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兵不血刃/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夜中,雪越下越大。

大帐中,晏苍岚运筹帷幄,指挥全军,围住离开王都的所有通道。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雪丝毫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王都城楼之上,守城将士被冻得浑身颤抖,加上体虚,早已拉不开弓箭。王庭内,拓跋准对晏苍岚的围而不攻无可奈何,王都内瘟疫蔓延,即便是集中精力想撕开一道口子都不可能。拓跋准本不善战,如今更是无可奈何。

拓跋准突然发现,身边竟无可用之人,拓跋准突然想到了阿雅。

“殿下是来送我上路的吗?”阿雅没有想到,拓跋准给她的毒药真的毒杀了可汗,如今王都有出现瘟疫,而她就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你知道天涯海阁的粮仓在王都什么地方。”事到如今,唯有同归于尽,晏苍岚不是想要王都吗?那他就毁了王都,顺便毁了兰溶月让天涯海阁准备的粮草,他倒要看看,没了粮草,晏苍岚统领的十万军队吃什么。

“不知道。”阿雅微微闭上眼睛,以前她觉得拓跋准温柔似水,不会看不起她,这几日冷静下来想想,拓跋准对她从头到尾都只有利用,若非拓跋准想要在他登基之日将她斩首,为可汗报仇,她如今又岂能还活着。

粮草对于北齐的百姓来说不可或缺,阿雅出生穷苦人家,知道粮食的重要性,两军交战,粮食则是生机,若是毁了,只怕王都的百姓连活下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阿雅,我忘了告诉你,你弟弟如今在城楼之上,若晏苍岚要破城,你知道后果。”拓跋准清楚,眼下以情爱已经无法在操控阿雅了,可是阿雅还有一个弱点,那个阿雅曾经以为早就死了的弟弟其实还活着。

“你觉得我还会上当吗?”

拓跋准没有料到阿雅会这么说,还好他早有准备。

“你看看再说。”拓跋准将一个狼牙和一封信递给阿雅道。

阿雅看过信后,将手中的信捏成一团,“拓跋准,没想到你竟然卑鄙至此,当初将我和弟弟分开的就是你吧。”

当年流寇袭击村落,她和弟弟分散,本以为除了她之外整个部落的人都死了,原来所有的一切竟然都是拓跋准所为,阿雅更没有想到拓跋准竟会操纵流寇,北齐被灭,她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拓跋准立即上前,夺过阿雅手中的信,简单的看了一遍,并无异常,可信件的最后用一种特殊的文字写着一句话,拓跋准见过这种文字,这种文字是北齐最北端一个不落的文字,连他都不懂。

“你到底是谁,为何会认识这种文字。”这种文字在北齐已经消失很多年了,很少有人会使用。

“我们不落有一位先生,而我和弟弟刚好接受过他的教导。”

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阿雅看向拓跋准,“在你利用的人中,究竟还有多少人是和我一样的,北齐被灭了也很好。”

“你当真这么觉得吗?”拓跋准没想到阿雅会说出这样的话,竟不在乎自己弟弟的死活,信中那一行他看不懂的字让他十分在意。

阿雅不再说话,拓跋准佛袖离开,拓跋准走出房间后,立即吩咐人关上房门,下令道,“烧了。”

大火蔓延,阿雅被拓跋准活活烧死,自始至终,阿雅都没有逃,因为她很清楚,她逃不掉。

一直暗中观察这一切的冥十没想到阿雅竟还有几分风骨,只是一个求死之人根本没有相救的价值,随和也悄然离开。

拓跋准严阵以待之际,城门突然被打开,晏苍岚立即吩咐军队进入王都。

“夫君好算计。”

城楼之上,守城将士割旗投降,城门内,百姓开门相迎。

“已是败局无疑,又何必拖着所有的百姓陪葬呢?娘子觉得为夫做的可对。”

“灵宓,带着军医去救治城中百姓。”扰乱民心,无疑是看中了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本能,晏苍岚的一举一动不过是冲着一个人最本能的欲望,那就是活着。

“是。”

大军进入王都,以最快的速度包围王庭,城中百姓开门相迎,拓跋准早已民心尽失。

“夫君是时候该进城执掌全局了。”眼下晏苍岚入进入王都,定能得到百姓跪拜相迎,将士们俯首称臣,夺北齐后当留下可用之人,否则以苍月国的朝臣治理北齐疆域,只怕会适得其反。

“娘子不一起吗?”

“我还有一点小事要处理。”王都瘟疫,总得需要一个交代,一个彻底稳固民心不可或缺的人。

“好。”

与此同时,王庭内展开了一场屠杀,一场针对拓跋一姓人的屠杀,拓跋准以这些年累积的资本作为交换,让冥十带他离开王都。

分别后,兰溶月带着九儿、红袖、天绝来到王都的西门,西门方向能从鬼街的密道离开王都,南宫玉临行前派人将地图交给了兰溶月,当然也不忘敲诈兰溶月一笔。

冥十带着拓跋准刚离开密道,就被封在一个透明的冰屋中,想要退出去,地道的入口已经被封上了。

“你以为区区冰块能挡住我吗?”冥十带着杀意看向不远处的兰溶月,当初在密室的时候他冒充琴无忧,没想到被兰溶月一眼就看穿了,那个时候是杀兰溶月的最好时机,冥十后悔当初没下手。

“我自然知道挡不住。”

内力强劲之人能震裂冰块,况且她从未想过将冥十封死在里面,说话间,冰屋慢慢碎裂,冥十戒备的看着四人,心中得出结论,兰溶月最弱,分析局势的同时,冥十拔剑直取兰溶月咽喉。

“出手就是杀招,杀手的手段。”冥十的动作兰溶月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随后吩咐天绝道,“天绝,将人杀了,一个杀手提供不了什么有价值的情报,红袖,将拓跋准带上跟我进城。”

从阿嬷到冥十,自与冥殿交手后,兰溶月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那是属于黑暗独有的感觉。

红袖飞身擒下拓跋准,拓跋准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天绝与冥十交手,转眼间,百招已过,冥十虽处于弱势,但天绝要想杀掉冥十却也的费一番功夫,兰溶月看了九儿一眼,九儿立即挥剑相帮,有了九儿堵住冥十的去路,天绝很快就划伤冥十,只是两次都被冥十夺了过去,两招都不足以致命。

“天绝,用龙鳞刃。”普通刀剑的伤口,只要不伤在致命处,一般都能忍,但龙鳞刃不同,被龙鳞刃所伤,就会降低行动速度,眼下她没有太多时间耗下去。

天绝闻言,弃剑,拔出龙鳞刃,与九儿两人攻击冥十,很快龙鳞刃就刺进冥十的心口,冥十倒下后,九儿直接在冥十的颈部补上一刀,鲜血流出,染红了白雪。

几个人迅速从密道进入王都,路上兰溶月问道,“天绝,在你不分心的情况下要胜出大概要多久。”

两人交锋之际,天绝若非分心担心她的安全,只怕不会如此被动。

“百招之外。”

天绝虽知道冥殿,却从未与冥殿中人交手,没想到冥殿中一个普通的手下竟有如此身手,青暝十三司中能与他匹敌的也只有晏苍岚了,剩下的就是夜魑、夜魅、夜魍、夜魉四人,若是拼尽全力,或许能与之一战,刚刚的杀招天绝心中十分在意,每一招都直取他性命。

想到此处,天绝不由得看向兰溶月,兰溶月出手的时候也是招招致命,不知为何,冥十的身手竟与兰溶月有几分相似,明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只是这种相似感让他十分在意,更为在意的是冥殿一个普通的属下都有这样的身上,那冥殿中是否还有更厉害的人,这样的人又有多少个。

“天绝,你功夫很高,只是有太多多余的动作,我虽不会武功,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些指导。”杀手的招式其实很简单,以最快的速度取人性命就好,她自己是练不会了,不过指导天绝还是可以的。

“回京后,请娘娘指导。”天绝心中一喜,急忙迎道。

在曼城的时候,天绝就好奇兰溶月的身手从何来,明明没有内力,却可招招致命。

走出密道,白羽已经在密道外面相迎了。

“白羽见过娘娘。”白羽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每年新年,我们都会相聚,白公子有兴趣吗?”放出消息,晏苍岚定是利用了白羽,看白羽一副讨好的模样,兰溶月就明白了,于是主动道。

“有,当然有……”新年吗?还有九天,来得及赶回京城吗?白羽心中哪一个忧心啊。

“走吧。”

“你怎么把拓跋准给抓了,杀了不是更好吗?还要看着,多麻烦。”白羽心中担心,万一兰溶月因拓跋准拖延回京城的时间,他岂不是想哭都找不到地方了。

兰溶月带着拓跋准并未直接进入王庭,而是去了一个进入王庭隐秘的小门处,静静的候着。

大约过去了半个时辰,一个黑衣人从小门出来,黑衣人看到兰溶月后,身体微微震了一下,随即摘下面纱,一张风韵犹存的脸颊,九儿和红袖都微微震惊了一下,容颜有异,可是那双眼睛她们去认得,没有了往日的慈爱,眼神中透着淡淡冷意。

“月皇后是给我送拓跋准来的吗?”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为复仇搭上这么多人,佩服。”兰溶月看向阿嬷,没有了之前的慈爱,这才是真正的她,或许草原上善良的阿嬷也是真正的她,一直扮演着另一个角色,日子久了,似乎会连自己都分不清了。

“月皇后当初为复仇差点灭了整个东陵,与月皇后相比,我自认为不及。”

“看来有人与你达成了交易,只是苍月国突然攻打北齐,乱了你的计划,瘟疫,很厉害。”那批牛羊中还有些小羊和小牛,若是按照计划,最少应该是夏季,冬日的瘟疫显得太过于异常了。

阿嬷心中一惊,惊讶的看向兰溶月,随后坦然的说道,“看来当初即便是我不提醒,你也知道了。”

“恩。”

“世人传闻,苍月国皇后会是一代妖后,如今看来,果然如此。”阿嬷没想到,兰溶月既然早就知道了,却丝毫不在意王都百姓的性命,这样的人能为一国之后吗?

“我不过是将计就计而已,但我更想知道,药是谁给你的。”瘟疫,药物的平衡,这种想法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兰溶月心中有一个最为合适的人选——冥殿殿主,只是没有任何证据去证明。

“将拓跋准和琴无忧交给我,我便告诉你那人的身份。”阿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拓跋准,以她的功夫,想要从兰溶月手上夺人十分困难,甚至会丢了自己的性命,但她有兰溶月感兴趣的筹码。

“拓跋准可以交给你,琴无忧不可能,只要他是琴无忧,就是我鬼门的人,不过感谢阿嬷的坦诚相待,让我知道你对幕后之人也知之甚少。”一个人的眼神是无法骗人的,撒谎,她也擅长,更擅长的是看穿谎言,阿嬷刚刚说话的时候瞳孔微微收缩,已经说明了一切。

“可是只有我能救城中百姓。”阿嬷没有想到,兰溶月竟会拒绝。

“瘟疫在外人眼中或许很可怕,可对我而言,并不难。”她好歹活了两世,对瘟疫自然是很了解的,或许瘟疫能难倒很多人,却难不倒她。

“娘娘之前不是说是毒吗?”九儿惊讶,为何如今突然变成瘟疫了。

“你毒,也是瘟疫。”兰溶月说法模拟两可,若说是瘟疫,害怕的人就会更多了,今日进入王都也会有更多的忌惮,毕竟瘟疫会让人望而怯步。

“我可以放过琴无忧,说吧,你想要什么。”阿嬷知道,兰溶月是保定琴无忧了,而且她的确也没有多余的能力去追杀琴无忧。

“看来的确有人想要了琴无忧的性命,一颗被仇恨侵蚀的心,我可不认为你会轻言放弃,想让我将拓跋准交给你的条件很简单,你只要说拓跋准勾结冥殿殿主下毒,并说这是中毒,而非瘟疫,这笔交易对你而言应该很划算。”对付一个想让她死的人,她从来不会心慈手软,兰溶月脑海中突然闪过小小毒发时的模样,心中想要除掉冥殿的心有多了一分。

“你居然知道冥殿,看来我真的小瞧你了,是啊,当初你还那么小的时候就那么聪明,如初见又岂会差。”阿嬷十分意外,随后很快冷静下来。

阿嬷无法反驳,这笔交易对她而言的确不划算,因为她遭劫难逃,兰溶月根本不打算放过她,可是从兰溶月手上杀掉拓跋准更困难。

“看来果然是冥殿。”从阿嬷的反应,兰溶月知道策划一切的人就是冥殿,冥殿的目的应该是制造一场瘟疫,趁机将北齐可汗换成自己人,成功夺取北齐。

若真是如此,那么豫王培养的那些势力是不是也有冥殿的相助,那么东陵、南曜、燕国、甚至于楼兰国是不是都有冥殿的人,明面上的交锋能以力量取胜,暗中的交锋,拼的只能是才智了。

“我答应你,但我有一个条件。”阿嬷心中清楚,今日她是在劫难逃了,晏苍岚亲自指挥王都布防,她根本逃不出去,当初兰溶月救了她,如此她也算是还了兰溶月的恩情。

“你说。”

“将我和我相公合葬。”

“好。”

红袖将拓跋准交给阿嬷后,兰溶月直接带着人离开了。

阿嬷看着兰溶月的举动,嘴角走出一丝苦笑,兰溶月当真是不怕她逃,还是知道她压根逃不掉。

“娘娘,她杀了拓跋准后不会逃吗?”红袖心中担心,因为按照兰溶月的计划,目的就是要让冥殿受世人唾弃。

“她不会逃的。”兰溶月的声音中透着沉重。

一个没有活下去理由的人又为何要逃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