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胆子不小/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晏苍岚夺取王都之后,立即安排军医施药,很快就稳住了病情,就在此时王都之中一则谣言四起,谣言中说此次瘟疫是兰溶月所为,说得有理有据,同时又从军中传出消息,兰溶月的确消失了几日。

“外面都传成这样了,你居然一点都不着急。”白羽听到这些流言蜚语之后,第一时间赶到王庭,作为当事人的兰溶月一副悠闲的模样翻阅着手中的情报,白羽看到兰溶月的模样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着急有用吗?”拷问拓跋准身边的人后,居然没有一点关于冥殿的线索,难道真的要去一趟东陵才能找到答案吗?

“娘娘,属下办事不利,阿嬷在杀了拓跋准之后被人杀了。”夜魑得知消息后,亲自前来请罪,语落后换来白羽的一个冷眼。

“我看这事娘娘应该交给我才对,也不至于给办砸了。”一颗上好的棋子居然就这么被毁了,原本必胜的局面瞬间成为败局,白羽心中十分不满,最重要的是若明日不启程赶回京城,只怕今年的新年就只能在路上度过了。

夜魑心中自责,若非他觉得王都已经在控制之中,也不会放松警惕,事情也不会变成如今这般,眼下晏苍岚正在处理国事,夜魑也不好前去打扰,只得来请罪。

“请娘娘降罪。”

“我此刻降罪于你就能挽回局面吗?”兰溶月放下手中供词后将桌上一碗温羊奶放在地上,两只小雪狼立即快步跑了过来,养了几日,模样倒是愈发可爱了。

夜魑低着头,不知该说什么。

“此事的确是你办事不利,但也说明对手胆大心细,此等错误,可一不可再,作为惩罚,你去将阿嬷与她夫君合葬了,顺便找一下王都中有威望的大夫一起去阿嬷的农场看看,那里还留有证据。”她从不信什么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有些错误是无法挽回的,如今还没造成严重的后果,她也犯不着去惩罚夜魑。

“是,属下这就去。”

夜魑离开后,白羽微微挑眉,“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还是你打算放弃将冥殿牵扯其中。”

“你觉得我仁慈吗?”兰溶月一副惊恐的模样看着白羽,若非眼前的人并未易容,她还真以为看错人了。

“不仁慈你会轻易放过夜魑?”

“有时候不惩罚才是最好的惩罚,为了我们能尽快离开,你是不是的做点什么?”兰溶月微微挑眉看向白羽,满是算计的眼神弄得白羽想逃。

可是,白羽能逃吗?

当然不能,若是他逃了,日后兰溶月指不定还给他使多少绊子。

“请说。”

“准备一份证据,证明阿嬷是冥殿的人。”兰溶月轻描淡写的说道。

将阿嬷于拓跋一族仇恨放大,再用一份证据证明阿嬷是冥殿的人,屠杀拓跋准一族,让王都所有人染上瘟疫的罪名冥殿担定了,而且比之前的罪名更大,阿嬷的死就成了毁灭证据,冥殿是百口莫辩,白羽第一次觉得兰溶月很可怕,报复的手段那是层出不穷。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多谢夸奖。”

“你不惩罚夜魑是因为你想到了更好的方式,对吗?”白羽问完,他发现自己问了一个非常白痴的问题,若是兰溶月承认,就证明兰溶月对夜魑并不信任,若不承认,又与现实相驳,让人觉得虚伪。

“你猜。”

兰溶月显然没有打算等白羽回答,说完人已经离开了。白羽长叹一口气后,认命的去办事。

夜,北风呼啸,大雪停歇之后天气愈发寒冷了。兵不血刃夺取王都后,王都并未见一片乱想,反而很快就稳定下来,晏苍岚和兰溶月并未留在王庭中,而是选择在驿馆住下。

晏苍岚走进门,兰溶月起身相迎,“回来了。”

“月儿,还好吗?”商议完北齐的事务后,晏苍岚才得知王都中的流言蜚语,驿馆外已经围了不少人,甚至有人开口唾骂兰溶月是妖女,若非急着看兰溶月情况,晏苍岚绝对会毫不犹豫亲手处决散布谣言的罪魁祸首。

“没事,这几日有些累了,先用膳。”几碟素菜,一碗清汤,看上去十分可口。

“听娘子的。”晏苍岚轻轻握住兰溶月的手,“天气冷,以后别亲自做了。”

兰溶月抬头,惊讶的看着晏苍岚,他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娘子的手艺天下第一。”

“说着违心的话居然不脸红。”兰溶月略感无奈,她的手艺比九儿不知道差了多少,只是这段时间幸苦,她想让他多吃点而已。

“娘子一片苦心,为夫为何要脸红。”牵着兰溶月的手再桌边坐下,意味深长的话弄得兰溶月脸颊微红。

“看来娘子与我想的一样,吃饱了才有力气造人。”晏苍岚挥手,示意九儿和红袖离开,屋内只剩下两人后,晏苍岚凑到了安然于耳边,轻轻咬了一下兰溶月耳垂后道。

“别闹…”兰溶月心中暗道,这妖孽又来勾引她了,美色当前,可她真的有些无力消受。

“为夫是认真的。”

……

外面天寒地冻,屋内暖意连连,次日兰溶月醒来之际已将近中午,身边的人早已经离开,兰溶月揉了揉眼睛,撑着发酸的身子坐了起来。

九儿听到屋内动静,立即为兰溶月准备水洗漱。

“王都情况如何了。”兰溶月微微揉了揉太阳穴,暗中暗骂晏苍岚昏君。

“按照娘娘的布置一切顺利,雪停了,陛下说明日一早启程回京。”流言蜚语虽平息了不少,可是依旧有很多人说兰溶月是祸国妖女,九儿心中十分气愤。

“白羽呢?”明日启程,白羽应该早来讨好她才是,兰溶月走到前厅居然没看得人。

“白公子给娘娘留了一封信,说先走一步。”九儿立即拿出信件交给兰溶月。

看过信后,兰溶月微微闭上眼睛。

“娘娘,可是出事了。”

兰溶月没说话顺手将信递给了九儿。

“南宫玉遇刺,那琴公子呢?”南宫玉救走琴无忧后,答应护送琴无忧去京城,白羽留下信件,南宫玉遇刺重伤,中间并未提及琴无忧分毫。

“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琴无忧出事了,信中不方面言明;第二种琴无忧安全无虑,来往信件的传递并不安全,无法言明。”

兰溶月希望是第二种,可万一是第一种呢?唯一能个证明的就是南宫玉和琴无忧如今的处境都不安全,白羽没有求助,亦是觉得此事蹊跷,需要防备。

“娘娘是说身边有奸细?”九儿不远承认,近身照顾兰溶月的都是她信任的人,看有了枫无涯的背叛,九儿心中动摇了。

“或许是南宫玉身边不安全,向白羽求助的时候并未多说什么。”对自己身边的人兰溶月还是有信心的,毕竟人都是她亲自挑选出来的,若是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只怕就要草木皆兵了。

“可要派人暗中协助白羽。”

“不用,白羽能做曼城城主多年,他身边又岂会没人,小小情况如何?”当初白尧叛变,白羽并未动用自己的力量,如今她出手反而不好,万一被冥殿盯上就得不偿失了。

何况白家十分特殊,所集聚的力量只怕远比她看到的要大得多。

比起白羽和南宫玉的情况,兰溶月更加担心小小,她始终想不通为何冥殿要打金蚕蛊注意,如今她已经控制了小小的病情,只是冥殿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究竟是什么让对方非金蚕蛊不可,还有小小的来历,为何小小的身上会有一个龙纹玉佩,回京之后,等待她的又会是什么。

“昨夜蛊毒并未发作,只是没看到娘娘哭了一夜,清晨才睡着,现在颜卿看着。”九儿想着那个龙纹玉佩,好几次都想去问晏苍岚,那个玉佩是否是晏苍岚的,鬼门查过晏苍岚的行踪,一年半前,晏苍岚曾去过苗疆旧地,那时候晏苍岚是为了寻找噬魂蛊的解药。

小小看上去将近五个月,想到此处,九儿心中有些忧心。

“也好,你和灵宓说一下,让她千万不要用金蚕蛊为小小解蛊。”子母蛊不难解,只要找到母蛊就好,金蚕蛊已融入灵宓的生命,一旦金蚕蛊离灵宓体内,灵宓只怕也会是九死一生。

“娘娘放心,我会盯着灵宓的。”

灵宓骨子里有一份执着,执着的可用为了兰溶月舍弃所有,这也正是兰溶月担心的,灵宓学步开始就被灌输了仇恨,灵宓的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报仇,如今灵宓一族大仇得报,灵宓反而有些迷茫了,有些不知所措。

“有落花的消息后让他来京城一趟。”

“这……”九儿满怀疑问,心想,莫非兰溶月向撮合灵宓和落花,总觉得这两人有些不搭,在一起的更像是彼此折磨。

“别想太多。”

落花的背景复杂,只是感情的事情没有赞成和不赞成一说,只是一方于另一方能付出多少,当初她和晏苍岚在一起的时候又何曾有人看好过。

“娘娘,不好了,驿馆外面闹起来了。”一个侍卫走进来来不及请安,急忙道。

“冷静点,慢点说。”

将冥殿牵扯其中的时候兰溶月就知道冥殿不会吃下这个亏,一定会反击。

“有人服用灵宓姑娘开的药后死了,现在一群百姓抬着尸体堵在驿馆门口。”驿馆的侍卫是容潋吩咐赵三安排的,赵三安排的人刚好都是对兰溶月充满敬佩的人,侍卫虽觉得有些唐突,心中觉得兰溶月会处理好此事。

“红袖,你去查一下是怎么回事,你先去大门口守着,一定不能让人闯入驿馆。”小小还在驿馆中,兰溶月不得不谨慎行事。

只要不蠢的人都会想到,这个时候救人为上,又岂会毒死人,显然是有人故意为之,晏苍岚夺取王都后,手段温和,其主要的愿意就是因为王都的瘟疫已经用不上强硬的手段了,如今看来,不立威似乎不可能了。

刚走出驿馆大门,一阵哭喊声不绝于耳。

“月皇后,王都已降,你居然还纵容自己的侍女草菅人命。”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满头白发,神情十分伤心,唯独一双狡诈的眼睛格外惹眼。

“你有和证据是我草菅人命。”九儿看了一下身侧穿着一身男装的兰溶月,今生的回答道。

兰溶月看向老人的目光,自始至终,来人的目光都是停留在她身上的,眼下的情况来来,常人第一眼都会觉得九儿才是月皇后,若非她这个身着男装的假公子,可这人却一眼就认了出来,摆明了就是冲着她来的。

冥殿还真是煞费苦心,设计一场还故意露出这么大个破绽,这其中莫非另有缘由。只是找来的这人眼神差了些,脑子笨了些,看来找人的人眼神似乎不太好,手段太拙劣了。

总结来说,胆子不小,脑子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