍岚唯一的砝码,拓跋准自然会将所有的赌注押在这上面。

落花心中呵斥着晏苍岚这个夫君不称职,若是称职又岂会将兰溶月至于险地。

“先休息。”

兰溶月果断的不和落花争论是否称职的问题,只是眼下冥殿卷入其中,若单是流寇还好应付,若是再加上一批冥殿中的高手,想要一网打尽就困难了。

一行人停下来休息,落花亲自布置戒严,以松为紧,诱敌上门。

与此同时,山坳的另一边,原本已经埋伏好的流寇没想到兰溶月会突然吩咐休息,意外的同时又犹豫着是否要发动攻击。

“七爷,兰溶月停下了,是不是发现了我们设伏。”流寇首领对冥七询问道。

“几百人的队伍也不是没有暴漏的可能,暂且先按兵不动。”冥七心中对兰溶月有所忌惮,什么时候停下不好,大冬天停在一个风口的位置修整,不用说也知道是发现了异常,兰溶月的感觉敏如冥七有些意外,同时又多了几分忌惮。

“七爷,我们不能一直僵持下去,若是兰溶月此刻求援,我们就要被前后夹击包饺子了。”流寇首领也是一个清醒的人,自然懂得当下局面,最重要的是时机,抓住兰溶月,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等他们用膳的时候攻击,吩咐后面的兄弟做好准备。”冥七看着队伍前的几辆马车,心中已另有算计,这几年马车太过于蹊跷了,莫非是姬长鸣?想到此处,冥七心中做了一个决定,随即起身起来。

“七爷,你这是要去哪里。”流寇都是过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冥七此时生出退意,明眼人一看就清楚了。

“冥殿之中,我功夫最低,首领,这次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被流寇首领看穿,冥七出言大方承认道。

“你…你居然要逃,战场之上,临阵脱逃,算什么英雄。”流寇首领十分气愤,冥殿中人虽不是什么英雄人物,可却也用不着逃走,此刻冥七居然要逃。

冥七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向前一步,在流寇首领耳边轻声道,“英雄,我是冥殿中人,即便是要做英雄也是为冥殿效力,别忘了,我的任务是掌握兰溶月的行踪,不是替你了兰溶月,告辞。”

流寇首领气愤的看着冥七离开,心中发誓,一定要完成这次的任务。

随着轰的一声,将所有人惊醒。除了落樱阁的人之外,就数兰溶月和落花没有任何惊讶的神情,连天绝和夜魑都吓一跳。

“落花果然是个疯子。”兰溶月轻轻揉了揉眉心,刚刚落花派几个人去查探,她是清楚的,只是没想到落花压根不是去查探,而是去买炸药,她该庆幸没有将简易的大炮造出来,否则落花一定会开大炮直接轰炸。

爆炸之后,一个人影飞快的从爆炸的方向飞奔而来,兰溶月见状,立即下令,“住手。”

虽然相距很远,兰溶月还是看清了晏苍岚的身影,她一点都不怀疑,若不是她下令,落花一定会直接用弓弩射击。

“这不是门主大人的夫君吗?怎么从敌营跑过来了。”落花看清晏苍岚后,决定先声夺人。

兰溶月飞奔上前,抓住晏苍岚就开始检查,见晏苍岚没有受伤,心中松了一口,随即狠狠的看向落花道,“落花,信不信我真的让你凋谢。”

“门主大人,谁让你夫君跑到敌营去了,都说战场无眼,我真不是故意的。”落花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胸口,一脸惭愧的说道。

其实,落花真没想到晏苍岚会突然出现在,而且若不是躲得及时,一定会受伤。

落花看向晏苍岚,目光中划过一抹异样,心想,晏苍岚若真的伤了似乎还挺麻烦的。

“月儿,我没事,刚刚在查看流寇隐匿的位置,见几个人过去溜了一圈后就觉得有危险,于是就提前躲了。”晏苍岚将兰溶月拥入怀中,轻轻安抚兰溶月紧张的心绪,目光看向落花道,“你说的对,以后我一定不会站在正前面。”

“苍帝英明。”

落花称呼兰溶月为门主大人,称呼晏苍岚却是苍帝,语气中隐约带着淡淡的疏离和戒备。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落花的身份心中有疑虑,但既然兰溶月信了,他就没有怀疑的道理。

“门主大人,你们还打算抱到什么时候,敌人都快大上门了。”落花看了一眼后面马车的方向,连看都没看晏苍岚和兰溶月一眼就直接道。

兰溶月不好意思的挣脱开晏苍岚的怀抱,与此同时,流寇袭来,却迟迟不敢靠近。

“是不是吓傻了。”每到弓弩的射程之内,放箭也是浪费,落花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小心些,对方刀剑上有毒。”晏苍岚好心提醒道。

“什么,这么重要的情报你不早说。”落花来不及埋怨,立即对灵宓做的马车大声说道,“小灵宓,丢两瓶毒药多来,花爷今日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马车内,灵宓直接拿了两个瓷瓶丢向落花的方向,“见血封喉,若是不信药效,你可以亲自试一下。”

此刻,灵宓恨不得出来揍落花一顿,可是她打不过,这口气只好咽下了。

落花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名人荼毒放箭。

箭雨袭击,例无虚发。

一百人左右的队伍战六七百人的流寇,丝毫不曾处于下风。

半个时辰后,敌人歼灭了大半,剩下的人围在弓弩的射程之外,严阵以待。

“这都是一群什么人,我们连敌人的毛都没摸到,就已经损失了大半,去将冥殿的那些臭家伙叫来。”流寇首领十分气愤,他多年培养才有如今的势力,短短半个时辰就折损了大半。

“首领,兰溶月身边有我家主人暂且还不想惹得人,七爷让我告诉您,冥殿不参与此事。”黑衣人说完,迅速起码离开,想着冥七的交代,心中却猜不到人选。

流寇首领为难了,连冥殿都不想惹的人究竟是谁,他决定将消息传递拓跋准,大不了拼死一搏,杀一个算一个。

流寇首领不知,信鸽刚刚放出去就被劫走了。

落花看着被鲜血染红了地面,一副欣赏的表情对身侧的晏苍岚道,“难怪世人都爱江山,这被血染红的画面的确很美。”

晏苍岚闻言,下意识的看向兰溶月。

“你看我干吗?”兰溶月一脸莫名其妙,突然觉得自己思绪有些跟不上了。

“再美的画卷也不及你我初见。”晏苍岚想起在粼城时候,兰溶月阔别十年的回家,一袭红衣,宛若染血归来,与之相比,眼前的场景太过于肮脏了。

“你们还真打算奴役我,对方选择在山坳后面伏击我们,血腥味太大,耗下去太难受,门主大人,下令吧。”冥殿的人离开落花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泛起一丝意外,阔别五年,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认识他,当真是意外,太意外了。

“如今你是将帅。”

“启程。”

落花骑马在最前面指挥攻击,队伍的最前端形成了一个U形攻击阵,即便是敌人放箭,盾也会挡住敌人的利箭。

快过山坳的时候,兰溶月突然听到九霄的鸣啼。

“落花,下令停下。”兰溶月和晏苍岚飞快到落花身边道,目光看向山上。

落花闻言,伸手示意暂停。

要经过山坳,必须从狭缝中走过,想到刚刚的爆炸,兰溶月微微蹙眉看向落花。

“门主大人,能不这么看我吗?看得我心中发毛。”落花还不忘看了看飞翔在空中的九霄,再看看道路两旁,一左一右的小山,模样讨好的对兰溶月道。

“说吧,除了白羽之外,你还与那些人交易过。”兰溶月突然觉得当初想让姬长鸣制作一个手枪用来防身的决定是错的,自从她将火药配置方法教给落花和姬长鸣只好,落花就用火药来盈利。

“这,人有点多,不然你家长鸣哥哥怎么会送得起嫁妆呢?”落花看了看晏苍岚,故意将姬长鸣说成是兰溶月的长鸣哥哥。

“看来我们的绕道了,落花,记得将名单交给我。”只要知道配方,做出火药并不难,这是个架空的朝代,兰溶月并不希望火药这么快出现,一旦用于战争上,带来的或许就是毁灭。

“门主大人,祸是我惹的,给我一个时辰,我保证能安全通行。”落花知道,此事玩大了,当初兰溶月曾交代过,决不能让黑火药用于战争,看来接下来的日子他有的忙了,出了一群欠收拾的人,落花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中哀叹,不知道又要长出多少皱纹。

“好,去将样品去一些来。”

自与冥殿交手以来,兰溶月心中就出现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落花领命。”

落花第一次选择臣服,或许以后不会,但此时此刻,他感激兰溶月还信任他。落花带领落樱阁二十人,留下操纵弓弩的十个人,又叫上了夜魑、天绝、九儿、红袖四人,准备直接翻阅小山偷袭。

“月儿,这批人都会功夫,没事的。”晏苍岚来接兰溶月,又岂会只身前行,只是每当兰溶月露出这样的表情的时候,他总觉得他们之间相隔太远,他不喜欢这种距离,可这种距离又让他觉得无可奈何。

兰溶月紧紧握住晏苍岚的手,心想,莫非是她多想了,只是心中那一股莫名的心慌是怎么回事,前尘过往,她真的不愿意提及,深呼吸后,微笑着看向晏苍岚道,“你带了多少人。”

“二十。”晏苍岚不顾众人的目光,将兰溶月拥入怀中,继续道,“天冷了,这样暖和。”

“我又不是暖炉。”前生今世,异世一抹幽魂,她该告诉他吗?可是想起晏苍岚刚刚那一抹不安的神情,兰溶月就无法启齿,她苍白的前生,给他一个未知的定时炸弹,只得吗?

“我做你的暖炉就好。”他知道她有秘密,她若不愿意说,他便不问,无论是天上还是地下,有她的地方就有他,这样就好。

“你说的,我手冷。”兰溶月转身,将头埋在晏苍岚肩头,冰冷的手直接伸入晏苍岚衣服内,寒冷的雪天,晏苍岚的大披风快将两个人遮住,外人根本无法看不到兰溶月的举动。

“小妖精,等拿下王都,看我怎么教训你。”晏苍岚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了,若非在军中,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占为己有。

“我等着。”她是纸老虎没错,能撩的时候绝不放过,更何况美色当前,不享用有点可惜了。

晏苍岚抱住兰溶月的动作下意识的紧了一些,还好他不知道兰溶月此刻心中的想法,否则会将人直接劫走,随即占为己有。

将近一个时辰,落花凯旋而归,感激的看了晏苍岚一眼,心中暗自佩服晏苍岚的先见之明,若非前后夹击,给他一个时辰的时间的确是够呛的。

“苍帝,这算是我送给你的大礼。”流寇首领被落花五花大绑困了起来丢给夜魑道。

落花不喜欢欠人人情,喜欢和兰溶月相处是因为即便是等价,也是彼此认可的交易,既然是交易就不存在太过莫名的情意,几年的相处,在落花看来,与兰溶月可要为友,只是兰溶月似乎没有朋友,交易对象反而让彼此的关系更为牢固。

“将人压下去。”晏苍岚说完后直接揽住兰溶月的腰间进了马车。

马车中,晏苍岚褪去兰溶月的披风,将兰溶月整个人抱在怀中,刚刚那种感觉他很不喜欢,兰溶月想起吩咐落花的事情,真要开口之际,耳边传来晏苍岚的声音。

“月儿,我累了,陪我休息一会儿。”晏苍岚微微闭上眼睛,眼底闪过一丝疲倦。

“好。”

兰溶月想起晏苍岚和大军抵达驻地后就立即赶回来,雪天赶路本来就容易疲倦,加上将近两日一夜都未曾休息过,拿起一个枕头替晏苍岚垫上,自己整个人靠在晏苍岚怀中,听着晏苍岚渐稳的呼吸,兰溶月也闭上了眼睛。

兰溶月熟睡后,晏苍岚睁开眼睛,轻轻点了兰溶月的睡穴。

“九儿,照顾好月儿。”晏苍岚自己对坐在马车前面的九儿吩咐道。

“陛下……”九儿想问晏苍岚想去哪里,却又想主子之事,她岂好过问。

“我去找落花聊聊,此事不要告诉月儿。”

九儿神情中闪过一丝为难,她的主子是兰溶月,不是晏苍岚,想了想后道,“娘娘不提及,我便不说。”

晏苍岚微微点头,下马车后上了落花乘坐的马车,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两刻钟后,晏苍岚神情中带着一丝沉重的回到马车中,直到将兰溶月拥入怀中晏苍岚神情才缓和下来,看着熟睡的兰溶月,晏苍岚闭上眼睛,慢慢睡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